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30.66何令明月度关山(3)——书童(3更2)

岳兰亭,去了。

石头屋子里悲声凄厉。兰芽哭着,心神却怎么都转不过来。

兄长说什么书童?哪个书童?

爹什么时候杀死过书童了?爹明明是对待下人最为宽厚的主人家啊!

难道是兄长临去那一瞬,目光迷离了所以看错了人?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踺!

哥说的,一定不是镜夜,一定不是!

可是……可是,她也忽地又糊涂起来——镜夜后来,去了哪里啊?

她只记得为了能跟爹出使草原,她便将原本要随爹一同出使的镜夜砸晕了,捆在她卧榻底下,她自己则冒充镜夜混进了使团……然后在草原一呆就是数月,等终于回到家中,进门就好悬被娘给家法伺候了,她就忘了要问一问镜夜……

再后来,娘罚她禁足一个月,就关在自己房间里,哪都不许去,除了丫鬟之外,谁都不许见。一个月期满解了禁足之后,她才又蹦蹦跳跳出来找镜夜,想要跟他显摆自己在草原的所见所闻,尤其是那个——天青水碧之间,碧眼如翠,救下她的少年。

她想告诉镜夜:原本以为你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小童儿,不过现在她想改了,因为她在草原上又见到的那个少年,比镜夜好看多了。好看,一百倍!

可是她却怎么都没找见镜夜。爹的书房,前宅后宅,甚至厨房库房,还有家里的田庄……竟然怎么都找不见那个家伙。

她这才急了,跟娘亲和兄长追问。可是娘亲却是闭口不答,最后还是兄长禁不住她缠磨,不得不眼神躲闪地说:“……要不是他不小心,你也没机会跟爹跑出去这么远,惹了这么大一个乱子。于是你失踪后,娘就一气之下将他打发出去了。”

她登时就急了,这是镜夜代她受过啊!

她捉住兄长的袖子,死拖住不放:“打发出去了?打发到哪儿去了!是交给人牙子了么,是哪家牙行的,又是给卖到谁家去了?”

她当时就横下一条心,就算翻遍了京师的牙行,她也得把他给找回来!

可是兄长却支支吾吾道:“……不是交给人牙了,是交回给他乡下的亲戚了。好歹也是在咱们家呆过的,爹也不忍再卖了,就给了银子,打发他回乡去了。”

她这才怔怔地后退两步,掉下眼泪来。

既然是这样安排的,那她就也可以罢手了。他不是再去给人家当奴才了呀,他是拿了爹的银子回去过他的日子去了……说不定还能念点儿书,那就比在她家里当仆人的好。既然如此,她就不找了,不找了。

可是此时想来,难道那时候竟然是兄长骗了她?

镜夜不是回乡去了,他不是安安静静过他的日子去了,他是被爹——杀了?!

她半晌回不过神来,司夜染见状一痛。千防万防,却没防住岳兰亭临终前的回光返照。

他便走上前来,轻轻按住她的肩:“……书童的事,等眼前情势安定了,我再与你好好说。”.

那小小的月月,眼睛还看不清周遭,开始还只是瞪着大大的黑眼睛,尝试着去辨清这个混沌的世界。后来便被母亲和姑姑的哭声感染,便也张开小嘴儿“呱”地哭了出来。

兰芽连忙停住悲声,起身走到雪姬身边,扶住她的肩膀,哽咽劝道:“嫂子……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别吓坏了月月。”

雪姬也是坚毅的女子,深吸一口气已是制住哭泣。垂眸深深地凝望岳兰亭一眼,便错开目光望向兰芽:“你哥的眼睛没闭上……”

兰芽微微一震,“嫂子。该你来。”

雪姬却努力一笑,轻轻摇头:“我算是你什么嫂子?就算有了月月,可是我从未曾正式进过你岳家的门,没拜过你岳家的祖宗。我没这个资格。”

“嫂子!”兰芽好不容易止住的泪,便又滚下来:“我早说过,我代表整个岳家,早就接受你了!”

“可是我自己不接受!”雪姬垂眸,痴痴凝望岳兰亭:“你的话,还是你们谁的话,对我来说都不要紧。我只想要他的那句话!既然他始终没说过,那我就永远都不是你岳家的人。”

她抬眼望向兰芽:“将他的尸首带回去,设法再找回冉竹的遗骨,将你哥哥葬在冉竹身边,记住没有?!”

