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81.58建文余孽

面对菊池一山的殷勤备至,孙飞隼却是冷漠处之。与菊池一山隔桌对坐,却也始终都没有放开怀里抱着的那把刀。

“菊池家老不必这般客气,孙某此来、所为,也只是为了我大明。孙某之所以愿意与菊池家老,或者说菊池家老的主人——平户大名松浦大人谈这笔交易,也只是为了给我大明除害。”

菊池一山便一笑:“明白。只是还要孙少将军你说清楚才行。”

孙飞隼冷笑:“那孙某便与家老说个明白!家老与孙某都心知肚明,此时我大明引以为患的‘倭寇’究竟是什么人,我大明朝廷想要剿灭的又是什么人。而平户大名保护和借重的,又是什么人。这不过是我大明朝廷与你松浦家的一个心照不宣的哑谜罢了。”

菊池一山又是一笑,不置可否围.

孙飞隼从小得他父亲孙志南器重,不过毕竟生在富贵人家,与魏强等人交往虽说是虚与委蛇,可是身上却也难免自小染了些纨绔习气。当家门横遭骤变之后,他才仿佛脱胎换骨羿。

从父亲被杀的那个晚上开始,他便苦苦思索一个问题:父亲究竟是因何而死?

朝廷给出的理由是怀仁谋逆,国丈王谓与孙志南、李度等协从。经办此案的万通将表面文章做得也想当漂亮,从这些人府中都查抄出了大量的僭越之物,罪证落实。

可是孙飞隼却知道,他父亲纵然与怀仁有所勾连,但是他也绝不可能谋反朝廷!

父亲一颗为国尽忠之心,他再清楚不过!

从南京被押解京师,由大理寺、刑部、监察院三堂会审,再从刀口之下逃生,他都未曾在意,只是一径沉浸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之中。

直到他被发配到了东海来,被怀贤收归门下,这个问题才终于迎刃而解。

便如怀贤所说,他父亲孙志南这多年为官,从未出过大错;父亲唯一闭口少谈的,只有当年的大藤峡之战……

那件事只在父亲酩酊大醉时隐约听见过只言片语,父亲说血流成河,父亲说——他也不忍心屠戮那么多妇孺。可是朝廷皇命在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不可违。

彼时怀贤摆摆袖口:“话已然说到此处,你便该明白,你父亲是死在谁的手上。”

孙飞隼咬牙切齿:“晚辈懂了。定然是那灵济宫妖孽——司、夜、染!”

怀仁道:“想要为你父亲洗雪冤情,便要为朝廷建功。眼下便有一桩建功立业的机会摆在你眼前,只看你是否有这个胆量。”

孙飞隼慨然而起:“公公请说!”

怀贤淡淡抬眼:“你是已然经历过一番生死的人,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三法司也联袂保下你这一条命,就连皇上……”说到此处,怀贤略顿。

“皇上如何?”孙飞隼心下一热,急忙追问。

怀贤淡然一笑:“你孙家以谋逆之罪告发,以你身份本该随你父亲一同赴死……可是你却活到此时。你便该明白,这是三法司合力对抗司夜染而保你,皇上更是深明此意——此中道理,你该当明白。”

孙飞隼噗通跪地,北望京师,重重叩头:“谢主隆恩……罪臣之后定然不负皇上!”

“嗯,好!”怀贤含笑起身,亲自扶起孙飞隼:“不枉三法司此番合力抗衡灵济宫,更不枉皇上一片苦心。”

怀贤坐下,幽幽道:“你可明白,你父亲缘何死于大藤峡一事?你更是否明白,大藤峡在西,三法司却如何将你派到这东海之滨来?”

孙飞隼叩首:“还望公公指点迷津。”

怀贤微微闭上眼睛:“世人只道大藤峡一事是朝廷‘改土归流’,废除大藤峡土官,改由朝廷派驻官员……此举可加强朝廷对西南的控制,可是此事不宜一蹴而就,朝廷又何至于大动干戈,甚至叫大藤峡血流遍野?”

孙飞隼急问:“那究竟是为了什么?”

怀贤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建文余孽!”

孙飞隼心下轰地一声:“可是建文余孽,又与我此时处境何干?”

