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30.2别馆花深处(更2)

兰芽这一晚竟然睡得还好。

原本每次办完差事,都难免一场大病,都是因为办了案便难免又欠了债,于是良心难安。而今晚睡得好,想来是秦直碧归来也带了喜气儿回来给冲的。

兰芽一大早便起来。

昨晚,西苑那边的人早都悄悄儿将兰芽的行李给送了回来。兰芽打开柜子,便瞧见了自己所有的家当。这般看来,这些日子来倒也积攒下了不少衣裳。她想了想,还是从里头选了一件青金色的长衫出来。

她记着,秦直碧从前还在灵济宫时,最喜欢穿的就是蓝色醣。

还有,他第一次褪掉女装,与她整冠相见时,穿的亦是蓝衫。

兰芽收拾停当,抬眼看镜里。她身量小,纵然穿着同样颜色的长衫,却怎么都穿不出秦直碧那通身芝兰玉树一般的气度。若将他比作一杆玉笛,那她自己也就是个绿豆儿呙。

兰芽忍不住欢喜,吐了吐舌,便又挑了把新送进来的扇子,细细挑了素面儿的,这才负手走了出去。

这一早什么都好,就一件事儿烦人:双宝竟学会了跟脚,今儿死活非得跟着。她拗不过他,只好由得他,不过警告他,到了客栈就赶紧自动消失。

她说他跟秦直碧说体己话儿的时候,可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听着。

双宝只得苦脸答应。

他明白,公子这是误会了。以为又是大人拈酸,非要他跟着,以防公子跟秦公子太过亲热;可是实则却是公子不明白大人的一片苦心。

大人一番小心布置,就是想不叫公子知道宫里的那些事儿,怕公子忧思未散,再伤了神。只说叫她越晚知道越好,这才叫他跟着,一路也好遮掩.

此时秦直碧与灵济宫的关系,正如秦直碧要掩去本名,只称秦白圭一样,暂时还不便揭开。于是兰芽此来也是隐去身份,只说是夕日同窗前来探望。

来到状元楼下,兰芽却立住不前。只是问双宝,这楼上楼下究竟哪个是秦直碧的窗口。

双宝便叹了口气:“还是奴侪先去通禀一声儿吧,也好叫秦公子有个准备。”

兰芽转着扇子,负手一笑:“才不!我就是要突然冲进去,好好吓他一回!”

兰芽说罢使扇子一指:“宝儿你,退散。”

兰芽说罢也没急着进状元楼,反倒抬头朝秦直碧的窗口望去。

双宝一路嘟嘟囔囔地走,一路不放心地扭头朝回看。一见公子这副情形,心下便很有些不是滋味儿——如此看来,公子对这位秦公子,倒是很有些不同的。

大人若知道……还不知又会怎么样.

树影之下,兰芽凝眸。

七月的京师正是繁花如锦。状元楼外开满大片皎白的玉簪,楼上窗棂边则是紫薇如雾。就在这一片繁荣锦绣里,那扇竹青窗棂边,却露出一个清逸雅绝的侧影。

他不看花,不看这红尘熙攘,他只安静垂首,全神贯注去看他手中的书。

于是三千红尘在他窗边三尺止步,天地扰攘在他卷边化作一席流水澹澹而过。

兰芽便忍不住在心下叹了又叹。

一年不见,他已风姿倾城.

兰芽步入状元楼去,脚步轻快,可是上了楼,到了他门前,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便停了步,提着袍子,深吸了几口气。

继而一转纸扇,含笑敲门。

“谁呀?”里面却传来清凌凌一声,脆而婉转,却是陌生。

兰芽便忍不住一挑眉,应道:“在下乃是白圭昔日同窗。听闻白圭到京,特来拜望。”

兰芽故意粗着嗓子说,以叫里头应门那人不存疑心。

可是饶是她加了小心,可是里头的秦直碧和陈桐倚却还是都听出来了。陈桐倚连忙看一眼秦直碧,而秦直碧却腾地站起,手上的书卷,还有桌上的笔墨,稀里哗啦都跌落在了地上。

方才应门的正是小窈。小窈便狠狠一愣,只定定望住秦直碧。

“师兄,这是怎么了?我认识你这么久,从没见你这么失态过。”小窈也是冰雪聪明,立即一指门外:“是因为门外那人么?师兄,那人到底是谁?”

