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09 目的

天色愈加的暗,鹅毛似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在伞上,细细簌簌的像是挠在人的心里。

幼清打量着银装素裹般的院子,薛家住在京城东面的井儿胡同,前后四进,以中间的花园为隔,左边住的是二房,右边则是长房,长长的格局就像是竹筒似的。

她住在院子的最里面,再往前去则是姑表小姐周文茵的疏云苑,再往前是仿着江南的样式做的两层的绣楼烟云阁,原是给薛思琴姐妹俩住的,只是薛霭和薛潋大了后搬出了内院,薛思琴和薛思琪姐妹就住去正房前头的罩院里,这里反而空关了。

薛家院子不大,幸好人也不多,如此逛过去,倒显得有些空旷。

待路过周文茵的院子时,采芩特意朝里头张了一眼,笑道:“周表小姐一整日都在正院的暖阁里做针线,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回来,大约我们是碰不到了。”

采芩是在说她和周文茵在这里都是表小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幼清从来不在意这些,只道:“既是在正房,一会儿就该见着了。”

采芩嗯了一声,三个人已经到了烟云阁,新添的红漆如意门紧紧关着,隔着围墙只能看到秀丽的两层楼,打扫的很干净,几枝光秃秃的桃枝从院墙内孤零零的探出头来。

又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智袖院已然能看见了,门口守着的两个婆子看见她来,依旧缩着手躲在门扉后头当做没看见。

“两位妈妈。”春云上前一步,笑着道,“我们小姐来给夫人请安,还劳烦妈妈找个姐姐进去通报一声。”

“是春云姑娘。”牛毡家的立时换了脸色,“我昨儿上街见着几朵绢花做的极是精巧,便买了回来一会儿给姑娘送去。”

“您有心了。”春云笑着道谢,轻声道:“别的事往后再说,先去通禀吧。”

牛毡家的用眼角斜了一眼幼清,又被春云推了推这才勉强上了台阶去回禀。

春云面色如常的走回来扶着幼清,采芩却是气的手直抖。

幼清面色和煦由春云扶着进了智袖院,方氏喜欢花花草草,一到春天府里到处都是花团锦簇的,只不过这会儿落了一地的雪,到是瞧不出什么来。

上了台阶进了抚廊,采芩帮着幼清将外头的斗篷和脚上的木屐脱了,门口的小丫头撩了帘子,幼清进了暖阁,暖阁的门口摆着一扇八仙过海冰裂纹落地的屏风,她在外头炉子边站着暖手,屏风里就听到方氏的说话声:“是幼清来了吗,进来吧。”

“是!”幼清见身上的寒气散了,这才绕过屏风进去,暖阁不算大不过二十几步的进深,左右摆着博古架,架子上也列了一些珍奇古玩,正中置着一溜儿的四张红漆冒椅,再往前走便是临窗的大炕,炕头嵌着红漆的多宝柜子,炕上铺着乳黄的毡毯,窗帘也是乳黄色的……

显得的很温暖舒适。

方氏穿着一件葡萄紫的宝相花褙子,坐在炕头,见着她眉头微拧:“不是让人过去说了你不要来了吗,外头又是风又是雪的冷的很,你身子没好,再犯了病可如何是好。”

“我穿了夹袄不冷的。”幼清行了礼抬头看向方氏身边的薛思琴,薛思琴像极了薛家的姑奶奶薛梅,瓜子脸杏眼长眉身材高挑端庄静雅,处处透着精致,此时她面色淡淡的端坐而上。

让她想起来供在庙里的菩萨。

“大姐好。”幼清微福了福,薛思琴起身让过回了半礼,“清妹妹身子可好些了,一直想去看你,可又不得空。”

“是老毛病每年冬天都有这么三两回的。”幼清微笑着道,“让姑母和姐姐费心了。”

只说老毛病却没有说薛明的胡言乱语,薛思琴打量了幼清一眼微微一笑。

幼清见周文茵和薛思琪并不在,她笑着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春云立在她身后,采芩则候在门口。

“你既是来了,我倒有件事要和你说。”方氏放了茶盅,和幼清道,“去延绥的人已经定下来了,是外院的胡泉,他以前就跟着你姑父在临安,如今跟着马总管历练了几年,你二婶也觉得他好,还想着开年让他去铺子里,为人很是机灵办事也周全。你有什么东西要捎过去的,这两天就收拾出来,他赶在月底动身,到那边陪着大哥一起过年。”

没有提钟大的事。

幼清余光看了眼春云,只见她满脸喜色的松了一口气。

大太太一开始就定了这事儿,表小姐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春云暗暗高兴朝薛思琴投去感激的一眼。

原来求的是薛思琴啊,幼清眉梢微挑,想起了路大勇,便道:“姑母让胡泉去啊。”她望着方氏玩笑似的道,“我早上还和春云说来着,让他老子跑一趟,一来他年纪大办事稳妥,二来他早年赶车见过父亲,也了解父亲的脾性,胡泉年纪轻就怕……”

知道去延绥辛苦,知道钟大身体不好,可还是说了这样的话,不是存心的是什么,薛思琴顿时皱了眉头,看来春云并没有夸大其词。

方幼清想干什么?

一个春云或是钟大她并不放在心上,可方幼清的反常太令人费解了。

方氏却没有多想,幼清向来对方明晖的事情上心,闻言便道:“你想的确实周全,只是那钟大年纪大了腿脚不好,前些日子听说老寒腿还犯了,疼的在床上打滚,还是春云娘挺着八个月的肚子求到我这里来求的大夫。”她说着看了眼春云笑道,“他们一家子老的老小的还嗷嗷待哺,要钟大有个三长两短的,一家子可就散了。”

“这样啊。”幼清仿佛才刚刚听说,愧疚的望着春云,呢喃道,“我竟半点不知道。”

这丫头就是心太细,方氏欣慰的笑着,道:“你身子不好哪里有这份闲暇的心思,不知道也无妨。”话落还要再说,忽见幼清站了起来朝方氏福了福,很郑重的道,“姑母,幼清不知道春云家竟是这样困难。”她愧疚的起身握了春云的手,望着方氏,“我替春云求个恩典,让春云回家去吧,我这里有采芩和绿珠,玉雪也长大了能顶用的……”

这是要赶她出去?春云刚放下的心不得不再次提起来,满脸惊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