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4.70何令明月度关山(7)——血战

雪姬正默默地将岳兰亭留下的盔甲一件一件穿在身上,见状,便将护心镜取下来替兰芽绑上。

兰芽便狠狠一惊,连忙推拒:“嫂子,你干什么!”

护心镜是能救命,可是护心镜却也不吉利啊!兄长将护心镜摘下来,护着雪姬和月月,可是兄长自己却因此而丧命;此时雪姬又摘下来给她,那岂不是意味着雪姬她……!

雪姬也明白,淡然一笑:“别想那么多,我有自己的护心镜。”她说着抬手指了指天上:“你哥还没走远,他在天有灵,一定会护着我的。”

兰芽还想抗拒,却被雪姬死死地按住,亲手将护心镜给她绑严犬。

“你就当是我为了护着我女儿的!你一点功夫都没有,如果再不绑一块护心镜,你拿什么来保护我女儿!”

兰芽这才含泪受了下来,却捉住雪姬的手:“嫂子你答应我,一定要保重你自己。踺”

雪姬哼了一声:“你也是。你得替我护好了月月,也得替你们岳家、替大人,护好了你自己!”.

大队人马离开宿营地不久,果然遭遇了追杀。

一大片黑压压的骑兵四面包抄而来,没有旗号,身上的衣裳也没有格外的特征。

队伍中的老弱妇孺都吓得紧紧抱在一起,女子们则悄悄准备好了发簪——以备倘若被俘,便以死保全名节。

雪姬和藏花,以及队伍中腾骧四营的勇士立即团团将兰芽护卫在中间。

兰芽只问雪姬:“看他们会不会是兀良哈三卫的人?

此时此刻她忧心的不止是这大队人马的安危,还有那独自赴兀良哈三卫的大人啊!倘若来的人是兀良哈三卫的,便证明大人尽管亲自去了,却还是没能谈拢;也就是说大人此时已——怕是凶多吉少。

反过来倘若不是兀良哈三卫的人,那大人则可能没有事。

雪姬终究是出自草原的女子,纵然没有旗号,她凭来人的攻击队形的习惯,以及马鞍的用法等细节还是分辨出来,她便轻轻一按兰芽的手:“别担心,不是兀良哈三卫。是察哈尔部。”

大人没事……兰芽这才微微放了心。

可是既然来人是察哈尔部,那便是巴图蒙克手下最最精锐的部队,比之兀良哈三卫的骑兵更难对付。

兰芽便高声下令:“不要正面迎敌,迂回突围要紧!”

话音刚落,那一片黑云似的骑兵便已经席卷而至,兰芽这边的队伍登时便被冲得七零八落。

暗夜里虽然看不清喷溅的鲜血,也看不清稍远一点的战况,可是却反倒能更清楚地听见利刃斩开皮肉肌骨的声音,冷冽的寒风里更是送来浓浓的血腥气。兰芽紧紧抱住心口的月月,这一刻痛恨自己到了极点……

为什么小的时候纵然穿着男装,也只为了出去玩儿,就没想过跟兄长学一点武艺?否则此时便也可以冲上去拼杀它一番,而不是还要分这么多人的心来护着自己!

藏花率领着腾骧四营的勇士冲杀在外,他今晚杀兴大开,浑身浴血。他却嘱咐雪姬留在兰芽身边,不必管他这边的情形。趁机突围才是。

雪姬左右双刀,刀刃漾着月色血光,寒气迫人。她护住兰芽,又从腰间抽出一把宝剑扔给兰芽:“拿着!”

兰芽接过来,一上眼,便是两眼的泪。

那宝剑她认得,是兄长贴身的佩剑……

正在此时,车前忽然一声惨叫!

兰芽忙掀开窗帘去看,却见一个骑兵已经突袭到了马车边,一刀便将驾车的车夫斩落扯下!

马车的木轮子从车夫尸身上碾压而过,骤然的隆起让马车一个大大的趔趄,惊得月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兰芽便“仓啷”宝剑出鞘,左手抱紧月月,右手便提着宝剑准备拼命!

幸好雪姬已经手起刀落,将那骑兵横斩于马下。

雪姬溅了一身鲜血,立马横刀回眸望兰芽:“没事了!”

可是车夫死了,马车不肯再动。

三阳突地跳下战马来,爬到马车上,从死去的车夫手里扯过马鞭。

“我来!”

双宝不托底,拍马过来问:“你行吗?”

三阳一眨眼:“公子,宝公公,你们不知道。我进宫净身前就是个庄稼人,没少了赶牛车。这道理怕是一样的!”

