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81.17用一种疼,压住另一种痛(第一更)

晨光幽蓝,叠叠层层覆住司夜染的脸。

他转向藏花,那张风华绝代的脸,本是已然霜雪倾城,这样看过去,就又像是霜雪之上蒙上了一层冰。

“你想要走,可以。只是本官这里却从来不是容得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本官今日可以放你一马,只是你也要依从本官一个条件。”

藏花静静凝视着纱帐里的他。

多少年了,他总是这样地凝视着大人,仰望着大人。

多少年了,他一直都在大人身旁,却一直都跟大人隔着这样若远若近的距离跖。

有时候,就算腻在他身旁,他想认真去看大人的脸,却也依然这般如拢轻纱,影影绰绰总也看不清。

从前他倒也迷恋这种调调,喜欢这种用近乎卑微的心被扯着吊着永远放不下的心情。可是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曾经的自己是多幼稚,多可悲。

大人与他仿佛总是隔着轻纱隔着迷雾,实则不是大人在使手段勾着他吊着他——大人的性子,何曾屑于如此?那都是因为,是他自己笨,没能耐真正走近大人,没能耐看懂大人的心啊。

所以他从前那么嫉恨兰公子,其实那何尝不是他对自己的厌憎?倘若他能有她一半的聪明,也许大人便不会在她不在身边的时候,又恢复到从前的雪山冰封的模样。

他代替不了她,他根本与她无法比拟。他自己早该自惭形秽。

他便笑了,终于错开了目光,垂下头去:“大人要小的依从什么条件呢?大人请说。”

司夜染面上没有半点波动,只有在藏花垂首下去的刹那,眼中才有波光微微一闪。

“答应本官,走了,就别再回来!”.

实则心下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啊,实则他如何能不明白大人是个心气儿有多高的人,岂容背离?可是当这一刻,还是亲耳听见大人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他的心上还是仿佛被狠狠地扎了一刀。

他努力地笑了一下,却怎么都笑不出真实的温度来。他索性作罢,否则也只能在大人眼前全被看穿。

“大人原来已经厌弃小的若此。”他终于还是笑了一下。苦笑。

“今天所有的境遇,都是你自找的。”司夜染语气森冷,“花,你怨不得旁人。换句话说,你若敢生怨,你便连活着走出本官这道门的机会都没有。”

藏花头便垂得更低,笑得更是凄恻:“多谢大人指点,小的明白了。”

司夜染鄙夷一挥袖:“你去吧。趁着本官现在还没改变主意,你立时从本官眼前消失。否则本官说不定过一刻便改了主意,立时便要了你的命,或者至少打断你一双腿!”

藏花一颤。

司夜染深深凝注他:“藏花,你对初心做了什么,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该明白,初心就是本官派到你身边的人,你这般对初心,就是给本官看!本官不过打了你一个嘴巴,你回头就将初心的嘴都缝上了——此等惨烈,便是你对本官多年来积累的恨意。既然如此,便不要在本官面前继续装出这副模样。藏花,从现在起,本官便与你恩断情绝。”

“记着,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本官眼前,没的叫本官看见你就觉着——恶心!”

藏花今早来已是做好了准备,他提醒过自己笑着告别,万勿落泪。便是走,也要留给大人一个美好的背影。

可是这一刻,他却还是一个防备不住,狠狠堕下泪来。

他心底横起一股狠劲,一把扯开腰上针线荷包,从里头拎出一根针来,奔到榻边塞进司夜染的手里去:“原来大人都知道了,原来大人早就恨毒了小的了。那么好,大人也将初心受的赐给小的吧!小的缝了初心的嘴,大人便也缝了小的的嘴!”

司夜染目光森凉:“直到此时,你还用这样的法子来试探本官的心?藏花,你太不自量力。”

试探大人的心……呵呵,大人说的对,他就是从来都这样自不量力,总是用这样蹩脚的法子来试探大人的心。从来,都是他最后苦了自己的心,却赢不来大人的半点怜惜。

他便努力地笑,使劲使劲地点头:“是,小的就是这般冥顽不化的人呢。大人也不必手下留情,就让小的求仁得仁罢了。大人您动手吧,来呀!”

