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3.49大喜之日,素若幽兰(第二更)

他这个原来的太子,被废为沂王。侥幸因年幼,又有皇祖母护着,总算还能继续在宫中居住。

那一年景泰帝为了给他自己儿子庆贺,大肆铺张,甚至将各个藩王的世子也都接进宫来。名义上是为给太后天伦之乐,实则是为了给自己儿子添喜气。

新太子自然成了众星捧月,而他这个废太子则成了落水的狗。那帮世子一边恭维新太子,一边用尽一切恶语奚落他。

那新太子还觉不够,还叫他给他放纸鸢。像趋势奴才一般叫他拎着纸鸢满院子的跑,叫他向东便向东,叫他往西便往西耘。

尤其是那宁王的世孙,也就是后来的小宁王,竟然故意将他的纸鸢打进了水里。一群孩子跳脚大笑,新太子颐指气使命令他去捡起来,说还要继续放。

那一刻刚刚五岁的他,再一次明白了天家无亲情的道理。他抬头望一眼那些本该是至亲的孩子,心底涌满了苍凉。

后来……是公孙寒替他跳进池水里取出了那纸鸢,才免了他一场生生所受的凌.辱。

彼时年幼,虽然从两岁起便受皇叔景泰帝的种种暗害,但是好歹活下来,心下便也还没学会要以牙还牙,更没想到要骨血相残。可是那一年,孤单绝望地站在池水边,在一片奚落的哄笑声中,他却瞬间懂了想要杀人是什么感觉踝。

他借着口吃,装作卑微害怕的模样,可是一双眼却死死地盯住了那个宁王的世孙。

那一年,他才五岁,便在心底暗暗发誓。

总有一天,他会杀了那个世孙,一定!

后来年纪渐长,慢慢地明白了宁王世孙彼时缘何那般对他。

原来宁王一系早与成祖有过二分天下的盟约,只是成祖毁约,得了天下之后反倒将宁王藩地南迁,从此变得无关轻重,于是小宁王恨他,是恨他曾经的储君身份,是恨他的执掌江山。

于是十岁之后父皇重新登基,他也重新再被立为太子之后,他便笃定了要杀小宁王的心.

也许自古以来,凡是有藩王的朝代,皇帝总会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吧?

从皇帝自身来说,为了维持江山一统,必定都想削藩;可是那些藩王却都是至亲骨肉,若轻易削藩便难免会引天下人指摘,说骨肉残杀,甚至会授人以柄,反倒叫藩王捉到借口,正好起兵。

于是他在刚刚登基,江山未稳的时候,选择了忍。

他一直忍到小六那孩子长大一点,能独自出门办差了,才借着小六的手办了先代老宁王。

接下来又忍了这些年,终于又忍到了小六长大成人,忍到了小六终于替他亲手割下了小宁王那颗脑袋!

二十多年的忍耐,他终于如愿以偿,终于能亲眼看见了小宁王的首级。

他有多高兴,多高兴!可是他却不敢叫任何人瞧出来,甚至包括张敏……于是他只能赶紧退回卧榻来,亲手拉严了龙帐,叫自己沉入梦境里去露出那个久违了微笑。

明早醒来,他还得亲自下旨安抚南昌宁王藩国。亲下旨意,立宁王世子为下一代宁王。

他甚至还得亲自呵斥司夜染,将皇家骨肉残杀的恶名尽数都推到小六的身上去。只说给了小六节制边关之权,却未成想小六竟然先斩后奏,已是斩下了小宁王头颅。

身在皇位,他担不起那个骨肉残杀的恶名。纵然是小宁王反叛在先,他也必须得撑起一个仁君的脸面来。

而小六那孩子……果然是懂事。

那孩子知道他终于同意放他北去,不是光叫他去办自己的事儿,去救出那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兰公子来的……他是叫那孩子去替他办事,去替大明江山办事!

只有大明江山稳固了,只有他这个皇帝的心满足了,他才能允许那孩子接下来去干自己想干的事。

不是他心狠,只是从古至今千万年来,永远都是江山重、人为轻.

