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4 记仇

两个少爷还悬空坐在扶栏上,若真有个好歹来,她们一干的丫头婆子都跑不掉。

秋翠带着哭腔道:“二少爷,奴婢有错您怎么罚奴婢都成,您和三少爷下来行不行。”

薛明已是怒容满面,他冷笑了一声,道:“如今我说的话没用了是不是?可是投奔新主子有人撑腰了。”他又看了幼清一眼,嗤笑道,“也就只会做些背地里偷鸡摸狗的事。”是指幼清送手帕给薛霭的事。

二少爷对周表小姐的心思……这样也太不遮掩了,秋翠面色大变,朝幼清望了一眼,声音太高想要盖过薛明的话:“奴婢不过是个下人,二少爷的话奴婢怎么敢不听!”她一面对亭子外头的小丫头打眼色,让她去请二太太,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

“算了,算了,咱们钓鱼,别管她了。”薛潋站的高高的,风吹的衣袍猎猎飞舞,他将鱼线丢尽湖里,催着薛明,“二哥快投线,一会儿我若钓上来你可就输了。”

薛明这才收了怒容。

秋翠满脸的为难,时不时的回头去看二太太来了没有。

二少爷在外面再胡来她看不见也管不着,可现在在府里她看见了若是不劝,二少爷要出了事以二太太素来的行事手段,她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这件事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装作看不见。

心里想着秋翠心惊胆战的望着那扶栏,生怕一会儿哪里的木头损了折了。

就在秋翠左右为难之时,忽然就看见一直未曾开口的方表小姐提着裙摆轻轻柔柔的上了亭子,在她面前站定……

方表小姐不会是不服气要还嘴吧?以二少爷的脾气……她心里哀叹,真的不想亲眼看到方表小姐再被二少爷气的犯了心绞痛。

秋翠正要开口阻止,却见幼清已是浅浅笑着道:“你们这样可钓不到鱼。”

她的话一出,周围的人皆是惊住。

“小姐。”采芩扯了扯幼清的袖子,二少爷待人最是刻薄了,她怕一会儿幼清又被气着,更何况他们是来二房做客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就别管了。”

幼清没有打算走,秋翠的顾虑也是对的,更何况薛潋还跟着一起胡闹,若他出了事姑母不定要多伤心。

她可以谁都不管,却不能不在乎姑母的感受。

“你什么意思?”薛明转头过来冷眼瞧着幼清,“我们钓不到鱼?”

薛潋用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幼清,又伸手去拉薛明。

幼清也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要不是怕薛潋出事,她才懒得管,便意兴阑珊的道:“是啊,这冬天钓鱼和夏天可不同,你这鱼饵素的太素,荤的太荤,鱼线又不够长,鱼冻的懒懒的哪里会急这一口。”

薛明皱眉忍着怒,薛潋却是眉梢一扬问道:“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他想了想指着旁边的小厮,“去,拿点荤油和香油过来。”

“她懂什么。”薛明白了薛潋一眼,显然不相信幼清的话,依旧该怎么钓就怎么钓。

幼清无视薛明的反应,指了指亭子左面的空地对薛潋道:“你的鱼线不够长,又坐的这么高,去那边更好些。”她话一落薛潋探头朝幼清指着的地方看了看,这动作惊的秋翠一身冷汗。

幼清心里也叹气,薛潋的年纪也不小了,胡闹起来跟孩子似的,她继续循循善诱:“两人在一起鱼都被惊走了,哪里能钓得到。”

秋翠猛然抬头看着幼清,眼里忍不住露出埋怨来。

幼清只当做没看见,薛明的死活和她有什么关系。

薛潋想了又想,正好小厮拿了荤油和香油过来,幼清也不管薛潋愿不愿意指挥着小厮将干虾和蚯蚓泡在香油里,又撒了点香饵到湖里,便对薛潋道:“我保你一盏茶内能钓到鱼。”

“可别吹牛。”薛潋终于一跃而下走到幼清这边来,抬着下巴不服气的道,“要是钓不到我可不饶你。”

幼清不说话用下颌点了点示意薛潋过去,薛潋真的乖乖的走过去坐在小脚凳上丢了鱼线。

薛明朝薛潋翻了个白眼,嗤笑道:“三弟听女人的话,以往我可高看你了。”薛潋脸色一黑,梗着脖子反驳道,“我怎么听女人的话了,她不过一个小丫头,还算不上女人,哼!”

薛明冷笑了笑,亭子里外便安静下来。

秋翠心里火急火燎的,她没有想到方表小姐把三少爷劝下来却不管二少爷了,现在两个人更是杠上了,这可如何是好。

幼清站在亭子里漫不经心的望着薛潋,心头却还在想海上私运的事。

海运一事虽暗着走私者不知繁多,可大周律法明令禁止,一旦被抓住抄家问斩者一概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件事姑父知道不知道?

她心里摇摇头,薛镇扬虽圆滑,可也是知道事有可为不可违,他费尽心机的攀交夏阁老,可见他还是眷恋官场,想通过仕途壮大薛氏门楣,商贾之道不过是他手中的利器,若为了点银钱就断了薛氏前程,这笔买卖大概只有作为真正商贾的二老爷薛镇世能做。

前一世二房虽赔了买卖,可是用她姻缘搭上了锦乡侯,最后平安度过了难关,以后顺风顺水名利双收,这一世她不会再听二太太的摆布,那么二房会怎么自救呢?

她是提醒姑父还是任由二房胡作非为将来收拾烂摊子?

可是这又关系着薛家的存亡。不过,她即便现在去和姑父说,没有十足的证据,姑父也不会信她一个小丫头的话。

幼清望着湖面上被敲的细细碎碎的浮冰,神色微凉……

她按了心思,就听到薛潋哎呀一声叫嚷着:“好大一条鱼,还是条青鲢。”他哈哈大笑快速的收着线,小厮笑着过去拿鱼篓接住,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将鱼从钩子上拿下来,得意的对薛明道,“二哥,你输了,可别忘了我的孤本!”

幼清低眉去看,就见篓子里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鱼正活蹦乱跳的。

绿珠也忍不住惊叹,拉着幼清低声道:“小姐真厉害,说一盏茶的时间,三表少爷果真钓到了。”

薛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自扶栏上一跃而下,居高临下的望着薛潋,语气不善的对身边的常随吩咐道:“去,将书拿来给三少爷。”

薛潋吆喝一声,高兴的只差手舞足蹈。

薛明却只是冷冷的注视着幼清。

“我们走吧。”幼清看着薛潋又蹦又跳的忍不住叹气,只要他不做危险的事不让姑母担心,其它的也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她转身欲走,就看见薛明阴沉着脸站在她身后,幼清眉头微拧绕了过去。

“多管闲事。”薛明却是冷哼一声,低声道,“你要记住,在这里你是外人,你敢伤她的心,我第一个不会饶你。”话落,他突然伸出一脚勾住幼清的左脚,用力一扯……

幼清一个不稳就朝身后载了出去。

后面就是扶栏,扶栏下是结着冰的湖水。

这一切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绿珠和采芩此起彼伏的喊着:“小姐。”急的伸手去拉。

其它人也是一阵惊呼,人仰马翻。

薛明抱臂环胸似笑非笑。

------题外话------

周末愉快哈…我是嗨皮的存稿君……风流哥今儿去摘草莓了,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