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8.3祸起内书库(上)

大明建国以来,宫内既有太监主管的二十四衙门,却也同时还有女官所执掌的六局一司。两套设置,彼此之间职司颇有些交叉,却也并非是太监们能凌驾女官之上,反倒是后宫主位们对女官颇为敬重——在太后面前,内廷主位未必有座,可是六局一司的女官长们却一定有座,太监们就更从来想都不要想了。

实则大明宫廷这般设置,便是也担心宦官在宫廷内过于专权,于是要用女官与太监们分权。

所以就算大包子此时是乾清宫的少监,女官们忌惮着他这身份,可是说到实处,太监却也拿女官没什么办法。

所以一听大包子语气不善,司籍便也站直身子,微微捋了捋袍袖:“包公公这说的是哪里话来?本官为司籍司正六品司籍之职,这二位乃是正八品典籍。吉祥女史就是我司籍司的人,既犯下大错,我这个顶头官长自然管得,又何来私刑之说?”

大包子便眯了眯眼:“她犯了什么大错?”

司籍一声冷笑,一把掀开吉祥的衣衫,露出肚子来:“她秽.乱宫闱,私怀了孽种!”

大包子也是一惊,望向吉祥。吉祥则狠狠瞪着司籍,却怎么都唤不醒那虫儿,暂时无计可施。

大包子便迂回地问:“司籍大人不是弄错了?她这模样倒像是胀了肚子。她终究是大藤峡出来的人,饮食总有些特异。”

司籍冷笑:“公公真会说笑话,本官好歹进宫的时候已经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了,岂能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倒是公公你年纪还小,没见过女人怀胎的模样,被人给唬弄了说是胀肚吧!”

这也是明代女官选拔的特殊。它不同于宫女的选拔,女官多数都是从妇人中拣选,概取其老成持重,在宫中不会惑主,且能以丰富的引导内廷嫔妃之意。

一听此眼,大包子便知道,今天即便他搬出自己的身份来,也是压服不住这几个女官了。

并非没有别的办法,比方说赶紧回去禀报皇上,让皇上出面来弹压。

可是皇上的心意……究竟谁能看得明白呢踺?

皇上看似真的是很喜欢吉祥,每隔三五日一定亲自驾幸内书库。但是皇上却一向都是偷偷摸摸地来,从来就未曾正大光明召吉祥去过乾清宫;吉祥有了身子也不是一朝一夕了,若是以历朝历代的做法,皇上此时就算不直接册封为内廷主位,至少也应当将吉祥从内书库里接出去,另置宫苑,派太医好好伺候着了。

可是皇上却什么都没做……

皇上的意思不清楚,却其实也是很清楚。他既然现在还不想认下他临幸了吉祥,既然还不急着认下这个孩子,那他一个小小少监跑到皇上面前去求这个恩典的话,那岂不是成了逼宫?

到时候皇上降罪于他,不要紧;他怕的皇上因之而迁怒吉祥。

于是事到此时,此时便也谁都指望不上,只能指望——他和吉祥自己。

可是吉祥怀着身子,总得为孩子积福,做不得血光之事。那么此时,唯有他独自动手。

他便一笑,朝司籍拱手:“司籍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关于此事么,皇上早有示下……”大包子说着转眸望了望在场几个人:“咱家不方便这样告知大人,大人请随咱家借步说话。”

一听是皇上有示下,司籍心下自然又是画了个魂儿。

司籍便随大包子走出书库。大包子将她直接引到用作柴房的耳房去。

司籍不疑有他,径自进门,任凭大包子将柴房门关严。司籍正想询问,冷不防大包子手执匕首便向她狠狠刺来!

女子体力怎么也比不上男子,大包子处理完司籍,回身又去找那两个典籍。典籍等着司籍回来定夺,又被大包子以同样的理由单独诓骗出去。

当第一个典籍也是毫不怀疑地跟着大包子走向门外的时候,伏在地上的吉祥忽地扬声叫:“包公公!”

大包子停步回身。

吉祥眼含热泪,轻轻摇头:“包公公,请你——多多保重。”

大包子微微勾了勾唇,便伸手引着那位典籍又去了后院的柴房。

待得再回来,再来找最后那位典籍。大包子蟒袍之上已经溅上了几滴鲜血。那典籍瞧着便惊声问:“不知我家司籍大人何在?敢问公公,司籍大人随大人朝后院去,怎么没见回来?下官记得这内书库的后院并无后门,若想离开只能转回前院来,下官怎么连个影都没见到?”