兰芽哭着死死抱住雪姬:“嫂子我求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相信我哥不是始终不肯说那句话,他只是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我相信如果我哥能顺利带着你和月月回到大明,回到京师,回到我岳家的旧址,待得我爹昭雪那天,我哥一定会正正式式向你说,一定会风风光光给你一个名分。”

“嫂子,只可惜我哥没能等到这一天……我求你,千万不要因此而埋怨我哥,也更不要因此而否定了你自己。你为我哥,为我岳家所做的一切,我全都知道,全都一定会到爹娘灵前一一禀告。”

雪姬却早已平静下来,抬手替兰芽擦了擦泪:“你别多心,我不是在乎那个。我也更不会埋怨

你哥,我也不会怪你……说到底,终究是我自惭形秽。我这样残花败柳的人,不配进你岳家。岳家的媳妇就该是冉竹姐姐那样的,就也永远只是冉竹姐姐一人好了。”

她说着,垂首看怀中小小的女儿:“我能这辈子还能跟你哥生下月月,我已经知足了。”.

岳兰亭死去,外头许多人扶老携幼蹒跚而来,门外也是哭声嘤嘤。

他们都是被岳兰亭一路护卫而来的,一路上多亏岳兰亭的前后调度、左右指挥,前冲后挡,才让他们能一路安然走到此处,逃过了北元铁骑的凶狂追杀。

岳兰亭是为了护佑他的妻儿而死,也是为了护佑他们而死。

门外的人越聚越多,兰芽与雪姬互望一眼,便都毅然擦掉了泪花。

岳兰亭死了,她们是伤心,可是这木兰山上每一座断壁残垣的石头屋子里,那一座没有死过亲人,那一座没有也同样爆发过撕心裂肺的哭声?

此时同甘共苦,相依为命,便没有时间都浪费在自家的痛楚之上,她们还得赶紧振作起来,设法走完最后的征途才是。

就在此时,息风从外头进来。

兰芽来了山上这么大半天,并未见到息风,此时看他一身的风霜,便知道他是出门在外。

息风看了她一眼,又望了望地上的岳兰亭,却也没顾得上说话,直接走到司夜染身边耳语几句。

息风神色凝重,可是司夜染的神色就更是多了一抹肃杀。而站在两人身边的藏花,则鬼魅一般森冷一笑,眼角眉梢宛若有血色潋滟而开。

大人的神色,兰芽不敢说能一时猜透;但是藏花却好猜,他这样的神情便是已然动了杀机!

曾经,兰芽便曾面对过藏花这般的模样。那时惧入骨髓,又岂能忘?

她便也起身,走到司夜染身边,看了一眼门外的众人,低声问:“怎么了?可是情势有变?”

司夜染望着她,急速点了个头:“兀良哈三卫不肯放行。”

“什么!”兰芽也是一惊!

此时虽然到了木兰山,距离威宁海已远,可是毕竟还在草原境内。倘若兀良哈三卫作梗,那便前有兀良哈三卫,后有巴图蒙克的追兵,眼前这一群伤亡惨重的老幼妇孺,又该如何逃生?

“他们难道反了吗?”兰芽咬牙:“此行我还是钦差,我去!只要他们还是我大明朝廷册封的官员,便不敢不听我这个钦差的调遣。”

司夜染却轻轻按住她的手:“他们想拦的,是我。”

“为什么?”兰芽又是一惊。

司夜染看了左右一眼,垂下头去轻声道:“当年兀良哈三卫曾经助燕王朱棣夺取我祖父江山,兀良哈三卫也因此才获得大片土地,并且册封官位。他们与朱棣一样,乃是我建文一脉不共戴天的仇人。”

“显然此时我等的身份已经被他们所知,尤其是我的身份——我此来也奉皇命,大宁一线军镇全都听我节制,兀良哈三卫一定是担心我会趁机公报私仇,率兵毁了他们。”

息风接道:“此时我们都已人困马乏,缺医少药。使团中仅有的一点粮食都分给了老弱妇孺,战士们几乎三天三夜没吃过东西了。更何况此时极有可能形成兀良哈三卫与巴图蒙克前后夹击,咱们若想强行突围……怕是凶多吉少。”

司夜染便笑了,只凝眸深深凝望兰芽:“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我走一趟。”

【现在大家明白某苏为何不太想细述书童这段往事,而是要留在后头了吧~~~还有,岳兰亭是受传统天地君亲师思想教育的男子,他就算活下来却也不会快乐的呀。于是决定还是放他归去吧,回到父母亲人和冉竹身边,对他也许是一种解脱。稍后第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