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22.58心若兰兮终不移(9)——天地飞花

司夜染纵身飞落悬崖,可是霹雷却带着满都海从山背处缓缓绕了大弯,走向山谷深处僻静之地的一条温泉。

温泉的水量不大,只是从山壁缝儿里细细地冒出指头粗的水柱。此时草原风雪严寒,那水纵然是温热的,可是却也流淌不远,不久蔓延而成的溪流就都被冻住了,形成一片白色蜿蜒的冰带。

也因此,温泉根本无法形成标志性的白雾。泉眼处产生的那么一点子白气,被周围环绕的山壁隔断了,外头什么都看不见。

因这暖泉地处隐秘,水流小小、流经悄悄,这股子贼性劲儿像极了老鼠。于是草原人又叫此处为“鼠儿泉”。

这“鼠儿泉”的位置也只有草原人自己才知道耘。

霹雷驮着满都海寻到了鼠儿泉,满都海也是惊讶,轻轻拍着霹雷的颈侧:“你确定,他们是落到此处来了?”

霹雷突突地打着响鼻踝。

满都海便甩蹬离鞍跳下马来,逆着泉水形成的冰带向上走,绕过四拢合围的山壁,走近了温泉的泉眼。

许是听见了动静,山洞里登时一片慌乱之声。是石块在地面滚动,被四壁回声,空空的传出来。

满都海便心下一热,厉声喝问:“谁在里面?”

终于,一个声音悠悠传来:“满都海,我在这里。”

紧接着旁边却是一声厉声:“不许说话!”

满都海便从靴子里一把抽出剔骨尖刀,毫不迟疑走进去.

山洞深处,温泉泉眼。

四周大石光润平滑,泉水温热,氤氲成白气,氤氲悠荡。

满都海缓缓看清,那白雾之中果然有两个人。

巴图蒙克坐在温泉里,兰芽则骑在他腰上,手执发簪抵住他咽喉。

两人衣衫都是半褪,兰芽更狼狈一点,身上的衣裳勉强遮住要害。长发垂落,被水汽打湿了裹在身上,挡住那两处柔峦。

满都海见状心下狠狠一痛,又是大怒:“岳兰芽,你找死!还不松开大汗!有任何事,你放手再说!”

兰芽也毫不示弱,回头厉声警告:“不许过来!再走一步,我便先要了他性命!”

此情此景,满都海也不敢疏忽,生怕兰芽鱼死网破,真的刺穿巴图蒙克的咽喉。她便缓了缓,退后一步,眯眼仔细去打量巴图蒙克。

出乎料想,巴图蒙克浑身上下并无要紧的伤。

满都海便忍不住问:“大汗,你可有伤?”

巴图蒙克盯着兰芽,缓缓道:“我没事!”

“告诉你了不准说话!”兰芽簪尖儿又深入半分:“再说话,我必定要了你的命!”

此时情境,变成了兰芽的以一对二。兰芽本无功夫,如何可能对付二人?

满都海便更加放松下来,用了蒙语与巴图蒙克说:“大汗怎么糊涂了!就算是心上的人儿,也不能容许她这么逼住你的咽喉!大汗怎么还不反抗?大汗难道忘了,你的命不止是属于你自己的,更是属于黄金家族的,属于整个草原的?!”

“心爱的女人要紧,可是大汗这一生不能只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大汗不要再犹豫了,趁着司夜染还没来,赶紧先制伏了她!”

他们用的蒙语又密又急,仅懂粗浅皮毛的兰芽根本听不懂。可是凭着此时的情势,她也能大致猜到。她便又狠狠刺下簪尖儿去,回首冷笑:“满都海,若我死,我便也必定要与他同归于尽!”.

时间倒退回小宁王.刚派人来草原,商议与巴图蒙克一同起兵之时。

巴图蒙克以要迎娶兰芽而拒绝了小宁王,小宁王的使者拂袖而去。

接下来探子便传来消息,说小宁王去联络了走投无路的亦思马因。

听说这个消息,帐下的白音等部将都建议巴图蒙克趁势起兵,先灭了亦思马因,然后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小宁王——明知亦思马因跟巴图蒙克有杀父之仇,他却敢违背盟约与亦思马因联军,那就是公然不将大汗放在眼里。

巴图蒙克却都否决了,反倒神态轻松,极为愉快。只是那双狼一般的碧眼,若有似无地从岳兰亭面上兜了个转。

岳兰亭回到帐篷便陷入沉思,久久不肯说话。

雪姬没辙,只好搬来兰芽。

兰芽前前后后将事情零敲碎打地刺探出来,便也是一怔,跌坐在榻上。

雪姬急了:“你们兄妹两个究竟要怎么样?到底怎么了,说啊!”

