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10 体恤

“怎么?”方氏不解,这府里的丫头来来去去都有规矩的,春云还不到放出去的年纪,幼清突然提出来,着实让方氏愣住,“可是这丫头做错了什么事?”

“没有。”幼清摇着头,“我只是惭愧,她在我跟前走动,我竟对她没有半分的了解,所以才提出让她回去。”又真诚的拍了拍春云的手,交代她,“你尽管放心回去,往后的月例从我的例钱里给你,你只管安安心心的服侍你娘和老子,等他们身子好些兄弟大些,你再回我房里来。”

她竟不等大太太同意,便自己定了这事儿,可尽管如此春云却是半个刺儿都挑不出。

她以为方表小姐是敲打她,所以她想把事情闹大才去陆妈妈和大小姐,只要太太不同意,对方表小姐反击一番也没有坏处,本以为有大小姐应承定然万无一失,没想到峰回路转,方表小姐最后的那一拳竟是打在她身上。

防不胜防。

她一个丫头拿着月例却不用在府里做事,在别人看来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在她看来,不亚于灭顶之灾。

大太太为什么让她去青岚苑,一来是照顾方表小姐,二来自然是做那耳报神……如今她没了这作用,那她以往的优势且不是也随之消失……

而且,方表小姐竟还提到了玉雪,是啊,没了她还有个玉雪,对于大太太来说,谁在那边都是一样。

春云一时间冷汗簌簌,看着幼清便生出一股惧意来,求救似的朝薛思琴看去。

“你这丫头就是心善。”方氏想起下午姑侄两人的坦诚相待,笑了起来,朝幼清招招手,幼清松开春云碎步走了过去,薛思琴目光一转插了话问道:“清妹妹可是怪春云服侍不周到,若是如此直接打发她出去罢了,要是没有那就还让她待在你身边,她能进府服侍你已是天大的恩情,这恩情多了也是折煞了她。”

方氏赞同的点头,道:“你大姐说的对,你实话与我说。”

“春云很好。”幼清眼眸明亮并无隐瞒,望着薛思琴笑了笑,“比绿珠稳重,比采芩精明,我最是倚重她的。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要帮她一帮,让她回去,倒也不是不让她回来了,只是领着月例去尽些她为儿女的该尽的孝心。”竟是红了眼睛,“我当初便是因着年纪小不懂事,才没仔细孝敬父亲,如今便是想也是……”眼泪落了下来。

她这一哭方氏也跟着红了眼睛,叹气道:“你有这份心你父亲知道了也高兴,快别哭了。”望了春云一眼,终于点头道,“就随你的意思,让她回去服侍钟大去。”

幼清闻言朝方氏道谢。

薛思琴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方氏笑着拍着幼清的手:“是你父亲也是我兄长,礼多情疏。”又对春云道,“快来谢过你们小姐,回去了可要把你们小姐的那份孝心一并行了,不要让她平白哭这一回。”

春云腿脚绵软的跪在地上:“太太,奴婢哪里也不去,只想留在府里伺候方表小姐。”

方氏见春云哭的梨花带雨,心头一愣,面上又露出犹豫之色来。太太一向心软,春云心里一喜接着磕头:“小姐心善是奴婢的福泽,可是奴婢不能仗着宠爱得寸进尺失了规矩……”可不的等她说完,幼清便已笑着打断她的话,“说这些做什么,咱们来日方长。”

春云望着幼清,嘴角嗫喏……

“也对,你记着你们小姐的好,往后再回来服侍用心些便是。”方氏点着头正要再说什么,这时春柳隔着帘子出声道,“太太,二太太来了。”

幼清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春云,转目朝窗外看去,就看见二太太刘氏众星拱月般进了院子。

春云立刻露出期盼的样子,却是一抬头就落在一双黝黑的眸子里……难道方表小姐知道了什么?春云心头一颤。

方氏的话便打住了,笑着和薛思琴道:“还当她们多住几天,没想到今天就回来了。”站了起来,“外头冷你们别出来了。”又对春云摆摆手,“你下去吧。”

竟是亲自迎了出去。

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被赶出去,春云不甘心的打量了一眼幼清,迫不及待的退了出去。

是去搬救兵了?幼清神色淡然的端了茶盅。

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下来,薛思琴侧目打量着幼清。

她穿着一件半旧的芙蓉色对襟褙子,里头是一件妃色的绣暗纹团花的小袄,身段修长,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却已经有了婀娜之姿,薛思琴又去看她的脸,臻首娥眉鼻梁秀挺凤目如墨,虽穿着不显却依旧难掩楚楚风姿明艳照人。

她暗暗叹气,家中几个姐妹姿色皆是不俗,却无一人及得上幼清半分。

若非她身子不好不便出门,更不曾在外面露过面,只怕薛府家宅难再安宁。

幼清也在想薛思琴的事。

她记得进府的第二年五月薛思琴嫁给的祝士林,婚后几个月薛思琴便怀了身孕,先后生了两子一女,夫妻二人感情深厚过的很不错,前一世她一直不太明白薛镇扬为什么看中了祝士林,他虽庶吉士出身可放馆后不过进了行人司做了一个八品的行人,祝家在陈留县也是小户人家,举族之力供了这么一个庶吉士出来,祝士林即便再有才能,那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对目前的薛家来说毫无助力。

直到后来她偶尔听人谈起薛思琴来,才明白薛镇扬和方氏的一番苦心。

这样的人家,薛思琴上不用侍奉公婆,下无叔伯妯娌,夫妻二人单独居住又有外家帮衬,只要祝士林不是那浑的人,日子只会越过越红火。

再比起她的高嫁,幼清笑笑……

“清妹妹。”

忽然薛思琴出了声,幼清眉梢微挑转目过去,朝薛思琴微微一笑,应道:“大姐!”薛思琴皱了眉头,审视的望着她半晌,最后摇摇头道,“没什么事。”显然原来想说什么此刻却改了主意。

“听说大姐要用蜀绣绣嫁衣?”幼清见她话未尽,便顺其自然的换了话题,“表姐不是擅长苏绣的吗,现在再换可来得及?”

薛思琴端茶喝着,闻言回道:“只是觉得那鸳鸯戏水用蜀绣会好看些罢了。”有些敷衍的味道。

两个人都没了再找话题的意思。

幸好门外已经听到了方氏和刘氏的说话声,幼清跟着薛思琴站了起来,随即门帘子一掀二太太刘氏咯咯笑着进了门……

幼清手中的帕子紧了又紧,面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得体柔和。

二太太刘氏是武威侯府的庶女,听说生母原是个外室,生她时就难产去了,刘氏被接回去,艰难的在侯府后宅讨生活,熬到及笄终于嫁给了薛府二爷薛镇世,此后便开始扬眉吐气当家作主,原来瘦削单薄的身子养的珠圆玉润,一双眼睛练的顾盼神飞,无论是谁她都能立刻说的上话,端的是八面玲珑七巧心。

前一世,她在二太太的安排下,恰到好处的遇到徐鄂,继而嫁入锦乡侯府,此后二太太搭着太后娘家的大船,不单做绸缎茶叶和私盐的买卖,更甚至跟着漕运走海上私运,其后二太太常在锦乡侯府走动,她记忆中的二太太比现在的样子要风光百倍亦是不止。

如今看她亲如姐妹般挽着方氏的手,亲昵的说着话,而方氏却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幼清对方氏又怜又无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