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6 比较

二房和长房的格局相似,抱厦旁边是接客用的小小的广厅,进来是一排耳房加上四阔的庭院,正门是宴客厅,左边是暖阁右边是卧室,卧室再去大约是书房和客房,其实这里原来要小一些,后来几年刘氏拆了围墙又加盖了罩院才有今天的宽敞。

此刻广厅里面坐了许多仆妇,闹哄哄的声音很远就能听见。

幼清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去了与这边只隔了一个花墙的知夏院。

幼清到时正看见薛思琴身边的春银,薛思琪身边的春荣以及周文茵身边的春兰还有方氏身边的春柳春荷聚在抱厦里喝茶说话,五个丫头身量相仿年纪相仿又是一起进府一起由陆妈妈调教出来,如今各自都在不同的院子里当值难得碰上一面有时间聊天,便小声说话大声笑着,显得非常热闹。

“方表小姐。”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场面一瞬间冷却下来,五个人顿时收了笑容,各自规规矩矩的朝幼清行了礼,还是春柳站出来笑道,“方才太太还在问方表小姐来了没有,奴婢这就去和太太说一声您到了。”她朝秋翠笑着,“劳烦秋翠姐姐引方表小姐进去。”

秋翠忙道不敢。

幼清朝众人微微颔首,对春柳道:“也不急着和姑母说,这会儿她许是忙着,等见着空你再说也不迟。”她话落便笑盈盈的过了抱厦进了院子,身后便传来悉悉索索推搡的声音,就听到不知是谁压着声音道,“瞧见方表小姐就让我想到春云了……唉,算算还是咱们命好些。”

“命好不好谁又知道的,你若改不了乱说话的毛病,我是知道二小姐是不会让你命好的。”春银话落就按了按发髻,“都散了吧,各忙各的去,等过年咱们一起守岁。”

大家便一哄而散。

秋翠听到了不该听的有些尴尬,幼清则是没所谓的笑道:“我人到了你的事儿也办成了,快去忙你的吧,我到这里断不会迷路了。”

秋翠心里也急得很,也不客气忙笑着道:“几位小姐都在里头,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幼清笑着目送她离开。

待秋翠一走,绿珠气呼呼的低声道:“这些人仗着在主子面前有些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喜欢春云怎么不探望去。”她嗤笑了一声,满脸的不屑,幼清笑点着她的额头,啐道,“你这嘴越发管不住了。”又对采芩笑道,“回头找针给她缝上。”

采芩掩面轻轻笑了起来。

绿珠脸一红跺脚道:“小姐还说奴婢,奴婢这不是心疼您吗,二少爷欺负您,连几个丫头也没有尊卑。”一顿又道,“您刚刚就不该说那话,咱们到这边和大太太还有二太太告他一状,就是做做样子二太太也要罚二少爷一顿才行。”

“告状有什么用,不过图一时解气罢了。”幼清在院中停住步子,望着门口靛蓝的棉布帘子,漫不经心的道,“既不能伤其根本,又何必白费口舌。”该记的仇她不会忘。

“啊?”绿珠一愣,脑子里转了几遍才明白幼清的话来,她想到了春云,恍然大悟,“所以小姐刚才说自家兄妹没有龃龉是说给秋翠听的?”

幼清没有说话轻轻笑了起来,采芩拧了绿珠胖胖的面颊,笑道:“还不算笨。”

“哎呀。”绿珠不好意思的笑道,“人家只是怕小姐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她话一落,就见门帘子里半安和一个穿着桃红比甲十三四岁的大丫头走了出来,两人见着幼清纷纷蹲身行礼,采芩笑着道,“半安姐姐,听安姐姐。”

听安是薛思画身边的大丫头,因与半安名字相仿,两人自打一见面便热络起来,如今更是常常在一处说话。

“大小姐,二小姐,周表小姐还有我们三小姐都在里面说话呢。”听安热络的过来扶了幼清的手,“就差您一个人了。”

幼清微微颔首进了歇息的暖阁里,在门口脱了斗篷放了手炉,里间薛思琪不满的话音传了出来:“……咱们几个好的很,没事儿你请她来做什么。”又道,“病歪歪的瞧着就难受。”

“二姐这话可见是说我呢。”薛思画咳嗽了两声,“我可不是和清表姐是一样的,整日里病歪歪的也不中用,二姐是嫌弃我了。”连连咳嗽了几声急喘着气。

薛思琪一阵尴尬,摆着手道:“我没说你,你别胡思乱想的。”又着急的道,“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你什么时候能长大。”薛思琴满声的责备薛思琪,又安慰薛思画,“三妹别听她胡言乱语。”

周文茵轻声细语的道:“你啊,身体本没有多大的碍处,到是自己整日里胡思乱想的,你只管安心养着,身体定能慢慢好起来的。”她说着叹了口气,仿佛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歪着头喊道,“可是清妹妹来了?”

薛思琪眉头一皱还没说话就被薛思琴拍了胳膊,她怒道:“拍我做什么。”薛思琴凝眉冷声的警告她,“你再不消停小心我告诉父亲。”

薛思琪撇过头,就看见幼清娉娉袅袅的自屏风后面走了进来,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步态从容……薛思琪哼了一声,就知道用这个样子骗人,不知道的还当她多乖巧温顺呢。

“大姐,二姐,周姐姐。”幼清一一见过礼,又朝扶着炕几站起来的薛思画走过去,“方才还听你咳嗽了几声,快坐下歇着。”让采芩将糕点交给半安,“早上买回来的,还热的,姐姐们尝尝。”

薛思画比幼清小一岁,因生产不足月,一出生身体就不好,虽没有具体的病因,可每逢天气转换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病,所以自小都不大敢出门。

“清表姐太客气。”薛思画还是起身行了礼,谢了点心又道,“我这身子可见是好不了的,您也不用照顾我,若是连这礼数也没有了,那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幼清没料到薛思画的情绪这么悲观,不由暗暗皱眉,面上笑着安慰道:“这身体大多是养出来的,这养最讲究的就是一个平和,妹妹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只管安安心心的,等岁数大些自然就好了。”

上一辈子薛思画嫁的是外家的表哥,刘冀为人温和,身上也没有世家子弟的纨绔习性,两人在景隆三十六年成亲,景隆三十九年年底她听说薛思画怀了身孕……

她当时还好奇,刘二夫人怎么会答应让自家的次子娶薛思画,后来让路大勇打听之后才知道,薛思画嫁去武威侯时足足带了五万两的嫁妆。

不过,不管中间有什么缘由,薛思画嫁过去夫妻二人月下抚琴,红袖添香既甜蜜又温馨,可见二太太是真的疼爱这个女儿的。

“清妹妹说的不错。”周文茵笑着接了话,“这心态平和是关键,切记胡思乱想。”

薛思画用帕子捂了嘴咳嗽了几声无力的靠在身后的大迎枕上,轻声道:“我听几位姐姐的,往后自管一门心思的养着。”虽是这么说着,可房里的几个人明显听出她话里敷衍的味道。

“清妹妹过来的时候可见到二弟和三弟了。”周文茵很自然的换了话题,“方才还听丫头们说他们去钓鱼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