兰芽面色苍白地抬眼看一眼岳兰亭。

“巴图蒙克听说前盟友小宁王背叛盟约,转而与世仇亦思马因联手,不但未恼,反而面露笑容。还下令禁止部将追击亦思马因的永谢布万户——便只说明一个问题。”

“他雄才大略,虽说要杀亦思马因,报杀父之仇;但是他的雄心从不止于只报私仇。他此时乐得眼见亦思马因南下长城,与明军杀个你死我活。若亦思马因就

这么死了,他自然不费自己一兵一卒;若亦思马因不死,明年春来他正可以借机挥师南下,名义上是追杀亦思马因,实际上则是顺势兵进长城,剑指大明!”

岳兰亭见妹妹已经猜到,便目光深静。

“到时候的先锋官便是我。”

兰芽点头:“而你手下的心头部队,便定然是王瑾他们!”

该送死的,去送死吧。正好作为一招试探。

若一击得手,巴图蒙克才带领草原骑兵正式南下;倘若一击不中,那死的也反正都不是他帐下的草原铁骑。

兰芽便笑了:“看来这笔账,我要跟他好好算一算了。”.

接下来,大计渐定。

岳兰亭带王瑾等人趁着婚礼逃走,而由兰芽负责引开巴图蒙克。关键时刻,以巴图蒙克性命相胁。

只是后来绝没想到司夜染竟然在除夕也到了……

兰芽心上欢喜,却也难过。因为大计已定,已经来不及再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

她依旧还得自己冒险引出巴图蒙克去,否则谁知道巴图蒙克会不会发现了司夜染的真实身份,反而扣押司夜染作为要挟!

于是她带巴图蒙克走的时候,事先都没敢去与司夜染作别.

她深知,若去作别,他必定不允她去涉险。

他甚至会化用计策,由他自己代替了她,他亲自设法将巴图蒙克调虎离山而去。

到时,怕定然是一场血战,两个人两败俱伤!

可是,她就算跟着哥哥们走了,她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哥哥原本就要护卫那么多老幼病残,他本来就力有不逮,若再多了个她,哥哥必定更多分心。

可是若是大人跟着哥哥走了,情形便又不同。大人不但能切实帮上哥哥的忙,更能成为大队人马的心之所向……到时便走得更容易。

于是在大人和她自己之间,她选自己.

一切果如司夜染所料,出了大营,她便尽力将巴图蒙克往远处引。

猫耳洞山便是王庭最远处的标识,她便借着要看风景的借口,将巴图蒙克一直引到了那边。

到达山下的时候,风雪正起,天地飞花。

她伸手接住那曼妙而落的雪花,轻轻低笑了。

大人,你说除夕欠我一场盛世烟花……你错了,你并不欠我。

你瞧这一刻天地飞花,这本是大自然最美的鬼斧神工啊。纵然是大人你自己的巧手,能替我雕出玉牌,织成锦衣,却——也做不成这样的天地飞花呢。

所以,大人,我心无憾。

这一生与你的相遇,疼过,恨过,也笑过,爱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场无与伦比的盛世烟花。

如果没有遇见你,现在的我,可能依旧还是那个被锁在深闺,只能相夫教子的平凡妇人——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如何能亲看过这一场场,盛世烟花?

大人,你已做到极致,无须更美。

而我,若然今天再回不去,我也会含笑瞑目,沉睡在这一片无与伦比的,天地飞花之中。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本就是生就冰雪一般。于是当我阖上眼的一刻,雪花飞临,我便也会觉得,那是你在轻轻吻我。

如是,今生,足矣.

见她笑靥明媚,身子娇软,巴图蒙克忍不住情动。

便伸手进了她的衣襟。

她深吸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强令自己忍住。

随着马行上山,他的动作渐渐急了;他的呼吸都喷在她耳侧,灼热、霸烈。

他咬着她的耳朵:“给我,现在。”

【看到大家在问5月的月票怎么投,首先要谢谢大家的厚爱;那下个月的就给新文那边吧,麻烦大家啦~~明天这边也是正常更新。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