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50.30我希望你不是又一个吉祥(更2)

秦直碧便一皱眉,不由得又退开一步,拉远与小窈的距离。

小窈也是聪明,便感觉到了,顺着秦直碧的目光望过来,见到兰芽,微微挑了挑眉。不过礼数上也没缺,遥遥朝兰芽福了福身。

明远楼上鼓响,士子们排队走入荆棘圈内,接受官兵搜身,以防夹带。

搜身完毕,即将隐入大门的刹那,秦直碧忽地转身,朝向兰芽所立的方向,展颜一笑。

他本就生得好,芝兰玉树、清姿优雅。此时在这众人都一脸紧张之时这般一笑,便更显得神彩怡然、翩翩耀目拗。

兰芽便抿嘴一笑,抬了抬扇子。

以他才学,她从不担心他自己的问题。她该做的只是为他扫清人为障碍,替他保驾护航跖。

遥遥望着秦直碧领了碳火盆和蜡烛,按着序号走进号棚去,兰芽才转身离去。

却不想前路已被小窈截住。

小窈今儿为了方便出行,便还是书童打扮。两人都是女扮男装,身量上也差不多,冷不丁对着彼此,倒像是隐约照着面镜子。兰芽心下便很有些不托底。

小窈一福身:“公子怎么不进去呀?我记得上回在状元楼上初见公子的时候儿,公子可是说也是来赶考的,于是才去拜望秦师兄的;可是前儿在那院子里,却又说是童年玩伴;今儿更是索性都不进考场了……公子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小窈来者不善,兰芽却一听这话反倒放松下来了。

她原本就没指望着秦越的女儿是个孬种,她知道小窈必定是个烫手的山芋,早晚得烫着她一下。倒是前两回一直不温不火没烫着,倒叫她有些失望。

兰芽便笑了:“小窈姑娘觉着我哪句是真的?”

“都不是真的!”小窈眼风上下扫过:“公子这一身上下,同样也都不是真的!”

兰芽便心下一叹。小窈瞧出来了。

这世上的所谓女扮男装,多数都是扯淡。或者顶多骗骗大男人去,休想骗过女人。尤其是——人家对面这位也同样是女扮男装着的。

好在还能有一重身份作为掩护,于是兰芽便含笑走上前去,侧身到小窈耳边:“师妹聪慧。只是师妹想偏了——不瞒师妹,小生实为宫里的内官。”

“啊?”小窈果然吓了一跳,忙向后跳了半步,与兰芽拉开距离。

兰芽心下也是叹息:这天下人人都怕宦官,可是人人实则心下也都瞧不起宦官。宦官在人家眼里不是人,是妖物。不是扭曲就是残忍,不是阴毒也是下jian。

不过不管小窈心下对她的观感是哪一种,至少小窈害怕她,那就好。震慑力,是现下她能拿住小窈的唯一法子。

兰芽便一声冷笑:“我知道你父亲秦越曾经也是清流骨干,最恨宦官擅政。后来辞官回乡,也是都因为宦官……你恨我,我不意外;可是咱家警告你,现下最好不要耽误了你秦师兄的前程。你若出去胡说,咱家就算不屑要了你的命,却也说不定会要了你秦师兄的命呢。”

“你敢!”小窈大惊。

“不如,咱们试试?”兰芽一脸的坏笑,斜睨住小窈。

小窈终究是出身书香门第,从小爹娘管教也严,言行举止都守着闺秀风范,对兰芽这般的坏便有些招架不住,只得恨恨攥拳:“说实话,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是太监还是女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所在乎的不过是师兄他能顺利登龙门。只要你答应我不伤害我师兄,我自然不会对人说你半分。”

“师妹乖~”兰芽明艳一笑。

小窈举拳:“你,你别叫我师妹!”

兰芽索性又坏笑着绕了她一圈儿:“我就叫。咱家就喜欢这么叫。咱家就这么叫定了。”

“你,你……”小窈气得指着兰芽说不出话来。

兰芽便也敛了笑,微微抬高下颌,眯眼睨着她。

“师妹,下回别故意在我面前换回女装。你不用以这样的法子提醒我,你跟白圭之间的关系,我早就都知道。况且你那伎俩的痕迹太重,我瞧得出来,白圭一样看得明白。聪明人都有一个通病:不喜欢跟太笨的人共事。白圭是聪明到骨头里的人精儿,你若总做那等手段的事,反倒会叫白圭对你失望。”

“你!”小窈伎俩被戳穿,窘得说不出话来。

兰芽叹了口气:“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也许你不会明白,咱家可能是这世上比你还希望你能跟白圭早结连理的人。”

这个小窈虽然也犯些大小姐的娇气病,多少有一点自作聪明,不过若以普通女子论,她当真已然算聪明的了。难得她对秦直碧还这样一往情深,或许——她是秦直碧更好的选择。

“真的?”小窈眯眼望过来。

兰芽耸肩:“我都说了,你爱信不信。”说罢一转折扇,又故意吸了一口小窈身上的香,这便迈步而去。

这个小窈,她深深希望会与吉祥不同.

