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67.44怎会这样

兰芽和司夜染回到船上,计议夜晚之事。

赵玄散着脚,来舱门口转悠。

息风见状便寒声申斥:“众人皆于约定的时辰归船,只有你脱队晚归,看样子竟是在外头喝了酒!赵玄,你当军令如何物?”

赵玄熏红着脸一笑:“将军严令,麾下如何敢忘?将军说过,身在行伍便不得随意饮酒——唯有一个场合例外,那就是沙场。若身在沙场,注定马革裹尸还,那便开禁畅饮。”

息风冷哼:“你既然记得,如何敢违抗我军令?!”

赵玄呵呵而笑,笑得万般苦涩:“……将军,此时,此地,又何尝不是沙场?”他散了脚,跌跌撞撞:“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籼”

息风大怒,喝令左右将他拖下去,绑到桅杆上,他要亲自军法从事。

兰芽觉得不对劲,亲自出来替赵玄求情。

息风冷斥:“这本是本将腾骧四卫的事,纵然事兰公子亦无权置喙!”

兰芽叹口气:“可是你别忘了,本公子乃是钦差!这船上的人和事,便都要听我节制!”

息风恼怒,望向司夜染去。司夜染立在门影里,目光微凉,摇了摇头。

息风只得作罢,懊恼而去。

兰芽将赵玄单独叫进船舱,直问:“赵玄,你本不是鲁莽之人,这般公然违反军纪,竟是怎么了?”

赵玄醉着一乐:“公子缘何救我?又何必,为了卑职而得罪了息风将军?”

兰芽抬眼望窗外天际:“你是虎子的好兄弟。虎子不在的时候,我便得代替他护着你。”

赵玄便笑了,脚步更散更乱,“兰公子,倘若有一天,虎子已不再是认识的那个虎子了,你又当如何?”

兰芽心便一沉,上前一把攥住赵玄手肘:“你说什么?”.

兰芽亲自浇了赵玄几桶冷水。待得赵玄终于清醒回来,两人便避开众人,单独下了船去。

息风有心想问,却被司夜染眼神制止。

兰芽跟着赵玄寻到了酒馆去。两人进了雅间,只见一个缁衣男子背对门口而坐。

仅仅是一个背影,兰芽却也认得出。

兰芽急忙上前一把攥住虎子肩头,殷切喊:“虎子!”

虎子转眸望来。

他黑了,也瘦了,海风与海边的阳光在他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印痕;而奔波的苦则叫他双颊塌陷,显得颧骨高出来一截,更显得他一双眸子深邃犀利,不怒而威。

他的左右两颊更生出胡须,从鬓角延连而来,遮蔽他下半张脸。

他还是虎子,却已然不是从前的那个少年。

他的眼神更叫她觉得陌生。

兰芽便轻提一口气:“是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虎子却伸手推开兰芽的手,疏离地笑:“兰公子,既来了,便请坐。”

兰芽忍住心下悲怆,便坐下:“……我知道,大人派你来东海杀倭。我这一次主动请旨东来,也是为了寻你。周灵安死了,我担心你的安危。”

隔着桌子,虎子目光灼灼望来:“你此来,当真只是为了寻我么?”

兰芽皱眉,“我没说‘只是’为了你。”

虎子便扬声冷笑:“不‘只是’为了我,你还为了谁?”

兰芽小心闪躲,道:“……是为了东海号,为了皇上。”

虎子便不耐烦,拳击桌面:“不必这般兜圈子!你真正为的不是皇上,亦不是我,而是——司夜染!”

兰芽抿唇不语。

眼前的人,是虎子啊。她不愿对他说谎。

虎子摇头苦笑:“兰伢子,你为什么不否认?以你的伶牙俐齿,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你完全有本事说服我。你解释,你辩解给我听——我要听!”

兰芽深吸口气,凝视他:“虎子,我不想骗你。”

稀里哗啦——

虎子将桌上的茶壶茶盏全都挥落在地,跌得粉碎!

