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5.71何令明月度关山(8)——雪寂

兰芽抱住孩子,挥剑猛刺。

这样不要命的气势吓住了那几个察哈尔汉子,兰芽得以仗剑冲到了雪姬身边。

她含泪弯腰迅速查看一眼雪姬的情形,低低哀求:“嫂子你挺住,我求你一定要挺住!”

可是那几个人还不甘心,执刀又向前来。

兰芽忽地抬头,双眸染血,朝那几个人怒吼。

“我,大明西厂兰少监,在此向你们发誓——从现在起,谁敢再向前迈一步,谁敢向我们挥下刀来,我必定以血还血。别以为你们身在草原掩藏的深,我西厂早晚都会找到你的妻儿家人!不光要你的命,更要报今天的仇,要了你妻儿的命!踺“

“若你们谁不在乎满门性命,便尽管来吧!”.

兰芽柔弱,一看就不会功夫,可是乍然听说兰芽的身份,也叫那几个察哈尔汉子凛然一惊!

大明国东厂和西厂的名头,他们实在是听得太多了。那些耸人听闻的酷刑,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燕王酷吏们,一个一个都仿佛是厉鬼投胎转世而来。

却没想到原来眼前这个柔弱得像个小姑娘一样的少年,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厂的第二号人物!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胆寒。只是当中为首的一个汉子忽地一声冷笑:“怕他作甚!只要咱们现下杀了他,他变成了一具死尸,还能怎样!”

“你错了!”兰芽厉声冷笑:“就算我死了,我西厂还在,我大明还在。我灵济宫定下的规矩,我灵济宫的人,都还在!只要这些人还有一个人活着,只要你们的妻儿家人还有一个人活着,这笔账早晚能算!”

厂卫办案,有的能在十几年后依旧查到凶手,满门抄斩的……在草原人心里,大明的厂卫机构简直就跟那叫他们都挠头的嗜血虫一样,一旦咬上便绝不松口。就算你一巴掌拍死它,它的口刺还是深深扎在你的皮肉里,叫你纵使不再失血,也会因此而伤口红肿,多时不愈。

那几个人终于怯了,围拢在一起商议对策。

此时,兰芽脚上一紧。垂首望去,原来是雪姬伸手攥住了她的脚踝。

兰芽便连忙蹲下去,望住雪姬的眼睛。

“嫂子你有什么话,啊?嫂子你别怕,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双宝那孩子已经拼了命地去搬救兵了,只要嫂子再忍一忍,一定没事的啊!

雪姬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目光柔软地从兰芽面上划过,又落在了小月月的脸上。

小小的孩子在哭,却仿佛知道情势危险而不敢再大声嚎哭,只是小小地抽泣。

雪姬笑了,伸手想要摸一摸月月的脸蛋儿。

可是勉强抬起右手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被齐齐斩断。

雪姬怔住,如何舍得用这样恐怖的残肢去触碰心爱的女儿。她便毅然将手抽回去,说不出话,只朝兰芽摇了摇头。

兰芽哭出来,连忙将月月递上去,贴在雪姬面颊上。

雪姬却只贴了一下,便急忙退开。

她知道她周身上下死气渐笼,她不想吓坏了自己的女儿。

其实兰公子不知道,其实她现在,一点儿都不疼了。

她也根本就不怕死,从来就未曾怕过。

就算还舍不得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可是女儿的命,实则就是兰公子给的呀。如果没有兰公子舍了自己的半条命,可能这个未足月的孩子根本就生不下来。

此时看着兰公子将月月那么尽心地护在身边,纵然心碎却也从来没有半点放松过对月月的保护……

她,终究是将月月,交还给了岳家。她也相信,兰公子在未来的日子里,也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甚至,会比她和岳兰亭做得还要更好。

孩子已经回了岳家的门,孩子稳妥地就在兰公子的怀抱里,她便也没什么放心不下了.

雪姬脸上竟然又出现了放松的微笑,兰芽无法欢喜,反倒惊得心肝俱碎。

这是回光返照啊,这是宛若兄长临死之前的模样!

