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8 关心

“奴婢怎么没想到。”王妈妈心头一清击掌道,“奴婢记起来了,正因为舅夫人没有准备,见着方表小姐时才临时拿了金锞子赏的,事后回去后又让人补送了一对玉簪过来。”

刘氏嘴角紧抿,脸上阴云密布。

“还有件事。”经过刘氏这么一说,王妈妈把一些事串联起来,“胡泉走的时候还特意去一趟怀柔弄了一个瘸子进府当差,那人我打听过一直在怀柔庄子里也没什么根底,和方表小姐也没有接触过……”胡泉一向忠心,无论大小事都会来王妈妈身边说一声,这一次一反常态,就连春云的事他都没有来求她,“胡泉的反常,您看会不会都和方表小姐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方表小姐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简单。

“府里统共就这么几个人,不是她也没有旁人。”刘氏眉头紧拧,面如寒霜,就是不清楚她因为什么事突然这么做,“倒显出几分手段来。”刘氏冷笑了几声,“……不过一个小丫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她的婚事还不是捏在我手里。”方氏不过是姑母,若她想要插手,便是亲生母亲她也有办法让她点头。

王妈妈听着心头一凛,忙朝外头看了看按着刘氏的手:“太太可千万别让人听见。”刘氏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听到又怎么样,那方明晖当初也不可能想到有一日他的女儿会落在我手上。”

王妈妈想到过往的事,心里叹了口气。

“你还是先让钟大闭上嘴吧。”二太太隔着帕子揉了揉额头,“他跟着老爷知道不少事,别让他受不住胡言乱语。”

王妈妈神色一凛,心头飞快的转了转,颔首道:“奴婢晓得了。”

刘氏就拂了拂裙摆转身往房里走,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事来道:“我上次回去时,似乎听大嫂说蔡彰正托人寻亲事,你闲了去打听一下。”

“蔡彰?”王妈妈闻言一愣,“是不是济宁侯的蔡五爷?”和锦乡侯府的徐三爷,舅老爷家的的二少爷并称京城“三浑”,可若说浑也只有徐三爷和舅二少爷能用个浑字,而那蔡彰……王妈妈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刘氏眉梢一挑,似笑非笑道:“那又如何!”若真是品相好的,也轮不到她们去打听。

“太太说的对。”王妈妈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来。

方氏这才转身进了门,一进门她朝坐在炕头喝茶的方氏抱歉的笑道:“人多事多,平日里咱们家人少清净惯了,突然多了这么多人竟还觉得闹腾。”

“你快坐着歇会儿。”方氏给二太太续茶,“我这两日过来也算是领教了这些外头管事的本事,家里的那点事实在是不值一提,这些年辛苦你和二叔了。”

刘氏暗自挑眉,面上笑容亲和:“哪里来的辛苦,大嫂管着中馈,这细细碎碎的事才最能磨人,若是叫我选,我还是要躲在大嫂这颗大树后头乘凉,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掩面笑了起来。

方氏也跟着轻轻笑着,牵着刘氏道:“长嫂如母,你只管过好日子。”外头几个丫头鱼贯将饭菜提了进来,方氏和刘氏在桌边坐了下来,她问道,“外院和几个丫头那边可吃上了。”

“外院酒席早就开了,周长贵陪着的,丫头们也都单独摆了一桌,我刚才让人去瞧过,正闹的欢实呢。”刘氏拿了热帕子要亲自给方氏擦手,方氏笑着道,“可受不住我自己来。”妯娌两人轻声细语的说着话,刘氏像个小女儿家似的笑着,“琴丫头这两天我瞧着像是累了,三丫头找了她几次她也没空,今儿总算让她见着姐姐了,可不得好好说说话。”

方氏闻言一愣,薛思琴这两天一直在房里做女红,刘氏怎么会说薛思画找了几次也没见着人?

她心里头狐疑索性没有再说,笑着换了话题,刘氏笑笑两人说起别的事来。

周文茵由半安陪着从外头回来,薛思琪满心好奇的拦着她,叉腰问道:“你不让我去看雪,可是自己偷偷去了?你看你发钗都松了。”便伸手要去帮周文茵扶正。

“不用。”周文茵笑着自己扶了扶,“就房里有点事出去说了几句话。”又歉意的望着众人,“让大家等我了。”

薛思琴没有说话,让人上了午膳,大家安静的用过又上了茶,她有心事话就少了下来,幼清本也不是热络的人,便只有周文茵陪着薛思琪与薛思画闲聊着,这时就听到外头一阵疯跑的声音,随即门帘子唰的一下掀开,薛潋卷着风雪钻了进来,也不看人劈头问道:“大哥二哥来过没有?”

“三弟。”薛思琴迎了过去,凝眉道,“你找大哥和二弟什么事,吃饭了没有?”又看见薛潋头发和肩膀上湿漉漉的,“你衣服湿了,怎么没有打伞,这吹着风是要生病的。”她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惹的薛潋的脸顿时苦了下来,不耐烦的道,“没事,没事,你见着二哥了没有。”

“我没看见他。”薛思琴拉着薛潋对着门口就喝道,“二子人呢,你怎么伺候的,这下着雪你也不撑着伞,若是叫他病了我拿你是问。”

里头都是小姐二子也不敢进来,隔着帘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小姐,小人打着伞的,只是……只是……”薛潋跑那么快他哪里能追的上。

趁着说话的空档,薛潋这才和房里的几位姐姐妹妹胡乱的见了礼,他就瞧见幼清正站在桌子边,便想起鱼的事情来,绕过薛思琴和幼清道:“你的方法确实不错,我钓了六条鱼上来,一会儿我们烤着吃,还独留了一条给你,算是我报答你的。”

她要鱼有什么用,幼清哭笑不得,可不得不道谢:“我不过胡说罢了,让三表哥见笑了。”她话音方落,那边薛思琪不高兴的嘟嘴道,“三哥为什么单独给她一条,我的呢?还有你找二哥干什么,烤什么鱼?我也要去。”

“你凑什么热闹。”薛潋嫌弃的摆着手,“我找二哥去,你们女人真麻烦。”话说完他掉头就朝外头走,薛思琴拽着她,“你哪里也不准去,先换了衣裳,若不然会生病的。”又吩咐二子,“给你主子拿件衣服来换。”

二子在门口唉了一声一溜烟的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