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82.18就只剩下大人一个人了啊……(第二更)

藏花踉跄而去,司夜染只望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静静自己起身、更衣。

初礼蹑手蹑脚走进来,也不敢多说话。

司夜染瞄了他一眼:“想说什么?”

初礼垂下手去:“好冷。大人,这严冬说来就来了,天儿真是一点比一天冷了。看样子今年京师的冬天,又是一个寒冬;而咱们灵济宫,人一个一个的都走了,就更冷了。”

司夜染眯起眼来,盯了初礼一眼。初礼便不敢言语了。

司夜染半晌才缓缓道:“红罗厂每年都要偷偷孝敬本官几百斤御用的红罗炭。因是御用之物,本官一直不用。这些年一共也就给听兰轩悄悄儿用了些,本官自己从未用过。跖”

“既然你说今年格外冷,本官看你也可怜见儿的,不如破个例,便叫你去将历年封存的红罗炭都取了出来,将咱们这灵济宫各个屋子都烧得暖暖和和的吧。”

那红罗炭是御用之物,产自通州、涿州、蓟州等地,用上等木材烧制而成,乌黑发亮,燃烧持久而无烟。因用料考究,极为靡费,于是便是宫里用也是有定额的。便是皇太后,也只能仅得夏二十斤,冬四十斤;皇后则只是夏十斤,冬二十斤……而司夜染给听兰轩用的,便是寻常烧饭煮茶,竟用的都是红罗炭。一年下来几百斤都挡不住。比皇后、太后还要高出几倍去。

这个例儿,双宝和三阳两个小孩儿自然看不穿,也只有初礼心下有数,不敢说破罢了。

可是此时兰公子并不在宫中,大人却忽然要吩咐全宫都用红罗炭……初礼便非但没有半点缓下,反倒被吓得脸都白了。

“大人这是怎么了?红罗炭是御用之物,从前大人只悄悄儿给听兰轩一个院子用,外人难以知晓,那倒也罢了;倘若全宫都用,那便难免有明眼的给瞧出来,或者嘴碎的给说了出去,那到时候大人岂不是有僭越大罪!”

司夜染冷哼了一声,挑眸冷冽望来:“瞧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缩手缩脚。是你说冷,本官才特许你用红罗炭的。怎么你又推三阻四的不敢了?”

“哼,况且就算咱们不用,那红罗炭也每年按着定数送进来,存在库房里被人查抄出来,难道就不是御用之物,难道就不僭越了?”

初礼这才又一个激灵:“既如此,那就还是烧了吧。烧了之后成灰,随风而散,也总比那么满坑满谷累在库房里好。”

司夜染便轻哼一声:“你明白就好。也给西苑送些过去,别叫煮雪冷了。”

听见大人谈及煮雪,初礼的心便又是一沉。

“大人,恕奴婢说句话儿:兰公子走了,大人没拦着,大人还索性为兰公子几乎搬空了整座灵济宫,双宝三阳、甚至打马掌的老伴伴都一并跟着走了;接下来二爷也走了;大人方才又提到了雪姑娘,小的想接下来也许就该轮到风将军……”

“大人身边儿的人,一个一个就都这么走了。小的便忍不住想,大人是不是接下来还得给奴婢寻一个什么差事,也将奴婢远远地派走了?”

初礼说着抱住手臂:“奴婢说觉着冷,不是说咱们的屋子烧得不够暖。那些烧炭的都是奴婢亲眼盯着呢,这会儿地龙里的火早就挑开了,屋子里怎么会冷呢。奴婢只是觉着人越来越少了,奴婢觉着孤单便会冷。”

初礼抬眼深深望一眼司夜染:“奴婢更是替大人……心里冷啊。”

司夜染皱眉,却背身藏住。只疏离地哼了声:“怎么,你们一个一个的都犯了懒骨头不成?你们在本官手下,哪一年哪一月不是要出外办差的,风里来雨里去的经多了,怎么就今年非要矫情到说冷啊?”

司夜染转头来森然盯了初礼一眼:“还是你怕了?你若是在本官身边儿也呆腻了,不想再将这条命跟本官拴在一起了,你也明说!本官都能容得藏花背离而去,你,本官便也没有什么撒不开手。”

司夜染傲然平端双臂:“如今本官不光拥有御马监、灵济宫,本官更有了西厂啊!想要来投靠本官、想要给本官卖命的人踩破了门槛。本官当真不在乎你们几个的去留。就算没有了你们,本官一样呼风唤雨、独掌风云!”