司夜染便眯起眼来,左手砰地一把捏住了藏花的下颌。

“本官听说,你缝了初心嘴的那天,正有人在廊下给你画眉。效法张敞画眉还不够,那人又在你眼角画了一朵梅花儿。他本也是好意啊,说是要效法那梅花妆的典故呢,是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心里却忌惮着梅影,当场便发起泼来,于是迁怒初心,缝了初心的嘴。”

“初心是本官的人,梅影更是为本官而死!你厌憎他们两个,你便是憎恨本官!藏花,枉本官这么多年对你,本官真是错了。本官当年就不该将你从宁王府带出来,就应该让宁王府里那帮畜生糟蹋你;本官更不该从法场上将你救下,本官就应该让你成了那刀

下的冤魂,永世不得超生。”

想及当年……想及那催命炮已经响过三声,刽子手一口烈酒已经喷到了他脸上,满眼的烈酒刺痛里,他却瞧见那青衣白靴的小小少年,独自骑着小黑驴冲进人群。万千人中……他一声断喝,将他救下……

万千人啊,竟都不敌那个不过十三岁的少年一身的孤高。

以为一辈子不会分离,以为一辈子绝不会变心,以为一辈子他在哪儿他就在哪儿,以为……却没想到,竟然还是走到今天,走到这一刻。

他便双泪倾落,含笑软语:“大人,缝了小的嘴吧。小的喜欢用一种疼,来压住另一种疼。”

司夜染便冷哼一声,捏紧藏花下颌,右手便落针刺下!

疼,疼入心肺。

一线鲜血细细流淌而下,钻进他唇里,那一片清凉又炽烈的血腥啊。

可是那疼却不是来自唇上,而是来自眼角。就是那日小宁王在他眼角画下梅花的位置,此时正被司夜染以针做画笔,血为胭脂。

藏花下意识一个颤抖:“大人刺什么?小的求大人,别刺梅花!”

司夜染并不作答,只是下针如飞。他手指攥得藏花下颌都要碎了,纵然藏花自己也是个冷血杀手,可是这一刻却无半点能耐逃脱。只得在那火辣辣的刺痛里,狠狠藏住心底的冰寒。

他不能对大人有半点的违拗,他早就明白。所以他一再地抗拒梅花,可是大人却还是给他刺了梅花在眼角……呵呵,这一回不是画的,再也除不掉了呢。

不用说其他的,单论狠烈,那小宁王都永远比不过大人。

大人一向爱得起,也恨得起;拿得起,更放得下。

藏花便轻轻垂下眼帘,放弃所有抵抗。

这是大人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了,不是么?就算是梅花,就算是为了故意惩罚他的不驯,他又何必还要抵抗。是不是?.

这一段光阴,仿佛很长,很长;可是实则不过弹指一瞬。司夜染的下针极快,片刻便已在藏花眼角刺就一朵花儿。花儿染了血,那般鲜艳刻骨的明媚。

最后一针刺罢,司夜染便毫不怜惜地一把推开了藏花。

藏花一个站立不稳,狼狈跌坐在地。鲜血沿着他眼角流下,宛若这世间最美的胭脂。

他听大人讲过,这世上最好的胭脂,原本该产自大汉时代的匈奴。那里有一种叫“红蓝”的花儿,产自焉支山上。后来大汉与匈奴连年征战,焉支山也被铁蹄刀戈侵占,于是匈奴的女子便再也猜不到红蓝花儿,再也没有了胭脂来敷面,从此面上无颜色。

这世上的胭脂,这人间的美色,原来实际上都是源自于残酷。唯有忍得住痛苦,才能绽放的吧?

藏花,他也是一朵花儿呢。

司夜染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用丝绸绣金的帕子细细擦拭着他指尖上溅上的血滴。然后再用帐子里的香球熏了,祛除那血腥。慵懒说道:“止血的药,你自己身上也有十几种,自不必本官再赐给你。你这便走吧,没的熏了我这屋子里一屋子的血腥气。”

大人一向都是这么完美到了指尖的人呢,大人身边哪里容得下他这般腌臜的人?藏花便爬起来,重新跪倒,重重叩头。

“小的,多谢大人。小的……这便与大人,别过。”

语声未落,泪与血,便点点滴滴落下。

【大家心疼花,可是看懂大人了么?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