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36.8我对你并无半点情分(更2)

来人不进正堂,却避去后宅。进了后宅正厅,方除掉风帽,露出一张凄冷却绝艳的脸来。

却是凉芳。

仇夜雨实则最讨厌这样绝艳的宦官,都是因司夜染之故。虽则宫里挑内侍,必定都是眉清目秀的孩子,可是能生出司夜染那么个风华绝代的模样儿来,毕竟是千年难得一见。

可是说也邪了,自从司夜染得势,渐渐这宫里还慢慢多了这样的人。头一个就是藏花,接下来又出了这么个凉芳。都是孤冷绝艳的模样,虽说比之司夜染尚有不及,却也俨然与司夜染一个路数,仿佛同一个模子复刻出来的播。

仇夜雨虽然不喜欢凉芳,但是现在凉芳却是昭德宫的首领太监。尤其自从大宫女梅影死后,他俨然已经成了目下贵妃眼前第一得宠之人,昭德宫上下大小事都由他一手执掌。

仇夜雨便不得不上前抱了抱拳:“没想到竟然是凉公公驾临。不周之处,还望公公海涵。”

凉芳哼了一声:“仇大人客气了。”

“按朝廷的规矩,紫府提督还兼着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秉笔太监——那可是替皇上在大臣奏本上批红的呀。下官纵然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若论品级,却还在仇大人之下。凉某如何敢受大人的礼?跫”

话虽如此说,可是凉芳并未还礼,而是安安心心地受了仇夜雨的礼。

仇夜雨心下便未免有些不舒服。想他这紫府督主之位,是叫天下人多少人胆寒的?

凉芳自然也瞧出来了,便一笑:“不瞒仇大人,下官既然敢受仇大人的礼,便自是来替仇大人排忧解难的。”

“凉公公能为咱家排何忧,解何难?”

凉芳红唇如血,轻抿一笑:“周灵安七十二口灭门惨案。”

仇夜雨便一惊:“凉公公知道是何人所为?”

凉芳目色如冰:“司夜染。”

仇夜雨便一眯眼:“凉公公缘何这般?咱家可不会忘了,公公原本是灵济宫送进来的人。那个兰公子曾殷殷切切,分明与公公私交不浅。”

凉芳便咯咯一笑:“督主又怎会忘了,我本是紫府的出身?当初老督主亲自挑选了我等,送到曾诚府里去,为的不就是揭穿司夜染的图谋?”

“我纵进过灵济宫,我纵与兰公子有私交,为的又何尝不是卧薪尝胆,只为完成当年老督主交待的差事?”

仇夜雨目光里充满研判:“难得公公如此长情。”

凉芳冷冷一笑:“笑话。紫府里多少人都做着这样长期潜伏的工作?在大臣身边卧底十六年,直到紫府召回才揭开身份的,岂不比比皆是?”

仇夜雨背转身去:“周灵安灭门案,凉公公说是司夜染所为——可有确切证据?”

凉芳悠闲叹了口气:“紫府办事,有没有切实证据又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先确定是否下定了决心,要除掉那个人。”

“若已经决定了,就算缺少有力证据,便也设法制造出确切的证据。总归缺什么补什么,将这件案子办死就好。”.

同样的夜晚,就在距离紫府所在的东安门外不远的一处私宅门口,走来一个小小身影。

到了门口抬头看那黑漆大门,门上白石雕的门楣;门上金漆的门环,门上一左一右,宛若美人儿耳坠般垂下的细长红灯,便暗暗叹了一声:“倒挺会享受的呀。”

上前叫门,门子果然用尖细婉转的嗓子回:“爷歇了,不见客。”

门外的人也不意外:“成。烦劳告诉你们爷,我今晚儿既然来了便没打算空手回去。此时夜也深了,京城里锦衣卫也开始巡夜了,我也回不去了,就借你家门口,窝一宿好了。反正这也是八月,晚上石阶也暖,我正好坐在这儿看星星。”

门内暗寂下去,半晌悄无一声。

门外人也不急,当着就坐在门阶上抬头看星星,嘴里还吟诵:“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门内终于一声轻叹,门板哗啦打开。

一身酡红的锦袍男子,膝襕如水,一脸阴沉迈出门槛。却不看那门外人,只仰头看天。

“不知我又怎么得罪了兰公子,如此良夜,竟遭致兰公子趁夜来闹。”

