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9 疼爱

“我又不冷,你婆婆妈妈的做甚,比娘管的还多。”薛潋平日最怕见薛思琴,她管的比方氏还要宽,“我要找二哥烤鱼,一会儿赵子舟就到了,二哥还请了孙继慎呢。”

孙继慎?

她只知道孙继慎会和薛明一起参加明年的秋试,两人一起高中,三年后春闱薛明落榜他却中了二甲,虽名次不靠前却在殿试上出了风头点了庶吉士进了翰林院,可尽管如此薛镇扬依旧不太喜爱这个小女婿。

没想到孙继慎很早就在薛府出入,听薛潋的语气似乎和薛明颇为熟捻,她忍不住朝薛思琪看去,薛思琪依旧为刚才薛潋不让去烤鱼生气,根本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

也就是说现在薛思琪还不知道孙继慎。

前世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他们的亲事定下来她才知道孙继慎此人,事后也是听说是薛思琪自己看中了人,两人暗地里书信来往了近一年的时间,薛思琪用情极深哭着闹着非他不嫁,方氏顾念薛思琪的名声没有办法才松了口。

按照时间算起来,两人认识也就在新年前后。

“不用出去找二哥。”薛思画见薛潋一副要发脾气的样子,笑着打圆场,“我知道他在哪里,三哥过来我告诉你。”

不用出去找?难不成薛明在这里?幼清不由隔着窗户望院外瞧了瞧。

薛潋眼睛一亮望着薛思画道:“在哪里,你快告诉我。”立刻跑到薛思画旁边伸了耳朵,薛思画用帕子捂嘴轻轻笑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和他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薛潋眉头一皱,狐疑的道,“怎么会在那边,你没有骗我吧。”

“三哥不信我,可是觉得我身子不好说话也不可信?”薛思画脸色一黯顿时撇过头去红了眼眶,薛潋见她生气忙摆着手解释道,“没……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三妹妹千万别生气,一会儿我烤了鱼让人送来给你吃。”

“我才不稀罕烤鱼,臭死了。”薛思画帕子一甩扭着头看也不看薛潋,薛潋气馁求救似的四周去看最后落在最好说话的周文茵身上,朝着周文茵直打眼色。

周文茵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过去坐在薛思画旁边,柔声道:“他一向是这样说话的,这么久了你又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他哪是不相信你,显见是被你说的话给惊着了才口没遮拦的,你若觉得气就打他两下,他是哥哥就该被妹妹欺负的。”

薛思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薛潋在一边笑嘻嘻的点头:“对,我就是口没遮拦的。”薛思画垂着头到,“让三哥认错到是我没大没小了,三哥走吧,我不生气。”

“那就好,那就好,我可走了啊”这个三妹妹一向气性大,薛潋暗暗松了一口气,忙一骨碌直起身就朝外头走,薛思琴要追过去再叮嘱几句,可不等她走到门前就已经看不见薛潋的身影了。

“你偷偷和三哥说的什么,二哥到底在哪里?”薛思琪满脸的好奇,“难不成家里还有什么秘密的地方我不知道的?!”

薛思画一脸神秘的道:“确实很神秘,二哥不让我告诉别人。”说完看着周文茵神色暧昧吃吃直笑。

周文茵端茶喝着也不问更不阻止。

薛思琴就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幼清轻笑不置可否。

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二子果然提了条鱼过来,鱼很大鱼鳞也没刮在外头撒了作料,烤的黑乎乎的,看着就让人没有胃口,薛思琴吩咐听安收了,一边问二子:“几个人在那边烤鱼?旁边可有小厮和婆子跟着?这天冷的很别让几位爷冻着。喝酒了没有,三爷可不能喝酒。”

“就赵公子和孙公子过来了,大爷在那边三爷也不敢吃酒,到是二爷吃了不少。”二子一一作答,“大小姐放心吹不着冷风,陆妈妈将秀峰亭四周挂了棉布帘子,里头生了火暖和的很,一点都不冷。”

薛思琴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你赶紧回去吧,有什么事就来回我。”

