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87.23绝不会坐以待毙(第二更)

每隔几天,大包子便会到内书库去探望吉祥。自从吉祥受罚之后,大包子亲眼见着吉祥一日一日的憔悴下去,急在心上,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知道吉祥爱打听乾清宫的事儿,便将乾清宫里的大事小情一股脑地都讲给她听。她却叶儿大多数都只是恹恹地听着,一言不发,目光空洞。

最后,大包子只好说到了张敏劝皇上诞育皇子的事,吉祥才将目光从杳远的地方收回来,空洞的眼里有了几丝微光,偏过头来望着他妗。

大包子便讲得更起劲:“皇上明摆着是动了心思,可是却还舍不得贵妃伤心罢了。可是贵妃娘娘年纪终究是大了,皇上为了大明江山,迟早还是会另宠其他娘娘的。也不知道这后宫里哪位娘娘即将飞上枝头呢。”

吉祥心下便又是本.能地一紧,心中的那算盘立即哗啦啦拨,一个一个估量可能得宠而诞育皇嗣的嫔妃,想着该如何一个一个去接近,一个一个叫她们生不出孩子来……

可是想着想着,她自己都怔了。她这是在干什么,啊?

从前是为了司夜染,是为了叫皇帝彻底绝后,是为了叫他将来有机会顺理成章重夺皇位,所以她在宫里要这样做;可是现在呢,司夜染已经与她恩断情绝,她又为什么还要这样想?

呵,呵……不光不应该这样想,她甚至还应该反过来想。

从前为了他,不是不叫皇帝生出儿子来么?那么现在她倒应该希望皇帝能生得出儿子来,而且那个儿子一定要能战胜司夜染,一定要将皇位把住了,不叫司夜染夺走跬!

不光是皇位,她还希望那个孩子能替她报仇。不光毁了皇帝和贵妃的感情,也要毁了司夜染和兰公子!她要叫他们都生不如死,一日一日都沉沦在求而不得的痛苦之中——便如她今天所体会的一样。不,要比她更惨、更痛!

她面上的神色变幻,叫大包子看得一惊。大包子伸手在吉祥眼前晃晃:“吉祥,你在想什么呢,啊?”

吉祥一震,目光对上大包子,凄楚却坚定地微微一笑:“大包子,我没事。我再也不会有事了,我再也不会当那个被小小女官都能踩在脚下的那个软弱的吉祥。”.

临近年下,兰芽却又生了一场病。

这一回巴图蒙克说怕兰芽将病过给孩子,大过年的不吉利,便没叫满都海贴身照顾,而是由他亲自照料。

幸好大夫说还是并无大碍,主要还是兰芽不适应草原的气候,是冻的累的,只需好好休养,散散心中的郁结便没事了。

莫日根送走大夫,巴图蒙克便一把抓住兰芽的手,蹙眉道:“我都不叫你去那么偏远的地方送银子,你不听,非要去。瞧,冻着累着了吧?”

兰芽藏住心中的真正缘故,只努力微笑:“那是做善事,便是冻着累着了,我也愿意。”

这么陷在草原深处,见不着虎子见不着使团,也不知究竟如何才能顺利带着兄长、雪姬还有使团逃离草原,不知何时才能与大人相见……更不知道这一分开三个月,他在京师好不好。

扳着指头算着日子,除夕越来越近。他那时还许下诺言,说要带她去看红衣大炮打出来的焰火……终究是,看不成了啊。

这般越是提醒自己不要着急,却反倒越是心急如焚。内里心焦,外头受了风寒,这便这么发作起来,怎么都压不住。

巴图蒙克瞧着她烧得通红的一张小脸儿,长叹一声:“我该怎么做,才能叫你开心些?”

兰芽想了想,便笑了:“我想要两个人,就是不知道大汗肯不肯给。”

巴图蒙克眯起眼来:“两个人?你兄长,还有——雪姬?”

兰芽抬眼静静凝望着他的眼睛,继而垂下眼帘去悄然一叹:“我不是要见他们两个。我知道大汗对我的疑心还在,我若想见他们两个,只会惹大汗不快。所以大汗放心,我要的人,不是他们。”

兰芽眼睫轻颤,眼圈儿已是红了:“可是终究到了年下,快过年了。我从前在大明,就算家门遭难之后,好歹过年也还有人陪着我,不至于我一个人儿……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虽说十分十分想念兄长,可是我不想惹大汗不高兴,所以我只想见另外两个人。”

“他们都是小孩儿,他们什么都不懂。我就想叫他们来我身边儿,陪我一起过个年。大汗你能不能答应?”

