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19.96就在今日(第二更)

怀恩有些不甘心地告退而去,皇帝便有些神思不属。

鼻息之间只觉有异香,丝丝缕缕地缠入心肺,叫他坐立不安。

他勉力冷静,却做不到。垂首细想,怕是因为李梦龙已不在了的缘故——蓬莱神药之缺,原本多仰赖李梦龙调理;可是此时李梦龙已死,他又因李梦龙之故犯了忌惮,不肯再轻易召入道士来,这身子便也受了影响。

正在此时,太后宫里的总管怀德亲来觐见。说太后近年因年事渐高,越发不愿过生日,于是特命礼部免了每年“圣寿节”的例。可是在宫里,一家老小的不免还要私下庆祝一番。今儿太后的娘家女眷率先进宫贺寿,太后高兴,便叫了戏,问皇上可得空过去同贺。

若是往常,皇帝能免则免,可是既然今儿借的是太后生辰的由头,皇帝一向以孝治天下,便不能拒绝。

皇帝便笑:“母后的诞辰,朕自然不敢忘。只是算着日子还不到,却没想到太后的娘家人提前进宫来贺寿了。朕自然该去的。醣”

太后想的周全,同样的话儿也特命知秋给传到贵妃宫里去。

贵妃这些日子本就恹恹的,听了是给太后和太后娘家人捧场,便更有些意兴阑珊。

自打梅影去后,柳姿也伤了神,贵妃身边儿便更多地是凉芳亲自伺候着。凉芳觑着贵妃的神色,便也附和道:“按理,若是太后的圣寿,娘娘您好歹也该去一去。只是今儿并不是正日子,主角也只是太后的娘家人。娘娘您该陪着太后,却没有义务去陪那些臣下的女眷,没的给她们机会自抬身价去。”

贵妃与太后的心结日久,连带着对太后娘家女眷也颇不待见。贵妃听凉芳这话说得叫她顺心,便笑了:“本宫也正是这么想呢。你就出去这么告诉传话的人吧,就说本宫伺候皇上累了。”.

凉芳出来传话,对知秋却极客气。

知秋自然能猜到贵妃会怎么答,她今儿来原本也只是走一番过场,便一笑道:“那老奴便告退,请贵妃娘娘保重凤体。”

凉芳却赶紧施礼道:“这么大热的天儿,倒叫嬷嬷这般辛苦一趟。不如叫晚辈送送嬷嬷。”说罢打过伞来,撑在知秋头上。

凉芳这么懂事,知秋自然是欢喜。凉芳一路撑着伞,沿着宫墙夹道,将知秋送回清宁宫去。

吉祥远远地瞧见凉芳来了,便悄悄儿将凉芳请进了小阁去。小阁里,僖嫔已然扮上,有些紧张地盯着菱花镜出神。

凉芳进门便一吸鼻子:“什么香?”

吉祥连忙道:“只是给娘娘用了些新出的香粉。”

僖嫔则六神无主地起身,便过来攥住凉芳的手腕:“师兄,我决定了。”

凉芳手里的伞无声坠地,他凝住僖嫔的眼睛:“当真决定了,就在今天?”

僖嫔哀伤垂首:“多早晚又有什么分别?总归既然进了宫,摆在我眼前的就是这条路、这种命罢了。与其再蹉跎了岁月,叫自己人老珠黄;倒不如拼得早些,还能多些把握。”

凉芳觉着不对,便忍不住皱眉瞄了吉祥一眼:“虽然注定是这条路、这种命,可是你如何就能笃定今儿就是最好的机会?倘若今日不中,那反倒会激起贵妃警惕,你日后反倒没了机会了。”

僖嫔却坚定仰头:“我既决定是今儿,那我就自然有了把握。咱们盘算了这么久,等待了这么久,图的不就是今天!”

“你缘何今日这般自信?”凉芳不放心,目光不由得又滑向吉祥:“难道是你?”

凉芳的眼风如刀,刀刀斩向吉祥来,吉祥先前只想扮作无辜,可是此时凉芳这般直接问过来,若再否认,反倒惹凉芳起疑。

这个凉芳,从梅影之事便能看出,本就是个疑心极重,且心狠手辣之人。且毕竟是灵济宫送进宫来的人,吉祥不能不略有忌惮,她于是便点了点头。

凉芳随即便明白了:“那香?”