二子应是一溜烟的跑了。

“大姐就放心吧。”周文茵笑着道,“大表哥向来稳重,有他在不会有事的。”

听见周文茵夸薛霭,薛思琴方才的那一点点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她笑着道:“那到是,二弟和三弟再胡闹却是怕大哥的,只要他在两个人不顾忌都不行。”她的话还没说完,春银脸色的难看的掀了帘子探了脸进来,“大小姐……”欲言又止。

春银一向进退有度很少有这样小家子气的样子,薛思琴皱了眉头出门,春银就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怎么可能。”薛思琴面色如灰,“上午不还好好的吗?”又压着声音问道,“请大夫了没有?”话落她想起来这个时候请不得大夫,有些慌了神,春银就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奴婢亲自确认过了。”

薛思琴泄了气一般愣了半天,春银问她:“您要不要去看看?”薛思琴眉头紧拧点了点头急匆匆的就要走,春银忙喊问兰取伞取手炉取斗篷,薛思琴却是原地打了转朝垂着的帘子的暖阁看去,像是想起什么来目光一转进了门,“我有点事要先回去。”她对着众人解释了一遍深看了幼清一眼转身而去。,

薛思琴虽面色沉静,但唇角紧抿显得有些紧张,幼清望着她有些错乱的脚步微微一怔。

若是内宅的事肯定是去回方氏,既然是春银来说,那应该就是薛思琴自己的事,她能有什么大事……

电光火石间,幼清想到了钟大。

难道是钟大出了什么事?

可是钟大不过一个下人,即便知道些东西也不该……

幼清面色微变,就朝门口站着的绿珠打了眼色,绿珠心领神会顿时不动声色的出了门。

周文茵也看出薛思琴的异常,朝半安看了一眼。

这时,听安笑着掀了帘子朝着几位小姐道,“大太太和二太太来了。”房里的四个姐妹便依次站了起来迎去门口,随即就看见方氏和刘氏由婆子丫头簇拥着进了院子,不等房里的人出去刘氏已经笑着道,“都别出来了,外头冷的很。”随即两人就进了门。

幼清跟着周文茵依次行礼。

刘氏的视线一转就落在幼清身上,她撇开其他几人当先和幼清道:“雪大的很,路上没出什么事吧?”

是知道薛明和她起争执的事情了吗?幼清笑的满面纯真:“没什么事,虽下着雪可小径上都铺着粗毯既防滑又干净。”她望着方氏,笑道,“还是姑母想的周到。”

“是你大姐一早吩咐的,还真不是我想的。”方氏笑着望向薛思画问起她的身体来,二太太眉梢微挑,转而笑着招呼众人坐下,这才去和周文茵以及薛思琪说话,“琴丫头怎么不在?”

周文茵不由朝幼清看了一眼,才笑着回刘氏的话:“说是有点事先回去了。”

方氏微微一愣,问道:“可说了什么事?”周文茵笑着摇了摇头,“大姐没有说,走的有些匆忙。”

刘氏没有再接着问,而是和薛思琪笑道:“难为你坐了半天,二婶请你们过来玩,却又忙的没空招待,闷着了吧。”话落吩咐春苓和丛雪,“陪着三小姐和周表小姐去院子外头玩雪去,只管闹腾。”说着一顿,又带着遗憾的看着薛思画和幼清,“不过画儿和清丫头就别出去了,你们比不得她们,可不能冻着凉着。”把幼清和薛思琴摆在一起说,语气既宠溺又怜惜。

有种另眼相看的意思。

周文茵不由深深打量了一眼幼清,又看了看二太太。

“好啊。”幼清乖巧的点着头,“我也正好想和妹妹说说话。”她笑眯眯的和周文茵以及薛思琪道,“周姐姐和二姐姐玩的高兴。”

薛思琪早就坐不住了,对刘氏笑道:“还是婶婶了解我,我正想去玩雪呢。”话落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周文茵要出门,“走吧,走吧。”周文茵心头无奈只得朝众人行了礼:“……到是我们贪玩了。”就被拉着出了门。

幼清望着薛思琪的背影,就想到亭子里的孙继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