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94.71女人香气(3月4日更2)

“别说你不敢!”

僖嫔一改素日柔弱卑微之态,目光凌厉刺向吉祥。

“你说不敢,难道是本宫看错了人?!你若不敢,本宫又何必观察了你这么些日子,方才又何必与你说这一篇话!”

“你若不敢,难道本宫竟然将自己的一条性命都交到你手上,等着你来日有机会将本宫今日的话传扬出去么?”

吉祥惊得簌簌发抖。还想说“不敢”,却又不能说出口酢。

僖嫔缓缓坐回去,目光清冷:“你的底细也瞒不住本宫。你同样也是大藤峡出来的人,与御马监司夜染系出同源!便如司公公那样的人才,你们大藤峡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哪有那么胆小?”

“况且当年被送进宫的,都是精挑细选而来。纵然你们未必甘心进宫当奴做婢,可是也并非任何小罪人都能进得来这禁宫!于是可说,你们这批大藤峡小罪人,个个都必定有不凡之处。司公公钟灵毓秀,小小年纪就敢替皇上出门办差,且敢与外朝那班老臣分庭抗礼,维护皇上威严……而你,除了貌美,定然还有别的。牙”

话已说到此处,吉祥明白她再遮掩便显得多余。

她心下心内倒没怎么对僖嫔生出敬佩之心,反倒将心思转到凉芳身上去。

僖嫔这些底细,是从何而来?僖嫔说出这番话,又是曾与谁商量过的?

僖嫔身边的人是有数儿的:湖漪没这个本事,太后也不至于跟她说这些话。所以思来想去便只剩下凉芳一人.

吉祥猜的不错,这确实是凉芳的主意。

凉芳对僖嫔说:“别看这个吉祥身份卑微,在宫里不受人重视,但是只要捉住了她,便也等于拿住了司夜染一半的软肋。”

“既然同是从大藤峡出来的人,司夜染便不可能全然不顾。况且吉祥这般貌美,却跟着废后在冷宫里藏了十年,这件事我便总觉得蹊跷——我猜,怕也是司夜染当年的安排。”

“倘若被我猜中,那这个吉祥对于司夜染的意义,便更加非同凡响。僖嫔娘娘只管捉住这个吉祥就好,总归弊大于利。”

彼时僖嫔曾眯眼细细端详凉芳:“你好歹也是灵济宫出来的人,到贵妃身边也是承继司夜染从前的地位。我总以为这是司夜染的安排,怎地反倒觉得你一日一日对他生出反骨来?”

凉芳没闪没避,含笑对上僖嫔的眼睛;“有些人总是喜欢自封为人的主子。便如贵妃娘娘,从前给了你隐蔽,却也在陷害皇后和贤妃一事中利用了你……她是你主子身份自居,旁人眼里也是如此。可是僖嫔娘娘自己的心里是怎么想?难道也当真将她当成自己的主子,心甘情愿受其驱驰么?”

凉芳说着垂下眼帘,淡淡望了望腰间的紫竹洞箫。穗子已经旧了,褪尽了颜色,僖嫔早说过几回要给他铰了,她重新再替他打一盘,却都被他婉拒。

“实则僖嫔娘娘暂时忍她、敬她,也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取而代之吧?贵妃风华,本朝也堪第一,僖嫔娘娘也想做第二个贵妃。”

僖嫔眯起眼来:“司夜染在宦官中所受宠信,以他年幼之姿,本朝也堪称第一。如此说来师兄你暂时忍他、敬他,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取而代之,成为第二个司夜染,哦?”.

吉祥便抬头,已然不再颤抖,转而平静凝视僖嫔。

僖嫔便满意点头:“实则你对本宫的心,本宫也都看得明白。你多年追随吴娘娘,原本吴娘娘被赦免乃是大喜,若吴娘娘肯用半点心,复宠倒也不难。那你自然是首屈一指的功臣,将来在这后宫里的前途不可限量。”

“可惜啊,吴娘娘却心如古井,半点无意于皇上。你的大好前程,便也被这么无情断送了。吉祥,你心下岂肯甘心?于是你必定得再寻一个新的依靠。可是如今的后宫里,贵妃你是艺考不成了,就凭你当日冲动之下与梅影的一场纷争,贵妃便不会待见你。”

“太后自然也是一个可选的高枝儿。你也如是做了,于是才有如今的日日皆来问安。可是太后毕竟不同于皇上的嫔妃,太后对你也只不轻不淡,况且太后年事已高……你便明白,太后亦不是你的最好选择。”

僖嫔边说,边欣赏吉祥面上越变月白的颜色。

僖嫔捉起吉祥的手,缓缓道:“于是这后宫上下,你眼前唯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本宫。你的心意本宫明白,本宫也能圆满你的心愿——本宫若得宠之日,虽不会将你引荐给皇上,却也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这后宫里最尊贵的女子,除了六宫嫔妃,还有六局一司的女官。你没见太后召见嫔妃,非主位的嫔妃都要在庭院里站着,而六局一司的正副女官却都与内廷主位一般坐在太后身边?”

