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03 姑母

幼清却是一愣,是啊,确实不急于一时。

父亲是景隆四十年春天去世的,现在是景隆三十二年冬天,她有八年的时间!

“够了,够了!”她高兴的轻轻颤抖起来,泪眼朦胧的看着绿珠,哽咽的语不成调,“绿珠……上天待我不薄!”

“小姐。”绿珠心疼的蹲在幼清面前,低声道:“……要不然先派个管事去看看老爷?!”

幼清心中巨浪般翻腾,脑海中过往的一幕幕如流水般恍然而过,她轻轻笑了起来。

绿珠看的火烧火燎,急的还想再说。

就在这时,采芩掀了帘子进房,三两步走到床边极快的道:“姑太太来了。”院子外的脚步声已经传来,采芩有些焦急的指挥绿珠:“把箱笼都收拾起来,别叫姑太太瞧见多心。”

幼清望着采芩面上的一丝慌乱,这才想起来事情的前因后果……昨天姑母跟前的陆妈妈领着人在薛霭的房中洒扫,擦书架时“不小心”掉下来一块手绢,那手绢上绣着一枝艳红海棠花……

阖府里,只有她喜欢海棠花。

一时间谣言四起,只说那手绢是她私送与薛霭的。

她本就心里难受,又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吃酒回来的二表哥薛明,薛明一通胡言乱语明朝暗讽,她当即气的犯了旧疾。

绿珠气的收拾起了箱笼,要带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怕什么,这又不是小姐的错。”绿珠愤愤不平,采芩瞪眼推着绿珠,“我还没罚你呢,这会儿话又多起来。”

绿珠嘴巴一张,又想到自己撺掇小姐出走的事,便有些心虚的没有再说话,嘟着嘴将床上的信收好,又将地上摆着的两个箱笼推到床后又盖上了蓝色粗布。

采芩这才转头和幼清道:“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她压着声音在幼清耳边道,“一会儿小姐千万要和姑太太解释清楚。”大少爷和周表小姐的亲事满府里心知肚明……若是叫姑太太觉得小姐不安分,厌了小姐,那她们将来的日子可就真的是越发的艰难了。

幼清望着强装镇定故作老成护着她的采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采芩和绿珠都还在,真好!

采芩却瞧的一愣,忍不住摸了摸幼清的额头,问道:“小姐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幼清不说话,眉眼都是难得一见的舒展。

“真是孩子气。”采芩也被她感染,无奈的道,“姑太太也不容易,咱们别给她添麻烦了。”

幼清根本没听采芩说什么,想起延平的几年,想起贺娘来,和采芩道:“翻了年就是贺娘的忌日,你记得提醒我去法华寺给贺娘点长明灯。”贺娘在来京的路上受了风寒,入薛府不过半个月就去了。

“好,奴婢记住了。”采芩按着幼清躺下,“姑太太到底是疼您的,不会捕风捉影生疑心,您就放心吧。”

采芩一股脑的给幼清盖了被子,和绿珠出去迎方氏。

春云紧随其后无声无息的进了门,幼清眉头皱了皱,春云却是贴着幼清的耳朵飞快的道:“小姐。”她满脸的紧张,“方才太太唤了奴婢去问帕子的事,还问奴婢可认识,奴婢只说不知道……一会儿太太若是问起来小姐千万别说岔了。”

幼清微挑眉眼似笑非笑的望着春云。

小姐怎么没有害怕?春云皱了皱眉头。

“奴婢会帮您和陆妈妈那边解释的。”春云听到外头的说话声,来不及多言,“小姐记得千万不要承认,您一旦松了口,不但大太太就是大老爷那边只怕也会怨您没有规矩。”

是觉得她胆小怕事,所以拿姑父和姑母来骇她吧?!幼清看着春云匆匆离开的背影缓缓闭上眼睛。

“你们小姐醒了没有,药可按时吃了。”院子里方氏的声音传来打断幼清的思路,随即听到采芩低声回道,“昨天晚上就醒了,早上起来用了早膳吃的药,大夫说因是旧疾,仔细养着保暖得当就无碍了。”

