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9.55心若兰兮终不移6——四面楚歌

“所以,眼下便不必优柔,记着她的嘱咐,带人速走!”

司夜染抓住岳兰亭的手臂,一推一送,挥袖之间已是又斩落两名草原士兵。

眼前形势虽听似四面楚歌,可是现实情形却逃不过熟读兵书战策的岳兰亭。只需静耳倾听,便知外围那动静多是虚张声势,不过为了扰乱草原人军心罢了。

岳兰亭也没猜错,纵然是外围来了息风带领的腾骧四营,来了虎子率领的大明使团,可是终究人数有限,且武器装备并不精良耘。

现在趁着突然,搅乱了北元大营的人心而已。稍加冷静,一旦北元将领清醒过来,重新组织起有序的防范与反击,那司夜染的胜算实则微乎其微。

这一场占据,关键在“奇袭”二字。要的就是突然、迅速,不容犹豫。

岳兰亭便狠狠一点头,回头吩咐雪姬:“上马!”

王瑾那边的建文余部也都准备好了,老弱病残,能骑马的骑马,不能骑马的也上了勒勒车踝。

司夜染眯眼遥望一眼那冷落狼狈的队伍,眼底倏热,立在风雪里忽地朝他们一揖到地。

那边队伍里登时一片哭声,“少主,万勿如此!”

司夜染起身,双眸含泪:“这多年,累你们受苦。这一礼,你们不必推辞。此一去山高水远,希望你们都能善自珍重。后会有期,咱们来日再见。”

司夜染说罢,亲手一拍一个半大孩子的马P股,那马登时一声长嘶,奔驰而去!

那一队人,便都洒泪而别,遥遥风雪里,还在回眸望住司夜染。

这个人,是他们一家数代的追随,前后几十年的信仰。是为了他,他们才忍辱负重活下来,不管遇到多少险阻;是因为有他,才叫他们活着充满希望,只因为他们信他,信他终究会带他们走出渊薮,重新走回那一片湛湛青天之下。

岳兰亭也上了马,手提银枪兜转过来。

岳兰亭点头:“不用担心,只要你们冲出大营,息风带领的腾骧四营便会接应。从此南下,藏花已带大宁一线余部来迎。”

“那你呢?”岳兰亭眼睛一眯。

“我留下。”司夜染长身玉立,眉眼轻扬。

他们都走了,却要有人留在大营里托住北元追兵的后腿,为大队人马逃离争取时间。

“还有谁?”岳兰亭横枪望来。

司夜染傲然一笑:“有我一夫当关,便足够了。”

岳兰亭眼中冒出火来:“你乱来!”

双宝和三阳本都上了马,一听不对劲,两人对望一眼,便都毫不犹豫滚下马鞍来,一左一右站在司夜染身旁:“还有我们!”

岳兰亭长眉陡立,司夜染却冷哼一声:“累赘!没有本官的话,何时允许你们自作主张?”

双宝和三阳又对视一眼,三阳拧着脖子冲司夜染大喊一声:“反正,我们就是怎么都不走了?大人要看着不顺眼,就先杀了我吧!”

岳兰亭坐在马上,眼眶有些酸涩。

一直恨这个阉人,恨到灭门之后的几个月里每个晚上闭上眼睛,眼前就是他一身鲜血、满脸冰冷的模样。

也期冀过能有一天与这个阉人直面相对,到时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将他挑落马下!

却未曾想到,两人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见面,竟然——他在这一刻还为了这个阉人而眼眶发酸。

“这天下甘愿为你卖命的人还多着,”岳兰亭眯眼望向凝立风雪之中的司夜染:“你又何必亲自留下来?你完全可以多叫几个手下来担这差事!”

司夜染却静静仰头回望他的眼睛,淡淡一笑。

“岳将军,你懂的。”

岳兰亭眼眶便又是重重一酸。

原本,他根本就不想听司夜染这一声“岳兄”,可是却又因为后半句话而忍了下来……

殿后的差事的确不一定非要他亲自来做,可是他却要为了一个人而不顾危险留下来。

小妹。

岳兰亭深深吸气,再吸气:“告诉小妹,我在前方等她。万万,不要出事!”

“好。”司夜染终于展眉而笑:“三天后,咱们木兰山见。”

雪姬含泪在马上朝司夜染叩头:“大人!属下应留下护主……”

司夜染轻轻摇头:“现下你最要紧的差事不是护着本官,是要护好你的孩子。别忘了,你家兰公子还舍了自己的半条命在这孩子身上。所以记住了,不容半点闪失!”.

