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41.6司大人,来你也有今天(第二更)

众人回到灵济宫。

兰芽理所当然抱着小月月朝听兰轩去,可却刚走到听兰轩门口,便被煮雪含笑拦住。

“你干嘛?”兰芽冲煮雪瞪眼,“这是我的院子,你还想不让我进门啊?胆子大了!”

这一路南归,煮雪一直与她同车照顾月月,两人之间的关系便更亲密了一层。

煮雪便一笑:“这院子就是好,可说是这灵济宫上下除了大人的观鱼台和半月溪之外,最好的院子。不然大人当初怎么偏偏拣了这个院子给公子住呢。踺”

“不过啊,这个院子公子喜欢,我却也喜欢呢。大人恩典,说这回叫我自己挑院子,喜欢哪个就哪个。那我就斗胆这一回了,就想要公子的听兰轩了呢。”

兰芽也知道,煮雪之前是住在西苑那边,这回她要回灵济宫住着,也是要帮她带月月犬。

兰芽便哼了一声:“也罢。你既然也喜欢这院子,那我就分你一半。反正这院子里还空着不少屋子,咱们两个住也够用。”

兰芽说着便抱着月月朝内走,心下努力控制住不去想三阳……三阳没了,这院子如果就剩下她和双宝,的确是太冷清了,这么着叫煮雪住进来也好,还能热闹热闹。

想来煮雪的本意也是这个,而司夜染之所以能同意,为的还是这个。

他们的心意她都明白,于是她只会含笑接受。

却没成想煮雪急走两步又赶到前头,站到寝殿门阶上去,伸手又将兰芽给拦住。

“公子,这屋子我也瞧上了,你也别进去了。”

院子是院子,可是这屋宇的安排总有规矩。她好歹算是这院子的主人,正殿怎么也是她的房间,没理由让给煮雪去。

兰芽这才有点小小的别扭,心说煮雪也不是这么不懂规矩的人啊,今儿这是怎么啦?

瞧见兰芽小脸儿绷起来了,煮雪这才有点紧张,赶紧伸手在兰芽眼前晃晃:“公子,你还真跟我生气啦?”

兰芽娇嗔地一跺脚:“雪你今儿就是故意跟我找茬儿呢。说吧,究竟我哪儿得罪你啦?难不成就因为我说要你还俗,你这就恨上我啦?”

煮雪脸色一红:“公子想哪儿去啦?”

“不是因为这个?”兰芽哼了一声:“那你想要这个院子也行,我让给你。不过我回头就让风将军也搬进来,你可没权拦着!”

煮雪真是哭笑不得,急忙一把抱住兰芽手臂:“我的公子爷哎,我被你吓死了。咱别闹了。”

兰芽便瞪她:“那你到底要跟我闹哪样?”

院子门口忽地一静。

两个女人斗嘴斗的热闹,便也都没怎么注意门口;且兰芽背朝着门口,就更毫无知觉。反倒是煮雪先觉察出不对劲,一抬眼……便不敢出声了。

兰芽瞧见煮雪忽然蔫儿了,这才满院子最后一个扭头朝背后望去。

月白锦袍,银色通肩满绣的蟒龙纹,华贵天成的男子正负手立在她背后,垂下淡色的眸子凝着她。

她不知怎地,竟然吓了一跳。讷讷道:“大,大人,你竟何时更换了衣裳?”

分明不是方才进城时候穿的那件,眼前这件分明用料更为考究、绣工更为精湛,而且她从前都没见过,足见是簇新的啊。

大人刚回了宫,便忙不迭地换了件新衣裳到她眼前来……干嘛,得瑟来啦?

瞧她妙眸灵动,一脸的坏笑,司夜染只能忍住当着众人面直接将她扛肩头带走的冲.动,尽量冷冷地哼了一声:“真是笨得不可救药。”

兰芽有点没回过神来:“大人怎么刚一回宫就骂我?我又怎么了?”

司夜染盯着她,心下暗自叹息三百声。

民间都说女人怀了身子就变笨——眼前实证,果然如此。

难为这个从前聪明透顶的小东西,现在简直可以跟一头小猪仔的智商媲美了。

众人一起不用花钱就能看这一场好戏,大家都是兴致盎然。初礼和双宝各自摇头看着自己的主子,悄然叹气;藏花则是侧坐在游廊之下的栏杆上,眼睛全都不朝向这边儿,可是耳朵分明听得真楚。

就连一向严肃的息风也有点忍俊不已。

司夜染如何能叫这帮手下逮着这样的机会?于是便冷哼一声,伸手扯住兰芽手腕:“这么大的灵济宫,你还真长了本事,就跟煮雪抢一个院子了!真是!”