方氏将丫头婆子留在外面,由采芩和绿珠陪着进来。

幼清睁开眼望向微笑着走近的方氏。

薛方氏明莲比父亲方明晖小两岁,今年三十三岁,长相只能算得上标致,身材微胖也不高,容长脸颧骨上留着生产后的蝴蝶斑,虽显得和气却少了一分主母的威严。

当年,父亲被流放,她独自一人被留在延平举目无亲,贺娘劝她回临安……可她怕那个地方,怕那虎狼般的祖父祖母,执意来京城投奔她唯一熟悉的姑母。

在薛家的三年她因寄人篱下过的小心翼翼,甚至都算不得愉快……

她细想起前一世“海棠花手绢”的事情,方氏也是这样笑盈盈的过来,她因春云的话心里又气又怕,两个人各有心思几句话就冷了场,她没有解释姑母也没有深问,她暗暗高兴姑母是相信她的,却没想到姑母转身就以伺候不周为名将绿珠和采芩各打了五板子。

她心里生了怨,自此后渐渐和二太太亲近了几分。

以至于她听了二太太的话,去了法华寺,“巧合”的遇上了徐鄂……之后由二太太娘家的兄长武威侯保媒,她顺利做了徐鄂的填房。

她嫁过去后二太太借着锦乡侯的大船,生意做的越发的大,其后又在长房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分了家,她才幡然明白过来二太太的用心。

在锦乡侯府她走投无路时,一时咬牙与婆母的协定,虽不曾后悔过可心里依旧苦涩,也许她本性就不是那心狠强势的,很多时候都觉得孤单无助,每每此时她都想和方氏诉一诉,可彼时她们姑侄二人早没有以往的亲近。

望着许多年不曾亲近过的姑母,幼清心底里叹了口气,上一世她们之间的隔阂就是从这会儿开始的吧。

方氏心里也是无奈,都说侄女像姑,可她这个亲侄女无论样貌还是性格都与她没有相似之处,想到这里她又去看幼清即便是在病中也不失明艳的容貌,暗暗叹了口气,想起二太太早先和她说的话:“……这样的样貌,摆在哪里都是安分不了的,还不如早些把亲事定了,免得留到最后留成祸。”

她联想到陆妈妈说的事:“……那帕子确实是方表小姐的,只是为什么在大少爷房里,奴婢无能没有查出头绪来。”一顿又道,“太太,您看要不要问问大少爷,毕竟周表小姐也在这里,免得传的太难听,周表小姐那边多心。”

一个是孤苦无助的内侄女,一个是家世优渥的外甥女,她虽心疼幼清可考虑儿子的前程,她不得不做出选择。

“季行要准备春闱,不能让他分了心。”方氏摇头否决了陆妈妈的提议,“这件事只能去和幼清说一说。”

幼清自小乖巧,想必明白她的一片苦心,将来她的婚事她也会细心谋划,定给她寻个合意的人家。

陆妈妈知道方氏的为难,劝着道:“方表小姐虽为人单纯,可也不是那不明理的,太太把道理说给她,方表小姐定然会明白您的用心良苦的。”

“希望如此吧。”方氏叹了口气,并无多大的把握。

方氏在床沿坐了下来,按着幼清不让她起来,幼清顺着躺好,心情复杂的喊了声:“姑母。”

方氏左右细细看了她一遍,叹道:“年底家里事情多,我实在是没空来看你。”顿了顿问道,“身体可好些了?心口还疼不疼?”

“吃了药已经不痛了,是老毛病没有大碍的。”幼清说的轻声细语,“我给姑母添乱了。”

方氏摇摇头视线在房间里一转,望着幼清就道:“你身体不好,往后行事更要担心一些。”一顿扫了采芩和绿珠一眼,拍了拍幼清的手道,“你们去外头守着,我有话和你们小姐说。”

果然还是和前一世一样,幼清视线一转就落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春云身上。

她对薛霭并无情愫,那帕子自然不是她送出去的,可是无风不起浪,她的帕子确确实实出现在薛霭的书房中……

以前她也怀疑过春云,可想到春云是姑母给她的丫头,断不会害她和薛霭的,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再回头去想,这件事除了她再没有别人。

心思转过,幼清笑着点头,轻声道:“姑母,我也有话想和您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