除夕。

一大早帐外便忙碌开了,满都海亲自带着人里里外外地操持。也不用兰芽帮忙,直说叫兰芽安安心心地等着当新娘子就好了。

兰芽便又检查了一遍雪姬、月月,以及双宝、三阳,还有被巴图蒙克扣为人质的王瑾他们的孩子。

他们个个都已经悄悄准备好了。

只是问题是,他们这些人在草原的汪洋大海里,便宛如沧海一粟。纵然是准备好了,可是谁敢说就有胜算,就一定能逃得出去?

兰芽看完了一圈,回到帐中。满都海早已派人将喜服送了来,几大盘子的绫罗、珠宝罗列在榻上。满眼华贵,满室生辉。

兰芽便屏退了左右,对着镜子整理好了头发,换好了衣裳。

然后扬声:“宝儿,去请大汗来。”

双宝进来,一张脸苍白,一双眼珠子却是乌黑乌黑的,望见兰芽便是一怔。

“公子,你这是……?!”

兰芽却淡然一笑:“

没事。你去吧。”

巴图蒙克却是耽搁了半晌才来,撩开帐门走进来,竟也是一怔。

双宝退出去,合上帐门。

巴图蒙克便攥住腰带:“你为何做这一身装束?难道满都海亲自盯着人赶制的喜服,竟入不得你的眼?”.

原来此时的兰芽根本就没穿那华贵的喜服,而是穿了一身的素白,便连领口袖缘都没有半朵绣花。

她头上也未曾点缀华贵的珠翠,只将一把青丝梳拢到脑后,编成一根素辫。压鬓、辫梢都未曾有一片花、一根钗。

她竟是在这大年下和婚礼当日这大喜这双重的大喜的日子,将自己打扮到了素淡的极致。

不过巴图蒙克也得承认,这样素淡至极的她,容光却未见半点减损。反倒因为衣饰的素极,而更加彰显出她眉眼的清丽、五官的灵动。

便是那一点毫无妆点的朱唇,也成为周身上下唯一的一点鲜艳。反倒更是美到了极致。

巴图蒙克深吸一口气,不知怎地想起在汉地见过的观音造像。

清丽绝伦,不容半点亵.渎.

巴图蒙克的不满,兰芽自然明白。

她便嫣然一笑:“大汗不高兴了,是么?大汗必定以为我又犯了从前一般的倔脾气,非要在大喜的日子跟大汗闹别扭,故意穿了素衣,是表示不愿跟大汗拜堂了,是不是?”

巴图蒙克自然是这么担心,见她巧笑倩兮地明白说出来,倒也是一怔。

“难道,你并不是这样想的?”

他的语声里,融入了一丝自己都不知道的紧张。

终究还是——紧张她啊。如若不然,他何苦要等这么些日子,干脆直接要了她,将她困在威宁海,只需看守好了她,不叫她寻了短见。待得十个月后,她有了孩子,再野的女人便也会被征服了。

只是他终究舍不得啊。

在草原也有草原的规矩,更何况他是堂堂的大汗。若不给她一个名分便要了她,那她从此地位只能如卑微的女.奴。更何况满都海的地位这样崇高,在部众当中的威望甚至都在他之上——那她就永远都无法与满都海相提并论。

纵然他从不细问自己的心,可是他的私心里——终究还是偏袒了她一点啊。

虽然满都海是他的正室妻子,虽然他的性命和汗位都是满都海给的,虽然满都海给他生下了孪生继承人……可是终究,隔着年纪,隔着恩情,他对满都海的情不是发乎本心,也不是寻常的男女之爱。

他今生第一次的爱恋,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儿的钟情,其实都是她啊。

于是在他心里,从情爱的角度来说,她都是他最看重的,他便不愿委屈了她。

于是不管在将她强行掳来时,在路上对她有多霸道;可是从到了王帐之后,他对她却更多是执礼相待。

只因为,他怎么做,他的部将和手下就都会效仿。只有他对她执礼,那些人才能也同样礼敬于她。

否则她就会跟雪姬一样,纵然跟岳兰亭是实际的夫妻,都有了孩子,却永远得不到外人的尊重。

他小心翼翼地替她考虑了这么多,甚至要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渴望,还要小心翼翼地不叫满都海吃醋……可是怎么她竟然还不明白么?

【明天加更~】

谢谢晶晶的红包。

4张:hgfq603

2张:irenelauyy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