初礼只得跪倒下去:“大人恕罪,是奴婢方才失言了。容奴婢收回前言,奴婢这就吩咐烧炭房换了红罗炭去。”

司夜染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净过了面,方问:“煮雪那边的差事,你可办好了?”

初礼忍住一股悲伤,努力平静下来;“办好了。在奴婢这张烂嘴劝说之下,煮雪姑娘已经动心,准备南下杭州。大人交待留在倭国的人将菊池一山的骨灰投运回来,煮雪姑娘已答应将菊池一山的骨灰与她娘鱼姬合葬。奴婢的烂嘴还成功劝说了煮雪姑娘为她双亲守灵一年。”

初礼越说越难过,却使劲地笑,“大人交待奴婢给杭州清泉寺捐的大笔香油,奴婢也已经派人送到了。煮雪姑娘和她双亲灵位在那边一定有人妥善照顾。等煮雪姑娘走了,奴婢就去鼓动风将军,叫风将军也跟着一同南下而去……”

他使劲

咬住唇:“奴婢这差事办的,大人可还满意?”

司夜染静静听完,淡淡点头:“办完了这宗差事,本官的确也给你寻了一件差事。”

初礼双手一颤,噗通跪倒了下来:“大人!怎么还叫奴婢这张烂嘴给说中了,大人怎么还当真要这么编排奴婢了?奴婢懂了,是大人惩戒奴婢方才的多嘴了是吧?大人掌奴婢的嘴,叫奴婢方才多嘴!”

见司夜染不动,初礼便自己扬手,左右开弓狠狠扇在自己脸颊上。

司夜染却依旧冷冷的,只瞥了一眼:“你这人也就一张脸蛋儿还勉强看得。这么扇红了,自己毁了容,你当本官就会因为你入不得人眼了,便不会派你的差事了?你趁早住了手,本官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初礼一声哽咽:“大人还是想方设法也把奴婢遣走么?奴婢求大人,将奴婢留下,留在大人身边儿吧。今年京师的冬天好冷啊,咱们灵济宫就更是空空荡荡,要是奴婢也走了,这灵济宫里当真就只剩下大人一个人了啊……”

司夜染又只是清清淡淡哼了一声:“谁说只剩下本官一个人?你走了还有初忠初信、双宝走了还有双寿双禄。”他抚了抚袖口:“便如皇上,手握大明江山,可是在深宫内院,实则不也只是一个人?”

“人活在这个世上,有些人是注定孤单一世的。那不是可怜,那是他与生俱来就该承受的生存方式。初礼你也是,别总小孩子家心性,只喜欢人多热闹。你得学着独自行走这世间,学会不依靠别人,只依靠你自己。”

司夜染目光淡淡转过来:“你年纪也不小了,按说本官早就应该派你出去办差,也好给你立功的机会,寻一个晋身的台阶。只是也是本官这些年手边用着你用惯了,舍不开,便也耽误了你好几年。眼前正好有一件要紧的差事,本官看也适合你去办,便你去吧。”

大人如是说,初礼便明白他已经没有了拒绝的余地。他只得跪倒叩首:“那差事可需要耽搁时日?那差事,距离京师,距离大人,可远?”

“若需要耽搁时日,若海角天涯,那奴婢宁肯死也不去!大人若当真非要奴婢出去办差,那便寻一个不耽搁时日,亦不用远离大人的吧,奴婢求大人了!”

司夜染自也不意外,便垂首略作沉吟:“倒是有一件近的,不费时日的,只是危险。本官原本想自己去办的。”

初礼登时眼睛一亮:“大人将这差事交给奴婢吧。便是刀山火海,奴婢也一定办成了回来!”

司夜染便微微偏了偏头,望向窗外。

太阳升起来了,驱散了晨光青蓝。这湛湛青天,从古至今只容得下一个太阳。

“这个差事是——简王。”

初礼便是重重一震。

司夜染幽幽道:“地方也不远,简王藩地不过只在河南汝宁府;时日也用不了几多,若是办得顺利,数日便足够了。”

初礼深深吸气:“大人莫非想要除掉简王?”

当朝亲王之中,唯有简王与皇上一奶同胞。皇上既然无嗣,以周太后的性子便自然要设法推简王继位。于是只有除掉简王,才能为大人重夺龙座扫清障碍。

司夜染没点头,也没摇头:“杀还是不杀,倒不由本官说了算,要看简王自己。若当真留不得,又何必强留?”

初礼一个踉跄:“大人这是要直接得罪太后了么?太后是不会放过大人的!”

【明天见。】

谢谢旅行商人、Czhpyzh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