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4.50心若兰兮终不移1(3更1)

他的神色都写在脸上,怎么都藏不住了。

兰芽看得明白,便娇俏一笑,上前轻轻拉住他的手。

仰头,认真去望他的眼睛:“大汗多虑啦……我若不愿,早就反抗了,又怎会乖乖一直等到今天?”

她做了个鬼脸:“我倒以为,是大汗要故意拿捏个理由来退了我呢!谁叫我从不是驯顺大汗的女人,草原这样大,大汗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跟我生气?”

“真的?”

巴图蒙克眼中漫过惊喜——只不过更多的事惊,喜是包裹在惊里。“那你怎么还穿成这样?踝”

“大汗是误会了。”

她悄然垂首:“我今儿这么穿,不是为了悔婚,也不是为了跟大汗闹别扭。相反,我今天这么穿,才是表达我的认真。”

她握着他的手,高高仰头望住他的眼睛,清丽绝伦的容颜上泛起玉光。

“大汗忘了,我家门遭难不过一年余。若按着汉地的规矩,儿女总要守孝三年,在三年之中不事嫁娶。可是大汗对我兄妹情深意重,我兄妹便也感念大汗,没有以此事为推脱。”

“我愿意为大汗破了这个例,只是总归不能便连一点孝心都没有了。于是我今天便特地穿上这素服,拜天地的时候也好叫爹娘谅解。”

“再说,”她辫子轻轻一甩,辫梢娇俏轻扬:“再说大汗你也喜欢穿一身白衣呀。便如从前江南的慕容公子,清雅冠绝天下;后来的少年大汗,也总是喜欢穿一身白鹿皮的袍子。”

她笑靥若悄然绽放的兰:“草原崇白,于是我便是穿着这一身素服与大汗成婚,也并无不敬,反倒更是归化之心。大汗说,是不是?”.

巴图蒙克终于点头微笑,伸手去摸她的面颊:“你既是这样想,那我就放心了。”

他虽这样说,却还是上前一步拥住兰芽,在她耳边沙哑地问:“可是你今天忽然这样善解人意,倒叫我更不放心呢。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就舍下了司夜染的,嗯?”

兰芽笑了:“其中的道理,大汗与我一样明白。我来草原三月,开始何尝没安过逃走的心?彼时,我日日夜夜巴望着他能来救我。可是他做了什么?——呵,呵,长长百日不闻不问。原来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

兰芽轻轻别开眼去,眼角闪过泪花:“以他的能耐,若想救我,早就来了;既然他从未来过,便是他根本就没将我放在心上过。”

巴图蒙克凝眸,细细辨识兰芽面上神色:“只是因为失望了么?兰芽,你本是长情的人。”

兰芽便笑了,仰头望他。

“事到如今,我跟大汗马上就要成了夫妻,便也不必彼此藏着心思了。”

巴图蒙克点头:“好。”手指流连在她娇柔的面颊上,舍不得撤开。

兰芽便深吸口气,敛上长睫:“大汗跟我都明白,司夜染其实是建文余脉。”

“嗯。”巴图蒙克迷蒙点头,只享受着她的发香。

“所以大汗又如何不明白,我当日缘何要给贫苦的牧民送银子?我就是早就猜测,草原怕是也有建文余部逃生而至。只是草原终究有草原的规矩,大汗就算收留了他们,却也不敢轻易相信他们,更不敢随便给他们官职,于是他们的处境会是王帐里最为贫苦的那一群。”

巴图蒙克微微皱眉:“莫非你在指责我心狠?”

“不是。”兰芽在他臂弯里仰头轻笑:“这不是大汗自己定的规矩,这是草原千千万万年来的规矩。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汗已经给了他们容身之地,这便已是足够的仁慈。”

“真乖。”巴图蒙克情难自禁,挑起兰芽的下颌吻了上去。

这一回,兰芽双手攥紧了拳,没有闪避。

巴图蒙克一边吻,一边呢喃:“嗯,以你聪明,既然发现了建文余部,便也自然明白了岳大人曾经也发现了什么。”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嗯,我错了,从此不该叫岳大人,该改口叫岳父大人。”

兰芽怆然一笑,借这耳鬓厮磨藏住。

“我明白了,当年我爹出使草原,便也是在草原发现了那些人吧?就为了掩藏这个秘密,司夜染才会痛下杀手,诛我满门。”

泪,还是滑下面颊。

巴图蒙克直起身子,双手托着她的面颊,细细凝望她。

“你终于懂了。”

兰芽含泪垂首:“所以,我还怎么能对他不心死?”