按着预定,大营里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岳兰亭一马当先,银盔银甲穿行风雪里,银枪左勾右挑,枪枪窜出鲜红血花……马蹄劲疾,终带着众人冲出大营,渐渐远去了。

大营里虽则依旧火光冲天,却渐渐地——空了。

蒙古军队以白音为首,一些将官终于清醒过来,赶紧带人上马去追。

事不

宜迟,司夜染垂首瞄一眼死赖在地下一左一右抱住他大.腿的双宝和三阳,轻叹一声:“你们两个既然想留下,就留下吧。”

双宝和三阳一声欢呼,这才松开了手。两人站成一排:“请大人吩咐!”

司夜染盯着他们俩:“大营里就剩下咱们三个了。你们两个倒是说说,就凭咱们三个,怎么拦得住大营里的上万人?”

双宝更见成熟冷静,眸光倏然一亮:“我们公子独自将巴图蒙克引走,乃是擒贼先擒王的路数。既然如此,奴婢们便也效法公子,擒贼擒王!”

三阳懵懵懂懂愣了愣,随即也跟着眼睛一亮:“宝公公从前跟奴婢有个小小计议来着,我们两个准备绑了图鲁和乌鲁斯那两个小王子!”

司夜染长眉一挑,赞许点头:“好办法。双宝三阳,你们两个果然没白伺候你家公子一场。这便去吧,趁乱将那两个小东西给我死死绑住,然后,送到中军大帐来。”

双宝闻言也是一惊:“中军大帐?”

那是王帐,是守备最为森严的地方。

司夜染长眸一眯:“擒贼擒王,宝儿你说的。忘了?”

司夜染说完一挥手,便转身融入风雪,朝中军大帐而去。

擒贼先擒王,这北元王帐并非只有一个王,还有一个——满都海.

王帐之中,此时满都海自己也已顶盔掼甲,收拾停当。

这些年她虽然身为女子,却亲自带兵冲杀。曾经在一场大战中,她的头盔被人削掉。性命之虞时,她的头发散下来,被人认出是个女人。对手藐视于她,用刀尖儿又挑了个头盔扔给她,示意不欺负她,要她戴上头盔重新对战。

她半点都没软弱,不顾散乱的头发,将头盔扣在头顶,重新上马,更奋勇杀去——直到亲手将那个将官斩落马下!

她满都海,从来不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只是今晚,她的盔甲束得并不规整。到了腹处,她终是没忍心狠狠勒下去。

王帐最初的大乱,被她迅速平定了下去。多年的征战,早训练出她的临危不乱。她端坐王帐,连发几道急令,派出几队人马去。

首先,让人灭火。只有将大营的火全都熄灭,才能看清究竟又多少人围攻,分清敌我。也能叫大营里的部众安下心来。

其次,派勇武的白音带人上马去追岳兰亭。岳兰亭虽然勇武,可是他带走的建文余部多为老弱病残,这样大风雪的草原,他们走不快。若是追上,其他人格杀勿论,唯有尽量留下岳兰亭一家的性命,押解回来再作计较。

第三,派马海带领大汗亲卫,速去追寻大汗影踪,确保大汗无虞。

第四,叫神箭手莫日根赶去护卫两个孩子,满都海叫将他们赶紧带到身边来。

几道命令发出去,王帐登时恢复了秩序,大家循序而动,局势渐渐稳定了下来。

唯有一事,马海颇有些不放心——满都海担心大汗安危,怕中途也有人设伏,更兼怀疑兰公子……于是满都海竟然叫他将大汗的亲卫全部带走,万万叫大汗毫发无损。

马海劝谏道:“彻辰爱护大汗之心,臣下明白。只是亲卫若全部带走,王帐有谁来保卫?”

满都海倒是豪迈一笑:“我王帐大营多少勇士!马海你放心去吧。”

马海只好带人而去。

大事处理完毕,满都海蓦地感觉有些困倦了。

许是因为有了身子的缘故,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筹备婚礼太过疲惫的缘故吧?

满都海便手撑面颊,短暂打了个盹。

然后她瞧见图鲁和乌鲁斯两个孩子欢天喜地走进来,蹦蹦跳跳到了桌案旁,一左一右依偎在她怀里,甜甜喊着“额吉”、“额吉”。

这个梦看似甜美,却叫她这样地陡然一惊。

莫非是孩子们出了事?

她便猛地睁开了眼睛。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