兰芽回灵济宫,忍了忍才没直接去观鱼台,而是回了自己的听兰轩。

净面更衣之后,问双宝:“大人这几日都忙什么了?”

双宝想了想:“大人这几日一直顾着前院儿的公务。”

兰芽便一蹙眉。

所谓“前院的公务”就是指灵济宫正殿道宫那边的事务。一般是朝会仪式的彩排,但是更多是做道家法事。皇上从天下搜罗来的那么些“仙人”、“国师”、“佛爷”的,一般都集中在这里各显神通。造出仙丹灵药来,就地叫司夜染试药,然后就进宫呈送给皇上。

兰芽便没心思歇着,起身朝外去:“我去看看。”

兰芽一进前院,就被诡异的香气撞了个满脸。要深吸几口气才得控制住心绪。

前院伺候的小道童、小沙弥,都赶紧朝兰芽施礼。

兰芽对他们也都客气。一来人家是方外之人,二来那几次扮作道童还都是跟他们偷师来的言行举止,帮了大忙。兰芽只低声问“大人在哪里?”几个相熟的小道童都颇有些神色异样,朝兰芽努了努嘴。

兰芽心下便更沉,连忙奔进大殿去。穿过过堂,奔进后殿。

却只见殿内烟雾缭绕,一时间都看不清对面的人。只见呼呼啦啦有赤色金色的道袍翻飞席卷,耳边只听得若歌若颂的梵呗。

兰芽站定了,屏息凝神,闭上眼睛。稍待再睁开眼睛,这才瞧见了被一众僧尼簇拥着的司夜染。

他身上披了件大红的袈裟,坐在金色的蒲团上。身边为了一圈儿挥衣小尼,圈儿里还一个金色法袍的大和尚正绕着他,上蹿下跳,口中喃喃有声。

兰芽忙奔过去,朝那大和尚单掌合十,算作招呼,便蹲下低声道:“大人这是在做什么?”

一众灰衣小尼发现来了个俊俏的内官,便都呼啦啦向她围拢了过来。兰芽定睛一瞧,这才看清楚竟然个个都是年轻貌美。虽然说剪断了青丝去,却反倒更衬托出她们各自脸型玲珑、五官标致来。

司夜染这才微微睁眼,“你来了。给你引荐继晓师父。”

他又对那大和尚说:“师父,这便是我西厂兰少监。”

那和尚一听是兰少监,连忙停下念诵,上前深施一礼:“贫僧继晓,参见兰少监。”

兰芽本一向敬重出家人,可是眼前这个和尚却叫她怎么都尊敬不起来。但见他肥头大耳,满面油光,一双眼睛贼溜溜地,不知为何瞄着她的腰腹处打转,全无半点出家人的风范。

兰芽便借故公务,将司夜染扯回了后院去。

前后无人,兰芽便忍不住冷笑:“大人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怕了西厂惹来的骂名,便躲进这虚无缥缈里,以为避世?“

司夜染垂首凝望她:“你是瞧不惯我跟个和尚过从甚密,还是瞧不惯一圈儿年轻女尼围绕着我,嗯?”

兰芽懊恼得一跺脚:“算了,小的现在就进宫求见皇上,干脆将出使的日子提前好了,就不必在大人眼前儿碍眼。大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好了!”

朝廷与草原征战多年,这回派使节前去修好,是一件大事。于是皇上着礼部好好筹备,兰芽自己也请求,将出使之期定在秋闱之后。她得亲自确保秦直碧安全高中,才能放心北去。

司夜染却不领情,轻哼了一声:“反正你定下的那个日子,也不是为了我。”

【大人这么做,只是吃醋了咩?明天见~这两天会收拾吉祥哟~】

谢谢蓝的大把月票、彩的1888红包+月票,sunfumei的红包

12张:咪.咪

9张:八百地藏+红包

6张:韩晶晶、ranka

5张:我本无缘1234

3张:lqj950307、amay2002、沈清华、甜心小七、wyydingding0528、仍然334

2张:ruirui0310、millo、

1张:jianghua1126、xueronghua_2007、兰兰格、轩辕宁波、夏宅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