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10.46相对浴红衣(上)

小宁王得意到了极处,张开大嘴仰天大笑。

灯影迷离,晃了眼睛,他便眼也闭上了。想

笑声未绝,便忽地只觉颈上一冷!

还没等睁眼去看,颈子便被森凉的手指捏住。有宛若冰山雪峰一般的人无声贴住他耳际,语声绮丽宛若冰雪化成的妖精。

“王爷觉得好笑,是么?那便笑吧,笑得再开心一点儿。”

踝.

小宁王一声笑便卡在嗓子眼儿,笑声变成了低沉沙哑的绝望呼声。

一枚柳叶儿般又薄又窄的刀刃,此刻正毫不留情地抵在他喉咙上。冰冰凉凉压住他的声带,叫他做不得大声,更不敢做大声。

灯光悠然一转,那人转到小宁王面前来。一身蒙古汉子的装扮,却映着一张如冰似玉的脸。一双凤目悄然一转,眼角便似有霰雪纷纷扬扬飘散。浸在光里,聚成白凤之尾。

“司、夜、染!”

小宁王又惊又惧,声息从牙缝里挤出来,已变成恐怖的低喊。

司夜染却没瞧他,颈子微微一转,眼角轻抬去望吊在半空的藏花。

“那两条绳子能奈得你何?你有时间与他斗嘴,怎不早早磨碎了绳子下来?还是说,你自己竟不想活了?”

藏花黯然垂下眼帘,“大人……”

黯然之后,绑住他手腕的两根马缰绳便应声而断,他宛若一片颓败的秋叶,无声落在桌面上。

那两根绳结摇荡在灯影里,分明早已被磨开了三分之二之多,只需再稍稍用力便早就断了。

大人说得对,藏花实则一边与小宁王斗嘴,一边早已瞧瞧将绳索磨开。只是他求生的心气儿并不盛,反倒有一点小小迷恋这种挣扎于生死边缘的痛苦。

宛若只有这种痛苦,才配得上他的心啊。

司夜染眯眼斜睨着颓然跌倒的藏花,哼了一声:“今晚难得心情这样好,宁王千岁笑得开心。那便不如叫宁王千岁今晚便上路吧。”

小宁王浑身一震,想要挣扎,司夜染却早就捏住了他脉门,让他半点都动弹不得。

司夜染轻轻叹了口气:“花,送他上路是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藏花心下微微一震,整理好衣裤便肃然起身,接过司夜染手中薄刃。

刀刃一转,将小宁王脖颈抬高.

司夜染便也松了手,照例掸了掸身上的浮尘,负手立在灯影里,傲然回眸盯住小宁王。

“现在明白你自己错了吧?我是给他眼角刺下兰花,可我却不会不管他。当年我将他亲手救下,这些年他跟着我出生入死,他的命便只是我的。他的命十分贵重,不是你这样的人要的起。你既敢伤他辱他,那我就得先要了你的命。”

司夜染说罢抬步就朝外去。

身为冷血杀手,这一刻藏花的手腕和指尖抖都未曾抖过,可是他的心却终究颤成一团。

便霍地转头望过去,急声叫:“大人!何往?”

司夜染停住脚步,微微回眸。可是目光却未对上藏花的眼睛:“你以为,我会去哪儿?”

藏花心上便又轻轻一颤,却已释然而笑:“大人当真不该为属下这条命而耽误了这些时辰。大人快去吧,余下的时间已不多了。”

司夜染便忍下心中一声长长叹息。

他摇头:“一刻钟后,长城关口,你提着小宁王首级等着我。”

藏花终是浑身一颤:“难道大人不是要去?那大人这便又是去做什么?”

司夜染却不再说话,掀开帐帘,孤单的身影融入夜色,飘然远去.

