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05.82梦龙一场,愿早睡去(3.9第一更)

李梦龙便也慨然一笑:“姑娘说得对。小道这便测来。”

这便取过随身的罗盘,细细观测。

吉祥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纸笔,送上前去请李梦龙细细勾画。

吉祥看时机成熟,便在林间缓缓摇动手中灯笼,正是与大包子约定好的暗号。大包子从山下见了,便忙转身就跑,一直跑向乾清宫。不顾身份,高声启奏:“奴侪求见皇上!”

这堂皇紫禁城,何处是生门,何处是死门,何处气韵游龙,何处晦气阴森,全都细细描摹酢。

吉祥先时还担心李梦龙会看破她的用意,勾画不会尽心,直到此时她才放下心来。侧眼去瞧李梦龙,他竟是全心全意,勾画详尽入骨,画到得意处,还在灯笼光影里,静静一笑。

吉祥便幽幽道:“道长画得可真好。牙”

李梦龙抬眼望吉祥:“属下能为少主所做之事,怕也只剩下今晚这一桩。”

吉祥眯眼:“道长说什么?”

李梦龙却顾左右而言他:“……借助罗盘,小道已确定之前观星所得。姑娘,请转告少主一句话:别急,朱棣亲手营建这座辉煌宫廷,积挖掘筒子河、太液池之土累成此山,作为宫城‘镇山’,取名‘万岁’,便是想将龙气风水都死死压在山下,留在这北方京城,留在这座皇宫里。可是若干年后,朱棣的子孙却会自行了断在这万岁山上。而大明的气数,也将尽于此。”

吉祥一颤:“从你的话听来,倒像将来断送大明气数的那个皇帝,还是朱棣的子孙?呵呵,呵,绝无可能!”

李梦龙眼底却一片空灵、宁静:“我也不甘心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上天星象与此地风水所示,皆是此意。贫道这一刻凡心已入天地,才能窥出端倪。”

吉祥心下便又是一紧:“说什么你凡心已入天地?你竟是何意?”

李梦龙宁静一笑;“贫道明白,今晚命数到了。贫道应金龙之梦而生,四十年来梦龙一场,能活到今日,也知足了。”

他不由得想起那位兰公子。街市之上,众人厌憎目光里,独独是她不避拳脚,将他救了下来。还教他,将金龙说成“三爪金龙”……他便轻轻一笑

公子错了,贫道梦见的不是三爪金龙,而实实在在是真龙天子!

所以贫道才一生追随,一世不悔。

公子啊,贫道若无缘再与你相见……便请你代替贫道,守护住大人,守护住千千万万人舍死忘生,一生追随的那位真龙天子。

梦龙一场梦龙,该睡去了…….

话说到此处,吉祥只觉刺耳,便趁着一阵风来打了个喷嚏,就势道:“夜里风凉,道长先忙,我先去了。”

李梦龙起身,郑重向吉祥一揖到地:“贫道与姑娘相识一场,这便别过。”

吉祥越听越越不舒服,急忙转身而去。

她从后山下山,夜色情寂里,听见前山已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皇上派人来擒李梦龙了.

时光倒转,吉祥与大包子商定今晚除掉李梦龙之计。

吉祥成竹在心:“皇上再宠信李梦龙,若知他私登万岁山,勘测皇家风水,那他也一定是死罪!我来诓他做下此事,你得我暗号便速速去报皇上。”

“以你身份低微,此事会担风险,即便进了乾清宫也可能先挨一顿板子……可是你别怕,咬牙熬过来,日后便是你的无限风光。皇上惩治了李梦龙后,必定升了你的职位。”

大包子却拒绝:“这一功如何能记在我的头上!吉祥,这是你的功劳。”

“尽说傻话。”

吉祥彼时向大包子温婉微笑:“我现在终于明白,在这宫里,我真正能依靠的人不是咱们娘娘,更不是太后、僖嫔;我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你。只有你强大了,才能更好地护住我。大包子,我要你因此功劳而脱离冷宫,有机会御前伺候。”

大包子还略有犹豫。

吉祥便道:“在这宫里,若咱们自己不设法强大,便只能任人宰割。你就算自己没有这个心,你也总该为你兄弟想想,还有我……”

此时,大包子已经办成了此事,想来记功将是不远了。

提皇上挫败一起宫廷的谋逆大案,这功劳将被大书特书。她原本想借此一举两得:一是借皇上的刀杀了李梦龙,二来可名正言顺擢升为彤史……可是想到将来司夜染回宫,定不会放过此事,于是她才决定不要这个功劳。

至于彤史之位,她自然还有其他法子得到.