“原本,我还想过要替他开脱,想以为他是奉皇命,不得不动手……却原来根本与皇命无关,根本是他杀人灭口!”

她仰起头来,眼含仇恨:“既如此,我还如何能继续与他在一起?”

巴图蒙克长叹一声,将她拥入怀中:“好,好。你终于明白了。”

再度倾身吻住她,甚至手也伸进了她的衣襟,“你放心,我必定替你报了此仇。我娶你从不

是儿戏,我既没机会叫一声岳父,既然没机会给你岳家聘礼,我便必定将他的人头供在岳父岳母大人灵前。”

他的手灼烫地覆上来,兰芽浑身轻颤,却不能抗拒。

女人的身子跟心是相连的,身子若有半点抗拒,便证明说出来的都是谎话。她只能忍耐。

兰芽的驯服,甚至是羞涩的主动迎合,叫巴图蒙克难以按捺。他便一把将兰芽抱上榻去。

兰芽轻喘,微微推开他:“大汗别急于这一时。此时里里外外都在为咱们张罗,满都海都随时会进帐来,咱们若这般……”

巴图蒙克闷哼了一声,只得重新坐起来。却还是按捺不住,索性将兰芽抱到腰上,借着长袍的遮掩,将兰芽袍子下缘分开……

深深的恐惧沿着每一根神经蔓延上来,兰芽知道此时不能躲,反倒只能迎合。唯有如此才能打消巴图蒙克最后的怀疑,也才能为所有人赢得最后一次逃生的机会。

巴图蒙克的手先探上来,他的呼吸登时急了,另一只大手急切地抱紧了兰芽的翘TUN。他的声息都漾着酒醉:“……你知道么,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渴望过一个女人。岳兰芽,此时此刻,从我心里来说,是我的——初次。”

他便猛地将她按坐,骤然挺身!

一切,一切,已在毫厘之间,却猛然听得帐外一声呼唤:“大汗,要事!”

是莫日根。

巴图蒙克已是箭在弦上,额角细汗涔涔而下:“什么事!此时就算天塌了,也都不要来烦我!”

莫日根已是听出大汗声音不对……略一想,如何能不明白大汗在做什么?

莫日根也是大惊,连忙道:“大大大汗,是,是是司夜染来了!”

帐内陡然一静。

巴图蒙克迅速望了兰芽一眼,兰芽也是一惊。

巴图蒙克便猛然道:“好,我这就去!”

兰芽便也趁机急忙从他腰上滑落在地,跪着替他整理衣袍。

巴图蒙克垂首,挑起兰芽的下颌:“你高兴了,嗯?”

兰芽一颤:“怎么会?”

巴图蒙克便一把将兰芽又提到腰上来,捏着她下颌:“吻我!”

兰芽心下微微一颤,面上却是含笑。

双手捧住他的脸,用鼻尖轻轻厮磨:“原来大汗,还像个孩子。“

“嗯哼!”巴图蒙克攥紧她的腰:“不管。总之你要吻我。”

兰芽深吸口气,只得落下唇去。唇瓣厮磨,他自然不够,主动张开了嘴,将兰芽的唇都包住。兰芽黯然垂下眼帘,只得伸出了丁香去……

这一吻,长久。

长久到兰芽都以为自己在黄泉路上走了几个来回,努力奉迎着辗转、娇.喘,可是实则心下却是,一片死灰。

巴图蒙克终于满意了,方喘着粗气将兰芽的头按在心口上。

“岳兰芽,我要定你了,不许背叛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也许会比灭你满门那晚的司夜染还要狠!”

“我明白。”兰芽垂下眼帘,绕着巴图蒙克的手指:“我都说了这么多,大汗难道还不肯放心么?”

巴图蒙克垂眸去望她:“……除非我已经让你怀了我的孩子!只是,时辰还不到,我就只得暂时忍着。小东西,我定要你今晚便怀了我的孩子,否则便不放过你!”

兰芽垂下眼帘,淡淡一笑:“好啊。”

“可是现在,”巴图蒙克忽地又一把将兰芽抱起:“跟我一起去见司夜染,乖。”

【今天三更,稍后还有两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