“本宫便许诺你,给你女官之尊。本宫前进一步,你便上升一层;倘若本宫将来位列中宫,那你便是六局一司里最高的尚宫局左尚宫!”

吉祥便也面上一热。

僖嫔点头微笑:“本宫对你的承

诺,你可满意?”

吉祥深深吸了口气,叩头道:“奴婢感怀肺腑。娘娘放心,梅影之事便交给奴婢。娘娘看不得的人,奴婢便更容不得。”.

目送吉祥小小身影踽踽而去,僖嫔轻轻舒了口气。

吉祥不比普通宫女,想要驾驭她需得用些格外的手段。

叫她先杀一个人,才能断了她的私心杂念,绝了她的后路。

同时。

吉祥踽踽而去,知道僖嫔的目光还印在她脊背之上。

她唇角隐秘,缓缓挑起。

僖嫔自以为拿捏住了她,她也乐得叫僖嫔这般以为。

想要除掉梅影,是她早有的夙愿。她正愁如何除掉梅影,而不引火烧到自己。此时是奉了僖嫔的命令,她自己便能摘得干净了。

就算以后司夜染回来了发觉不对,与她质问起来,她也可以捉一柄挡箭牌.

这个夜晚,皇帝留宿在贵妃宫里。

这是贵妃独享的尊荣,除了贵妃之外,所有嫔妃侍寝都只能到皇帝寝宫乾清宫去,皇帝绝不会留宿嫔妃宫里。

今晚皇帝有心事,贵妃看得出来。便只替皇帝按摩着额角,没有求欢。

“皇上可是为倭国使团即将进京一事忧心?”贵妃轻声问。

皇帝伸手拍了拍贵妃手背:“朕的心事,从来都瞒不过爱妃。”

贵妃蹙眉:“没想到他们在杭州闹了那么一气,皇上未曾降罪,却反倒开恩特准他们直接进京。皇上,你可太纵着他们了!”

皇帝享受着贵妃的按摩,浅浅一笑:“因倭寇之患,咱们一直远着倭国。此事一日未解,一日便悬着心。朕便想,也该是时候寻个机会了结此事。”

贵妃也是一惊:“所以皇上想要亲自面见倭国使节,当面垂问?”

皇帝再拍拍贵妃的手:“朕累了,大明也累了。趁着朕还有这个心力,便趁早了结了吧。”.

贵妃宫里,最为信任的就是梅影、柳姿二人。平素在贵妃寝殿上夜的,就是她们二人轮班。

今晚皇帝纵然留宿,梅影也按规矩在碧纱橱外上夜。

贵妃年纪大了,入睡便有些沉。皇帝却耽着心事,许久未曾睡着。心思翻涌,便忍不住咳了两声。

贵妃丝毫未曾察觉,梅影却听得真切,急忙低声问:“圣上,可要用茶?”

寝殿外的廊下都留着小炭炉子,温着水,以备主子半夜口渴,这本是宫里日常的规矩。梅影便道:“不如奴婢去给圣上倒杯茶来?”

贵妃年纪大了,晚上若睡不好,白日间便总显憔悴。皇帝怕吵了贵妃,便忍着咳嗽亲自起身,掀帘子走到外间来。

皇帝此时只穿着寝衣,梅影慌忙跪下。

皇帝咳嗽得有点喘,便道:“梅影你扶着朕些儿。别吵醒你家娘娘,朕随你到门外喝茶就好。”

梅影便小心扶着皇帝朝外走。

夜色宁静,远处花香暗袭。皇帝忍不住深深吞吐了一口气,却发觉那惑人的香竟然是来自梅影衣领内。便忍不住偏首去望梅影:“你今儿衣裳熏了什么香?”

梅影也觉心下异样,努力回想了一回:“回万岁,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奴婢寻常用惯了的。”

梅影努力按捺心思,只以为自己心如鹿撞,是源自之前小睡,梦到了司夜染的缘故。

可是皇帝却眼神一黯,忽地——埋首在她颈窝。

气息汹涌,呢喃道:“……好香。”

【下午两点左右第三更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