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60.37公子姓周

小宁王咯咯冷笑:“历朝历代皆有‘榜前择婿’的旧例,只要金榜题名者,不问出身、不拘老幼,尽数被瓜分殆尽。你道那些非富即贵者,当真是缺这么个女婿?他们要的,依旧是这个金榜题名的女婿将来的势力。更何况是秦白圭这般的年少才俊?见了必定要收归自己麾下才得安心。”

“实则孤王动手已是迟了。你瞧秦越早已动手,竟都不问秦白圭来历,甚至只当忘了本是同姓,竟然也要死拉住招作东床……而在秦越之前,更有灵济宫那位。姣”

“秦越和灵济宫那位,眼光都极精准,既是他们看中的人,必定万里选一。既然如此,孤王如何能不来分一杯羹,岂容他们专美于前?”

“静庐”掌柜便会意笑道:“秦公子也着实值得王爷这般看重。”

小宁王转了转纸扇,看纸扇上的丹青流动,仿佛化作某人的眼角胭脂。

实则这天下的人才并非秦白圭一个。那些人纵然不及秦白圭钟灵毓秀,他却也不至于为了独秀于林的便舍弃了那一整片林木——可是这世间,被藏花独独鞭打过的只有这个秦白圭罢了。

于是这个士子,他必定要争来麾下.

且说陈桐倚在外头雇了轿子,抬着秦直碧往回走。

秦直碧仿佛醉得深了,在轿子里一径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籼。

陈桐倚不好说什么,小窈却不放心,跟在轿子外,扒着轿窗絮絮直问:“秦师兄这是怎么了,何至于粗心到与这般叵测的人交结?眼见秋闱在即,师兄合该一心准备应试才是。”

秦直碧仿佛睡沉了,咕哝着别开头去,没应声。

小窈无奈,只得住了嘴。回到书院,非要亲自替秦直碧掖好了被角,方不舍离去。

陈桐倚坐在榻边儿,摇着那把破蒲扇瞧着,待得小窈走远了,才用那蒲扇拍了秦直碧脑门儿一记:“睁眼吧,别装了。”

秦直碧方周身清净地坐了起来。

陈桐倚心下都替师妹悲哀:再怎么用心使力地对他好,他则明来明拒,暗来装傻。不听不问不理,不管小窈怎么使力,都像一拳砸在白绵上一般,半点效果都没有。

陈桐倚便也知趣地没提小窈,而问那静庐里陌生的访客。

“实则我也与师妹有相同的疑问:白圭你不可能瞧不出那人来者不善。”

秦直碧静静望他一眼,静逸流风:“就因为那人来者不善,我才要与之结交。否则又如何能知他身份,窥他来意?”

陈桐倚哑然失笑:“原来如此!我就说我们状元郎不会如此被轻易蒙蔽才是!”

秦直碧却并无笑意,只淡淡道:“三年一届科举,朝堂上下都虎视眈眈。八月秋闱近在眼前,此时正是时局最为敏.感之时,咱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多加着小心。”

陈桐倚便忍不住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若是另外有人想要延揽你,那也是好事。说不定你因此便可逃脱司夜染掌控,难道你不愿意?”

秦直碧没说话,抬眼静静望来。

陈桐倚赶紧坐回椅子去,脸有些热,便使劲摇着那把破蒲扇扇风,讪讪道:“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么?白圭,别告诉我你甘心一辈子受司夜染控制。”

秦直碧收回目光,黑瞳宁静,垂下头去:“我不是为了司夜染。”

陈桐倚心便一跳:“……别告诉我,为了兰公子,你竟然甘心受司夜染掌控,便来逃生的机会都弃了!”

秦直碧眸光缓缓放柔,波光潋滟:“若没有她,我现下早已是一副枯骨;若不是被她点醒,我早已放弃向学之心。又何谈什么逃生,什么另择良木?”

陈桐倚呆了呆,也只能摇摇破蒲扇,再摇摇破蒲扇。

这个话题也不好延续下去了,他便再换一个:“那你觉着,静庐里那位访客,究竟是个什么路数?”

