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01 重生

锦乡侯府的海棠院中,方幼清端坐在临窗大炕上看着账册,手指翻飞间她神色恬静淡然。

晴荃却惧怕的朝幼清看了一眼,头又再次垂下……幼清动作骤停,晴荃本就提着的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

“说吧,什么事?!”幼清头也不抬,伸出手端了茶盅,房里又再次陷入窒息的静谧中,晴荃绞着手指回道:“庄管事说,这两日外头都没有信来,若是有信他定会亲自给你送来。”

幼清抬眸,神色微凝。

晴荃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那张脸上,肌肤细白如玉,唇瓣似上了胭脂一般红润妍丽,眉眼精致的像是名师精心雕琢的画,巧夺天工的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举手投足皆露风韵,笑容更是明艳四射,似能将人的魂魄收进去……

她在侯府走动,无论府里的奶奶们,还是来走动的夫人小姐,都不乏姿色出众的,可三奶奶的美就是与众不同,只要她愿意,她的笑容能*的像是冬日里最暖的骄阳,可若静逸时却又似空谷幽兰般令人忍不住的爱怜。

她想到三爷每每看着三奶奶时的魂不守舍……

“不敢劳驾他!”幼清微露讥诮,漫不经心的道,“快到春播时节,庄子里的事想必不少,你让他去走一遭,免得有那不懂事的,耽误了时令。”

这是变相的罚庄管事了,可是庄管事是夫人的人……

不过,中馈在三奶奶手中,便是夫人也不敢当着三奶奶的面明着摆脸色,想到这里晴荃垂首应是。

幼清揉着眉心,一抹淡淡的“川”字若隐若现……一晃眼父亲去了九年,这九年她从罪臣之女变成锦乡侯府的三奶奶,期间心酸一言难尽。

不过这些事已然过去了,年后父亲启程回京,只要父亲平安归来,她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晴荃轻手轻脚的过去,帮着幼清揉捏着,幼清交代道:“他是婆母的人吧,你还是去正院打个招呼罢。”

“是!”晴荃细细的揉着,外头有低低的哭泣声传来,幼清皱眉问道,“外面是谁。”

晴荃以为她要问柳姨娘的事,便顺着话回道,“是桃红……柳姨娘难产,想请钱和巷的张稳婆来。”一顿又道,“奴婢想您正忙着,就回了她。”

“哦。”幼清听着眉梢微挑,靠在软枕上呢喃道,“难产啊……”似有遗憾的样子。

晴荃听着手指一顿,大气不敢喘。

她想起三奶奶的手段来。

锦乡侯府三位公子,大爷是先夫人所出,二爷和三爷乃是现如今的夫人所出,大爷是嫡长子理所应当继承爵位,夫人贤良,等大奶奶进门没有半分为难的把中馈交给了大奶奶,大家都以为将来锦乡侯府必定是大爷的,可是等三爷哭着闹着把三奶奶娶进门后,局势竟是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先是大奶奶因为流产身子亏虚不得不交出一部分中馈,其后是大爷像是魔怔了一样抬了位戏子回来做妾,接着大奶奶病情沉疴府中的中馈落在二奶奶手中,半年后二奶奶院子里丫头和外院小厮……本也是小事,可二奶奶却因为管教无方将中馈交给了三奶奶。

就这样,三奶奶进门两年便掌了偌大的锦乡侯内院的中馈。

而当时三奶奶不过十七岁。

一路顺风顺水风光无限,三奶奶现如今在夫人的默许下,已然是宗妇一般。

可是尽管如此,三奶奶还是有不如人意的地方,那便是她进门五年一无所出……期间,一年一个的给三爷抬妾室,连柳姨娘也是三奶奶花了重金从教司坊里抬回来的官家小姐。

因此,三奶奶又得了个大度贤良的美名。

不过,这个柳姨娘好吃好喝的养着她,倒养出难产的麻烦来,晴荃撇撇嘴手脚更轻。

“算了。”幼清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寻个人去把那稳婆找来吧。”一个孩子罢了,她胜之不武!

晴荃应是退了出去。

幼清又坐了一会儿,后院的哭闹声越发的大,她心烦的穿了鞋在房里走动着,又停在多宝格前,视线落在一尊南海观音白玉佛像上,脑海中父亲的身影浮现出来,心里的不安却是越加的明显……

忽地她捂住胸口,扶住多宝格的手一滑,将那尊观音佛像扫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近似透明的佛像在脚下成了碎片。

幼清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奶奶。”晴芽三两步走了过来扶住幼清,担忧的问道,“可是心绞痛发作了。”

幼清摆摆手,视线黏在地上的碎片上。

外头传来阵阵错乱的脚步声,还有催促的声音,应该是稳婆被请进了府里。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人就来了,幼清轻笑了一声,看来婆母是真等不及了啊。

一个庶子,也值得她这样兴师动众。

心思转过,胸口的痛不知不觉好了一些,她这病是小时候落下的,刚走路的年纪掉进冰窟窿里,此后便留了这个风湿心绞痛的毛病。

只不过这五年调养很好,现已是难得痛上一回。

“三奶奶。”晴荃跑了回来,气喘吁吁,“三奶奶不好了……”幼清听着不动声色,问道,“什么事这样慌张,可是又有人来寻三爷要账?”徐鄂出生显赫,又是家中老幺,很得父母宠爱,所以便养成了纨绔风流的性子,一日不出去花天酒地便如坐针毡,即便是她刚进门的那半年他恋着自己,他也是憋着忍着三日就要出去玩一场。