门外人正是兰芽,一身酡红的自然是藏花。

兰芽便清亮一笑:“岂敢!倒是本公子不知哪里得罪了花二爷,回京这么多天,竟被花二爷避如蛇蝎。今晚特地登门致歉,却连门都敲不开。”

回来这么些天了,竟然连藏花的面儿都没见着。好歹她走的时候也嘱咐了他那么一大篇话,他这么不见,她便总觉着古怪。

她也问了司夜染,甚至揪着初礼问,结果司夜染一言不发,初礼支支吾吾……她便觉得不对劲,终究查到了藏花竟然还搬出去住了,她这才寻来。

兰芽嘴上说着,眼睛却没闲着,扭着脖子偷偷向那门内打量。

然,但见院落虽小,却宁静雅致。那些特地凹出的瘦梅、描梁画栋的回廊,都见足了心意,一定没少了花银子。

而就在那幽暗的院落里,盏盏红灯之下,隐约有眉眼秀美的少年,好奇地循声望来。

兰芽便一笑拊掌:“哟,如此便要恭喜二爷,贺喜二爷。我这算明白了二爷缘何忽然搬出来住……咳咳,原来是金屋藏娇,乐不思蜀。”

藏花悄然叹息。

没否认,只顺着她道:“一来你与大人南下,我与仇夜雨联手办案。他若有事叫我,我总不能叫他的人大摇大摆进灵济宫,索性搬出来,寻了这处临近紫府的院子住下;”

“二来,”他皱了皱眉:“二来,你与大人如今已经这般模样,我如何还能不明白我在大人心里已是多余?索性搬了出来,倒不给大人和你碍眼。”

兰芽呲牙一笑:“如此说来,二爷是不屑继续与我争宠啦?我可还记着从前,二爷为了得回大人的心,对我使过的那些个手段。哼,所以就算二爷今日决定放手,我也不会对二爷言谢的。”

“谁要你谢?!”他这才被刺得扭头来望住她。

却像是被烫着般,极快又别开眼去:“……谁稀罕在乎你的喜怒哀乐!”

这般的藏花……兰芽只能悄然叹息,真是又不知怎么得罪他了。

不过幸好,她从认识他第一天起,他对她就是这么不阴不阳的,她早都习惯了。她便摊了摊手:“好吧,咱们继续谁也不管谁就是。算我不该操这份儿心,还巴巴地主动来瞧你,嗤!”

她说得强硬,可是里头却藏不住小小的受伤……

藏花这才又转头望过来,狠狠眯住了眼。

……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的。只是,他好迷惘。

他心里只有大人,他只喜欢男子……他在还小、还不懂男女之事时就已经被宁王——他抗拒不了,也改变不了。于是他以为他今生今世,只会看着大人一个人。

却从未想到,眼前突然出现了这么个小东西。

大人为了她,不惜与他翻脸。彼时他切齿痛恨,无数次想象过亲手杀了她、剥了她皮的情景。可是后来却不知怎么的,渐渐那恨再也囫囵不起来。

他对自己试着解释,觉着自己是因为太过在乎大人,太过不服气大人移情,于是他也尝试着用大人的目光去看待她。

大人既然对她情有独钟,她便也该有她超出常人的地方去。于是这般看来看去——他不知何时便渐渐习惯了将目光落在她身上。

看她一颦一笑,看她撒泼耍赖,看她小狐狸一般狡黠,看她——大人与梅影拜堂那晚,不顾一切的发疯。

不知不觉,一切便都开始改变。渐至,变得叫他害怕。

尤其是这一次,她跟着大人南下。长久的见不着,非但没叫他重新心如静水,却反倒……他不愿更不敢承认地,开始——想念她。

甚至,超过了对大人的想念!

他无数次拼命安慰自己:不是的不是的。对她的古怪感觉,还是因为大人。因为是大人喜欢的人,他便也尝试着去欣赏……这不是他自己的本心,他绝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女子,更何况是她!

可是,当听说她和大人启程返京的那一日,他却还是落荒而逃了。从灵济宫搬出来,将自己沉绵进一班俊美的少年里去。

他要向上天,向他自己证明,他对她——未生半点情分。

可是她却就这么不管不顾,这么——无赖地,随便地又敲响了他的大门,出现在了他面前。这叫他该,怎么办?

谢谢irenelauyy的6张月票、q_5ebalzwyd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