大包子目光与吉祥一对,吉祥便悄然爬起来,咬了咬牙。

大宝子一怔,急忙去拉那典籍的手臂:“典籍大人勿惊,司籍大人正在后院与另一位典籍大人说话。你也明白的,皇上的示下,只叫你们几个知道就够了,不能外传,于是司籍大人总要点拨几句。”

这位典籍却也不含糊,抽回手臂来退后一步:“包公公这话怎么说得前后抵触?公公方才分明说,皇上的示下不便叫多人知道,所以才将我等几个分别叫了出去,怎地这会儿却又说司籍大人在与下官另外

那位同僚商议此事?”

大包子面色一沉,目光又划过吉祥去。

终究还是有些慌乱了。

大包子这些年天性纯良,虽说前头曾经帮着吉祥除掉过李梦龙,也终究是因为听信了吉祥的话,以为李梦龙当真对吉祥曾经图谋不轨……而眼前这三个女官,一来说并无深仇大恨,再者她们三个都是朝廷命官,他连杀二人,终究是有些手怯了。

一瞧他那眼神,吉祥便明白怕要出事了。

她便一把扯下发簪,悄然走到典籍背后,趁着典籍紧张地只顾着跟大包子说话,便猛然一扬发簪,左手死死捂住典籍的嘴,右手发簪便刺下典籍的右颈去!

发簪刺处,鲜血喷溅出来。染红了吉祥的手,又沿着她的手腕朝下流淌而去,染红了她的衣裳。

虽则怀着身子,可是她的手丝毫未曾软,目光冰冷平静。

便连大包子都惊得面上变了色,可是她却不论那典籍怎么挣扎,都死死捂住了典籍的嘴,不叫典籍哼出一声来。

那典籍终于软软倒了下去,血溅了吉祥一手臂,接下来流淌一地。

大包子忙上前来扶住吉祥,低低吼道:“你又何苦亲自动手!别忘了,你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

吉祥有些累了,嘶嘶吸气:“孩子又怎样!他是皇上的种,皇上便也曾赐给我大藤峡血流成河!我让他的先染一点血腥气,难道有错?!”

大包子终究后怕,浑身抖颤起来:“你不该亲自动手,你该让我来!”

吉祥呵呵地冷笑:“让你来?你看你不过才杀了两个,就手软了,就乱了方寸!大包子,这是宫里,你若手软便得任人宰割!若这次我不动手,你八成根本就按不住她!”

大包子无法控制地颤抖,他惊慌地望着吉祥:“怎么办,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内书库虽然少人来,可是女官局里骤然失踪了三个女官,他们肯定要彻查的。到时候,早晚查到内书库来,你说咱们该怎么处置她们的尸首?”

吉祥一脸一身的血,冷冷咬着牙,一把拎住大包子的衣领:“你怕了?你怕什么,啊?!既然做了,就不要怕;如果不敢担,那你前面就别动手!”

大包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吉祥我不怕了,我真的不怕了!可是你告诉我,咱们该怎么办?”

吉祥眯起眼来仰头看一眼这堂皇的内书库,轻轻咬住嘴唇:“放火,将她们三个的尸首都烧了!”

“啊?!”大包子闻言大惊,慌乱地摇着双手:“吉祥使不得!这是皇上的内书库,一旦烧了,那就是死罪啊!”

吉祥咬牙,拎着大包子衣领,一把推开:“那你走!你记住,你今天根本就没来过我这内书库。”

大包子大惊:“那你,你怎么办?”

吉祥冷笑:“烧了内书库,你怕;我却不怕!”她轻轻摸了摸肚子:“只要有这个孽种在,我就不信皇上会为了这么一屋子的书就要了我的命!”

大包子惊叫:“吉祥你真的不要做傻事,你冷静下来,咱们好好计议啊。”

“计议什么?”吉祥越发平静,继而妖.冶一笑:“不如这样,你赶紧去请皇上来。越快越好。”

大包子一惊:“吉祥,你要干什么?”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