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05 踩低

是幼清的父亲也是她的哥哥。

方氏当即便道:“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这两日就派了人去延绥,开了年人就能回来,到时候你就知道那边到底是个什么光景了。”

幼清感激的点头让绿珠送她。

方氏出了房门,面上和绚之色顿消,转身过来目光渐冷的看着采芩和绿珠:“你们跟着幼清自福建千里过来,一路护着她,主仆情深,幼清也从来只当你们是姐妹,我也对你们另眼相待,即便做错了什么也睁一眼闭一眼不追究,可如今你们是越发的没了规矩轻重,竟撺掇自己主子出走,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采芩和绿珠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采芩道:“是奴婢们轻浮了,请太太责罚。”绿珠愤恨的抬起头来朝春云看去。

春云面上无波,眼底却满是笑意。

“是要责罚。”方氏皱着眉头,语声冷冽,“这半年的例钱悉数扣了,以此为戒,若再有断不会再留你们,免得将好好的小姐教坏了。”

采芩和绿珠对视一眼,双双露出惊喜之色来。

原以为五个板子是免不了的,却没有想到姑太太手下留情。

两人高兴的应是:“谢谢姑太太,奴婢们记住了。”

春云满脸愕然的望着方氏。

方氏听到小姐出走的事明明就很生气的,又加上那帕子的事积着怨,一顿板子铁定是少不了的,到时候采芩和绿珠都伺候不了,方表小姐身边可就剩她一个人了……

方才方表小姐到底和太太说了什么,让太太前后变化如此之大,不但没有因为帕子的事生气,反而面色愉悦没生半点的罅隙。

她在青岚苑虽待的时间不久,可方表小姐的性子她却捏的非常清楚,所以才会赶着太太进门前说那样一番话,她有把握方表小姐定然会又羞又怒,太太来了两个人心里都窝着火怎么能好好把话说清楚!

到时候她再和小姐多说几句,她们姑侄之间的嫌隙只会越来越大。

可是,怎么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心里七上八下,想不明白缘由。

心思转过,方氏已经带着陆妈妈几人回了正院,一时间院子里安静下来。

“进来。”忽然一声惊喝,春云回头去看,就看见绿珠正叉着腰怒目瞪着她,春云心里冷哼一声,昂首挺胸的进了门。

春云一进门绿珠就叱道:“我当你跟着太太一道回正院了呢,我们这里庙小可容不得你这大菩萨。”转身就把门关上,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幼清闭着眼睛没有阻止。

“平常能说会道的,今天哑巴了不成?!”绿珠三两步过去推搡着春云,因心里窝着火,她下手就没轻重,“去延绥的事除了我们几个没有别人,你说若不是你说的太太怎么会知道?你既是要说,怎么不讲二少爷说的那些混账话一并讲出来,你到底什么居心!”

春云冷笑着看着绿珠,撇开她的拉扯,也不退让:“妹妹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如今是大太太当家,什么事能瞒的过她的眼睛,再说,这件事本就是咱们不对,大太太说几句难不成你心里还生了怨不成?”一顿又道,“我看你方才领罚可是领的心甘情愿。”

春云腰姿笔直,满面坦荡。她丝毫不担心幼清对她的态度。

她是原是夫人身边服侍的,以方表小姐的性子根本没有胆子发配她,二来,她做的事也是夫人吩咐的……

一个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孤女罢了。

余光中春云半分不让的回瞪着绿珠,幼清心里叹了口气,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造成这样局面的还是她自己,

前一世在绿珠和采芩被打后,她身边只有春云服侍,渐渐的就亲近起来,以至于她得知春云不愿陪嫁时还伤心了一阵子,现在想想她只觉得傻的可笑。

“什么意思。”绿珠气的满脸通红,“你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她站在春云面前指着她,指尖发抖,“小姐是主子,你就是太太身边得脸的又怎么样,如今在这里你还是奴婢,出去编排主子的不是,主子就是把你打死了也是你该得的。”

春云冷笑:“你们仗着素日的情分连出走的主意都能出,比起你们我实在是不敢高人一等。”

采芩也是气的不轻,却是按了性子推了推绿珠:“说这些做什么,咱们都是一个屋里服侍的。”一顿望着春云,和气的道,“那天不过咱们一起说的糊涂话,让你误会了,夫人那边我们不如你亲近,还请春云姑娘多解释一二才好。”

春云昂着头看向采芩,回道:“解释不解释事情已然如此,姐姐和绿珠也要反思反思才好,这样胡来,将来出了事你们便是万死难推其责。”

采芩一怔,再好的性子也被气的不轻,禁不住冷笑一声道:“真是好口才,黑的也要说成白的,小姐走不走的事不过一时的话,我们不问你一个编排主子的罪,你反倒来说我们的不是,我且问你,我们是真的出了门,还是细细安排了什么?你呢,转头就告诉了夫人,这事要是传言出去,旁人会怎么看待小姐!”

春云眼底划过一丝讥讽,义正言辞的道:“身正影不斜,没有的事你们怕什么。”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着,幼清静静躺在那里,想起在锦乡侯府时晴荃几个丫头在她面前的小心翼翼。

“都住口。”幼清撑坐起来,视线自三人身上扫过,最后冷眼落在春云身上,春云心里咯噔一声。

她怎么把方表小姐给忘了,和绿珠斗什么嘴,当即她跪在地上自辩:“小姐,奴婢可是事事为您着想从来不敢有半分旁的心思,小姐明鉴。”

绿珠忙过去拿了迎枕塞在幼清身后,反讥道:“一心为小姐?你藏的够深的,往日到是我们眼拙了。”

“你们的事我管不着。”春云冷哼一声只看着幼清,语重心长,“还请小姐仔细想想,奴婢自来青岚苑哪一桩哪一件不是为了您打算的,就是方才奴婢也是紧赶着回来报信,奴婢是青岚苑的奴婢,太太若是不信您奴婢也没有半分好处啊。”

不提帕子她还忘了,小姐的东西怎么会在大少爷那边,定然是有人做了手脚,绿珠上前一步还要再说,幼清却打断她冷声道:“给我倒杯茶。”

“小姐……”绿珠不满幼清护着春云,却见幼清凝眉面露愠色,她心头一紧忙收了声乖乖的去倒茶。

小姐到底是信她的话,春云眼底尽是满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