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19 收效

“去看看大小姐来了没有。”刘氏边走便理了理鬓角,望着垒了一桌子的册子,随手抽了一本翻了起来,王妈妈奉茶上来回道,“太太,今儿按着您的吩咐让路程远的先进府,这会儿人已经在外院候着了,您看什么时候召他们进来?”一顿又道,“大小姐那边一早上忙的很,只怕还要再等等。”

“忙的很?她能忙什么?”刘氏合了册子漫不经心的喝着茶,王妈妈就低声道,“……钟大一家子临出门前被大小姐拦住了,看样子是查了行李了。”

刘氏眉梢一挑,显得有些惊讶:“查了行李?那一家子人呢,扣住了?”

“是!”王妈妈见房里没旁人,压着声音道,“大小姐做的很隐蔽,把人送出去在城外绕了一圈,又将钟大和春云从侧门带了进来,春云这会儿关在大榆树那边的倒座里,钟大则在外院小厨房的柴房里。”

“咦……”刘氏忍不住惊讶,“大丫头怎么想到这些的?”

王妈妈也觉得奇怪,摇着头道:“会不会她身边的人出的主意?”一顿又道,“钟大那边要不要去叮嘱一番,她屋里的和两个儿子可还都在外面。”

“先不着急,大丫头的性子不会用强,即不会用强依钟大的性子她什么也问不出来,至于春云,那丫头也不知道什么,不用担心。”二太太神色恢复如初,“一会儿等她来了我问问她。”

大小姐素来信任二太太,只要问大小姐定然知无不言,王妈妈笑着点头:“是。”听到外头有人说话声,“说曹操,曹操到!”迎了出去。

随即薛思琴笑着跨进了暖阁里,见着刘氏正笑盈盈的坐在炕上,她上去行礼,“让二婶久等了。”

刘氏朝她招了招手,指着对面的位子让她坐:“时间还早的很,你吃早饭了没有?”薛思琴将手炉递给问兰,又脱了披风,“早上用了一些,不过这会儿又有点饿了,二婶这里可有什么点心?”

“有!”刘氏笑指着身边的丫头秋翠,“去将给三小姐炖的燕窝端来给大小姐。”秋翠应是而去,薛思琴忙摆着手道,“我吃两块点心就成,三妹妹身子不好,我怎么能夺了她的吃食。”

“再炖就是,你吃她吃有什么分别。”刘氏满脸宠爱,“瞧你满面的倦容,可是有什么心事,和二婶说,二婶虽没本事可总归活了一把年纪,耐不住见得多。”

“没有。”薛思琴很自然的应道,“就是昨晚没有睡好。”并没有和以往一样顺着二太太的话往下说。

二太太端茶的手一顿,掩饰不住的不住的惊讶,过了片刻她索性直接问薛思琴:“昨儿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你父亲回来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我听说钟大被你父亲罚出去了?大老爷颇看重钟大。”

“嗯。”薛思琴望着二太太,“二婶!”她语气犹豫,想到二太太做事果断,对她们姐妹也好,她心里一横便打算将事情告诉二太太,向她讨个主意,总比一个人琢磨着好,更何况这件事可大可小,有个长辈做主她底气也多一些。

二太太见薛思琴露出这样的表情,心里便已了然,她眉梢微挑眼底露出笑意来,等着薛思琴开口。

薛思琴斟酌了一番说辞,正要开口之际,忽然心头就浮现出幼清与她说的话,“……这件事还是先瞒着长辈比较好,二太太那边也别说。”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说话就自动打了个转又收了回去,话锋一转就道,“是那钟大不分尊卑,倚老卖老,打发出去也省事。”

二太太脸上就止不住的露出惊讶来。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薛思琴有些心虚的端了茶盅低头喝着茶。

王妈妈适时的在门口张了一下,道,“太太,大小姐,外头人已经到了。”二太太收了心思吩咐王妈妈让人进来,她自己翻了本花名册,正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丫头婆子的行礼声,不等二太太露出惊愕的表情,薛思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高兴的站了起来,“是我娘过来了。”飞快的迎了出去。

方氏对这些事从来是不上心的,怎么突然又过来了,刘氏心里的疑问越积越多,觉得这母女两今儿太奇怪。

青岚苑中,绿珠轻声细语的和幼清道:“春云被大小姐关在东侧院的倒座里,有三个婆子轮流看守着,那边寻常没有人去,大小姐做的很隐蔽。”说着一顿又道,“大太太那边还不知道。”

幼清在看采芩在外头买来的国朝名士录,上头将当今朝中三公九卿细细介绍了一遍,写的非常风趣幽默,她放了书道:“让全婆子这两天继续盯着,若是看到了胡泉,让她回来禀我。”

“是!”绿珠嘴上应是,可心里却好奇这件事和胡泉有什么关系,却又不敢多问,只道,“小姐放两颗金锞子,就是为了让大小姐找到吗?”

幼清点了点头,那金锞子是她刚来府里时武威侯刘夫人给她的见面礼。

“那些衣服呢?”绿珠指了指墙角放的从春云房里拿出来的包袱,里面是一双鞋子两双袜子,看样子不太像钟大和春云几个兄弟的。

“先放在这里。”幼清放了书叮嘱她,“到时候就有用了。”

绿珠应是,越发觉得自家小姐厉害,嘻嘻笑着道:“小姐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也教教奴婢吧。”

“慢慢学着。”幼清点了绿珠的额头,笑道,“还不去叮嘱全婆子。”

绿珠诶了一声出了门去。

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顺利一些,不过几个时辰全婆子就兴冲冲的回来道:“小姐,奴婢亲眼看见胡泉进了那个院子,虽没有见着春云,却隔着门和里头说了半天的话。”又道,“只是奴婢不敢走近,所以没听清他们说的什么。”

幼清并不关心这些,让绿珠赏了全婆子一百个钱,全婆子高高兴兴的出了门,幼清交代绿珠:“把那包东西拿去给胡泉,旁的不要多说。”

“是。”绿珠心里头虽不明白,但问也不问,只觉得自家小姐做的事自有道理,高兴的拎着东西出去,正好在院门口看到了周文茵,她惊讶之余蹲身行礼,周文茵笑容温和,道,“你们小姐在吗?”视线在绿珠手中的包袱上一转。

绿珠下意识的将东西朝身后收了收,回道:“在房里,奴婢去给您通禀。”话落,身后的门帘子一动,幼清已经笑盈盈的走了出来,笑着行了礼,“周姐姐。”又吩咐绿珠,“这里有采芩就成,你去做事。”

绿珠一溜烟的跑了。

周文茵视线却落在幼清身上,穿着件家常银红的半旧两色褙子,发顶不过别了一只朱钗,眉未施黛唇未点脂,眉眼间有些懒惫之态……

可依旧难掩艳丽!

同样都有旧疾,三表妹薛思画行三步便要喘上两声,薛思琪常背后喊她病西施,可方幼清这两次见着她,却全然不觉得她哪里有什么不便,如此立在帘子似的雪幕中,像是枝头绽开的海棠花,浓墨重彩的渲染着画面。

周文茵心里忍不住惊艳,面上已是笑的亲切:“方妹妹。”

幼清笑道:“这么冷的天,您有什么事只管派个丫头来说一声,怎么亲自过来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生,这还是周文茵第一次来她的青岚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