怀贤转眸望来,目光冰凉:“建文余孽东躲西藏,他们能去的不过是这几个地方:或是北上草原,或是南下西洋,或者西入藤峡,要么就是东进入海……”

孙飞隼也是聪明人,心下豁然开朗:“如此说来,东海也可能藏有建文余孽?”

怀贤点头:“不错!所以朝廷才会严禁海防,清剿倭寇!你以为,朝廷眼下引以为患的倭寇,当真都是倭国人么?!”

孙飞隼面色一白:“难道竟然是建文余孽?”

怀贤无声一笑:“咱家镇守东海多年,对贼情点点收入指掌。若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朝廷又有何愁?朝廷只担心,那群海贼里却事实上藏着建文旧部。这么多年来他们小心招揽沿海渔民入伙,又借助贸易所获积攒大笔金银,更与倭国大名私相勾连,更购买西洋人所造之火器——就连倭国各地大名之间的混战,也有他们的暗中支持……”

“飞隼啊,你是将门之后,你该看得出,这些事已有军事韬略在内,端非普通海贼能为。”

孙飞隼略作深思,重重点头:“公公说得对。这帮海贼想要的,绝不只是博得海上行舟……他们的触角,已然触动江山之谋。”

怀贤便歪头望来:“司夜染构陷你父亲谋反,借皇上的刀杀了你父亲,这是可以认为是因大藤峡之事报仇——可是你觉不觉得,若说司夜染与东海此事也有关联,也说得通?”

孙飞隼便一变色:“东海号东家周灵安,原本就是他御马监治下的皇商……”

怀贤抚掌大笑:“好孩子,你果然与咱家想到同一处去了。倘若咱们能合力这一回揭开司夜染庐山真面、兼之擒获建文余孽归案——你说皇上得给咱们记一个多大的功?”

孙飞隼跪倒叩头:“家父冤情,都仰仗公公。飞隼谨遵公公调遣!”.

菊池一山只敬酒,却不置可否。孙飞隼盯着这老奸巨猾的狐狸,却也没急。

他既然来了,自然揣着胜算才来。

他便捏过酒盅,仰头喝了。放下酒杯,直盯住菊池一山的眼睛。

“这多年大明朝廷屡次修书与贵国朝廷,希望贵国严查倭寇一事。贵国一直阳奉阴违。究其根底,还不是贵国各地大名暗地里都与海贼有勾连,都仰仗海贼的力量和所提供的火器么?当中,贵家主松浦大人首当其冲!”

菊池一山便也冷冷一笑:“是,又如何?大明朝廷不满,难道要兵发我平户不成?”

孙飞隼回以冷笑:“区区弹丸,如何值得我大明朝廷挥出天子之剑?更何况松浦大人的心思,我大明上下早就看得明明白白——松浦大人之所以容留海贼、支持海贼,在坐收其利的原因之外,何尝不是在等待时机,将这一支力量全都收归自己的麾下!”

“海贼精锐,又如何是倭国现有那些武士可比?”

菊池一山眯起眼睛:“尊驾说了这么多,难道不明白,就凭这些话,老夫我今晚也不会叫尊驾活着离开这艘船?”

孙飞隼冷笑:“我不是来与你吵架,也不是只为了揭你们老底而来——我来是谈合作,做交易。合则双赢,你我各取所需,兵不血刃,又不伤及两国交情——何乐不为?”

菊池一山挑眉:“说来一听。”

孙飞隼勾起唇角,缓缓道:“……贵方将海贼核心人物交予我方,所余兵马、钱财、盔甲、火器——便由贵方尽数收取即可。”

孙飞隼冷笑抬眼:“我大明朝廷要的只是建文余孽的命,剩余那些人,既然已为‘倭寇’,便索性都留给你们好了。”.

牢房幽暗,长乐独自走进月船的牢房。

进牢先打五十杀威棒,这是规矩。月船此时虽然还目光明亮,可是浑身上下还是早已鲜血斑斑。

长乐蹲下来凝着月船的眼睛。

“道长从前从南京守备府的监牢里,侥幸逃脱过一回。道长自诩能掐会算,不如这一回也掐算掐算:此次是否还能逃得出去?”

【明天外出过年,所以此文从明天起暂停,过完年回来哦~~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羊年万事如意、喜气洋溢~】

3张:旧木、旅行商人、

1张:13940882544、泳思

cristal_2014的10花、xueronghua_2007的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