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303.80虎穴龙潭,我替你去(更1)

他绝对是故意的!

她便再抵抗不住,猫儿一般咪呜嘤咛,直达高天……

两人倦极而卧,她浑身已软糯如绵,唇间还丝丝颤颤有余韵未散,却转身——伸手入他衣襟。

他便凛然一颤,咬唇攥住了她小腰。

“嘘,略等。酢”

她却不肯,牙尖咬开他拦阻的手臂,小手羞怯却坚定滑下……

妙目流转:“……大人该不会,只用这一回。牙”

他登时粗喘。

她的小手上下起伏,濡湿的身子紧贴住他,学着他一向的样子在他耳边呢喃:“……小的这手,比之鱼肠,是否更小,更滑?”

他登时勃然而起,将她再盘上腰间,亢然强袭!

他的面上一片宣红,绝美长眸含住潋滟桃花,沙哑绮丽地呢喃:……无论鱼肠,还是柔荑,却都比不上,这里~“

他纵马左右激荡,前冲后突,霸烈异常。

终换得:天街,小雨,润如酥。

点点洒洒,她辗转绽放如花.

男子体力毕竟有所不持,加之他这些日子身子有些抱恙,他强弩之后,便伏下歇息……却不成想,她满面满身的桃红,却毅然翻身而上。

他虚软喘息,笑意促狭:“还来?”

“嗯。”她含羞忍窘,一双剪水双瞳,盈盈波转。

他深深喘气:“稍歇。”

她执拗道:“不。”

他有些力不从心,赧然求饶:“……只需片刻,乖。”

“不!”

她使出蛮力,分开他阻拦的手臂,左右控制在他头侧。而她,就在他腰上——伏下了头去。

不可思议的小,无法言喻的软……

他登时周身振颤,又笑又无奈地低低叫:“公子,饶命~”

她咪呜出声,不理他,更用劲.

东海帮。

听闻南王问起北王,西王面上一黯。

“我带人沿着药山追踪,明明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竟然就没能找见他!”

南王便眯起眼来:“竟这么没用!”

原本定好对策,他与西王分工协同:他在龙宫控制住东王,西王则带人追北王而去,准备在药山之上了结了北王性命。

北王孤身一人,西王埋伏了大批随从,这本是万无一失之事,怎知道竟出了纰漏!

西王也觉颜面无光,垂首道:“怕是咱们低估了北王。他走时一个人都没带,便叫咱们放松了警惕……”

南王一拂袖:“药山是帮中禁地,唯有我四人知晓。药山周遭都是暗礁险滩,过了险滩之后也都是茫茫海水,两日之内都看不见一个岛屿。他若无人接应,他如何敢孤注一掷?我现下只想知道,是谁人为他接应!”

西王腾地起身:“我这就带人再去追。药山周遭二百里内,就不信查不到他的下落。”.

西王走后,南王愤愤进了东王府。

东王年近古稀,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须发皆白,唯有一双眼睛耀眼地亮。

他在南王手下的拘禁之中,竟然还能安坐罗汉床,手中捧着一卷书在读。

这样情景便叫南王更怒,厉声质问:“北王走时,是不是受了你的提点?”

东王放下书卷,回眸望来:“南王说的哪里话。这十数年来,你一个一个将我府中的侍卫都换成了你的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做得极有耐心。如今这上上下下已经都是你的人,我又如何还有机会对北王说什么话?若当真说过,你的手下还不早就禀告给你知道?”

南王一声冷笑:“东王,你也不必不承认。我又说回来,就算你还是设法点拨了北王,就算北王漏网而去,可是这龙宫的大势已尽在我们掌握。北王孤身一人,又能做什么呢?”

东王面上依旧平静:“南王你以为我会怕么?孩子,让我告诉你,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历过太多。这龙宫里,你、西王黑北王都已是第三代,已经无法感同身受知道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我却永远都记得。当年老主人在世,又何能想到,那挥刀杀到眼前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叔叔?”

“彼时老主人仁厚,多少臣子提醒老主人要提防他那个北方的叔叔,可是老主人却不同意杀了他。只因为老主人早年丧父,老主人舍不得自己家族的血脉这般凋零下去……”

东王缓缓抬眼望向南王:“同室操戈,你眼前做的怎么也比不上当年那位叔叔。当年那一场浩劫,我都能熬过来,又何惧你眼前这小小河滩?”

