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7.53心若兰兮终不移4(4.28第一更)

巴图蒙克与满都海交代了一下,握住满都海的手说:“我与她的婚礼,一切都劳你费心操持。”

满都海含笑摇头:“放心去吧,今天本就是你们两个的日子。婚礼上的繁文缛节,如何比得上两人单独相处的一刻。”

“至于前后操持,这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蒙克,这一刻我没有身为妻子的酸意,我反倒是像是为自己最爱的两个孩子在忙碌。于是无论多忙,都是开心的。”

巴图蒙克眼眶一热,急忙攥紧了满都海的手:“我这辈子,何幸有你。”

若没有她,便没有他的一切。性命、汗位、胜利,以及今天的荣光耘。

满都海含笑摇头:“你是黄金家族的血脉,就注定是这草原,这天下的主人。就连我亦是你的奴仆,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能因此而成为你的妻子,成为你的彻辰,这对我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她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大汗,这一生,我已别无他求。踝”

她从来就不奢望,他会有如对兰芽一般地爱她。

在那一对璧人般的孩子面前,她时常抚着自己堆满了皱纹的脸,自惭形秽。

她已然将他交给了兰芽,自从兰芽来到草原之后,他再没有碰过她,而她自己也再没有与蒙克共居一帐过。

她明白,她能陪他的这一生,这一段时光,走到此时,便已是终点了。

她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将她全部的心力都转移到图鲁和乌鲁斯两个孩子身上。将他们抚养长大,将他们教育成为大汗的优秀继承人。至于男女情爱……从此以后,她只含笑看着他和兰芽。

她喜欢他们两个,宛若当成自己的孩子,由衷的。

她便仰首,满是释怀的笑意,轻轻拍了拍巴图蒙克的手背:“去吧。看天色,仿佛又要有一场大雪了。你们早去早回,别耽误了晚上拜天地的时辰。”

巴图蒙克孩子气地笑了,眉眼尽情舒展。这是她与他共度的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时光里,从未见过的啊……

“满都海,等我们回来。今晚拜天地之后,我一定带兰芽单独给你敬一杯酒。满都海,谢谢你。“

他的手重重按在她肩头,她明白,那里是满满的谢意。

她便亲自给他披上袍子,帮他系好带子,柔声嘱咐:“兰芽终究是汉地的姑娘,不适应草原的风雪。大汗千万保护好她,别叫她冻着了,否则今晚还怎么拜天地呢。”

“你放心。”巴图蒙克含笑,伸手揽过满都海来,印下唇去。

却只是……印在她的额头。

满都海心尖微微一颤,随即已是坦然笑开,推着他向外去:“快去吧。大汗的心意,我都领了。”

巴图蒙克这才含笑而去。

长袍微甩,马鞭轻摇。颀长身影点点融入帐外的天光里,一点一点地,看不清了轮廓。

满都海心满意足却又难掩惆怅地笑着,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兰芽来之后的三个月,蒙克都未曾碰过她,于是便也不知道,她已然又有了三个月的身子呢……

这一次的感觉,如上一次怀着图鲁和乌鲁斯的感觉一样,她自己便有直觉,还是双身子。幸好这是冬日,袍子又厚,三个月还不到特别显怀的时候,于是那一心只挂住兰芽的少年大汗,丝毫未曾察觉。

也好,否则他又得分心来照顾她,更不会允许她怀着身子替他操持婚礼。

她不怕辛苦,她喜欢尽这份儿心。

这多年为那个少年所付出的一切,她都未曾有半点后悔过。这究竟是一个母亲的心,还是一个女人的情,她自己已然不想去细分了。

只愿今天万事顺遂,她便此生心满意足.