秦直碧蹙眉,抬眼看向陈桐倚。

陈桐倚连忙起身,伸臂扳住小窈肩膀:“门外还能是谁?人家都自报家门了,是白圭从前的同窗嘛。故友相见,白圭自然喜不自胜。师妹走,咱们出去逛逛,叫白圭跟故友说说话儿,啊。”

陈桐倚便抢先开了门,朝兰芽一笑,继而挤眉弄眼一番。兰芽之前听见了里头的动静,再垫脚越过陈桐倚肩膀,大致瞧见了里头的情状,便也会意,朝陈桐倚摆了摆手。

陈桐倚尽量用自己的身子遮掩着,然后捞出小窈,推着她便向外走。

可是饶是如此,小窈却还是使了蛮力,透过陈桐倚的臂弯回头狠狠盯了兰芽一眼。而兰芽也立在门口

,好奇地回头打量了一眼。

原来是个书童……

兰芽扬了扬眉,忽觉神思突地有些滞涩。

书童,书童……她便忍不住又想起爹的书童。

她记得与那书童之间的许多往事,也记得那书童仿佛是好看的,可就是怎么都记不起书童的脸。

还有——那个书童后来去哪里了?

为什么她对那书童的记忆都是零碎的、片段的?记得一些事,却全然想不起,家门遭难那前后,书童去了哪里啊?是跟着家门一同遭了难,还是——早就走了,又是因何而走的?

她在房门前因那书童愣怔了半晌,直到秦直碧自己先恢复过来,走到门前,提一口气放柔了声音提醒:“你还要在门口站多久?”兰芽这才回过神儿来,红了脸一笑,这才随秦直碧进屋.

进了屋,单独相对,两人都有些紧张,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兰芽便指尖绕着纸扇,兜着圈子瞅着一地的狼藉乐:“怎么,我有那么吓人么?听闻我来,倒将白圭你吓成这样儿。”

听她这般说,秦直碧终于笑了。抬眼热灼灼地紧盯了她一眼,便连忙垂下眼帘去:“是我心里的事。是我,心神不宁。”

兰芽吸了口气:“那,我帮你捡吧。”

供士子住的屋子原本就不大,这般洒了一地东西,倒叫两个人没地儿站没地儿坐的,更觉无形的紧张。

兰芽便蹲下来帮他捡,秦直碧自己也赶紧蹲下来捡。两人的手指便在意外中相撞。

兰芽有些不好意思,赶紧错开便罢,可是秦直碧却呆了,抬头深深望住她,竟然忘了动。

兰芽便咳嗽一声:“白圭?还愣着干嘛,干活儿啦。”

秦直碧指尖沾了墨,他忽地伸手,在她唇上左右画了两撇小胡子。

兰芽笑着惊呼:“喂!”忙两手捂住了脸,起身找镜子。

而那一地狼藉中,秦直碧却含笑轻轻闭住了眼。方才那一刻指尖终于碰触到了她面颊,那细致柔软的触感,这一回终于变成了真实的,再不是梦里虚空。

兰芽没找见镜子,便在脸盆里倒了水,这才瞧见自己的模样。看着还不突兀,倒是俏皮好看,她索性便没洗,扭头看他:“干嘛给我画胡子?”

秦直碧已然恢复了从容,从地上将书本笔墨摞起,放回桌案上,淡淡道:“兰公子,一年不见,我以为你该长大了。难道兰公子上了年纪之后难道不长胡子么?”

“我!”

兰芽被噎住,险些忘了她在秦直碧眼前还该是个男儿身。她便一转折扇:“……我,不长啊。你难道忘啦,我已净身,哪儿有宦官还长胡子的呀?”

秦直碧便淡淡道:“所以我给你画两撇。”

他这话说得……

哼哼,状元之才,就能这么轻易欺负人么?

兰芽便狡黠一笑,咬住唇走过去,忽地伸手从他背后抢过毛笔来,迅雷不及掩耳地在他唇上也一左一右画上了两撇。

画完扔了笔墨,开心拊掌大笑:“好啦好啦,这回咱们扯平了。我虽然不长胡子,不过白圭你将来是一定要长胡子的。所以这般看来,你的模样倒比我好看。”

秦直碧实则一动未动,都由得她罢了。看她开心,便跟着微笑:“你最好看。”.

兰芽便又不自在了,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原本之前故意笑闹,就是为了冲散两人之间的不自在……以他聪明,不会不明白她的用意。可是他非但不帮她,反倒轻描淡写便将她的努力都给拂乱,叫那不自在重又浮生。

咳,他这人!