此时也只能如此,兰芽便点头:“好,都交给你了。你就在这大草原上尽情颠儿一场吧!”

三阳便一甩大鞭子,高声喝令:“驾!”.

草原人的兵种是奇兵,草原人的战术也都是针对奇兵而设。

于是前方察哈尔部的人已经在朝东的路线上,在雪窠里埋了几道绊马索。

技巧高超的骑士可以指挥战马越过绊马索,可是三阳头一回赶马车,还没闹明白技巧,马匹忽然换了新的车夫也不适应,于是便一蹄子趟到了绊马

索上,马匹带着车厢,一头便栽倒在地!

连马带车,咕噜噜全都滚下小山坡去。

埋伏在周遭的察哈尔人欢呼着从雪堆里纵身而起,手举马刀便向马车冲来!

雪姬和双宝见状都惊得头发根儿立起来了,两人纵马而至,挥刀急杀!

可是对方终究人多势众,更熟悉地形,于是雪姬和双宝也各自被包围起来,渐渐与马车隔开距离,一时无法冲破。

兰芽则在车厢里一动没动,只抱紧了月月,手指攥紧了宝剑。只要有人敢进来,她便见一个杀一个!

三阳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拎着刀死死守住车厢,与冲上来的察哈尔人拼了命。

只可惜……他年纪小,也没经历过什么正经的学艺,仗势着的不过是从小干粗活的一把子蛮力。可是那力道在更强壮的草原汉子眼前,便都不值一提。

只听噗噗噗接连几声斫声,紧接着便是扑通一声倒地。

兰芽心便紧紧揪在一处。

是三阳,她知道是三阳!

三阳手上虽然也有刀,可是他没能耐将刀耍那么快,更没机会连续几刀又快又疾地斫到敌人身上——于是方才的动静便只有一种解释,是三阳自己被斫,是三阳倒地!

只是他竟然一声都没发出过,只是怕她担心,是不是?

果然那几声之后,几个草原人便交谈着一同走向车厢来。

“车厢里还有人?”

“一定是。不然这小子何必不要命了守着?”

这几句话兰芽还听得懂。她便死死捂住月月的嘴,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宝剑。

就在此时,猛然听得车外一阵马蹄疾,原是雪姬娇叱着拍马赶到!

她手挥双刀,早已杀红了眼睛!

谁敢伤岳兰亭的妹妹,谁敢伤岳兰亭的女儿?那她就先要谁的命!.

雪姬双刀纷飞,宛若片片月光,察哈尔汉子被砍倒一个又一个。

可是雪姬终究体力有限,她生月月的时候已经耗了半条命去,月子又没做完,紧接着又是岳兰亭的死……她渐渐觉得体力不支,眼前的人影摇晃分裂成两个,三个。

她惊愕望去,之间前后左右竟然都是人!她挥刀也杀不绝,甚至到后来用尽了力气挥刀过去,却只是砍上一片幻影,徒费了力气。

眼见雪姬的情形,那些察哈尔汉子便声东击西,几个人飞扑而上,将雪姬活活从马上扑下了地!

雪姬倒地一滚,头上的盔已然掉了,散落了一身长发。

她头上的头盔,是岳兰亭的呀。穿着岳兰亭的盔甲,便仿佛岳兰亭守护在她身旁。她怎么能把他的头盔都掉了?

她便急了起来,不顾那几个察哈尔汉子已经收紧了包围圈,便不顾一切去追那滚到一旁的头盔去。

那几个察哈尔汉子已经看出了门道来,便一个人冲上去故意将头盔再踢走,雪姬便不顾一切又追过去,而旁边的那几个汉子则趁机从背后挥刀斩下!

几个人,几把刀,一并斩下……雪姬距离头盔只差一步,便无法支撑,噗通倒地。

她的手向前伸着,努力去够,还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双宝也终于冲破了包围冲过来,雪姬却骤然回眸扬声喊:“别管我!快去,快去找藏花,快叫人来救公子!”

趁着雪姬这样分神的当儿,那凶狠的敌人竟然又是一刀斩下——这一回竟然是齐齐切断了雪姬拼力够向那头盔的手指!

“雪姐姐,啊——”兰芽为了护着孩子,之前只能一直忍着。可是这一刻她再也看不下去,抱着孩子仗剑便奔了出来!

而小月月,不知道是看懂了娘亲遭遇了危险,还是被这气氛吓到,呱地一声,哭得凄惨。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