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18 搜查

青岚苑里烧着热热的地龙,幼清回去便梳洗了一番上床躺着,采芩给她掖着被角低声道:“明儿一早奴婢就去送药方,您明天还是别去给太太请安了,这一来一回虽不远可您身子没好,还是小心为上。”

“我心里有数。”幼清舒服的应了一声,叮嘱道,“你和绿珠先把捎去给父亲的东西收拾出来,还有那封信记得单独找镖局送出去,不要让人看见。”

采芩点头应是:“奴婢记住了。”又朝外看了一眼,低声道,“玉雪那边怎么办,春云走了她大约会觉得唇亡齿寒,要不要奴婢敲打她一番?”

“不用。”幼清摇摇头,“她年纪小性子单纯,说多了反而吓着她。”

采芩想想也对,笑着道:“还是小姐想的周到。”为幼清的变化欣喜不已,“连姑老爷都注意到您了。”

幼清并不在意,吩咐道,“钟大受了罚必定有所动作。”幼清吩咐采芩,“你让全婆子去盯着。”钟大父女今天的表现让她惊奇,若只是有所依仗,可这样肆无忌惮也太自信了点。

采芩心领神会的,全婆子原是府里洒扫的粗使婆子,小姐刚进府挑人时,是由小姐亲自选的,全婆子为人忠厚也不大会说话,却对小姐忠诚的很,是个能办事的。

第二日采芩上街去办事,绿珠进来服侍幼清起身,贴着幼清的耳边回道:“全婆子回来说钟大一家子一回去就哭闹不休的,闹到戍时末才歇了,晚些时候她就看见春云从后面的倒座出了门,一路拐去了对面。”

对面住的是二房。

“全婆子原想跟着,可是春云那丫头太机灵,几下就被跟丢了,全婆子就又回去守在钟大家的门外头,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春云抱个包袱回来了,她瞧过包袱里沉甸甸的,怕是装了不少东西。”

果然是去二房了!

幼清起身进了梳洗间,其实若春云只是姑母的耳线,她根本不会如此做,姑母无论怎么做都是好意,可惜她并不单是姑母的人,于她而言只怕对二房更加忠诚一些。

她赶春云走,也是一种试探。

“可还见到别人去找她们?”待梳洗好幼清坐在梳妆台前,绿珠拿了木制香露盒子给幼清轻抹着,“全婆子没有说,想必是没有人过去。”一顿又道,“小姐,钟家被罚大家都避之不及,应该不会有人过去吧?!”

“理是这个理,可碍不过有人例外呢。”幼清拿了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头发,吩咐道,“……把这事儿告诉小瑜去。”

小瑜和玉雪自小在一处,是没长心眼的,听过转头就能让玉雪知道,以薛思琴的习惯,昨儿春云一走她就应该交代过玉雪了……薛思琴最不喜的便是有人打破陈规,只要让她知道,她必定会带着人搜查一番。

不一会儿绿珠笑眯眯的提着食盒回来:“玉雪说去罄雅苑找问兰借个花样子,奴婢让她去了。”幼清闻言想了想道,“把我的首饰盒子拿来。”

绿珠不明所以,依言将幼清的首饰匣子拿来。

幼清凭着记忆开了匣子九格最底层的一个抽屉,在里头找了个秋香色的荷包,一拉锦绳哗啦啦到了二十几个金锞子出来,她在里头挑了两个约莫八分重的葫芦样的交给绿珠,“找个春云常用的荷包装着,放在她房里。”又道,“找找她房里,可有男子的鞋袜或是衣裳。”

“啊?”绿珠不明白幼清的意思,幼清将其余的又重新装回去,不准备解释,“你照办就好了。”

绿珠应是正好和采芩对面撞上,她笑问道:“这么早就回来了,事情办好了?”

“都妥当了。”采芩脱了蓑衣搓着手,朝里头看了看,绿珠掀了帘子,“快进去吧,小姐正等着你呢。”

采芩进了门把街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幼清:“……下了两天的雪东西大街都堵了,家家户户都在扫雪,耽误了一会儿!”又道,“找的是顺通镖局,说是二十八天确保无疑。”

马上就要进十一月了,算着时间过了年就能看到父亲的回信了。

幼清松了一口气,不知道父亲会怎么想,会不会如实相告。

“药方送去了封家医馆,说是三天后去拿药丸。”采芩说完见炕上摆着包袱,又道,“奴婢记得库房里还有匹天蓝的湖绸,要不要找出来,给咱们老爷做夏衫?”

