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13 姐妹

“娘,娘!”

薛思琪笑的眉眼弯弯,跳着进了门,她披着件桃粉的狐狸毛披风,个子不高白白胖胖的,肉嘟嘟的脸上嵌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眼睛又圆又亮娇憨可人,像做扇坠的福娃。

不等幼清看清楚,就见她一阵风的朝方氏扑了过去:“娘,您在做什么,我想吃老德昌的栗子糕,你让胡泉给我去买好不好。”

“原来急着进来,是打的这个主意。”薛思琴跟在其后,也是满脸的笑容,“娘,您不要理她,瞧她胖的,去年做的衣裳今年穿不见短倒见窄了。”

方氏搂着薛思琪呵呵笑了起来,满脸慈爱的道:“就是,听你姐姐的话,不准再贪嘴了。”

“最后一次。”薛思琪嘟着嘴拱在方氏怀里撒娇,“我往后一定控制食量。”

房里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连陆妈妈也忍不住抿唇露出笑意。

幼清的视线却落在随后进门的周文茵身上,她穿着一件葱绿色素面立领对襟夹袄,外头是水蓝色妆花缎褙子,梳着随云髻,发髻上头别了一只银烧蓝的蝴蝶簪子,簪子做的巧妙,那蝴蝶的触角随着她走动微微颤着,栩栩如生。

周文茵身材高挑清瘦,皮肤清透似雪,杏眼如上好的墨玉般,一颦一笑都像是做了几百遍,既不会让人觉得轻浮,却又透着亲和舒心,所以她虽来了不过三个月,可上至长辈下至婆子丫头就没有不喜欢她的。

“清妹妹?!”周文茵一进门就看见幼清在这里,莲步轻移的过来,身姿如风拂柳般轻盈婀娜,惊喜的道,“大姐说你在我还不信,你身子好了吗?”

幼清已经站起来,朝着对面姐妹三人行了礼,“大表姐,二表姐,周姐姐好。”又回周文茵的话,“多些姐姐关心,好多了。”

“那就好。”周文茵掩面而笑,柳眉微挑眼波微转,便有股纤弱娇柔之美溢出,“我昨儿还和琪妹妹商量去看你呢,你能好了我真是太高兴了。”很为幼清高兴的样子。

幼清笑着道谢。

“她不是整日里都是这样的嘛。”薛思琪把脑袋从方氏的怀里拱出来,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瞪着幼清,“和三妹妹一样,风一吹就倒,没劲!”想到听那些婆子说幼清打大哥的主意她就膈应,还以为是好的,没想到憋着坏。

方氏听着便拍了薛思琪的背,愠道:“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拧了薛思琪的脸,“你妹妹虽身子不好,可懂事乖巧的很,你看看你比她还大几天,整日里却和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羞不羞!”

当着几个姐姐的面被方氏训斥也就罢了,竟然还当着幼清的面,薛思琪顿时臊红着脸不依道:“娘就是偏心。”又瞪了幼清一眼。

待薛思琴和周文茵都落座,幼清才在对面坐了下来,方氏问周文茵:“听说你在给你大姐绣百婴戏莲图?那东西太费时了,咱们家不讲究那些,若真是需要去外头找人绣便是,你何必费那功夫伤了眼睛。”

“我反正也是闲着。”周文茵和薛思琴相视一笑,“舅母不用担心,我如今已绣了一小半了,到明年五月也该成了,到时候给大姐添箱讨个好彩头。”一顿望着薛思琴红着脸道,“早日给我们生个白白胖胖的侄儿。”

“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薛思琴一听便也红了脸,隔着方几伸手过去掐周文茵,“这样的话你也能说的出口。”

周文茵咯咯笑着,面颊绯红娇艳的像枝头盛开的牡丹。

“表姐可是一片好心。”薛思琪过来帮忙,护着周文茵对薛思琴道,“大姐既是要出嫁,这侄儿侄女的早晚要添,羞什么嘛。”

“娘!”薛思琴跺着脚去找方氏,红着脸指着薛思琪道:“您看看妹妹像什么样子。”

方氏故作不悦,指着薛思琪道:“你周表姐知道给你姐姐绣百子戏莲图,你呢,给你姐姐绣个什么添箱。”

薛思琪女红连七八岁的小丫头都不如,她讪讪的在周文茵身边坐下来不说话,周文茵笑着打圆场:“琪妹妹说要给表姐绣对枕套,今儿下午还和我商量用什么花样子呢。”

方氏眼睛一亮露出喜色,“是吗,那我可小看她了。”又叮嘱薛思琪,“可要好好绣,别又和以前一样半途而废,我和你大姐都等着瞧呢。”很高兴的样子。

幼清就看见薛思琪偷偷扯了扯周文茵的衣袖,周文茵朝她点点头,投去一个你放心有我呢的眼神。

薛思琪松了一口气,昂着头道:“你们就等着吧。”又想起幼清还坐在对面,就指着她道,“清妹妹呢,你绣什么!”

