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3.69何令明月度关山(6)——东归

下了山,虎子自顾生闷气去了。可是兰芽却明白,虎子永远是这样忠厚善良的大男孩儿,他虽说生闷气,可是到了时候一定会为了大家挺身而出的。

她不放心谁,也会放心他。

他跟风花雪月还不一样,那四个人终究是大人调.教出来的,跟大人一个路数;而虎子却是她自己的人,能叫她不担半点心犬。

尤其是兄长不在了……她心下便对虎子的依恋更深.

兰芽将风花雪月四人、虎子,包括赵玄都叫道跟前来,将现有的人分成三队。每队由他们当中的两个人带队,然后配备若干名腾骧四营的勇士,不必管其他队,只要拼命护住自己队中的老弱妇孺即可。

经过三天三夜的逃命和厮杀,所有人都是饥寒交迫。若还是撒开大网,要顾着所有人的话,那对于他们的负担太大。只有将“负担”化整为零,让他们只须顾着自己队中的,才能帮他们轻松下来。

兰芽望了他们一眼:“两人一队,你们自行选择吧。”

却同时好几个人都问她:“公子在哪一队,我们就在哪一队!踺”

兰芽一瞧说这话的人有煮雪、雪姬、虎子,还有一个虽然没明确说话,却分明眼睛里都是这个意思的藏花。

兰芽便一拍桌子:“你们别扯淡了!干嘛四个人跟着我?我就算再没用,也不用你们这么多人保护着吧?”

兰芽是故意这么一说,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罢了。实则她明白那几个人都怎么回事儿。

虎子就不用说了,雪姬也顺理成章。藏花呢……她就当是因为藏花在意大人,所以帮大人护着她吧;而煮雪——则是为了能避开息风。

兰芽便抱着手臂,托着下巴想了想:“既然你们自己分不明白,那对不住了,这个权力我就收回来。你们几位,听我号令:风将军与煮雪一队,花二爷与我嫂子一队,虎子和赵玄一队。可听明白了?”

煮雪登时满脸苍白,其余人倒也都没有异议。

兰芽伸手握住煮雪的手:“你终究少了些带着大队人马的历练,而这些人当中风将军无意是带兵经验最为丰富的。你们两人联手,方可互补。雪,大局为重。”

煮雪只能咬唇垂首。而息风,则是满面黯然。

藏花这才幽幽问:“你呢?”

兰芽便望住雪姬:“我自然与我嫂子在一处。”

嫂子刚经历失去兄长的痛,身边还有月月……她得替兄长扛起照顾妻女的责任。

兰芽将大部分心思放在如何保护雪姬和月月之事上,倒没太留意藏花眼角眉梢又泛起的那抹胭脂红晕——听说兰芽跟他在一队,甭管兰芽是不是为了雪姬和月月,总归是排开那多人而跟他在一队——他便掩饰不住地欢喜。

再瞧兰芽那么忧心忡忡望着雪姬的眼神……他便在心底默默发誓:她担心的,便也是他该担心的。若路上雪姬和月月遇见半点危险,他必定以自身相替。

他不会叫她有机会牺牲她自己的.

对于这样的安排,虎子当时没提出异议,事后大家都各自回去整队,虎子才单独跟兰芽说:“本来咱们人就少,你又给分成三队。虽然这样能将负担分散,却也将兵员分散了,防守起来怕更是会顾此失彼。”

兰芽赧然一笑:“实不符兵书战策,是不是?可是从此地木兰山,要东进行到建州三卫所在的地界,中间不光要穿越兀良哈三卫的领地,说不好还会遭遇到巴图蒙克旗下的察哈尔部……”

此时,她已实话实说:“这一路上绝不可能顺遂,咱们这些人能活下来一半已是侥幸。我将人马分成三队,嘱咐各自只顾好自己队中人,不必管其他二队,就是为了一旦出事,就算一队被截杀,或许还能以这一队为代价,叫另外两队有机会逃出去。”

虎子一震,眼睛便红了。

“既如此,叫我和玄儿的队打头阵!若遇截杀,也以我们为饵!”虎子忍不住捉住兰芽的手腕:“而你,记着,一定要居中。让前后都有队伍来夹护于你。”

“甚合我意。”息风也转身回来,闻言便径直跨进来:“公子,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请为了雪姬和月月。虎子那队为先锋,我来殿后,不管遇见何事,公子切记一点:不要管我们,你一定要先走!”.