巴图蒙克带着兰芽,两人共乘一马而去。

王帐里所有人都在帮着忙碌今晚的婚礼,或者是期待这今晚的这一场狂欢。

毕竟,今晚是除夕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狂风渐起,一场大雪又如期而至。

岳兰亭帐内,岳兰亭与雪姬对望了一眼,雪姬便连忙掀开被子站起身来。

身上,早已收拾停当。

雪姬又给月月喂了几口奶,将她小小的脸蛋儿贴在脸上亲了又亲:“丫头,娘对不起你……接下来这一场奔波,你要是娘的孩子,你就给娘安安全全地熬下来。千万——别那么容易就死了。”

月月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只是看娘郑重其事跟她说话,她便黑眼睛圆滚滚地,张开红豆儿般的小嘴儿朝着娘亲笑。

这一下,雪姬早已控制不住,已是泪落如雨。

却也只能狠心,将月月用厚厚的毛皮裹住,然后揣进兰芽亲手缝制的那个皮囊里。然后小心翼翼地吊在了心口。

刚吊上,却被岳兰亭伸手接了过去:“我来。”

雪姬的眼泪便又有些止不住,却是

拦着:“不,我来。这一路上,这么多人,还都要听你指挥。今天你不止是月月的爹,你还是所有人的统帅,你的安危绝对不容有失。你带着孩子便是多了个累赘,若打斗起来定是施展不开。还是我来。”

岳兰亭却坚定按住雪姬的手:“我的安危不要紧,孩子的安危才是不容有失。你是有身手,可是却比不上我。月月在我身上,才更安全。”

雪姬却执拗起来,死死抱住皮囊:“不!孩子是我生的,无论我叫她生死,她纵然再黄泉路上也怪不得我……至于你,还是算了。”

岳兰亭眯起眼来,“直到此时,你还在怨我当初不肯要这个孩子?”

雪姬抬眼细细地看岳兰亭的眉眼,细细地看,再细细地看……

他可真俊。即便脸被毁了,还是这么的长眉入鬓,眼瞳若星。依旧还是她当年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俊美无双的少年郎。

她怎么会忍心真的怪他?

她是哭过,闹过,骂过甚至打过,她难过他不能接受她和她的孩子,她难受他忘不了冉竹……可是他却也明白他的感受啊,也正因为他如此长情,她才喜欢他的不是?

倘若他是见异思迁的男子,倘若他早早就要了她而忘了冉竹,那她——说不定早就一把掐死他了。

今天这一场逃亡之旅,她是心疼女儿,心疼得心都要碎了;可是她也更担心他——如果要在女儿和他之间做选择,她宁愿他安然无恙地逃出去。

而她的女儿,她最亲爱的月月,既然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出生在这群狼环视的地方,便要与她做好一样的准备。

不去想地久天长,随时可以将这条命丢在草原上,只要能护得住那要紧的人的安全。

实则她的月月也一定不会怨她这个娘的,是不是?本来就是不足月的孩子,本来都没机会降临人世的,却被兰公子许了自己的半条命,又被冉竹姐姐在昏迷时一路护送,她们母女才幸而多活了这一个月。

这便够了,是不是,我的月月?

所以如果半路上你的姑姑再遇上什么危险,或者是冉竹姐姐托付的那个男子遇到什么危险,她们母女便要将自己的命还出去。不能,再抢走兰公子最后半条命,不能再拖累了冉竹的相公啊……

看她执拗,岳兰亭怎么也夺不过来,便也只得长叹一声放弃。

雪姬将皮囊重新吊好。却听得那边铿锵的动静。

雪姬抬眼望去,却见岳兰亭解下了挡在心口处的护心镜。

那是彼时他在南京守备府里的模样,银盔银甲的将军,立在银色月光之下……

“你要干什么?”雪姬便一震。

盔甲里的护心镜是最缺失不得的。

岳兰亭却目光坚定,将护心镜解下来直接便兜头给她戴上。

雪姬便连连后退:“我不要!你戴回去!”

岳兰亭恼得咬了咬牙:“不是为你,是为了护着我女儿!”

我女儿……

我女儿!

雪姬便止不住双泪簌簌落下。

终于能听见他这样说,终于能听见他这坚定不移的语气。就算要她现在就死,她也,瞑目了.

岳兰亭的帐篷里,他们在准备;双宝和三阳也在准备。

王瑾等建文余部的老幼病残们,也同样在准备。

只有王帐的草原人,被除夕的风雪,被今晚婚礼的喜庆卸去了防备。

别说这些人没有正规的武装,即便是能跑,这大风雪的草原本身就是一个噩梦,除了草原人之外,汉人根本没机会能跑的出去。就算让他们先跑一.夜,天亮了快马去追都来得及。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