兰芽便坐下来,偏首瞟他:“你这个……书呆子。”

他听了却笑了:“嗯,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哦?”兰芽倒是惊讶。

他便又垂下头去:“总比一口一声的秦公子,或者白圭,要好听得多。”

兰芽便轻叹口气,收起笑谑:“我昨天才回到京师来,便听说了你近来的事迹。嘿,闹了好大的动静,听说不光六部官员人人都认得了你,就连皇上都御览了你起草的联名书,还夸你有才。”

兰芽说着摆了摆袖口:“只是……白圭你从来都不是鲁莽的人,这一次的所为倒是叫我有些惊讶。”

昨晚乍听双宝说起此事,兰芽虽也替秦直碧高兴,可是也未免后怕一番。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秦直碧幸而被皇上赏识,倘若没有这么幸运的话,那他毁了的也是自己的前程。

更何况,他是灵济宫走出去的人,行事便该更加谨慎才是。否则一旦被人格外注意,便自然会有人去挖他的背景,到时候就怕他与灵济宫的关系便这么暴露了。

秦直碧听罢便轻轻一笑:“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在外人眼里,甚至是林展培、陈桐倚和小窈的眼里,都

以为他这么积极一来是忧心国事,二来则是显露才学以求闻达。

他偏了偏头,望向窗外那一树开得紫气氤氲的紫薇。

“……我回来时,你却走了。这么大的京师,这么茫茫的人海,我却忽然觉得迷了路,不知我回来这样早,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说得清淡,淡得就像紫薇花儿笼起的那一层雾霭。若有似无,仿佛一阵风来便会散了。可是兰芽心里却是一字一钉。

“我便也生了执念,想叫你快点回来。我却不知该如何叫你知道,正好倭国使团的消息传来,我知道此事与你南下相关。于是当林兄来找我,我便一改自己一向的性子,不管不顾跟着闹将起来。”

他悄然抬眼来看她:“我本希望会闹到被官府缉拿,锒铛入狱。到时候你听说了,便会回来……为我回来。”

他说到这里便笑了:“我真傻,是不是?也不分轻重,竟做出这样孩子气的事。我倒是从未想过闻达,为的不过是——你能在迢迢天涯,为我偶一回头罢了。”

他的讲述由始至终,语气都是淡淡的,让人误以为那字里行间的感情也该是淡淡的。可是兰芽却连忙垂下头去,狠狠抽了抽鼻子。

抬起头来只能继续懵懂地笑:“说你是书呆子,你果然是书呆子。”

他这才缓缓一笑:“这一年来,过得好么?”

兰芽想了想,终是认真点头:“也有不好的事,也担过许多的心。不过都走过来了,回头去看,终究还是觉得还是好的。不枉这一切。”

说了一会儿话,兰芽便起身告辞。

“这是客栈,里外都是应考士子。我来时已经动静不小,若再延宕不去,倒给你惹来许多侧目。”

秦直碧面色平静,却能看得出他眼中波澜翻涌。末了却也只淡淡点头:“好,我送你。”

“不必了,留步。”兰芽出了门来,含笑抱拳。随后帮他把门关严。

她刚走到楼梯口,他却还是打开门追了上来,低低直问:“你下回,何时来?”

兰芽想了想:“马上就到八月,该开秋闱了。你专心备考,这些日子我不便来打搅你。等秋闱放了榜,我自然来贺你。”

他却伸手握住栏杆,挡住她去路:“不行。如果状元楼不便,那我设法回灵济宫看你!”

兰芽也觉意外,张了张嘴。

正在此时,楼下有脚步声。一个中年士子举步而上,瞧见楼梯口的两人,便微微一笑:“白圭,有客啊?”

秦直碧只好收回手去,客气拱手:“正是。”

兰芽便趁机对秦直碧道:“白圭便送到这里,请留步吧。这几日忙过,我再来探望。”

当着那士子的面,秦直碧也只得点头。

秦直碧回了房间,兰芽却一伸纸扇,拦住了那士子的去路。

“这位仁兄,看着面善。”

那士子抱拳:“在下林展培。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兰芽眯起眼来:“仁兄……可是家住南京?已成了家,家中有二公子?”

林展培终于展颜大笑:“多谢公子记得。”.

皇宫。

司夜染去太医院,将所带回来的药材与太医院一一对证,以做记录。

忙了一天,皇上那边还未召见,司夜染便递牌子去昭德宫,向贵妃请安。

这本是司夜染一贯的老例儿,每回从外头回来甚至还没见皇上呢,必定先见见贵妃。

可是贵妃一听说司夜染求见,再想到梅影之死……便叹息着摇了头,吩咐凉芳说:“不如你替我出去告诉小六,就说本宫这些日子有些不好,便免了吧。”

凉芳明白,贵妃是不敢见司夜染的面,觉着梅影的事无法言说。

凉芳便朝外来,边走也边掂量着自己的对答。

终归,是他送梅影上路。他心下就算不似贵妃一般愧疚,却也不想这么早就被司夜染看出来。

--

【两更共八千字完毕,明天见。】

谢谢微风的18张月票

xueronghua_2007、旧木的花、q_5ebalzwyd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