那些地方是销金窟,万贯家财也不够他填的,他没钱便赊账,那些人寻不着他便来找她要,一次两次连她都记不清给他填了多少窟窿。

不过到也不是全然都是坏处,至少他只顾着玩也就没空来烦她,又因为她捏着他的短处,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是夹着尾巴讨好,言听计从。

“不是三爷。”晴荃从怀里拿了封信进来,有些急切的道,“庄管事说一个小厮送来的,点名要交给奶奶。”

没名没姓的。

幼清拧了眉接信过来,信上的落款是“季行”。

季行,是大表哥薛霭的表字。

自从他外放去了宝应,他们已经两年未曾联系了,怎么突然给她来信。

狐疑中幼清拆了信,信中寥寥几笔,却是让她如遭雷击五内俱裂,她怔在原地只觉得天旋地转。

单薄的带着几缕墨香的信纸飘璇着落在地上。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丝声音也无,晴荃被幼清的样子骇住,忍不住喊了声“奶奶。”可幼清却像是没了知觉的人一样呆呆的坐着。

晴荃小心的去看她的脸色,三奶奶心绞痛的毛病已有半年不曾犯过,今儿这一闹只怕是……她快步过去扶了幼清,轻声道:“您躺下休息一会儿吧……”

幼清眼神发直看着前方,脑子里嗡嗡炸响,薛霭说,父亲年前就去世了?

薛霭从不诳语!

如今是二月中,父亲的事她竟一点也不知情。

浑浑噩噩中,幼清眼前浮现出穿着石青色细布长衫,儒雅疏朗的年轻男子微笑着弯腰摸着她的头,柔声道:“妮儿,父亲点了庶吉士,你高兴不高兴?”她拼命点着头,笑容从眼底露出来,父亲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她就不用回临安了,可以和父亲生活一起。

父亲,是女儿没用,用了九年的时间才将您救回来,若是能早点……

幼清眼前一黑,砰的一声栽在了铺着碧绿毡毯的炕上。

房间里顿时乱了起来,有人朝她嘴里塞了药,压着她的舌根往里头填,有人扶着她起来喝水,她听到了徐鄂没有中气的在房里发脾气:“你们这些废物都是怎么服侍的,奶奶有心绞痛你们不盯着些。”又道,“那信是谁拿进来的,给我把人拿了出去打死!”

连徐鄂都知道了啊,幼清想笑……她果然骨子里还是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懦弱无能的方幼清。

“你发什么疯,给我老实坐着。”是婆母的声音,想喝住徐鄂,可是徐鄂根本不听,拍的桌子砰砰响,“我告诉你们,要是奶奶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陪葬。”

婆母平日扮贤妻良母早就拿捏的不住这个纵没了规矩的儿子!

果然,婆母没有再说什么,只道:“大夫正看诊呢,你若是空了去后院看看。”

徐鄂没动,冷哼一声不屑的咕哝着:“一个庶子有什么可看的。”

然后又是一阵无尽的黑暗和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她耳边有个女声贴着她轻声道:“如今你父亲没了……她早等着你把爵位替她抢来,你的身体怎么敢要孩子,到时候她一个无出之罪就能将你休了,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大奶奶李氏,是开国封爵第一家的靖国公府嫡小姐。

呵!

幼清想笑,想起刚进门时婆母得知她有心绞病时,泼她的那一身的滚烫茶水……她跪在地上别无退路,便咬牙和婆母道:“我既已入了门,娘再怒也改变不了事实。”锦乡侯这样的人家,还做不出无故休妻的事儿来。

婆母气的直抖,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她跪在那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心智,灵巧顿开般的和她道:“五年内,我将中馈从大嫂手中夺来,助二爷得到世子之位。”一顿又道,“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婆母说服侯爷,将我父亲解救回来,到时候但凭您处置。”回去她就害怕的犯了病。

小时候她靠父亲,后来靠贺娘,到京城后依赖薛家和姑母,别人说什么她做什么,从不敢反驳半句……她从来没想过,她会有昂首挺胸的和别人谈条件的一日。

为此她付出了无数心血,跌跌撞撞,一路辛酸苦不堪言。

“昨晚宫中人仰马翻,圣上只怕是难熬几日了。”李氏贴着她的耳边低声道,“太后开年不过才五十,大皇子又是她亲手抚育而成的……咱们府好日子还长着呢,可惜啊……你看不见了。”太后徐氏,是侯爷的胞姐。

圣上病倒了?幼清脑子里忽然闪过什么,可快的让她没有抓住,她努力张开眼帘望着李氏:“储君未立,各宫势均,大嫂高兴的未免太早。”

“怎么会。”李氏伸手出来,咬牙切齿的道,“没了你我什么时候高兴都不嫌早。”捂住幼清的唇鼻。

用尽了力气。

幼清觉得胸口绞着的痛一松,五内舒畅起来!

她看到徐鄂拼命的摇晃她的身体,也听到此起彼伏的哭声在院内外响起。

但声音却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题外话------

磨磨唧唧的终于开文了,有没有姑娘想我咧?!反正我是很想念大家,不写文的日子实在是……爽的有点无聊,哈哈哈哈!

话说,这是提前开坑,填坑要等过完年了,大家好好过个年,提前祝姐妹们新春快乐,想生娃儿的一举得两,想发财的财源滚滚来,想恋爱的高富帅排队等侍寝,想升职的蹭蹭往上跃,个个身体倍儿棒,狂吃不长肉!

群啵一个。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