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06.42我不逃了,命运来吧(4.23第一更)

兰芽奔向帐篷,途中却见双宝和三阳那两个孩子鬼鬼祟祟的。

兰芽觉着不对劲,便一拢皮裘悄悄坠着他们俩走过去。

趁着王帐一片大乱,他俩藏到一处草垛后头。双宝背身站着,兰芽看不清他的神色;可是迎面站着的三阳却是一脸的惊惶,一把抓住双宝低低说:“宝公公,能行吗?!”

三阳太过专注,兰芽便趁机绕到草垛另外一边,转到能看清他们两双手的角度上去。

这么一看,她便看清了双宝手里拿着的那个小瓷瓶,更是看清了——双宝小心翼翼放在手背上的东西是什么!

她跑过去,一把拍掉了双宝手背上的小东西,抓住双宝的手背便覆下口去狠狠地吸跬。

幸好那东西刚放上不久,伤口里的毒液不多。兰芽直到吸到了新鲜的血液味道,才松了口,自己蹲到一边去使劲将口里的东西尽量都吐出去。

双宝和三阳都吓傻了,赶紧围拢过来,低低问:“公子,可有事?奴婢去请郎中来吧!”

兰芽吐得差不多了,一回身便给了双宝一巴掌。

“你玩儿什么不好,你竟然敢玩儿嗜血虫?!”.

当年清芳、沁芳死于嗜血虫的事,三阳还没忘。一听方才双宝从瓷瓶儿里倒出来就往手背上放的竟然就是嗜血虫,把三阳也吓坏了。

他一把抓住双宝:“宝公公,原来竟是那邪性虫子!那是,那是能害命的呀!”

双宝见被兰芽识破,便紧紧咬着嘴唇,面色苍白盯住兰芽。

兰芽平复了下呼吸,感觉刚才的问题不大,这便起身瞪住双宝。

“告诉我,你又作什么呢?要是三阳倒也罢了,他没见过嗜血虫,不晓得那小东西的厉害。可是你不是,所以你别想跟我推脱说不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分明是故意叫那小东西咬你!”

兰芽一把抓住双宝手腕:“你想干什么?找死么?怎么,还没等跟我一起逃出去,没等在路上同甘共苦,你就怕了,就想自己先死了?”

双宝死死咬唇,一声不出。

三阳却看得不忍心,噗通跪倒,抱住兰芽的靴子,低声哭出来:“公子冤枉宝公公了。宝公公是想学着大人从前的法子,叫嗜血虫咬了,然后试试眼睛能不能也变成碧色!”

兰芽便一眯眼,盯住双宝的眼睛:“你想变成碧眼干什么?说啊!”

“你从不是好奇到胡来的孩子,你这个时候办这样的事必定有你特别的打算。今儿你甭想瞒过我去。快说!”

双宝还是死死咬住唇,可是眼睛里却滑落了晶莹的泪珠下来。

三阳扛不住了,哇地就哭了:“公子别怪宝公公,宝公公实则是为了救公子……”

三阳便将两个人的计划都讲了,他哭得一脸的眼泪:“宝公公说,咱们不可能全都逃得出去。与其咱们给公子添累赘,让公子没办法安心地逃,不如咱们就留下来,还能帮得上公子!”

兰芽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双宝,可是泪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

等三阳讲完,她松手猛地将双宝推靠在草垛上。

“你傻呀!你们都是我身边儿的人,我怎么能扔下你们两个一走了之!临出发之前,你们两个缺了哪一个,我都绝不会自己先走。“

兰芽回身轮番指着两人:“你们,都是我带出来的人。你们一个一个,都是明知草原苦寒,都是明知这一路艰难险阻,却都是欢欢喜喜、毫不犹豫地陪我来了。原因无它,你们都是为了我。”

“所以我又怎么可能只为了自己逃生,而将你们扔下?”

“再说你们的主意能不能帮到我还难说,单就你方才干的那蠢事,就足够先要了你的小命了!——是,你是听说过大人曾经这么干过,可是你要明白大人体质特殊,他从小身子里就有诸多蛊虫之毒;大人这些年更钻研药理,他中了毒他自己也有法子解。可是双宝你呢?你这只是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罢了!”

