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1.67何令明月度关山(4)——九凤

“大人!”

兰芽一怔,还没等说话,身边的息风、藏花,甚至还有雪姬,以及闻讯刚从外头奔进来的煮雪……风花雪已经凑齐,唯独缺少冉竹一人;可是此时的雪姬,何尝不是月?

于是风花雪月四人,此时都回到了司夜染身边,跪倒在地。

看见这一幕,兰芽不由得也觉心潮澎湃。

这样曾经连名字都是传奇的四个人,却在大人最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聚拢而来,不问生死,只听大人调遣踺。

这种感情,已经不能简单用一个君臣关系来解释。那是生死相依,那是将生命托付。

她便没再说拦阻的话,只死死咬住唇望住司夜染,眼中的泪却又自己浮了上来犬。

司夜染垂眸望向四人,面上光芒清贵:“都起来。不是不肯托付给你们,只是此事唯有我能办。”

说完了便转头来只望住兰芽,却是眼带笑意:“你没拦着我,真好。”

兰芽闭上眼睛,泪无声滑下。

妈蛋,她怎么不想拦着他?!只是他们四人都提前拦了,她便不能拦。

只因他明白,他从不是将兵将推在前面挡箭的主帅,他始终都是身先士卒,始终都是张开了自己大大的羽翼,想要护住每一个追随在他身边的人哪!

她在用力地忍住泪,他都看得明白。

他便捉住她的手,凑在她耳边低低说:“你瞧,我都是死过许多回的人了。当建文皇太孙的时候,死过;当你家书童凤镜夜的时候,死过;后来入主御马监和西厂之后,更是刀光剑影里穿行,死也死过无数回了。”

他一根一根掰开她攥紧的手指,将她掌心的冷汗擦净。

“我是命大的人,你最知道的。我答应你,此行一定多加小心,好不好?实则留给你的担子也重,虽说此处还有他们四个,还有腾骧四营,还有虎子……可是想要逃出去还是千难万险。这一切都要你来小心筹谋,不敢闪失。”

他这话让她又想起了书童镜夜。她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便惊为天人觉着他好看,非要跟爹把他要到身边来伺候她,说晚上也要搂着他一起睡……

她彼时总穿着男装,于是对男女大防不甚严谨,故此才有此语。结果吓得爹娘、哥哥嫂嫂迭声喝止她,不叫她胡说。

她那时候拉着镜夜的手,问他名姓。他说了叫镜夜,她就又缠着他问“姓什么呀”?实则,她那是故意想叫他多说几句话呢。

他后来才迟疑地回答,说他姓“凤”,凤凰的凤。

她就拍手大笑,说好端端的童子,姓什么“凤”呀,难道是女人么?还得是后宫的女人吗?

他就气红了脸,跟她辩解说,他是古楚国人,凤乃是楚国圣鸟,又有九头鸟之手。还说一个头就是一条命,他说自己有九条命,可厉害了。

她便听着咂摸咂摸,说:“你要真是古楚国人,倒也与我有缘。”

她的名字来自屈原的“滋兰九畹”,屈原又是楚国旧臣,于是她跟他在冥冥之中,倒多了一层纽带呢。

“九条命么?”兰芽便含了泪,使劲点头:“我都记得。大人,我会尽我所能的……可是,大人,我还是想跟你说,我怕我做不到。你若不在身边的话,我真的怕我自己会做不到。”

此时想来,书童的名字便也昭然若揭。

什么镜夜,分明是“夜之镜像”,便是司夜染的分身啊!

还有那个凤,首先因他是龙子凤孙,其次,其次——何尝没有他故意附会她的名字,而临时胡诌出来的?他彼时就是要让她觉得与他投缘,他彼时也许——比她更早情动。

只是她迟了这么多年才知道,迟了这么多年……而紧接下来,竟然就是一场生死离别。

他却目光宁静地望住她,笃定地说:“你能。”

“大人你胡说。”泪一层层地涌起来,她快要控制不住。

“我没胡说,我说你能,你一定能。”他含笑哄慰。

还有句话他不能说——这么一路带着你走来,一路要你自己渐渐懂得了掌控这个局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我可能无法继续再陪在你身边时,你不会孤单,不会慌乱无措。

我要你就算没有了我,也能好好地活下来,有能力防备来自无论庙堂之高抑或江湖之远的恶意。

而不只是从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大学士家的千金大小姐,除了会画画儿和偷看秘戏图之外,便没其他更多的本事了……

你长大了,你一路走来学得极好。你学去了我一身的本领,你看你现在面上骨里都已是我的模样了呢……你甚至在有些时候,有些事上,做的比我还好。

若此,我还有什么不放心?

风花雪月交给你,建文余部也交给你……还有我的心,我的血脉都交给你——娘子,我也不舍,可是我为了你们,必须离去.

