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1.47相对浴红衣(下)

可是那个凉薄的小孩儿还是没笑,纵然一身大红,却依旧睁着一双清冷如冰的眼。

他便叹了一口气:“算了,不笑就不笑。反正这也才是真正的你,是孤王眼里——心里的你。”

桌上的血泊颜色更深,更凝固了,小宁王的眼神也更加涣散,迷离。

他唇角却挂着梦幻一般的笑:“孤王说过一句傻话,办过一件傻事,做过一个痴人。这三件,竟都是因为你。你,知否?”

耘.

傻话,是这么多年来都自信满满地教育别人,甚至包括巴图蒙克,说要假装爱一个人,最高的境界是要弄假成真,也就是说要用上自己的心。这般长此以往,明明没有真的悸动过的心,便也仿佛以为自己是动心了。

当然那真与假之间,如他这样的人还是拿得住、捏的准的踝。

那巴图蒙克后来对那兰公子是真的动心还是假的动心,他不知道了;可是他对自己一直都在说:你对那孩子的所谓动心,都是假的。而之所以看起来这么真实,也都不过是你技巧太真、手腕太高,便偶尔连自己的心都给骗过了。

那不是真的动心,绝对不是.

至于做过的傻事……从前的便不必提了。什么悄悄派人跟着他出门,市集上但凡他看过什么,问过什么,便是偶然眼角余光扫过的,他也都叫人买下来。封进盒子里,也知道不能立即去送,总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便将大小的盒子都累叠起来,一起送过去。

便比如那次那个小孩儿从南昌忽然驰归京师。那是为了他的大人,那是他听说了他的大人被皇上禁足乾清宫。

他心下酸涩,却还有一种如愿以偿,因为他终于找见正大光明的机会,将早已积了满坑满谷的大大小小的盒子,一并给那小孩儿送去了。

可是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那小孩儿竟然什么都不顾便决然而去。他追到河岸上,白帆早远了,他却也不肯放弃,还是将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拉了满满的一船,都给那个小孩儿送去了。

那一次那小孩儿再度离开他,再度回到京师,回到他的大人身边去……他都不知道,那小孩儿还能不能再回来。在朝廷严厉禁足藩王的规矩之下,他今生今世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那小孩儿一面。

驰马水岸,遥望迢迢远帆,他追不得,诉不得,他便只能执拗地将那些盒子都给他送去。就算明知那小孩儿不稀罕,盒子连拆都未必拆,可是他就是要送,不管那小孩儿收还是不收。

因为……那些大大小小的盒子,原本是他自己亲手一块一块儿掰开了、藏好了的心啊。

若是都聚拢在一处,将完整的一颗心给那小孩儿,那小孩儿不会要不说,更会叫旁人都瞧明白了。于是他便积了这满坑满谷的盒子,将他的心掰开成千万个小碎块儿,每个盒子里装一小块儿……便不会吓退了他,便也不会叫人看懂了去了吧?

否则,别说他自己无法跟自己交待,他的部下、他的王府臣子,甚至他在天上的父祖都不会饶了他——谁让前代宁王的大业,便是断送在那个小内贼的身上!

那个小孩儿,本是他宁王府中的人呢。那个小孩儿却背主叛离,帮着那个更心狠手辣的小太监毁了整个宁王府,活活摘走了前代宁王的命啊!

所以他要告诉所有人,甚至要对着镜子告诉自己说:“那些盒子不是你的心,你对他根本什么都是假的,是手腕,是伎俩,是贿赂,是——仇怨。”

只有午夜梦回之时,他才会朦胧想起,他曾经是怎样亲自一件一件将那些东西买回来,怎样一件一件亲手擦拭干净,怎样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装进盒子,封好,然后心满意足、却又万般心酸地,轻叹一声的。

其实从前的那些,也许都不要紧。最最要紧的傻事,反倒是眼前的这一件。

他明明知道那小孩儿绝不会轻易叛离司夜染,他明明看得清那小孩儿是在他眼前演戏,他明明明白——纵然那小孩儿眼角被那小阎王刺下了兰花,那却也不过还是表面的功夫罢了。

那小孩儿不可能背叛那小阎王,那小阎王若当真想折磨情敌,又怎么会止于刺下一朵花?

