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61.33你个没良心的(4.4第一更)

“我没想要伤了大包子!”吉祥恨恨道。

兰芽轻叹口气,垂下头来:“实则你的心,我也明白。你就像是我当初刚家门遭难,刚刚被骗进灵济宫的时候一样。就因为孤立无援,于是便对周遭所有人都充满了防备;还是因为孤立无援,所以千方百计布好的局,便只能拿身边的人来当棋子。有时候就算知道可能会伤到他们,却也别无办法。”

兰芽说着举头望向窗外:“这个天地好大,这世上的人也好多,可是偏偏,我们却都会沦落到孤立无援的境地里去。举目四顾,一片茫茫,没人能一直陪伴着我们,没人会无论我们做了什么都不假思索地伸手援助……于是心灰了,意冷了之后,垂下头来便也只能看见自己,看见自己这双手。才明白,这天地茫茫,自己唯能永远依靠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这双手。”

吉祥缓缓眯起眼来。

兰公子这句话是真的打动了她。她进宫之后每一日都屈辱地活着,她以为能依赖司夜染,可是司夜染却渐渐与她越行越远;后来她进了冷宫,与废后相依为命,她也以为能依靠废后……可是废后终究心如死灰,她的所有期冀又都落了空跖。

这个世上,她能依赖的人本就不多。她的父母族人都为了保护司夜染而死,她进了宫后能接触和结交的人就那么几个。于是她将这几个人真的看得很重很重,她将自己这一辈子的心愿都寄托在了他们身上……可是他们,一个一个或者是为了他们自己,或者是因为这个情势,根本就不能帮她达成那些心愿——她便一次又一次,被近乎被背叛了的疼痛而激怒。

寄望愈深,失望愈痛。于是她便渐渐对身边人也心生了怨怼拗。

既然心生怨怼,布局起来便更容易。他们既然不愿主动帮她,那她便设局要他们不得不帮她!

吉祥那一瞬的目光从迷惘变成坚定,兰芽如何还能不明白,她已是铁了心了。

兰芽便缓缓凝眸:“可是吉祥,你利用身边人当棋子,织成一个又一个的局,就算这些局再成功,可是你却要因此而一个一个失去身边的人,你当真觉得值得么?别到将来你才发现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被你害死,你真正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你才想起来要去后悔。”

“后悔?”吉祥咯咯一笑:“兰公子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我吉祥从来都不会后悔!”.

兰芽从北镇抚司出来,特地绕了个远,走了好长的一段路。

吉祥这个人早晚留不得,她已做好了这个准备。只是担心大人身子里有她种下的蛊,若强行要了吉祥的命,大人便也命不长久。

还有一个犹豫,便是凉芳。如今梅影的死越来越直接指向了凉芳,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就是他干的……可是一想到曾诚,她心下也是涌起无法控制的感伤。

这世间的是是非非,如果真的都能手起刀落那样简单,那她倒不怕背上杀人的罪孽;反倒是这种明明知道留不得,却忍不下心挥起屠刀的为难,更叫她伤神。

她本不会骑马,卫隐要派轿子送她,也被她拒绝了。她自己随便走着,竟然不知不觉绕到了东边去,一抬头竟然已是到了藏花的私宅门口。

她自己也是苦笑,问自己怎么跑这儿来了?或许她从心底深处,也开始越来越佩服藏花那股子手起刀落的狠劲儿了吧?

她正犹豫是否要上前敲门,却听见里头有动静。她便赶紧避到一旁,借墙角隐住身形。

吱呀,大门一开,藏花穿一身红袍,散着头发送一人出来。那人穿着披风,戴着风帽,将头脸全都完美地掩盖住,看不出是谁。

只是兰芽的心便狠狠地咯噔了一声!这件黑色的大氅,她再熟悉不过,因为司夜染便有一件一式一样的!

她心便一抖:难道是大人私下来看藏花?

难道是……大人对藏花余情未了,趁着她这些日子忙,于是便偷偷来看?

