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83.19早已为你心折(更1)

兰芽的身子渐渐好了起来,竟很快开始融入了草原人的生活。能下地之后,她白天便跟着图鲁和乌鲁斯跑到帐外去,跟着侍女学着一起挤牛奶、做奶茶;日暮掌了灯,她跟满都海学着帮图鲁和乌鲁斯缝补衣裳。

最狼狈的是要学着用马粪来生火。在汉人的眼里,马粪终究是粪,别说生火,便是手指头尖儿碰一下都很有些受不了……所以为了学这个,她整整克服了三天,才终于能豁出去用手抓住大块的马粪。可是刚点着火,那股子掺着马粪味儿的浓烟一股脑地朝她面门涌过来时,她还是狼狈得连滚带爬地跑开了。惹得满大帐的人都捧腹大笑。

连续多日,她学生火这件事儿都成了大帐里一件每日例行的赏心乐事。后来就连P大点儿的图鲁和乌鲁斯都看不过去了,一边上来一个,捉着她一只手,按着她去点火…拗…

到后来,正在外操练的巴图蒙克都忍不住带着白音等部将一齐聚在帐门外参观。只不过仿佛是巴图蒙克亲自下了令,于是那班糙汉子们个个憋得一脸通红,却愣是一个都没敢笑。

那天在这般的“万众瞩目”之下,兰芽终于跨越了心上那个坎儿,将火给成功点燃了。当那股子“味道浓郁”的青眼在大帐里弥散开的时候,她开心得一P股就坐在马粪筐里,两手开心地抹了抹脸。

却没想到,大帐里的众人又都各自笑得东倒西歪。

她是忘了,自己两手上还都沾着马粪。这么朝脸上一抹,登时一脸的青绿……图鲁和乌鲁斯那两个小东西笑得都滚到地上,各自变成了一个球,在她脚边滚来滚去。

终是巴图蒙克看不过了,走进来一手一个拎开图鲁和乌鲁斯,然后走过来朝她伸出手。

那一刻整个大帐忽地就静了下来跖。

她抬起眼,怔怔望住那雄踞身前的碧眼少年。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江南慕容,不再是司夜染的影子。他只是他,是他独一无二的草原大汗,是无可替代的巴图蒙克。

他不用再活在别人的影子里,不用再刻意描摹别人的一颦一笑、言行举止。他只是他。

兰芽犹豫了片刻,朝巴图蒙克举了举手:“……大汗,我手上都是马粪。还是湿的。”

巴图蒙克长声一笑,一把攥住她的小手,将她从马粪筐里扯起来,顺势一带,便拥入怀中。

兰芽自己一声惊呼,他却已拥着她,伸手替她一点点抹去面颊上的狼狈。

众目睽睽……她终究还是红了脸,一把推开巴图蒙克,逃回帐后。

追随而来的事巴图蒙克豪爽的笑声,以及大帐中众人酣畅的笑。

她便忍不住捉住纱帐,瞧瞧瞄了一眼满都海。她一左一右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也在欣慰地点头微笑。

她便忍不住皱了皱眉。

众人散去,她悄悄儿跟满都海道歉。满都海释怀地笑,“大帐里众人的笑声你都听见了,大家都与我一样欢喜。实则无论是我,还是将军们,早就都劝大汗多迎娶几个哈屯,多生几个王子,壮大我黄金家族,也壮大我王廷。只是大汗一直不允……而今天,大汗已是明白地认可了你,所以我们都是真心实意地高兴。”

兰芽便垂下头去:“可是我在大明,却还是男儿身。”

“你放心。”满都海目光宁静:“大明使团里的人,一个都不会知道。为了你,大汗根本就不会叫他们来威宁海。大汗已经另寻草场叫他们驻扎,他们一个都到不了威宁海来。”

兰芽的心便一沉。

果然.

