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2 进府

“奴婢记得路大勇。”采芩关了门扶着幼清坐下,有些迫不及待的道,“您是想让他进府当差?”

幼清轻拧着眉微微颔首,解释道:“你和绿珠毕竟是女子,不便之处太多,若是路大勇在,往后外头的事就能全部交给他去办,咱们也不至于干着急。”

“可是……”采芩有些犹豫,在幼清面前坐了下来,手指绞着显得有些紧张,“小姐真的打算查当年的事吗?那些事早过去好些年,而且即便能查到,那些都是官老爷,咱们人微言轻无异于螳臂当车啊。”

幼清毫不犹豫的点头。

父亲的事她一定要查清楚,即便什么都做不了,能提醒父亲注意安全小心哪些人也是好的。

采芩没有见过夫人,自打她进府就是老爷和小姐相依为命的,所以知道小姐对老爷的依赖和感情,如今老爷蒙受冤屈小姐意难平是定然的,可是小姐能把事情办的这样周全,滴水不漏的,连她这个身边人都没有察觉出来,她是又高兴又忧心,竟生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来,红了眼睛道:“若是贺娘看见这样的小姐,定然高兴的不得了。”

幼清点了点采芩的额头,主仆两人轻笑了起来,幼清吩咐道:“姑母定了三十让胡泉启程,路大勇这两天就应该会进府里来,你暗中留意一下,看看周长贵把他放在哪里做事。”她之所以点到为止,就是不想让事情的痕迹太重,至于路大勇到底在哪里做事根本不重要。

不过若她想的不错,应该会安排在马房顶替钟大的差事。

“奴婢知道了。”采芩应了,本来想问小姐为什么不直接去求姑太太,不需要绕这样一个弯子,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她相信小姐这么做定然有非这么做的理由。

幼清知道采芩想问什么,其实她不直接去找方氏并不是避开她,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路大勇原先的来路和身份,当年他是直接去庄子里的,知道的人很少,只怕连姑母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其貌不扬还跛脚的人,所以她饶了一个圈子虽费了周章,可对将来是有益处的。

隔了两日采芩去街面上取先几天做的药丸回来,在路上被牛毡家的拦住,她笑着满脸褶子:“采芩姑娘,劳烦您和方表小姐回禀一声,就说那姓路的如今在外院的马房做事。”

采芩心头满是喜悦,面上却是半分不改,拧了眉头道:“小姐不过好心提醒胡管事罢了,至于这姓路的能不能进府当差就和我们无关了,妈妈来回我们小姐实在是多此一举。”

牛毡家的脸上的笑容来不及收,就这么僵在脸上,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采芩想到她平时守着智袖院的门,少不得再见面闹难看了对大家都不好,便语气一转拿了个荷包出来:“不过你能记得我们小姐可见心里头是敬着的,就是这点就看得出妈妈是个实在人,这些钱是我们小姐给你的,大冷天的妈妈拿去买酒喝。”

打一巴掌给个枣,牛毡家的哪里敢收,可胡泉的把柄还握在方表小姐的手里,春云还关在倒座里,这方表小姐脾气捉摸不定的,真不知道她还没有别的手段。

采芩可不管她,塞了荷包笑眯眯的回了青岚苑。

幼清正和绿珠在房里说着二房那边的事:“……姑太太每日一早都由陆妈妈陪着在那边坐着,那些仆妇进门先给姑太太磕头,再后面才给二太太道安……”绿珠说着捂着嘴一阵窃笑,“二太太面上不显,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

二太太向来爱出风头,如今被人抢了她能高兴才怪,幼清心情也好了起来,绿珠却是好奇的问道:“小姐,您为什么要把火往二房引呢?”

幼清眉梢微挑正要说话就看见采芩进了门,不由笑问道:“怎么样,药丸拿回来了吗?”