静静等待天黑,期望这个晚上不再有大风雪,却也希望不要月朗星稀。

唯有这样,大队人马下山而去,才能行进迅速,才能瞒过草原的探马去。

天随人愿,原本的明月当空,渐渐涌起黑云。

兰芽裹住皮袍,一一询问各队领队,确认他们亲自盯着手下的老弱病孺都收拾停当了。

不敢点火把,否则这无遮无拦的草原上,远远就能看见。

兰芽站在黑暗里,面对着黑压压看不清脸的人们:“今晚只能辛苦大家,必须连夜疾驰,不能稍停。必须要在天亮之

前尽可能地走得远,才能叫咱们多一分胜算。大家一定要记住,不管有多辛苦也不要发出动静,尤其是孩子,一定要死死地捂住了他们的嘴。”

“今时虽然心疼,却是为了他们能长久地活下去。”

大家都低低回应:“公子放心。”

所有的战马也都衔了口枚,马蹄绑上了棉絮,只为尽量悄然而去。

又来一阵清风,天空乌云密布,再也没有月色星光。兰芽毅然挥手:“启程!”.

大队人马按照既定的路线,悄然下山,疾驰向东而去。

兰芽说服雪姬,将月月要过来,绑在自己心口。

她自己真到了战场上,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可是雪姬还要帮着藏花领队御敌,她不能叫雪姬太过劳累。

若以汉地的规矩——雪姬甚至是连月子还没有坐完呢啊,却要承受这么多。

幸好还有双宝和三阳那两个小孩儿。经过这回的草原之行,两个小孩儿都长大了。两人小心护卫在兰芽左右,倒叫兰芽安心不少。

三阳咕哝:“要不是乌鲁和图鲁斯在半路上被白音抢回去了,那咱们现在兴许手里还能多一分胜算。”

兰芽却轻轻仰起头来:“不,那两个孩子落在白音手里,也许暂时会对咱们更好。”

“公子怎么这么说?”三阳还是转不过弯儿来。

双宝却立时就懂了:“此时满都海生死难卜,巴图蒙克骤然失了满都海的支持,在一众部将眼里便会退化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白音是猛将,关键时刻连满都海的命令都敢违抗,就更不会将巴图蒙克放在眼里……而他手中一旦握住两个小王子为人质,便有可能跟巴图蒙克分庭抗礼。”

三阳也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白音中途抢走了两个小王子后就打道回府,不再追杀咱们;而咱们到了木兰山后,巴图蒙克那边也没见派什么正经的人马来——原来他们怕是窝里斗起来了!”

兰芽悄然垂首。

大人每一步计谋,都是前后连着多重计算。否则他又何必叫双宝和三阳两个小孩儿胁持着乌鲁和图鲁斯走,途中这才叫白音有机会将两个小王子夺回……

草原铁骑号称天下第一,兵力无人可挡。唯有让他们自乱,才能削弱他们的力量,拢住他们的马辔头.

第一晚因是奇兵,且趁着夜色,走得又静又快,一路上还算顺利。

经过一个白天的休整,第二个夜晚无声降临。

众人都明白,这第二个夜晚才是真正的考验开始了。

此时,兀良哈三卫和巴图蒙克的探马一定已经发现木兰山空了,知道他们已然逃走。所以追踪和截杀,都会发生在这第二个晚上。

太阳即将落山,所有人都心事沉重地默然收拾行装。

兰芽将月月在身上缠了一道又一道,以免奔马之中将孩子掉了下去。

那小小的孩儿,生于苦难,于是格外早熟。此时眼睛仿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在兰芽收束行装时,一双乌黑乌黑的大眼睛,就是那么静静地盯着兰芽看,不哭也不叫。

实则兰芽明白,孩子早就该饿了。

雪姬经过这样的奔波,以及悲伤的打击之下,已经没有奶水了。临行时队伍里特地带上了几只羊,可是毕竟奶水有限,而这队伍里等着那口羊奶救命的也不止是月月一个孩子。

兰芽便心疼地将月月抱住,轻轻悠了悠,努力含笑面对她澄澈的眼睛:“月月,好孩子,等咱们回了大明,回了京师,姑姑一定带你吃尽天下所有美食。你乖,忍忍,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