双宝终于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攥住兰芽的衣袖:“奴婢知道错了……公子罚奴婢吧。”

草原之上正在准备一场出征,远处就是兵营,人声马嘶。可是就在这草垛的背后,三个小小的身影紧紧抱在一起,抱头痛哭。

草原那么广阔,天地那么大,也许那三个小小的身影存在了,或者消失了,都不会改变这片草原、这个天地任何。可是在他们三个人的心里,却是将彼此当成最重最重的存在,不能失,不可忘。

哭了一会儿,兰芽先止住悲声,用力拍了拍双宝的肩膀。

“好小子,其实你也猜对了一半。我是打过图鲁和乌鲁斯那两个孩子的主意,毕竟他们两个是巴图蒙克的长子和次子,也就是说是王帐未来的继承人,他们的重要不言而喻。”

“可是我却没想过要用你们两个去换下他们两个,我实则是在打满都海的主意——所以从一开始直到现在,我对你满都海没有半

点违拗,我甚至与她情同姐妹。我就是为了让满都海对我放下防备,让我有机会多多接近那两个孩子。只待时机成熟,我便可以毫不费力骗了他们跟我走。”

双宝和三阳听得两双眼睛一闪一闪的。

可是兰芽却吐了口气,摇了摇头:“不过,这个主意我也还是改了。”

“为什么啊!”双宝一急:“这个法子兴许会是最有效的法子。我就不信巴图蒙克他不在乎自己的继承人!”

兰芽还是摇头:“可是,那两个孩子却是无辜的。”

兰芽微微笑起来,眼中却隐隐闪烁着泪花:“我与他们初相见,便在梦里将他们当成了我的侄子和侄女儿……而且那两个孩子是真的很喜欢我的。后来月月出世了,我就更觉得无论大人之间要怎样争,怎样斗,都不该伤及无辜的孩子。”

“我是想活,却没资格叫那两个孩子去死。我只管跟他爹娘去拼命好了,我不该将主意打在他们两个小家伙身上。”

双宝和三阳对视一眼,三眼还没什么,双宝心下却有了计较。

——公子,越来越女人了。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妇人之仁,可是他却看得见公子那一颗带着母爱的心。

双宝忍不住开心地想到,也许这次能回大明后,不久公子也会向大人要一位小公子了……想象着公子抱着小小的孩子的模样,双宝便也笑了。

真好。

便也不觉得这草原凄风苦雪,便也再不害怕即将到来的一路荆棘.

兰芽回了帐篷,已是恢复了平静。

她解开披风,目光宁静地扫过岳兰亭和雪姬。

“哥,嫂子,我决定不走了。原计划取消。”

雪姬一怔,抬眼望岳兰亭。

已是腊月二十五,王帐派出这一脉人马,是他们能趁机逃走的最后一个机会。若此时再不走,便没机会了。

岳兰亭盯了兰芽一眼,走到帐门口,掀开一条缝朝外望了望。

他回来盯住兰芽:“你方才去了一趟兵营,跟那对父子说了几句话,回来就改了主意。难道难道说,你是为了他们?”

兰芽的心便提起来:“事到如今,哥便也别再瞒着小妹。哥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这是草原,汉人毕竟少。岳兰亭刚来草原时,一定也极想寻找几个汉人朋友。于是以哥的敏锐,他绝对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些居住在王帐边缘、生活困苦的汉人们。

岳兰亭便眯起眼来:“没错!”

兰芽便轻轻闭上眼,有一点点不敢面对兄长的目光。

兄长今日发现的事,又如何不可能是爹爹当年曾经发现的事?那些人的存在,本身便是一个不可以被发现的秘密。对于草原人也许无所谓,可是对于大明臣民——那便是一场惊天动地!

兰芽轻轻吸气:“可是那些人,成年男子将被送到大宁沿线。老弱妇孺一定被留下作为人质,以防他们临阵倒戈。所以,我不能走。”

岳兰亭眸色一沉:“为了他们,你就不走了?”

“是。”兰芽抬眼望来:“他们,月月,哥和嫂子的安危,大明使团那么多条性命,还有双宝和三阳——我不能为了我自己,就断送了你们这么多人。”

【通知说今天可能停电,第二更可能会晚一点,大家待会儿看没有的话,就下午来瞧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