兰芽被直接拖走,走得这个不甘心,便走边不甘心地扭头望自己的卧房——方才就差一步之遥,怎么就没能赶紧推开煮雪而进去呢?

眼见要被拖出听兰轩大门了,她急得跺脚,使劲儿去甩司夜染的手:“大人偏帮煮雪!这听兰轩,本来就是我的院子,凭什么就让煮雪鸠占鹊巢呀?再说大人也说了,灵济宫这么大呢,何就缺这一个院子啦?大人就另外再指给煮雪一个院子不行么,为什么非要跟我抢呀?”

这一路的唠唠叨叨,这一路的——众人窃笑不已。

司夜染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干脆伸手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右手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眼瞳幽深,邪魅盯紧她的眼睛:“笨女人,她跟你抢院子,你难道不会来跟我抢院子么?你的院子再好,又如何比得上我的院子?”

兰芽一怔,神智却全被陷进他那妖魅的眼瞳里去……

哎,不过慢着,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她为啥好端端地要去跟大人抢院子?那岂不是跟把乾清宫从皇上手里抢走一个道理?这是大逆不道的好不好?

她便扁了扁嘴,使劲抱稳了月月——没错,直到这会儿,人家还没忘了紧抱着月月呢。就连月月也瞪着乌黑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这别扭的俩人。

兰芽抱紧月月,怒瞪司夜染一眼:“大人是什么性子,我岂能不知?我自己去跟大人抢院子……我难道是自己找死么?”

他轻轻闭了闭眼——这女人谁家的,怎么能笨成这样!

他忍着,轻轻咬了咬牙:“如果我欢迎你来抢呢?”

“嗯?”兰芽这才傻了。

不对不对,这件事儿她得从头捋捋……好像她是脑袋一根筋地跑下来,中间好像遗忘了什么要紧的关节呢?

她专心思考,就忘了要挣扎,于是竟然小猫儿一样乖乖窝在司夜染怀里,任凭他抱着她,一路走过长长的宫墙夹道,在上下众人的注目礼当中,一路走到了观鱼台前。

当司夜染踏上第一级台阶,她才忽然脑袋明晰过来,转头朝司夜染,拍了他肩头一记:“哦!原来大人是故意的!煮雪,只是配合着演戏!”

司夜染冷脸冷眼地呲牙一笑:“恭喜你,还能在有生之日想明白。”

兰芽这才踢蹬起来:“哎大人这样不行,你先放我下来。咱们两个还需要好好计议一番。”

司夜染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就直接走完最后几级台阶,将她抱进观鱼台大门去了。

初礼一路小心地跟着,这个大摇其头啊.

没想到矛盾接下来马上就来了。

司夜染将兰芽抱到卧榻,本想让她先歇息一会儿。孰料兰芽直眉楞眼瞪过来:“大人要将卧房让给我也行,不过大人不能留下。”说罢一指月月:“我要跟月月睡……不能跟大人,呃……”

司夜染忍着没将房顶给拆了的怒火,还尽量微笑着问:“为什么呀?”

兰芽瞪他一眼:“大人别跟我笑,好吓人。大人还是继续冷若冰霜吧,千万别笑。”

司夜染恼得掐着腰绕着屋子转了一大圈儿,才深呼吸着走回来,没再笑,不过却还是维持着柔声:“为什么只要月月,不要我了,嗯?这好歹也是我的屋子。”

兰芽指着床榻:“地方太小,就够我跟月月两个人的。”悄然抬眼打量他一下:“别看月月小,可是她要用的物件儿多,尿布什么的堆一堆,这床榻就占满了。大人要是非要挤上来,会把月月挤坏的。”

司夜染猛然转眸朝向月月。

第一次有了想伸手将月月抓过来,丢出窗外去的冲.动……自然不是讨厌这孩子,而是讨厌——眼前这种让他无计可施的抓狂!

他再深吸一口气,努力不发脾气:“床榻小,倒也无妨。我这就叫初礼他们抬一张罗汉榻进来,就紧挨着床榻,不行么?”

兰芽摇头。

他就又退一步:“不然……我亲手给月月雕一架小床去。你知道我的手艺,我一定用尽手艺,用最好的花梨木,你说好不好?”

【嗯哼,大人我容易么我?~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