她那泫然欲泣的模样,深深扯痛了巴图蒙克的心:“你想见谁,说。”

兰芽听见了便不敢置信地抬头望向他,目光晶灿,破涕为笑:“大汗当真肯答应我?”

“嗯哼。”巴图蒙克皱了皱眉:“你说的对,大年下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一场病刚好,这就又病了。你的病根儿在心里,我看得懂。”

兰芽便笑了:“多谢大汗——我想见的人是双宝和三阳!”

巴图蒙克细细凝望她容颜,轻轻伸手摸了摸她面颊,用指尖擦掉她眼角还未干的泪痕,终是点头一笑:“好,我这就

叫人把他们两个给你带来!”

“太好了!”

兰芽横了横心,便一头扑进巴图蒙克怀里,主动伸手抱住了他肩膊……

曾经他连身上的香都用的跟大人一模一样,都曾经能骗得过她。可是此时他怎么却改了?她宁愿他还是扮成大人的模样——那样的话,她主动扑过来心下还能好受一点;那样的话,至少能叫她再从他身上闻见大人的气息。

大人,大人……她是真的,好想他.

仅仅一个拥抱,巴图蒙克便已按捺不住。

他将兰芽小小的身子一把紧紧拥入怀中,垂首去咬她的唇。

兰芽适时别开身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巴图蒙克这才深吸口气,起身退后:“对不起,对不起……你身子不好,我不应该这样心急。”

兰芽则红着脸,含羞带笑地钻回皮毛被子里去。

只是,方一钻进,她脸上的羞涩和微笑便已尽数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无声流下的泪水。

巴图蒙克出了帐篷,握住腰带遥望岳兰亭的毡帐。思量了良久,终于吩咐莫日根:“你去告诉岳兰亭,叫他寻个日子来见见贵客吧。在他决定之前,可以叫他帐篷里那个女人先来陪陪她。”.

雪姬人未到,声先到。

她妩媚的笑声随着她的人,从外头一路伸进帐门来。兰芽听着,面上便有些绷不住:“你这人!肚子里有了我哥的孩子,你还跟外头那些人调.笑?”

雪姬掐着腰盯着兰芽,便忍不住笑起来:“我为什么不能跟他们调.笑?岳兰芽,你别忘了我是什么出身,我甚至还为了你而伺候过怀仁!怎么着,就因为我肚子里怀了你岳家的种,你就希望我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再告诉你一遍:老娘的孩子自己生,自己养,不会姓你们岳家的姓,也不会给你们岳家抹黑,你放心!”

兰芽惭愧不已,一把攥住雪姬的手:“好姐姐,你饶了我这一回,我下回不敢了。我听不惯你跟他们调.笑,实则也是因为我明白你的心——你心里是有我哥的,是不是?只是我哥伤了你的心,于是你才故意这样做给我哥看,你想叫我哥以为你不在乎,是不是?”

雪姬眼波一颤,便猛地别开目光去:“你别想太多了,我心里有什么你哥啊?老娘若想要男人,多的是!”

“老娘之所以跟你哥睡,怀了你哥的孩子,只是为了完成大人的嘱托,尽力看顾好你哥罢了。这跟老娘自己的心,半点都不关联!再说,你哥那死脾气跟谁都不结交,若我再不出来调.笑一番,这草原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哥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兰芽听得叹息,“说来说去,你实则为的还是我哥。好姐姐你的心我都明白,来日我一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来。”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儿,兰芽忍不住问:“在你心里,会不会对我嫂嫂……暗有怨怼?”

“你说什么呢!”雪姬忽地一把推开了兰芽:“我怎么会!”

兰芽实则也是想帮雪姬开解开解,却没想到雪姬的反应会这么大,反倒被吓了一大跳:“雪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雪姬连忙摆手:“你放心就是。我绝不会怨恨她,我也绝不会——抢走她的男人。”

兰芽越听越奇怪,“雪姐姐,不瞒你说我嫂嫂是一个很好的人。”

“我知道!不用你说!”雪姬竟又激动起来。

兰芽便越发疑惑,忍不住低低问:“雪姐姐,你是不是——认得我嫂子?”

【稍后第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