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20 走动

薛霭今秋中的举人,薛镇扬和他的恩师赵舟筠皆让他明年下场大考,薛霭亦是刻苦攻读准备充分,可就在上场前他突然被人从外面抬了回来,也不知什么病却昏迷不醒,宫中的太医和外间的郎中不知请了多少,可皆是素手无策。

情急之下周文茵写了信去广东,还是周礼命人将当时正在广东行医的封神医送回京城。

可一来一去依旧耽误了两个月,薛霭靠人参吊着一条命,等封神医到时已然是迟了,薛霭吃了药虽病好了,却落了右臂颤抖的后遗症,握着笔莫说写字,便是那一杆的墨水都会洒了一身。

薛霭因此耽误了春闱,直到景隆三十六年他病情稳定,才中了二甲一百零二名,外放至扬州宝应做了县令,但因有外疾只怕官途也不会顺坦。

那一场病几乎改变了薛霭一生的轨迹,也因为此事她和周文茵的婚事也耽搁了下来,她甚至听说刘氏想将周文茵说给二表哥薛明,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未成功,到景隆三十三年的中秋节前,周家不声不响将周文茵接走了。

回去后倒也没有忙着说亲,可能是薛梅舍不得将女儿留在任上,这样一直拖到周文茵十七岁,再也耽误不得,才匆匆说了镇守广东的粤安侯次子,等两家三媒六娉定好日子,粤安侯公子却在一次游玩中被广东赫赫有名的虎威堂当家给杀了……直到景隆三十六年周文茵十九岁薛霭险险高中后上周家求亲,两人的婚事才彻底定下来。

只是两人的婚事是在扬州举办的,她没有去观礼,只派了个管事去应了景。

算起来,她和周文茵同在薛家不过一年的时间,周文茵虽为人周到,可她像个木头似的,所以两人之间说过的话实在不多,她对周文茵也说不上了解。

她迎周文茵进了房,转目打量着她,今儿她穿着一件桃红的刻丝小袄,下面是一件乳白色的挑线裙子,身材清瘦高挑……

非常的漂亮。

周文茵笑容满面的看着她,露出一丝俏皮来:“我早就想来看你的,拖到今日才来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周到,再冷都该来的。”上来亲切的携了幼清的手,原想打趣她方才在发什么呆,可一想她和幼清的关系还没到可以打趣的地步,便话锋一转问道,“这雪跟珠帘似的垂在天上,你屋里的地龙可千万烧的暖和些。”

“已经很暖和了,瞧我方才还出了一身薄汗呢。”幼清低头看了一眼两人相牵的手,微笑道,“姐姐的心意我知道,若是为了看我反倒让您凉着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周文茵在炕头坐下,接了采芩倒来的茶,视线在房里微微一滑,房中摆设已收在眼底,她笑道:“妹妹太客气了。”这里的摆设虽不如她房里的华贵,却处处透着精致和温馨,可见方氏布置时的用心。

喝了口茶,周文茵眉色一转,赞道,“这是武夷茶?泡了两泡的,味道刚刚好,没想到妹妹和我的口味一样。”

“我是牛嚼牡丹。”幼清在周文茵对面坐下,“这茶泡了几道除了味苦或甜,旁的味道一概尝不出来。”

周文茵微微一愣,放了茶盅:“若是这样那妹妹到是可以试试红茶,我那里还有半斤,是前几日父亲徽州的同年送来的,我也不大喝,妹妹若是喜欢甜的,不如我借花献佛给你吧。”

徽州来的同年特意给她送茶来,看来周礼虽人不在京城,这人情却未淡啊。

“还是姐姐有福气。”幼清适时的抬举周文茵,“那我就不客气了,占姐姐的便宜,这红茶我确实喜欢喝,放了冰糖和枸杞极是对我的口味。”

周文茵又是一愣,今儿幼清太不寻常了,这青岚苑她虽不曾来过,但和幼清却还是相处了几次,她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幼清,没有平时那样唯唯诺诺反而是落落大方,从容活泼。

她不由想到前天在院子里的事情。

钟大红口白牙黑白颠倒的,她虽在里头也能感受到外头剑拔弩张的气氛,舅舅向来不满意舅母的能力,常以内宅不宁斥责舅母,所以钟大那么一说她便以为舅舅定会勃然大怒,连带着舅母一起斥责。

而那个钟大是府里的老人,他说的话也没有错处可挑,舅舅大约不会责罚于他。

却没有想到,舅舅不但责罚了,还罚的那么重!

那春云一向机灵,若不然当初舅母也不会让她去服侍方幼清,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栽了个这么大的跟头。

而这些种种,皆是因方幼清而起,也由她而终。

不管中间有无波折,最后方幼清都达到了她的目的,将春云送出了青岚苑。

周文茵不得不重新审视幼清。

这个方家表妹或许并非大家所说的那样懦弱胆小,单看她这件事办的,手段非常老道圆滑。

“和我客气什么。”周文茵淡淡一笑指了旁边候着的丫头,“半安,你回去将红茶拿来,省的一会儿采芩和绿珠姑娘还要再跑一趟。”

名叫半安的丫头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的细眉长眼,姿容不俗,她笑着点头回道:“是,奴婢这就回去拿。”一顿想了想又道,“对了,奴婢听说方表小姐喜欢吃豆沙枣泥糕,要不然也带一匣子来?”

“就你会做人。”周文茵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看的出来她很喜欢半安,转头对幼清道,“我这丫头一向没什么规矩,妹妹别介意。”又对半安道,“光会说,还不快去。”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谢谢姐姐了,我今儿可算是有口福了。”幼清笑了起来,拿了茶壶给周文茵添茶,心里却是在思量周文茵这一趟来的目的。

半安办事很爽利,不过一刻的功夫就拿了东西回来,笑着递给采芩,对幼清道:“这茶要放的冷一些的地方,拿出来泡着才好喝。”又道,“枣泥糕有些冷了,让采芩姐姐给您温着吃。”

“快别逞能了。”周文茵摆着手,指着半安,“好像就你知道一样。”

幼清掩面而笑,这边采芩挽了半安的胳膊对周文茵道:“周表小姐可饶了她,得亏半安姐姐说一遍,若不然我和绿珠还真的不知道呢。”

半安飞快的扫了一眼周文茵,就见自家小姐正笑眯眯的望着她,她脸上笑容绽开,笑眯眯的道:“我比妹妹痴长了几岁,不敢说懂,但凡我知道妹妹只管来问!”这是要顺势走动的意思。

采芩满脸的笑容迭声道谢,请半安到自己房里去喝茶吃点心。

周文茵并未在青岚苑逗留多久,不过半个多时辰便带着几个丫头出了门,一行人沿着鹅卵石的小径缓缓走着,周围安静的只听得见簌簌的雪声,半安搀着周文茵低声问道:“小姐今儿怎么会想到来青岚苑?是因为舅老爷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