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25.61心若兰兮终不移(12)——无所不为

便于此时,外头传来动静。

兰芽担心是巴图蒙克的部将寻来,便死死逼住巴图蒙克,不准他说话,以免外头人听见而寻来。

她对付他一个人,已是勉力为之,还要借助蛊术的谎言。倘若再多一个人,她便凶多吉少。

也想过是大人寻来……她知道无论遇到什么,他都不会弃她于不顾。可是她此时这副模样……就更不想叫他看见。

手攥住发簪抵着他咽喉,用力太大,僵持的时间又太长,她已渐渐支撑不住。

这时满都海走了进来,扬声问来。他们两个便都听出是满都海来了踝。

他发现了她的支撑不住,于是胆子更大,扬声回应了满都海。

于是情势陡转,眼前情势变成了他们夫妻一前一后将她夹在中间儿。

此时巴图蒙克和兰芽都不敢乱动,满都海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兰芽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用巴图蒙克性命相胁。

只是满都海终究是满都海,她不是兰芽这样十几岁的小丫头,更不是普通的女人,眼前的情势虽然看似紧张,可是她却能看得明白:巴图蒙克虽然受制,身上却无大碍,更多的事岳兰芽那丫头在虚张声势。

她便佯作惊慌,悄悄移动脚步,绕着温泉打转。

眼前的情势依旧不容放松,她必须要趁着司夜染还没寻来的当儿,先救下蒙克,然后夫妻携手制伏岳兰芽,到时候便能用来要挟司夜染。

若能逼得司夜染在他们面前自杀……那便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至于什么跑了的岳兰亭,或者是王瑾等建文余部,没了就没了,又无损王庭根基。可是司夜染,却是非死不可!

谁叫这个世上,同一时代竟然天降两个天才少年?从小到大,司夜染永远都是蒙克最大的掣肘。司夜染若活下来,无论是作为建文皇太孙,还是作为明国的擅政太监,他的存在将永远是大汗最大的敌人.

满都海脚下移动,兰芽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她背对着满都海,又要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身前的巴图蒙克身上,于是要左右回头过去看满都海,便有些迟滞。

一个不备之间,满都海手持剔骨尖刀便猛地从后面朝兰芽扑了上来!

手中利刃毫不犹豫朝兰芽脊背刺下!

兰芽听得风声不对,急往侧倒。脚下石头湿滑,她一个定身不住,整个跌坐在了水里,手里的发簪被巴图蒙克趁势捉住手腕在石头上一磕,便被撞飞,滑出去老远。

巴图蒙克随即起身扑过来,一伸手便反扼住了兰芽的咽喉!

他虽说心下还有小小不忍,可是他也更清楚,司夜染说不定此时就在洞外,甚至——已经无声进了洞口,时间已经容不得他再迟疑!

局势已定,满都海满意地笑了一声,缓缓走向那根摔飞了的发簪去。

弯腰捡起,正想奚落兰芽一声,却刚刚一抬起身,身后的石壁背后便鬼一样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咽喉扣住。

不用回头,满都海也知道是谁!她惊悚地一声低呼:“司、夜、染!”.

此时洞中情势,两男两女,两女同样咽喉被男子制住。

巴图蒙克闻声惊慌看过来。

其实两者之间的位置还是稍有优劣之分。

司夜染扼住满都海,是正面朝向巴图蒙克;而兰芽则是面朝司夜染,而巴图蒙克则是背向司夜染。

这么一点位置的区别,对于高手来说,却也可能是生死之间的关键。

巴图蒙克便是一声狞笑:“你敢伤满都海,我便也会要了她的命!”

司夜染从暗影里走出来,轻轻一叹。

“实则若是你我同样都动手,我还是赚了。兰公子不过是一条性命,而满都海却至少是一尸两命。”

此时紧迫,司夜染却还是能淡淡一笑:“若以你家族遗传来看,我猜她此时怀的还是双身子,所以是一尸三命。”

兰芽闻言潋滟而笑:“以我一命换他们三命,倒也值了!”

巴图蒙克果然心中一乱!

他扭头迷茫地望向满都海:“你又有了孩子了?几时的事,你为何未曾告诉我?”