“呵,呵……”南王狰狞而笑:“就是有你们这群老东西的自以为是,才会将东海帮引致今日的模样!你们还想当忠臣,你们还不顾自己的家小,可是我们这第三代,已然改变了心思。我们不愿为那黄口小儿殉葬,更不想白白断送了这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东

海帮!”

东王目光平静:“自古巨木,朽败由内。”

南王便霍地转头:“来呀,东王的药可煎好了?东王已病重若此,满嘴胡言乱语起来,你等怎还不给东王服药?”.

馆驿里,薰风如醉。

记不得周转翻腾了多少回,司夜染终于沉沉睡去。

兰芽撑着手臂,故意伸手再下去撩动,他却再也没有了半点反应。兰芽凑在他耳畔低低叫:“大人,大人?”

他都没有回应。

他是真的累惨了。

他素日太警醒,她不知有什么法子才能叫他失去神智。她掂量过房间里的花瓶,可是担心以司夜染的身手,她八成刚拎起来,他就听见风声了,没机会砸晕他去。

而其它的法子,诸如灌酒、下药、使香,他都是个中鼻祖,手腕比她高明不知多少倍去——思来想去,唯有这一个法子。她搭上自己,尽力榨干他。

兰芽悄然退出帐外,抓过事先准备好的山猫的衣裳,妆束而去。

事先已将混入的腾骧四营的勇士部署好,一时间馆驿内人影纷起,各向不同方向。馆驿里守卫的武士便各自没头苍蝇一般去追,兰芽趁机钻出墙下狗洞,直达海边。

一艘遮了雨布的船,听见动静,呼啦掀开。船里立起一人,在月色里向兰芽伸出手去。

兰芽心下一热:“虎子,要你久等了。”

虎子蹙眉:“怎么这样久才来?迟了一个时辰!”

兰芽有些心虚——是没想到司夜染那般“强壮”。她上船时腿竟一软,多亏被虎子扶住。

她的体力也已经耗尽,此时不过全凭一副心气儿在支撑罢了。

虎子触手之间只觉她体力虚浮,便追问:“怎么累成这样?”

兰芽只得敷衍:“你也知道的,我手无缚鸡之力。方才跑了这一大段路,又满是惊险,便成这样了。”.

虎子收起船锚,沉声问:“当真决定了?”

兰芽点头:“决定了。龙宫得我亲自去,不能叫周生去。他是外人,有些事,不能叫他知道。”

虎子盯着她的眼睛:“可是这一去,颇多凶险。说不定咱们便出不来了。”

兰芽垂首微笑。她当然知道此去凶险,龙宫里的情势仿佛是做好的一个陷阱,就等着司夜染去呢……所以她才更不能让他去。

她此去虽然也危险,但是她应该不是龙宫想要You捕的人;她去,总比他去强。

这般想着,兰芽心下反倒安定下来,只抬头一笑莞尔:“怎么,后悔了当初说就算死,也要陪我一起去的?”

虎子咬牙:“谁反悔了?我要是反悔,我就,我就——这辈子当和尚,孤独终老!”

兰芽暗叹一声,伸脚踹他:“你别胡说八道!小心袁将军就在天上看着你呢,你瞧,就在那儿。”

虎子便笑了:“兰伢子,你要真是个女娃,那该多好。那我现在就跟我爹说,我非要你给我生十几二十个娃,重组一支袁家亲军!”

兰芽面上发热:“你别胡说了,快启船吧。我此前都耽搁了一个时辰了,再晚到龙宫天就亮了。”

小舟疾行,幸好今晚波平如镜。

兰芽困倦得几乎一歪头就能睡着,可是她强忍着,便找话跟虎子嘀咕:“我穿了山猫的衣裳出来,山猫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得光着P股了,你说他会不会叫唤了啊?”

虎子便笑:“他小子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兰芽头一歪,撞到船壁,连忙醒过来,笑了笑说:“唉,我方才出来的时候儿,院子里那么闹腾,山猫怎么也没出现?你把他给怎么着了,该不会是给敲晕了吧?”

【白天有事出去,第二更在旁晚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