司夜染还是去了。

他单身独马地走,不肯带一个人。

因为他知道,此时任何一个有生力量,对于整个使团来说,都可能意味着多保护下几条人命来。他不肯为了自己的安危,再耗费哪怕一点力量。

他下山的那刻,风花雪月都跪倒相送,她却奔出了石头屋子。转眸看看方向,便逆着下山的路,直向山巅冲了上去。

尽管她已经使尽了全力,可是她自己的脚程还是太慢,等她终于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山顶,司夜染白衣白马,已然走到了山下。

那是他的云开,是息风他们设法将它也带来了。

他这样一袭白衣、一匹白马而去,便似整个人都融入了覆盖草原的雪地之中。再往前去,则仿佛融入了那青天之上飘逸的白云中去。

山顶的风呼啸而至,刮在脸上宛若利刃,吹乱了她的头发,撕扯着她的袍摆……她就直直立在这山顶的狂风里,伸手捂住嘴,不敢呼唤他的名字,甚至不敢哭出声来。

她怕这山风有灵,会将她的哭声送到他的耳边,会扰乱了他的心

此行,是他该做的事,所以她不能拦住他的脚步。

于是她只能在心底撕心裂肺地去呼喊他——大人,镜夜,月船,周生,还有……还有,还有——

相公。

身上的皮袍太厚,被风裹着便仿佛要将她一并卷到空中去。

她攥住那皮袍衣摆便哭着跪倒在山顶的大雪里。

她身上穿着还是他的皮袍啊,他就这么走了,这么孤零零一个人朝着危险而去。他不带风花雪月,不带腾骧四营,也不带她。

可是好歹,他也该穿着这件皮袍走啊!

草原的冬天这么冷,草原的朔风这样大,他就那么走了,他身上得有多冷!

大人我要骂你是混蛋——你把什么都给我留下了,可是你不该连这件袍子也留下!

你带走啊,你回来,你好歹把它带走!

不要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走…….

不知哭了多久,只知眼前白光炫目,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高天之上的阳光,被山顶积雪反射,便白得叫人只想晕眩。

她想站起来,她想再看一眼大人的背影,却被那强光刺得再度仆倒在地。

就在这一片炫目的白光中,雪上不知何时印了一道身影。

大片大片的白当中,只有那么细细瘦瘦的一笔墨色。便宛如水墨画卷上,极有骨感的一幅湖石,或瘦竹,或蜡梅,或——孤旅。

兰芽心底一惊,蓦地抬头。

青天白雪,黑衣的身影孑孑。

纵然眼角眉梢都是胭脂媚色,可是那嫣红却怎么也冲不开他周身上下孤绝的黑。

“二爷?”兰芽唤出声。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近乎顽固地只肯穿这一身黑了呢?从前印象里,他是喜欢穿红的,正配得上他眼角眉梢的那抹胭脂。

他却没来扶她,只是依旧孤绝地抱着手臂,冷冷道:“岳兰芽,你够了!大人都不信我们四个,却将所有人都交给你。可是你瞧你,大事还没筹划明白,只自己跑上山顶来哭。”

“我真替大人不值,替山下那些翘首等着你的人,不值!你终究是个没用的丫头,还什么兰公子、兰少监、兰钦差?你看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个会哭的笨蛋!”.

“我滚你妈蛋!”

山顶先是一寂,随即爆发出娇叱,兰芽像是发了疯的小野猫,从地上窜起来便扑向藏花去。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这些,怎么也还轮不到你来说!”

兰芽连受几个重大打击,却用力哑忍,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这么得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她便挥拳朝藏花身上砸去。

她的力气虽然不大,也根本没功夫,只是瞎捶乱打,可是——落在身上,却也是疼啊。

藏花裹紧大氅,眯眼望着狂怒的兰芽,静静地,承受下她每一拳的怒意。

他帮不了她别的,可是他又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孤单跪在山顶怒号的狂风中哭泣……那他至少,能让她打一顿出出气也好。

既然不敢陪你一起疼,那我至少可以——把你的疼转嫁到我身上,让我自己比你,更疼一点.

兰芽狂擂了十几拳,头脑便也冷静下来,蓦地停了手,愣怔望向他。

“二爷,你为什么不还手?”

藏花这才悄然放下心来:“还手?我若还手,你现在早就是一具死尸。”

兰芽眼睛哭红了,面颊被山风吹红,唇则被自己咬红——她此时面上除了那一颗灼灼晶亮的黑眼珠之外,都已经是红的了。

看着这样的她,他只能是更加心动,却也,更加心痛。

他便哼了声:“打够了么?若没打够,不妨再打几十下。只

要你还有力气。”

兰芽便羞愧得转开头去:“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嗯哼,”他算是应了。

兰芽悄然抬眸:“你眼角的伤,就让我看看,不行么?”

“不行!”他几乎尖叫起来。

“算了。”兰芽只好放弃。又扭头望一眼司夜染离开的方向。

天高云淡,大雪如银,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她便又想落泪,忍不住悄然问:“大人装成你的模样去威宁海,他将你模仿得惟妙惟肖,竟然都骗过了巴图蒙克和满都海。他可真聪明,是不是?”

藏花闻言,便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心下若痛,若欢。

大人这一次“双影交错”的谋划,也有他的功劳啊,可是她不知道,也——想不到呢。

看她此时的模样,心中早已满满地都是大人了。就连岳兰亭临终说出书童的事,她也未曾因此而又犯了从前的脾气。她对大人还是满满的信任,满满的——依恋。

可是想到自己……想到眼角那朵藏起来的兰花儿,他便也忍不住小小的心酸。

永远,永远,都不会有他的位置了。

哪怕,一点点。

【某苏自己也是在边写边哭~甚至更早,一年多以前构思到这一段的时候,已经在落泪了。么么大家,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