满都海终究也是女人,闻此言略觉心酸,不过却还是强忍而笑:“自从她来了,大汗再也未曾与我共居一帐……我便想,暂时还是不告诉大汗吧,也省得大汗分心。等婚礼过后,显了怀,大汗到时候自然知道了。”

满都海没有将自己的一腔心酸都想细说,可是巴图蒙克如何听不明白?

他垂眸看向兰芽,又回头看一眼忍辱负重的满都海……便是一声痛呼!

他竟然为了这么个时时刻刻算计他,想要将他置于死地的女人,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孩子,完全忽视了满都海!

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满都海看出巴图蒙克迷乱,便急忙出言:“大汗冷静!别忘了我从来不是小心眼的女人,我对大汗没有半点怨怼,大汗便也不必心慌意乱!眼前情形要紧,大汗不必管我,赶紧挟岳兰芽离去。有她在手,司夜染不敢对大汗怎么样!”

巴图蒙克便也极快冷静下来,忽地一把将兰芽提到身前,他自己顺势转到了兰芽背后。

兰芽身上的衣裳本就是仓促之下临时披挂上的,没时间系紧,这么一被拎起来,便全都顺着身子渍滑了下去。

兰芽低低一声吸气,身子已然赤在司夜染和满都海的面前!

巴图蒙克要怎么样,她已想到,便更不敢面对,只能绝望地闭上了眼.

巴图蒙克狞笑道:“虎度,明白我与她为何这般泡在温泉里么?不妨告诉你说,你的心上人,方才已经成了我的。嗯,真是又白又软,又甜又香。那身子滑的哟,啧啧,让我流连忘返。”

司夜染果然受不了,掐在满都海颈子上的手便不由得加了劲。

满都海察知到,以目示意。巴图蒙克便更变本加厉,直接伸手过来,当着司夜染的面,将手按在了兰芽身上……从上到下,尽情游走!

司夜染一声低呼:“拿开你的手!”

兰芽自己死死闭住眼睛,也警告道:“巴图蒙克,别忘了你的桃花蛊!”

巴图蒙克冷冷一笑:“此时,我便什么都顾不上了!虎度,想让我停手也行,你现在就放开满都海,让她走!否则我就当着你的面,再玩儿一遍你的心上人!”

巴图蒙克说着当真将手抵在了兰芽两.腿之间……

兰芽反倒冷冷一笑:“巴图蒙克,你若敢伸手,我立时便咬舌自尽!桃花蛊你不信是么,好,那你就试试我死后,没人能替你解开那蛊,那虫儿会是何等的模样!”

司夜染随即跟道:“巴图蒙克,永远不要忘了我是何样的人。我从小到大杀过多少人,又在西厂新创了多少种酷刑,你不会不知道。你若这么折磨她,我难道不会以牙还牙么?”

司夜染说着宛若鬼魅般一笑,伸手便按住了满都海的腹:“这里头的两个孩子,我是该先挖出哪一个来呢?”

“你!你是个厉鬼!”满都海终于怕了,忍不住扬声冷呼。

巴图蒙克也是一惊,放在兰芽身上的指尖瞬间冰凉。

兰芽便也向司夜染点了个头:此招已然奏效。

司夜染便又轻轻叹了口气:“阿哈,可是说这些,我自己都觉着没意思。我们是男人,怎么说来说去的法子都是怎么去伤害女人和孩子?你我心里都明白,她们两个都是好女人,都是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替代的女人……我们为什么不同时放了她们走,咱们兄弟两个单打独斗一番呢?”

两人依旧还是少年,心中更昂扬着英雄情结,于是司夜染的话当真触动了巴图蒙克。

他眯了眯眼,又看向满都海。

满都海却凭阅历,急忙出言阻止:“大汗,不要上当!能为你死,是我满都海的荣耀!至于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要紧,我们已经有了图鲁和乌鲁斯,大汗你早已后继有人!”

司夜染随即扬声讥笑:“彻辰怎么忘了,图鲁和乌鲁斯早已被我的人带走!若我和兰公子无法按时间回去见面,你以为我的人会留下他们两个的性命?!”

巴图蒙克便是一声惊呼:“司夜染,你竟然敢掳走我的孩子?!”

司夜染平静回答:“为了她,我没什么不敢!”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