前来捉拿李梦龙的,是锦衣卫。为首的档头正是卫隐。

他曾审时度势,不得不投靠灵济宫,后却被司夜染申斥,兰公子反倒叫他隐退灵济宫,继续回去安心当他的锦衣卫。

兰公子这回临走时,曾与他私下见过一面,与他恳谈了一回。

兰公子说:“宫里若出事,皇

上原本首先会交给紫府和灵济宫。可是此时司大人和我都不在,紫府又曾处分过公孙寒、仇夜雨于周灵安灭门案又处置不力,所以此时宫里再出事,皇上便只会交给锦衣卫。”

“锦衣卫被紫府和灵济宫压制多年,这一回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况且你们的指挥同知乃是贵妃亲弟万通,皇上只会对锦衣卫更加信任。只是万通此人除了会贪功,却不会办案,真到节骨眼儿上,都要依赖卫隐你这样的老人儿、能员。”

兰公子那一刻推心置腹:“此种情势之下,你回锦衣卫便是前途无量,比在灵济宫做一个影子暗卫不知好过多少倍,所以我才叫你安心回锦衣卫,你懂了么?”

卫隐大为感动,心悦诚服朝兰芽跪倒。

兰芽便笑:“你是我的私人侍卫,又曾与我出生入死过,有这样的好机会,我不紧着给你,难道还能给外人去?你且宽心去当你的差,来日你的前程绝不止一个小小档头,我会给你更高的舞台!”

兰公子最后说:“我给你几个人的名字,你别问为什么,只好好记下。来日若宫里没事就好,倘若宫里出事,且牵连到这几个人,你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抢下办案权。如改变不了结果,就将前事后情好好给我打探清楚,一切都等我回来再说。”

“那几个是:梅影、李梦龙、凉芳、薛行远、小包子。还有一个……吉祥。”

于是今晚万岁山李梦龙出事,他主动请缨,带人前来捉拿.

乾清宫里,月色凄惨。

皇帝双手颤抖,看完李梦龙画的那幅皇城风水图,便恨得狠狠丢在地下。

李梦龙被五花大绑按跪在地,却目光宁静,面上仿佛还带着恬然的微笑。

“李梦龙,亏朕还曾那么信重于你!朕将自己的身子都交到你手上,谁料想你是野心贼子!”

李梦龙淡然一笑:“尊驾又何必如此激动?难道尊驾当真以为自己是天子,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皇帝重重一震:“你叫朕什么?‘尊驾’?!你竟胆敢连‘皇上’都不称了?”

“如此说来,莫非你竟然是……?!”

李梦龙慨然一笑:“没错,贫道此时终于可以大声宣告:我李梦龙,生为建文臣,死为建文鬼!”

皇帝狠狠一震,气得已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贵妃闻讯匆匆赶到,急忙上前护住皇帝,回头狠狠盯住李梦龙:“你果然是逆臣贼子,不枉本宫从前便看你碍眼!”

他扭头吩咐万通:“还愣着干什么?将此罪人押赴诏狱,给我严刑拷打,追问帮凶!”.

锦衣卫北镇抚司诏狱。卫隐请缨,亲自拷问李梦龙。

锦衣卫的手段,他狠下心都给李梦龙用过一遍。

李梦龙竟然都熬过来了,面上血肉模糊,却依旧隐隐露着一丝微笑。

卫隐心下也是悲哀,却只能如此。

他展开刑具盒,拈出一柄铁抓,缓缓走到李梦龙面前。

“道长可知道这是什么,又做什么用?”

李梦龙紧紧盯着卫隐的眼睛,困难地缓缓开口:“愿闻其详。”

卫隐也紧紧盯着李梦龙的眼睛:“这就是本官接下来要为道长施用的刑具,名‘铁梳子’。将道长先浸沸水,再浸冰水,待得骨肉酥离之际,以此铁抓刷动道长周身,道长的肉,便一块一块被梳下来了。”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