可是就算他都明白,他都了然,可是他还是扛不过那小孩儿跟他道一声:“带我走。”

明明知道,带着他走,便也仿佛带着索命的无常与自己同行,可是他竟然还是带了……为了叫那小孩儿走得安心,他竟然还自说自话说信了那小孩儿与那小阎王当真是掰了,只为了叫那小孩儿放下心防。

——就更不用说,这些年这些次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在南昌安着个替身当摆设,悄悄儿冒着性命的危险进京来了。

他是可以正大光明地说,是为了大业,是为了探查朝廷的意向,或者说是来会巴图蒙克……可是他哪一回,不是一进京来便第一时间去打探那个小孩儿在哪儿。打探着了,便丢下了一切,心头乱跳地赶去?

甚至,就连听说他发了邪火,跑到青州去鞭

打了一个书生。他竟然也不远万里地赶去,瞧瞧那书生究竟是什么模样,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在他眼里,仿佛有资格能被那小孩儿打,也必定得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才行。

这些年,他都记不清他究竟明明白白,又糊里糊涂地做下过多少傻事。他骗得了那小孩儿,骗得了旁人,甚至骗得过自己——却终究骗不过那真正冷静的对手。

比如那眼瞳清冽的兰公子,比如那时刻冷眼盯住他的小阎王,比如——那隐藏在深宫大内,叫他数十年再也见不到面的皇帝。

他们也许都在冷眼旁观着他犯傻、出错,他们都在冷静地等待时机,一把掐断他的脖子。而那个小孩儿,就是他们手中最快的刀。

今晚,呵呵,那小孩儿和他们,终于,成功了。

功败垂成,那小孩儿毁了他宁王一脉的大业一次,又毁了第二次。

可是谁叫他自己傻,明明知道该防备那小孩儿,明明知道该先除掉才安全,可是他偏偏就是狠不下心、下不了手,管不住自己的心……

好冷啊,身子冷得仿佛要冻成了冰。便是自己的那滩鲜血,竟然也已经无法温暖自己了。

他用尽最后的气力,转头,望住那个小孩儿。

他挣扎着张开嘴,他想对他说“你过来”,却就在张开嘴望过去的那一刻,再也动弹不得.

帐外是下雪了么?

还是他自己化身成为了清雪,随风飘起?

他看见那小孩儿微微一震,仿佛挣扎片刻,才抬步朝桌面上的“他”走过去。

那小孩儿伸手按住“他”已经再无血涌出的颈子,指尖微微一颤,然后手起刀落——切下他的首级。

他曾威胁过那小孩儿,说要彻底全切了那小孩儿;呵呵,此时便是报应,那小孩儿便毫不留情地切下了“他”更重要的首级。

然后那一身血衣的小孩儿便提着“他”的首级,吹熄蜡烛,悄然走出帐门,身影融入风雪。

他便情不自禁跟随着飘浮而去。

其实他还想告诉那小孩儿,讲讲他们当年的初相遇。

那一年他还是更小更小的小孩儿,天生浓艳,比女子还要娇媚。在王府里便勾起了一些人的贪婪,甚至包括——先代宁王,他的祖父。

那些人欺负了那小孩儿,那小孩儿纵然拼命挣扎,却终是寡不敌众……

祖父也欺负了那小孩儿,碍着身份,那小孩儿终是没能逃过……

等他回到王府再看见那小孩儿的时候,他看得出那小孩儿变了。那小孩儿眼角眉梢都是冷冷的防备、深深的仇恨。可是那又有什么用?那小孩儿什么都不会,依旧无力自保,那样深浓的仇恨只会给他自己带来更深的灾难。

彼时身为宁王世孙,他正在暗中训练一批刺客。

他便状似无意地伸手一指那小孩儿:“我看那小孩儿不错,收进亲卫营,好好训练他吧。”

那一年他自己刚二十多岁,正是青葱玉立,华光万丈之时。多少闺秀暗暗爱慕,可是他却独独只看得见那个绝艳却阴冷的小孩儿……

所以便到此时,他也并不真的恨那小孩儿杀了自己。那小孩儿杀人的技巧本是他亲手教的,他只希望那小孩儿变得强大,再不受人欺负。

甚至,就连那小孩儿毁了他祖父的基业,他也并未真的记恨……

只是这一切,这一生,却再也没有机会,说给他听了。

更没机会告诉他,当得知他成为男子,喜欢上那兰公子的一刻,他曾有多么的,悲伤。

【大人会有更要紧的事做,咳咳,花都虐完了,接下来乃们知道谁要更是受虐了~~大家表急哦,我周末争取攒点稿,周一给大家加更哦。实在太困难了的说~】

谢谢如下亲们:

3张:深蓝叶叶、可爱良良、

2张:setlee、vivianliuya

xueronghua、彤艾猪的鲜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