兰芽一边小心防备那几个察哈尔人,防备他们突袭;一边拼命攥住雪姬的手,恨不能将自己的命数渡去给她。

兰芽低低地祈求:“嫂子你千万撑住。别放弃,为了月月,也别放弃。”

雪姬却含笑,只转了头望向滚在一边的头盔。她与它近在咫尺,它对她来说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就像……她跟岳兰亭啊。

兰芽瞧见了,便狠狠止住了泪,连忙奔过去将头盔捡回来,送进雪姬的怀里。

雪姬一把便紧紧搂住,抬眸望向兰芽,终于,舒心而笑。

而那一双明艳动人的眼睛,却也随着笑容的展开,而微微地阖上。

兰芽凝望着这样的雪姬,忽地不敢呼唤,也不敢呼吸。

她竟然含着微笑呢,她一定没有走,是不是?

远处传来杂沓马蹄声,那几个察哈尔汉子也是低低惊呼。

兰芽却都听不见了,听不见了。她只跪下来,伸手轻轻地拍了拍雪姬,轻声地呼唤:“嫂子?嫂子?醒醒了。不要睡在此处,这里不是家,这里好冷。”

“嫂子你起来,咱们回到家再睡,啊。”

可是雪姬,却就那么保持着微笑,紧紧地抱着岳兰亭的头盔,再也——没有醒来。

兰芽紧紧按住心口的月月,扑在雪姬身上放声大哭。

天啊,天……

就算她来不及救兄长,好歹让她有机会带着嫂子安全逃生好不好?

为什么反倒让嫂子为了救她而送上了自己的性命啊?!

嫂子的月子还没坐完,嫂子的女儿还在嗷嗷待哺,上天,你对我岳家已然如此,为什么连嫂子也要这么夺走?!

还有,哥啊!岳兰亭,你是个混蛋!

你若在天有灵,你为什么不护着嫂子?!难道你还无法对冉竹嫂嫂忘情,所以你死后就只顾着追着冉竹嫂嫂去了,忘了再保护雪姐姐?

岳兰亭,你有能耐你给我回来,你看我不狠狠抽你几个大嘴巴!

岳兰亭,你欠雪姐姐一声交待,你现下更欠了雪姐姐一条命啊!你来世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也还不清啊。

岳兰亭,雪姐姐……

耳畔只听双宝焦急的喊声:“公子!”

兰芽仰面摔倒在大雪上时,心里唯有最后一句话:“哥,嫂子,你们既然不想留下,那就——好好地走吧。月月交给我,你们放心。我会用我全部的心和命去爱她,护着她。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半分的委屈。”.

天上又落雪了吧?

兰芽被抱进一具温暖的怀抱时,手还紧紧地按在心口,未曾离开月月。

她只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只能感受到脸上一颗一颗,凉凉的,是雪花吧?

她想起木兰山临启程的那个午后,她从山顶回来后,忽然找不见了雪姬。

她问遍了所有人,才在后山找见了她。

后山是一条山沟,里面蓄满了多年的积雪,一年莹白。

而雪姬就跪在那片纯净无瑕的雪里,亲自打开火折子,将岳兰亭的尸首焚化。

她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场奔逃,无法安全带走岳兰亭的尸首,于是她选在这纯净无瑕之地,送他化作青烟,上达天际。

她甚至在微笑,将他的骨灰用手捧起来,柔声说:“你放心,我会将你的骨灰带回去,与冉竹姐姐合葬。你瞧,冉竹姐姐在大火中归去,我便也将你这样送走呢。你与冉竹姐姐,这一生,同心同命,地下自然也该同穴而眠。”

兰芽无声落泪,心下说:“可是雪姐姐,你怎么忘了,我哥最后容身的,却是山沟里那片纯净无瑕的大雪啊……雪,就是你呢。”.

兰芽后来才知道,这一场骤然而至不顾一切的杀戮,也是巴图蒙克同样伤心所致。

因为这一场劫难,满都海也没能逃过命运,也同样——溘然而逝。

巴图蒙克惊怒之下,这才调集手下最为精锐的察哈尔部前路截杀。

他甚至给察哈尔部下的的命令是:必须要取了兰芽的命!

他自己失去了妻子,失去了那唯一能共度一生的女人,他便要司夜染也尝尝同样的丧妻之痛。

而那个晚上,是大人在关键时刻带人赶到,才击退了察哈尔部的精兵。

大人带来的是亦思马因的余部,以及被他说服的兀良哈三卫。

草原部落之间的一场激战,血流成河之后,剩余的使团和建文余部得以逃过杀戮,而草原各部之间也元气大伤,进入了一段休养生息的相对和平时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