几天之后,她已完全好了。她自己便主动向满都海提出,不必每日为她准备中原人的饭菜,她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吃手把羊肉、喝奶茶。便将悄然派往大宁榷场的人都叫回来吧,更省下那一大笔为了买米、买菜,兼之在草原纵深奔马运输的银子,都赏赐给草场被雪封了而叫牛羊没有草料可吃的贫苦牧民吧。

满都海听得感动,便握住兰芽的手说:“这笔银子虽然不小,但是好歹你也是我大元的贵客,况且大汗交待过,一定要不计费用给你准备你爱吃的米饭和蔬菜,这笔银子用的都是大汗王帐里的钱,你放心。”

兰芽便笑了,面颊漾起微微红晕:“这样冰封雪冬的时节,米还好说,便是大明也难找新鲜的蔬菜。更何况还要从大宁榷场一路驰马护送而归,路上一路冰雪,皮囊里裹着的蔬菜还要不被冻了,菜叶子还翠绿新鲜……花在这些心思上的银子,我心里有数。我心下真真儿十分感动,却再不敢受用。”

兰芽抬起眼来正色望满都海:“大汗再是草原雄主,可是终究年纪上还是个孩子。他跟我怄气怄得时时孩子气,这事儿便是办的孩子气。他孩子气倒也罢了,满都海你怎么也不拦着,任凭他就这么孩子气地折腾下去?”

满都海细细打量兰芽的神色,见兰芽一脸的认真,全无半点的虚饰,这才缓缓笑了,慈祥地拍着兰芽的手说:“大汗是我们整个草原的大汗,他想要做的事便没有

做不成的。就算是靡费这一点银子,对大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想要的我从来就不拦阻他;况且他这么做事为了兰芽你这个好姑娘,这银子便花得更是值得。我怎么会拦阻,我反倒要举双手赞成。”

“咳!”兰芽脸便更红:“满都海我说的是认真的。可不可以这次就依了我?”

满都海大笑:“好,好。我今儿就将在大宁榷场的人都调回来。至于省下的银子要怎么赐给牧民……兰芽,我倒是希望这件事儿你亲自去办。”.

兰芽便欢欢喜喜答应下来,认认真真做着准备。

她跟隋卞学过算账,启程来之前也大致了解过朝廷北边与草原通商的几个榷场的价格,拨了拨算盘算出能省下的银子来,果然是好大一笔。

她亲自去跟巴图蒙克讨银子,看着她面上还有些不自知的羞红,巴图蒙克便看得眯起了眼睛。要不是满都海和孩子都在近旁,他真想将她拥入怀里。

他便故意为难她:“你还欠着我一大笔银子,可是怎么又反倒来找我讨银子?”

兰芽面上更红,却没被问住。她哗啦啦从腰里抽出算盘来,就地盘腿坐在地毯上,便给巴图蒙克算了一笔账。

“我询问过满都海,得知便是王帐之下便有百户牧民蒙受了雪灾。草场和草料都被冰雪覆盖,便有成千上万头牛羊没有草料可吃。如此下去不出一月,便会有大批的牛羊成群饿死、冻死,这还没算上因此而无法正常出声的小牛犊、小羊羔。”

“不仅如此,一旦牛羊大批死亡,人也会受到波及。就算死了的牛羊还可以剥皮吃肉,但是牧民一向疼爱自己的牛羊,他们的心情会大受影响。如此风雪严寒,再加上抑郁成疾……人口便也会因此减少。”

她扬起头来:“大汗的王帐倚仗着什么?如果没有了基本的牛羊,如果没有了人,大汗还靠什么明年春天攻打亦思马因?所以我要的这笔银子根本不是为了我自己要的,我是替大汗要的。大汗自己的银子,花在自己身上,我省了自己的口粮,我的人工费还不要钱,里外里算起来实则还是大汗赚了呢!”.

巴图蒙克和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怔。

巴图蒙克随之扬声大笑,忍不住走上前来捏了捏兰芽的面颊,然后满面笑容望向周遭众人:“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我这个大汗,竟然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了呢。你们倒是谁还能给我出个主意,让我能反驳她一番的?”

大家都笑,都明白大汗真正的意思,纷纷摆手说想不出好主意来了。

巴图蒙克便收了笑,蹲下来静静凝视兰芽的眼睛。

“你说,为什么我从来就都说不过你去?在江南如此,如今回到了我的草原,竟然还是如此。我想我应该来向你问一个答案。你告诉我,好不好?”

兰芽垂首,再垂首。睫毛遮住面上羞红,一再轻颤。

巴图蒙克却耐心地等待,不肯起身。放柔声音哄着她:“你说。便是错了,我也不怪你。”

满都海含笑鼓励:“兰芽,你说就是。”

兰芽这才含羞带怯抬起眼帘:“……大汗是草原雄主,这草原上哪里有大汗战胜不了的对手?大汗不是说不过我,大汗是——大汗是怜惜我,不肯叫我当着众人失了脸面。”

巴图蒙克面上漾起笑意,却缓缓摇头:“只对了无足轻重的一小半。更要紧的是,咱们还没开始说话,我便已经为你心折。”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