吉祥遂垂首一笑,避过凉芳的眼睛:“公公也知道奴婢来自大藤峡。生于峡谷山野,长在幽闭冷宫,奴婢孤单时就与花草为伴。于是这些年也积攒了些与宫里常用的花草不同的香方。想让僖嫔娘娘独获皇上青眼,便也必定要用些与其他娘娘不同的香才行。”

吉祥说着便将几案上的香粉盒子取来,递到凉芳鼻息下:“公公放心,只是最普通的香粉罢了。绝不敢用药,否则自然瞒不过宫里那些鼻子极灵的嬷嬷和太医们。”

凉芳用力闻过,也只觉里头只是花草清芳,并无异样,这才点头。

吉祥这才羞涩一笑,端着香粉盒子送回去,背过身才缓缓敛了笑。

这香粉本身自然没问题,只不过僖嫔和凉芳都不会知道,这气息正好是勾动“迷情蛊”的引子。那虫儿她早借梅影给皇上种下去了,现在只需唤它醒来就是了.

皇帝来到清宁宫,向太后问了安,也一一接见了太后的娘家人。为了给太后凑趣,皇帝今天格外亲和,免了君臣之礼,

反倒挨个地叫着那些内眷“舅母”、“姨娘”等,宛若普通人家,十分亲热。

一众内眷都是受宠若惊,个个都满面红光。

可是瞧着她们,皇帝却心下还是觉得烦,莫名地神思不属。尤其是见到内眷里颇有两个未出阁的女孩子,远远近近地用羞怯的眼睛瞄着他,他便更觉得烦。

他明白,他的母后绝不放弃任何机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只想从他心里分了贵妃的宠爱去。

终于熬到大戏开锣,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太后从旁瞄着,虽则失望,可面上的笑容却还未改。今日她的棋子原本就不是这些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而是训练已久了的僖嫔。僖嫔还未上场,好戏还在后头.

倭国,平户藩。

派出的乱波连克连捷的消息传来,松浦知田大喜。乱波是他手下武力最强者,他便用乱波为先锋,若能一路顺利,他便将派出大队正规军去。

浅野便趁机赞扬:“将乱波冒以东海帮名义,大明江南守军不战而降,名主这一招着实高明。”

松浦织田冷笑:“他们在咱们倭国冒充咱们倭人这么多年,保下了他们的性命;如今,也该咱们反过来冒充他们一回,利用他们来得咱们想要的利益了。如果不是他们身上的秘密有利可图,当年我祖父又何必冒着风险容留他们?”

浅野点头:“臣下已然见过杭州镇守太监怀贤,想来只待乱波那边得了手,怀贤便可名正言顺兵进东海……到时候只需咱们睁一眼闭一眼,东海帮覆灭便在眼前。只消东海帮全军覆灭,还有谁知道此时攻打大明的,根本就不是东海帮的人呢?”

松浦知田满意一笑:“也多亏这个怀贤求功心切,才会答应让天龙寺船在杭州延宕下来。否则乱波何以能迅速突入大明腹地。”

浅野轻哼:“这个没根的太监,实在是太想抓获建文旧部,以建功于他们皇上,以期登上高位了。他年纪也不小了,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

“谁说不是呢,”松浦知田望向窗外:“他这样没根的阉人,如果不能在临死之前爬上高位,死后不过乱葬岗上一把骨灰。他们一生屈辱,总得在临死之前给自己熬得一点功劳,所以便会在这样的年纪时,不顾一切,不惜变本加厉。”

此时派去的郎中来回禀诊脉细情。

松浦知田细细听了,特地问一句:“那个周生,没有什么异样吧?”

郎中称是:“依旧病怏怏躺在帐中,脉还是弱。”

浅野忽地问一句:“他娘子呢?”

郎中忙道:“也在。始终陪侍在畔。只是害羞,帷帽低垂,袖子也落得长,连手都不露。”

松浦知田哪里知道,此时真正的周生早已秘密潜回大明。而帐子里躺着的脉搏微弱之人,乃是北王。而陪侍在畔的那个娘子,则早换成了山猫。

山猫比起北王来最大的优势是,他身形瘦小,正如山猫之名,于是穿上兰芽的衣裙倒比北王更顺当。而北王曾彻夜奔命,中过毒,受过伤,正是脉搏微弱,最适合扮演周生.

杭州。

怀贤调集杭州各卫所兵马、战船,只待朝廷旨意一下,便将兵指龙宫。

怀贤特地叫来了孙飞隼,笑眯眯道:“飞隼啊,你报仇的日子到了。”

此时的怀贤,眼中闪烁出近乎贪婪的光芒。长乐看着,心下便颇觉不安。他甚至可以肯定,就算是朝廷始终不来命令,怀贤也敢擅作决定,发兵进攻。

这个机会,他等了太久,太想要了。

长乐心神不宁回到房间,一开门,便见眼前簌簌有灰尘落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