“不用。”幼清把衣裳叠好,“找些不出挑的布,父亲如今是戴罪之身,穿的好了太打眼了。”

采芩想想也是,笑着点头:“那奴婢改日去订几匹葛布回来,又耐穿又吸汗。”话没说完绿珠回来了。

“小姐。”绿珠将伞交给全婆子,掀了帘子进来,一边用帕子擦着脸上的雪水一边道,“大小姐来了。”

幼清唇角微勾,薛思琴果然来了。

采芩站了起来,奇怪的道:“自打您住进来,大小姐还只头一天来应景了一番,今儿怎么过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将针线收了起来,扶着幼清在炕头躺下来,又在她身上搭了毯子。

“也真是,来之前好歹先说一声。”采芩和绿珠三两下将炕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小姐仔细躺着。”她还气着昨日薛思琴的态度。

幼清没反对。

院子外头已经听到玉雪和全婆子行礼的声音,采芩朝绿珠打了眼色,绿珠这才掀了帘子行礼道,“大小姐好,我们小姐在里头呢。”

薛思琴没有说话,在门口将斗篷和木屐脱了,又将手炉交给了问兰就着绿珠掀开的帘子进了暖阁。

幼清看向门口,薛思琴今儿穿着一件水青色银纹缠枝菱袄,下头一件湖蓝挑线裙子,梳着飞云髻简简单单的别了一支鎏金镂空琼花的流苏步摇,干练沉稳的走了过来。

“大姐。”幼清略点了头又看着采芩,“去倒茶。”,薛思琴闻言便摆手,“不用麻烦,我说几句话就走。”

幼清已经猜到薛思琴的来意,她没有再客气,指了指椅子:“大姐请坐。”

“你们出去吧。”薛思琴说完并未坐下,待采芩和绿珠带着春兰问兰出了门,她才神色莫名的望着幼清……

幼清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薛思琴,等着她开口。

“春云的事,你一早就知道了?”薛思琴凝眉,审视的看着她。

果然是为了春云的事来的,幼清微微一笑反问道:“大姐这话从何说起?”

“我没别的意思。”薛思琴腰背挺直目不斜视,一副因公非私的样子,“我也不瞒你,今早送钟大一家人出府时,在他们的行礼里搜了五百两的银票和一副银头面。”她打量着幼清的神色,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可惜,幼清面色无波,无喜无怒。

“大姐做事素来周全。”幼清淡淡的道,“只是,那银票和头面莫非有什么蹊跷?大姐查出什么?”二太太怎么会这么大方,一出手就给了钟大五百两?还是说钟家的人知道了什么,所以二太太不得不怕钟大连走前狗急跳墙才拿重金堵住他们的嘴?

看来想知道缘由,也只有让薛思琴去仔细查了。

薛思琴则打量着幼清,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那银票是昌记票号不记名的票据,她查也不会查出什么来,可就是因为这样,她可以肯定那银票不是钟家的东西,况且,钟大一辈子赶车,就是再有赏赐也存不了这么一大笔钱,还有那副头面,做的精致好看,也绝非普通铺子里能买得到的。

很显然,不是钟家的人偷的抢的,就是有人给她们的。

若是偷的抢的,她直接绑了人送衙门去就成,可若是后者,她就不得不多想,钟大不过是个赶车的,春云也只是个丫头,什么样的人会给他们这么一大笔钱?

又有什么目的。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春云的背后牵出这件事来。

可惜,她查不到东西的来路,又想到幼清昨日的态度,一时意动就到了青岚苑。

“确实有些蹊跷。”薛思琴见幼清如此,便知道她今儿这趟是白走了,“如果清妹妹同意,我想让人搜一搜春云的房间。”

幼清自然不会拦着她:“春云房里的东西都没动,大姐尽管叫玉雪给您开了门。”一顿问道,“大姐没有和姑母说这事吧?”不等薛思琴说话,她接着说,“这件事大姐先没有和姑母商议,若现在再说少不得要解释一番,不但姑母便是姑父和二婶那边也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大姐还是先瞒着的好。”

这是在教她做事?薛思琴视线紧紧盯着幼清,什么话都没说出了门。

过了一刻,薛思琴带着贴身的几个丫头回了罄雅苑,春银迎了上来问道:“小姐去青岚苑了?方表小姐那边可知道什么?”

薛思琴摊开手心,只见细白的掌心里赫然躺着两枚金锞子,“这东西做的精致,不是寻常人家的,你派人去查一查来路。钟大父女俩若再不说就先饿他们几天,等他们想清楚了。”又叮嘱道,“这件事不要声张,等有了眉目再禀告母亲。”

“奴婢省的。”春银心有余悸的收了金锞子,若有所思的:“小姐,奴婢细想了想,你说春云这件事,表小姐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想要让春云离开青岚苑?”说是开恩让春云回去尽孝,可她总觉得方表小姐的用意不会这么简单。

“就是因为不知道,我才去青岚苑走一遭。”薛思琴眉头紧皱,难道昨天真的误会她了?过了一刻又呢喃道,“……她来了近一年,我竟半点不了解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