帐篷里肃然一静。

藏花收回目光,全都落回小宁王面上。

薄刃在他手中宛若拥有了生命,灵活地上下游动,便吓得小宁王只得转着颈子跟着上下转动。生怕那薄刃微微一偏,他的喉咙就断了。

看着他狼狈的模样,藏花无声笑起来。

那笑容越扩越大,可是他依旧不发出半点声音。

随着他的笑,他眼角那朵兰花越发妖冶潋滟,他眼中的血丝便也如胭脂一般鲜艳迷离。

眼前这个人,也是与他这一生爱恨纠.缠的人呐。

这个人终于有一天落在了他的手上,终于到了他与这个人尽算旧债的时候。

这样的时刻来得猝不及防,这样的时刻他却不舍得它太快便结束了。

对待这个人,若依着他自己的性子,他恨不能好好地坐下来,多耗费些时日,一寸一寸地取了他的性命去。古来凌迟之刑,最长的不过剐了三天三夜,三千多刀;而用他的手法,他非要活活料理他七天,叫他尝够了各种各样的滋味,才肯叫他去死。

至少,也得像他当初料理长贵那般,耐心地用一个傍晚的时间,细细地将长贵身上的皮完整地剥下来,完美地不缺少一厘一毫,内里填进草之

后还能是个长贵的模样才行。

可惜了此时尚在军中,这帐外就是他的部下。时间容不得他细细去办完这件事,大人也说了只给他一刻钟的时间。

可是时间纵然紧迫,他却也舍不得叫这一刻那么快递溜走呢。

否则,他如何能与这个人算得清这么多年来的恨,这么多年来的怨,这么多年的悔?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他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不男不女的样子,啊?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他怎么会——便是眼角绽放兰花,他却也还是根本就不敢出现在那个人的眼前?

大人两手鲜血,背负她一门血债,却还能有机会出现在她面前,有机会一步一步走回她身边。

可是他呢?他呢!他永远只该是沉沦在夜色与罪孽里的吸血蝙蝠,阴森毒辣,肮脏不堪,不男不女,不人不鬼!

心里有恨,指尖便自然涌出力道。

他手腕微微一转,薄刃便直切进他咽喉!

他左手按住他声带,薄刃则熟练地横切向小宁王的颈动脉。

那处的热血是最鲜活,最新鲜的。横切开之后,那处便似喷涌起血色的温泉。那颜色鲜亮无比,那频率活泼极了。

他冷笑着抱紧小宁王的头,不容他有半点挣扎和呼喊。

他甚至柔声凑在小宁王耳畔说:“王爷,我会陪你看着一场绝世胭脂。”

那宛若世上最好的胭脂一般的血,不停不停地流淌,蔓延满桌面,染红了桌面上的地图,然后嘀嗒落下地面去,渐渐汇成鲜红的泉流,在地上流淌,流淌。

而他和小宁王身上的衣袍,也渐渐都被染红。

小宁王的面色渐渐苍白下去,身子一点一点在他掌中冰冷下来,明明无力挣扎,却在最后的时刻忽然猛地一抬头。

小宁王的目光,对上了他。

那目光里,竟然百转千回,仿佛藏着万语千言。

那是濒死之前最后的回光返照,身为杀手的他再熟悉不过。

通常那个人在这个时候已经忘了正在死亡途中,甚至都不知道疼了。这个时候那个人反倒有许多许多的话想说。

藏花便松开了手。

身为一个杀手,这最后的一点仁慈,他还是肯给。

反正他都已能确定,垂死挣扎的人已经再汇集不起喊叫的力道.

咽喉被放开,藏花撤身而去,小宁王颓然滑倒在桌面上,躺在他自己的血汇成的血泊里。

就这么一瞬,那血竟然就没有了之前的鲜亮,而渐渐转成暗红,开始凝结了。

不过这样躺上去,还是好暖。他觉着自己好冷,冷得仿佛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冷过。

他望着环绕着自己的红,望着藏花染了一身的红,忽地笑了。

眼前仿佛燃起龙凤双柱,都是手臂粗,彤红彤红的光照得人眼睛暖,心里也暖。

耳际,仿佛听见喧天的锣鼓,不绝的道喜声。还有噼里啪啦的爆竹,不时不时在耳边爆开欢喜的花儿。

而他和那个孩子,就这样都穿着一身的大红,含笑凝视着彼此。

他心满意足地伸出手去:“你这个小孩儿天性凉薄,你总怪我对你不好。孤王今天终于给了你这一切,可能叫你开心一些了?”

“你好歹,看在孤王今天这一片心意上,冲孤王,真心实意地,笑一个吧?”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