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17 表哥

幼清就就听到薛潋清细的嗓音传来:“我也没喊错,他早晚都要是我的姐夫,如今提前喊一声有什么关系。”又咕哝道,“以后不喊就是了。”底气渐弱。

脚步停了下来,一道略显得沙哑的声音带着训诫的语气:“有的事心里有数便成,又何必说的通透,若是让旁人听见,会影响你大姐闺誉。”

是大表哥薛霭的声音。

有半晌没有说话声,幼清能猜到薛潋这会儿的表情,一定是看似低眉顺耳但脸上却是满脸的不以为然。

“你不用和我阳奉阴违,在外人面前如此,在我们面前大可不必。”薛霭的声音已是拔高了一点,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薛潋蹬蹬的跑起来,喊道,“那祝姐……祝大人说带我去钓鱼,我到底能不能去?!”一顿又道,“祝大人还说他的同僚宋弈宋大人也会去,他好不容易松口答应教我骑马。我为此还特意和赵子舟借了他家的马。”

薛霭负手顿足不满的看着薛潋,“那宋大人虽和祝大人是同僚,品阶不高,可为人深不可测,如今朝局不稳,你休要与他走近给父亲添乱。”

薛潋不以为然的回嘴:“都在京城,他三年前殿试还是名动京城的传胪,风头盖过了状元郎,想打听他的事还不是轻而易举。再说,也不用打听,谁不知道他是吉安永新县人……”一顿又道,“再说,朝局不稳还不都是拜严怀中和严党所赐,宋大人也未曾与他为伍,怕什么。”

薛霭无奈的摇摇头:“总之,你离他远点!”

“大哥不会嫉妒人家的学识吧?”薛潋眼睛骨碌碌一转,笑的揶揄,“要不您和我一起去,说不定他心情好了,还能指点您一番学问呢。”

薛潋永远都是这样不按牌理出牌,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觉得这样的对话声既陌生又亲切。

“谁在那里。”话音落,就看见直角拐弯处一点灯笼的光迅速出现,随即一身披着墨黑斗篷身量纤细修长的薛潋出现在视线中。

薛潋比幼清大两岁,生的纤细高挑,眉眼清秀漂亮的不似男子,所以他曾故意蓄了短短的胡茬,想扮的粗狂一些,可是却适得其反,常常被人当做哪家小姐故意贴着了胡子装男子出行。

后来他又练发声,把嗓音憋的像薛霭一样低沉浑厚,可是画虎不成越发的不伦不类,被薛镇扬斥责了好几次,他这才作罢。

此刻薛潋斗篷内着一身黛清色夹棉直缀,脚上是墨黑的小官靴,眉色飞扬,红唇玉面,像是画上的童子。

幼清不由想起来景隆三十七年他游历两年竟带了位胡女回来,气的姑父拍着桌子斥他不顾家国廉耻,被妖孽迷了心智……那日他们父子站在厅堂中丝毫不让的争执,薛潋倔强不羁的背影给她印象深刻,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自此后便是连消息也没有听到过。

“方表妹。”一见是幼清薛潋面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凝眉质问道,“你笑什么。”很不悦的样子。

“三表哥。”幼清根本没有打算避着他们,所以从善如流的行了礼,微笑着回道,“方才与丫头说话觉得有趣便笑了起来,没想到遇到三表哥。”又歪着头望着薛潋问道,“三表哥才回府?”

薛潋本以为方才那笑声是笑他的,现在幼清这么一解释就显得他有些自作多情,他咳嗽一声故作深沉的道:“嗯,先生留我讲题,才回来的晚些。”又觉得自己和一个小丫头解释什么,便板着脸道,“这么晚了你不回去,在这里做什么。”

“正要回去。”幼清指了指前面的路,薛潋这才想起来,这是正院的门口幼清要回去是得从这里经过,他蹙眉摆手,“走吧,走吧!”

薛潋的性子依旧像孩子一样,不管心里想什么总能从他的脸上看的一清二楚。

幼清笑着应是扶着采芩的手要走,薛霭却从夜色中踏步走了出来,她不得不再次停下朝薛霭行礼:“大表哥。”

“方表妹。”薛霭微微颔首声音低沉,稳稳的像是谁拨动了胡弦般醇厚绵长。

薛霭大她五岁比她高了大半个头,披着一件墨绿绣青竹攀枝的披风,里面是雅青色湖绸直缀,身姿俊朗挺拔,芝兰玉树一般温润如玉,幼清的视线落在他垂在身侧的手指上,指节纤长掌心宽厚,她忽然想起父亲的手来,干燥温暖令人心安。

外甥像舅,薛霭与父亲方明晖的容貌相似,浓墨般的剑眉,星目澄澈平静的如一汪古井……风雪簌簌落下,吹得他衣袍翻飞,少年如仙似玉。

薛霭望着幼清,眼前便浮现出那一方莫名的带着香气的帕子,还有角落里露出的那一支艳红如火的海棠花……他收了心神轻声道:“雪势渐猛,路上难行,表妹早些回去吧。”又回头吩咐洮河,“你送方表小姐回去。”

洮河今年十一岁,长的一副憨直可靠的样子,可幼清却知道这孩子心思活络的很,远不是表面所看到的这般老实单纯。

“不用。”幼清摆着手,“不过几步路的脚程,大哥和三表哥先去吧,姑父和姑母还在等着你们呢。”她说完便要走的样子,就见院子门口周文茵扶打着伞恰好走了出来,她似乎没料到门口有人惊讶过后她展颜一笑视线就落在薛霭面上,眼神变的越加的柔和。

“大表哥。”周文茵朝薛霭行了礼又转头回了薛潋的礼,“三表弟。”视线一转又看到了幼清,笑着道,“我当清妹妹走远了,没想到在这里。”

幼清行了礼起身道:“正巧在门口遇见了大表哥和三表哥。”微微朝几个人颔首,“那我先回去了。”她转身欲走,就听到薛霭声音柔和的与周文茵道,“你与方表妹一起吧,路上湿滑担心脚下。”

周文茵点着头道:“表哥穿的少也赶紧进去吧,免得受了凉气。”面颊微红,却没有立刻抬脚。

幼清无奈只得停下来等周文茵。

“好了,好了。”薛潋显得很不耐烦,“站在这里吃雪不成,我可还没吃晚饭呢。”说完也不管别人掉头就进了正院,周文茵闻言一怔望着薛霭关心的道,“表哥还没用晚膳?”

薛霭依旧是说的不急不慢,面色无波:“先生有事,耽误了。”

“这样啊。”当着幼清的面周文茵不好多言,就颔首道,“表哥快去吧,别饿伤了身子。”

薛霭微微颔首不再多留,负手从周文茵身边走过去。

却依旧留了洮河下来。

周文茵目送他进门这才收了目光朝幼清微微一笑,甜甜的道:“劳清妹妹等我了,我们走吧。”

“与姐姐一起正好有伴。”幼清笑容满面示意周文茵先行,一路上两人随意聊着,“这雪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停。”

------题外话------

姐妹们周末愉快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