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04 罅隙

采芩心头一跳,点头应是,可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上前扶着幼清起来,借着机会她快速的道:“小姐别怕,把话说清楚,姑太太还是疼您的。”小姐话少胆子也小,她生怕一会儿她什么都不说,反倒让姑太太以为她真的对大表少爷有什么心思。

以前也是这样,采芩千叮咛万嘱咐,可是到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去吧。”幼清靠在水蓝色绣着绿水葫芦的大迎枕上,朝采芩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采芩松了一口气和绿珠出了门。

“我们姑侄也许久没有好好说话了。”方氏拉了幼清的手,柔声道,“你进府算起来也有八个多月了,姑母一直没有好好陪你,是姑母的不对!”

幼清笑着摇头:“家里事情多姑母也没有空,再说姑母能予我一避身之所已是大恩,幼清无论如何也不会生出半分怨怼之心。”对方氏早年的怨怼,早化作了愧欠。

方氏闻言一愣,随即感动的道,“你这孩子,一向都是如此,让人又怜又疼。”想起了幼清的身世不由红了眼睛,“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几个表姐表兄也是你的姊妹兄长,我和你姑父也都将你当做亲生的,你别说这些见外话。”

“是。”幼清点着头,一语双关,“这里就是幼清的家,幼清就踏踏实实住在这里,再不会胡思乱想。”

方氏看着幼清满面的纯真,心里越加疼爱了几分,若非薛霭早早和周文茵定了亲事,她定然成全了幼清……她做自己的儿媳妇,在自己跟前她也能多照拂几年,放心一些。

可惜,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况且,薛霭的婚事也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想到这里她原本想说的话已经开不了口,怕伤了这丫头的心,可若是不说又怕将来她真的酿了大错就来不及了。

一时间方氏看着幼清左右为难。

姑母是很为难吧,又怕伤着她,又怕她真的为了薛霭做出什么事来……

以前她怎么没有看出来。

只当她嫌弃她的身世,只当她不相信她。

“姑母!”方氏说不出口的话,幼清主动说了出来,“那帕子的事,我并不知情,兴许是这里头有什么曲折误会。”她说着微顿又道,“我这几日正在挑花样子呢,只等明年大表哥高中和周姐姐成亲,我能秀出一副拿得出手的绣品来做贺礼呢。”姑侄两人有什么说不得的呢,“只是我这绣技实在拿不出手。”

你当对方理所应当的明白你的心意,可你却不知道,有的事可以半真半假,而有的事却容不得模棱两可。

以前她就不明白这个道理。

“清丫头。”方氏顿时红了眼睛,握着幼清的手显得有些激动,她没有想到幼清能说出这番话来,一时间她心里百感交集,觉得幼清懂事贴心,又悔自己想的太多对自己的侄女还会疑神疑鬼,“是姑母不对,姑母只当你……”

“没有。”幼清打断方氏的话,摇着头,“正如姑母所言,我对几位表哥表姐便如那亲兄妹一般,再无旁的想法。”

不管那帕子是不是幼清送给季行的,今儿得了幼清的保证,方氏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两个孩子都是稳妥的,她相信幼清更相信季行,她也不想再藏着掖着,反而伤了情分。

方氏语含内疚的道:“幼清,别怪姑母……”爱怜的摸了摸幼清的头,“你的婚事姑母放在心上,将来定会为你细细筹划。”

幼清面色微红,心里却在想薛家如今的现状。

当年薛家曾祖父很有先进之明,早在几十年前下令,往后薛家的男嗣,必定要选一个经商打理庶务的,其他的人能读书就读书,支挺门楣。

她一直很欣赏这位未曾谋面的薛家曾祖父,不迂腐不读死书,知道当官离了银子,便是神仙也腾挪不开。

到了姑父这一辈三个男丁,姑父走了仕途,而薛二爷自十六岁就开始打理家中庶务,三爷则留在泰和经营祖产,所以,薛家此时在京城不过是个普通的官宦,但是在钱财上却还算殷实。

如今二房掌着薛氏的生意,刘氏又是八面玲珑的人,事事周全颇得人心,就是当年的她也觉得二太太古道热肠是个再好不过的人。

姑母也是如此,此刻对刘氏毫无戒备,甚至是马首是瞻,所以姑母虽主持中馈但大事上做决定的人,是姑父薛镇扬和二太太刘氏。

她虽是方氏的侄女,只怕将来她的婚事也轮不到方氏做主。

想到这里她对方氏又生出一分怜悯来,父亲说她的容貌像母亲,而性子却像极了姑母,她从来不觉得,如今回头看她觉得父亲说的极对,她和方氏其实都是胆小怕事,耳根子软没用的人。

“姑母!”幼清适时的红了脸,“我不嫁,只想留在您身边陪着您。”

幼清很少和她撒娇,露出女儿家的娇憨来,方氏由衷的笑了起来:“今儿嘴上可真是抹了蜜了。”又想到什么叹了口气,“不过你能这么想,姑母打心底觉得高兴,等你病好了就多去前院走走,你来了近一年去前院的次数,姑母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也多和你几位表姐亲近亲近才好。”

“是。”幼清点头道,“我往后一定多去。”

“那就好。”方氏露出欣慰的笑容来,“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比谁都高兴。”

幼清点着头。

本觉得为难犹豫的事,不过几句话就说的敞亮,而且幼清非但没有和她生分,姑侄二人比以前更亲近了一些,她心头高兴便和幼清说起她小时候的事情:“……还记得你和你父亲刚到京城那一日我去看你,才三岁多些的年纪,怯生生看着我,喊我姑母……”又道,“你父亲点了庶吉士,你高兴的进门就扑进我怀里来,急着告诉我喜讯。”

幼清想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也跟着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也是命苦的,自小没有母亲护着,如今在我这里就安安心心的千万别胡思乱想,可晓得?”方氏觉得亏欠了幼清,说起话来越发的柔和,幼清笑着点头,道,“在我心里早就将姑母当做了母亲呢。”

方氏百感交集忍了心酸又交代了几句,才站了起来和幼清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前院还有许多事我久坐不得,你仔细身体,有事就让人去前头告诉我,若我不在和你二婶说也是一样的。”

方氏转身要走,幼清忽然喊住她:“姑母……”方氏微顿朝她看来,问道,“怎么了?”

刘氏和方氏相处十多年表面上感情很好,可等到长房潦倒二表哥薛明走了严安的路子做了枝江县令后,刘氏就强行分了家,到那时方氏才幡然明白刘氏的这么多年的虚以为蛇,两人真正翻了脸。但此刻她对刘氏可谓是掏心掏肺的贴心,妯娌间的和睦是众家夫人间的美谈……

她若这个时候提醒方氏防着刘氏,方氏只会当她孩子心性一笑了之。

急于成事只会适得其反。

想到这里,幼清话锋一转,道:“父亲那里,年前能不能求您派个人去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