“拿到了。”采芩将手里的蓝布包袱拿出来,抖开放在桌上,露出里头两只瓷白细颈的瓶子,“药都在这里,他们还说小姐的方子很妙,可不可以把方子卖给他们呢,这里是半个月的量,等小姐吃完了让我再去那边取。”

“出的银子够当然能卖。”幼清唇角微挑,三年后封神医开的方子,不曾想到时光回转却由她来卖给封氏医馆,到是有趣!

开了塞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她只觉得心里闷闷的感觉顿时舒坦了几分,不由感慨封神医的医术果然是好,以前不觉得如今隔了些日子再闻,便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那奴婢明日去问问。”采芩见幼清高兴也跟着高兴起来,“要是小姐吃了这药再不犯病那咱们就去法华寺好好的烧几柱香多捐些香油钱,答谢菩萨的保佑。”

绿珠雀跃的道:“我也去,我也去。”和采芩一起哈哈笑了起来,仿佛幼清已经病好了一般,只觉得前途再没有晦暗,而是一片坦荡光明。

几个人笑了一阵,采芩将路上碰到牛毡家的事说了一遍:“……正好顶了钟大的差事。”

“他新进府里来,这两日咱们不要过去,免得让人起疑心。”幼清轻声吩咐采芩,“他人聪明肯定已猜出来我的用意,等过些日子府里忙起来你再过去和他见一面。”又道,“胡泉明天就启程了,今天下午你们就将捎给老爷的东西送过去,再赏他二十两的程仪。”

绿珠明白幼清的意思,点着头道:“奴婢晓的。”还要敲打他一番,让他们把嘴巴闭好,否则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三个人说着话,玉雪隔着帘子声音传了进来:“小姐,二太太那边的秋翠姐姐来了。”玉雪话落绿珠哎呦一声拍了脑袋,“瞧我这记性,早上遇到秋翠姐姐她还和我说了,说是下午那些管事就走了,二太太在天香楼定了席面,让您也过去一起热闹热闹,我竟忘的一干二净。”

“你这马虎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采芩点着绿珠的额头,和玉雪道,“请秋翠姐姐进来坐。”

二太太身边春夏秋冬四个大丫鬟,秋翠和丛雪是最得力的,常来这边走动。

吃饭?她不记得二太太曾赏那些管事在府里用膳,难道是因为没有请她所以她没有印象?应该不会,二太太面子上对谁都好的很,不可能单不请她。

难道是因为姑母一反常态的去了,所以事情发生了变化?

她摒开心思目光落在进门的秋翠身上,秋翠笑起来左边有个酒涡,长的小巧玲珑很机灵的样子,笑着行礼道:“二太太让奴婢过来接小姐过去,虽说不过年不过节的,可难得府里人多热闹,大家也忙里偷个闲聚一聚。”

“最近姑母和二婶都忙的很。”幼清示意秋翠坐,“几位哥哥姐姐都去了吗?秋翠姑娘来打个招呼就行,我一会儿换了衣裳就去。”

秋翠谢了坐在幼清对面,笑着道:“大小姐,二小姐还有周表小姐一起过去的,这会儿正在三小姐屋里说话,大少爷还没回来,二少爷陪着三少爷带着人在秀峰亭里砸冰钓鱼呢。”一顿又道,“只差您了,方才三小姐还问起您呢。”

“倒是我迟了。”幼清笑着点头,“那秋翠姑娘先略坐会儿,我换身衣裳就跟你过去。”又对采芩道,“把早上买回来的糕点拎着,虽不是好东西,也给几位姐姐添个零嘴。”

秋翠望着幼清心里止不住的露出惊讶来。

以往也请过方表小姐,可哪一次也不见她拎东西过去,其实拎什么不重要,但却能从中看出方表小姐为人处事。

不过才几日的功夫,方表小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既开朗又显得圆滑强势,整个人生机勃勃的,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

她不由想起来前两天正院里的事,再看幼清时不由正色了几分。

秋翠心里转了几个弯的功夫,幼清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劳秋翠姑娘久等了,我们这就过去吧。”幼清微笑着由采芩披上纯色的兔绒大氅,笑容亲切的望着秋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