兰芽闭住眼,转身靠住墙壁。这一刻她真的不知该以何样的心境应对。

藏花已经不是从前的藏花,她心下将他当成兄弟姐妹一般,于是若是从这层意思上来说,或许——或许大人私下来看他一眼,她不该过于吃味;回灵济宫后也不该跟大人问出来。

可是……就算心里已经不恨藏花了,然毕竟两人从前还有争宠的芥蒂,于是这么眼睁睁瞧见大人来的话,她心里还是不好受。她还是想跟大人问明白,大人心下难道还放不下男男之情?那她放下好了!

不甘心又不放心,她便咬住手指,偷偷侧眸去瞧——

藏花也很小心,立在门阶上还谨慎滴左右看了一眼,这才含羞带怯从了那个人,被那个人一把捉住手腕,步下台阶。

门外一辆乌篷马车,也全然看不出名号。那人上车,车夫随即将帘子落下。藏花却还依依不舍,转到车窗边。那人也掀开了窗帘一角,将藏花的手捉住了,拉进窗帘里,仿佛执手殷殷细语。

藏花一副娇羞情态,微垂臻首,红唇含笑

,眉尾轻扬。

又盘桓了一阵,那马车终于走了。藏花立在原地目送着那马车走得没了影踪,却依旧还是立着没动。

兰芽咬住唇,垂眸盯着脚尖儿前的一块石头运气。此时她真想飞起一脚将那石头给踢飞了,最好直接飞进藏花的院子,打碎了他的窗纸才解气。可是——却又忌惮着藏花那耳朵,若是踢了便定然会被他发现,于是只能硬生生忍下来。只拿那石头当成藏花,或者还有大人,冲着它圆瞪双眼运气。

夜色已深了,前后左右都静了下来。兰芽左右望了望,黑黢黢的一盏灯都没有,她赶紧抱紧小胳膊,有些害怕。便只指望着藏花赶紧当够了望夫石,然后回他的宅门里去,她也好脱身回灵济宫去。

就当……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罢了!

孰料藏花非但没上台阶回去,反倒立在原地微微侧首,“还不出来么?”

兰芽便一激灵。果然她跟那石头较劲不对,还是弄出动静来叫他给发现了吧?只是她当真不甘心就这么出去,于是还窝在原地死扛。

藏花叹了口气:“……不瞒你说,那处墙角是这左右几条街的野狗最喜欢的地方。不论是哪条,从这儿路过的时候,一定跑上去尿上一泡。”

“啊!”兰芽一惊之下,终是自己蹦了出来。

藏花便反倒将头都转了回去,看都不看一眼:“不知兰少监大驾光临,又有何见教?”

兰芽便蹙眉:“没什么见教,只是觉着你总不回灵济宫,有点奇怪罢了。还有,你也终究还有西厂的差事,这么多日子都不去点个卯,总归也不合适。”

“哦,原来兰少监是来教训属下的了。”

皇帝给兰芽又是越级擢升,直接从奉御擢为少监,并且御口亲封为西厂次官。而藏花自己依旧不过是个监丞,比兰芽还矮着一级。从前在灵济宫里他总被“二爷二爷”地叫着,仿佛司夜染之下就是他;可是这回立了西厂,次官却成了兰芽……

兰芽便以为藏花是多少吃味了。他原本就是这么个性子,这么着倒不奇怪,反倒若不这么着才奇怪呢。

兰芽便摊了摊手:“你又想借题发挥找我的短处,那我这回也由得你就是。只是……二爷,我都要走了。忙过秋闱,我得替咱们朝廷出使草原呢,到时候无论灵济宫还是西厂,就都只剩下大人一个人了。你再生我的气,好歹你也不能不管大人是不是?得空了还是常回来些吧,我也好将西厂的人一个一个都交给你,将手上的案子一件一件都与你交待清楚。”

兰芽自己说得都伤感,心道:妈蛋,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听不懂么》我都说了我走了之后,大人就剩下一个人儿了……你想见他,就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了!你可明白我岳兰芽能说出这番话来,有多不容易么?你还跟我这么头不抬眼不睁的,你真是太没良心了!

孰料藏花却是一声冷笑:“兰少监说这些,又与咱家何关?你特地要等到秋闱后才走,不过是为了护着秦直碧;而你主动要出使草原,为的又是那巴图蒙克!兰公子,你今晚特地巴巴地跑到我这里来,就是想告诉我,你不仅已经有了大人,你还额外有那么多人,你是来显摆了,是不是?”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