大家的视线就都朝幼清投了过来。

周文茵端了茶低头喝着,余光却注意着幼清。

“我也不知绣什么。”幼清朝周文茵看去,羞愧似的道,“和周姐姐比起来,我无论绣什么只怕都是拿不出手了。”

薛思琪正要说话,方氏却先开了口:“你仔细养着身子就成,你大姐这里都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缺。”又瞪着薛思琪,“别事事拼着你妹妹,她和你不一样,你安心做你的事,到时候我只管找你要那一对枕套。”

“哼。”薛思琪一脸不高兴的咕哝道,“偏心!”

周文茵目光动了动。

房间里气氛便不如方才那样轻松欢快。

陆妈妈适时的插话进来:“……是夫人和小姐们先用膳,还是等大老爷和大爷,二爷回来?”

“等等吧。”方氏也不想多说薛思琪顺势转了话题,“你去门口问问,大爷和二爷今儿几时回来。”

陆妈妈应是出了门去。

薛思琪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周文茵低声和她说了句什么,她噗嗤一声脸上又绽开了笑容,惹得方氏也跟着笑了起来,指着她无奈的摇着头道:“就跟个猴儿似的,没个正形!”

薛思琪嘻嘻笑了起来。

房间里的气氛也随之一松,方氏笑着吩咐春柳:“胡泉要准备去延绥,就让禄子跑一趟,捡着几位小姐爱吃的各买一些回来。”春柳笑着应是出去,薛思琪一蹦而起扑在方氏怀里,“还是娘对我最好了。”

方氏满脸的宠溺搂着她,薛思琪却是昂起头来,纳闷的问道:“胡泉要去延绥?怎么不等过了年再去?”

“就是因为要过年了,所以我才不放心你舅舅。”方氏说着叹了口气,朝幼清看去,“胡泉走这一趟,知道你舅舅一切都好,也能安你清妹妹的心,免得她思虑太重伤了身子。”

“那广东那边是不是也要派人去一趟才好。”薛思琪指着周文茵,“表姐今天还哭了呢,说想姑父和姑母还有原表弟了。”

方氏一愣,惊讶的望着周文茵:“可是有什么事?记得来和舅母说,广东那边的年节礼下个月就能到了,你母亲定会派妈妈一起跟着过来,到时候你仔细问问家里的情况。”

周文茵垂着眼帘点了点头,复又抬起来眼角微红:“我没事,大约因为到了年底有些思念父母罢了。”一顿又道,“舅母家就是我的家,我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周文茵的父亲周礼去年升任广东布政使,听说年底考核得了个优,幼清记得景隆三十四年,周礼连任了广东布政使,景隆三十七荣升凤阳巡抚,成了统管一方的封疆大吏。

薛家姑奶奶薛梅带着幼子周文原陪着周礼赴任,却在今年七月临去前将周文茵留在了薛家,周文茵比她大三岁,今年五月已经及笄,两家人只等薛霭明年春闱高中,就把婚事办了!

幼清想到了薛霭并不顺利的举业,以及坎坷的婚姻,神色默然。

“这孩子……”方氏叹了口气,“你自小没离过家里,如今想家也是常理。”便没有再说什么。

周文茵拿帕子压着眼角,脸色微暗,余光瞥了眼幼清,只见她坐在那里发着呆不知在想什么,她一时有些意兴阑珊。

就在这时,外头一阵喧哗声传过来,方氏皱了皱眉问门外的春荷:“外头在吵什么?”

幼清也侧着耳朵在听。

“夫人。”春荷进来,朝几位小姐行了礼,“是钟大……”微微一顿朝幼清看了一眼,面色古怪,“拉着春云过来,要给表小姐赔罪。”

众人一时间都朝幼清看过来。

是搬了救兵来了?幼清眼角微挑,露出一丝兴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