他目光凄厉,直盯着她:“兰伢子,你终于还是变了,是不是?玄儿他说我变了,那是他什么都不明白——变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兰芽闭上眼睛:“虎子,对不起……”

虎子腾地站起来,撞得桌椅板凳叮咣地响。他自己也被撞了手臂,却仿佛不知道疼。他背身望向窗外:“……兰伢子,你我相遇的时候,我便认定了你。我不在乎你是男伢子,我更不在乎你在我眼前故意抹了一脸的黑灰,怎么都不肯洗脸;我甚至不在乎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在我眼里,你是兰伢子就好了,我便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便宁愿自卖自身也要跟你在一起。”

“你叫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只要你欢喜我做什么都愿意……我只是没想到,聪明如你,竟然有一天当真心甘情愿跟司夜染……!”

“我曾以为是他强迫你,是你为了护

着我、护着秦直碧、护着从牙行一起被掳进灵济宫的那些兄弟们,所以才不得不委曲求全,被司夜染给……;我以为你绝不会动心,我以为只要有朝一日咱们扳倒了司夜染,到时候你就依旧还是你,与从前我认识的那个兰伢子没有什么分别。”

“你在他身边受的苦,我会全都对你加倍好回来;你在他身上受的伤,我会用一辈子陪你养好它……我以为不管咱们处境如何艰难,你都不会忘了自己的初心,都绝不会真的对他动心。”

“可是我却错了,你用现实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他霍地转过身来,紧紧盯住兰芽:“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兰伢子你告诉我,你为什么?”

兰芽死死攥住手指,生生忍住泪。她只能摇头,再摇头:“虎子你听我说,有些事,只有我自己心下才能明白。那是我心里极为微妙的直觉,却无法言传。我不知该如何对你说,更不知该从何说起……”

虎子踉跄一笑:“原来你与我之间,心上也早已竖起了这样高的藩篱。原来你与他之间,已经有这么多的事,是我无法了解的。那便算了,不必再说。”

兰芽垂下头去,任凭指甲刺入掌心去。

她多希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多想问他一句:“这是不是大人安排好的,叫你混入倭寇内部,作为内应?”

可是她却又再明白不过,以虎子的性子,除非中间有她代为传话,否则他绝不会甘心情愿听命于司夜染。

兰芽定定盯住地上碎瓷上一星一星伶仃的闪光,轻声问:“虎子,当海贼,还好玩儿么?有没有你从前在西苑时,那么快意?”

虎子便寒声而笑:“西苑?快意?兰伢子,你不要忘了,那里对我而言不啻监牢,又有何快意可言?”

兰芽抬起头来,定定望他的眼睛:“你只需回答我:当海贼,真的能叫你快活么?”

“快活,自然快活!你不知道我浪里来风里去,有多自在!”

“还有,倭国的姑娘一个一个温柔如水,驯顺得就像小猫儿,任凭我怎么都行,只是笑,半点都不违拗。”

兰芽便笑了,努力制住眼底泪光:“好~既然你快活,那么,我就放你去。虎子,你这个小贼,果然贼性不改,不当背私酒爬城墙的小贼了,你还要当海贼……既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便由得你去。只要你,能,快活……”

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碾碎了她的心,才能说得出。

虎子反倒怔住。

他也没想到,兰芽会说出这般话来。

兰芽却知道自己眼中的滚烫越积越多,越积越沉,眼睑之间已然难承其重……可是她,却不想在虎子面前哭出来,不能捉住他不叫他走!

她便猛地起身,朝赵玄嘶声低吼:“咱们走!”

赵玄怔住,左右为难。

兰芽便猛地推开桌椅,自己踉跄奔向门去,“随便你,我先走就是!”.

兰芽自顾乒乒乓乓地去了,赵玄急得一跺脚:“虎子你啊,唉!”

赵玄最明白兰芽在虎子心中的地位,他本以为能将兰芽带来见虎子,兰芽便一定有能耐说服虎子,叫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可是哪成想……

“虎子,倘若你当真对兰公子死了这份心,你便不会故意叫我瞧见你,更不会被我捉得住……更不会,故意盘桓在这间小酒馆里不舍离去。只因为你知道,我心里藏不住事,我必定会告知了兰公子,必定会带他来!”

“说什么狠话,说什么倭国的姑娘!你分明,心心念念,只想见他一面。却怎么还闹成了这般不欢而散,啊?唉!”

谢谢yulingzll的大红包;

15张:Berta

6张:enyalzh

3张:Helen2100

2张:asukaxinxin

1张:雨文书、石军、13886045701、李梦麒、wawa8080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