秦直碧目光高远如墨色青山:“他不满朝廷,私下里甚至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陈桐倚一挑眉:“哟,这人是什么来路啊,竟这么大胆子!”

秦直碧径自起身,濯冷水净面:“他究竟是谁,早晚咱们朝堂上下必定都能见到。纵此时戴着面具,到时也都得全都摘下来。倒不急于一时。”.

小窈房内。

她支开丫头,又悄悄收拾起行装来。

不想房门吱呀轻开,一个人悄然无声走到了她背后,轻咳一声:“这是要做什么去?”

小窈惊得一跳,想要遮掩已是来不及。只能浑身发麻地扭头望向身后,尴尬地起身一礼:“爹爹,您怎么来了?进来都不敲门?”

秦越捋髯凝视这个宝贝女儿。

“没错,此事是为父失礼。不过为父若不如此,又如何能当面戳穿你这点小心思?”

小窈便也认了:“也罢,女儿便说明白就是:秦郎此番进京赶考,女儿是必定要跟着同去的。就算爹娘拦阻,女儿也绝对

不改初衷。爹娘纵然能拦得住女儿一时,却拦不住女儿其后——总归有女儿逃将出去的机会!”

秦越便笑了:“谁说为父和你娘,会拦着你了?”

“爹您说什么?!”

小窈大喜过望,跳过来抱住秦越:“爹爹当真允准女儿同去?”

秦越点头:“为父和你娘都知道,你放心不下白圭。你那小心眼儿里生怕白圭在外头又结识了其他的女子。你如此这般,爹爹明白不是爹爹的女儿小气,而是白圭当真是百年难遇的人才。别说是你,就是为父我也担心他被人抢去呢!”

小窈这才欢喜地红了脸:“女儿,多谢爹爹和娘体谅。”

秦越抚着女儿秀发,幽然道:“为父卅年前高中状元,本是一腔报国之心,却因宦官误国,朝堂之上无有为父抒怀之地,不得不怅然辞官,回归田园。可惜天命不叫为父命里有子,为父便只能将这一腔抱负都寄托在未来的女婿身上。幸而今生能得遇白圭这样的孩子,为父便知道,成就为父未尽之愿的机会,终于到了。”

小窈眸光晶灿:“爹爹放心,女儿与秦郎定会携手实现爹爹宏愿!”

秦越疼爱垂眸:“只是此番,你须男装。”

小窈便从包袱里斗出一套衣装,撒娇一笑:“女儿已经准备好了。此番,女儿就当秦郎的小书童!”

秦越笑罢,眉间却也隆起忧色:“小窈啊,为父看得出来,白圭这孩子来青州之前,曾有故事。以他对你的态度来看,未必他从前心中没人——于是爹爹这心下,委实担心你若去了京师,会受了委屈。”

小窈黯然垂眸:“女儿岂能不知?这回非要同去,便也正是想要瞧一瞧那个人。不管她是哪方神圣,女儿总要亲眼见了才能安心。”

小窈想着便又明艳一笑:“女儿更有信心,不管那人是谁,女儿都必定能胜过她去!”.

船到浙江,走完了运河,再往前去不远就是大海。

这一回兰芽带来的都是西苑腾骧四营的精锐。赵玄等人一听说是要去救虎子,自个个摩拳擦掌。

息风亲自带队而来,便来问司夜染是否所有人下船,备马奔赴海边。

司夜染摆了摆衣袖,指了指兰芽:“问钦差。”

兰芽不遑多让,却笑着一摇头:“风将军别急,你带队留守杭州。等我消息,按兵莫动。”

息风一怔:“那大人呢?”

兰芽偏首望他:“大人姑且借我一用。”

司夜染一身白衣,意态也随之散淡,迎着她的目光,悠然问:“怎么用?”

兰芽笑笑起身,用折扇轻轻敲了司夜染肩头一记:“周公子可愿屈尊,陪咱家东海一行?”

司夜染微微挑眉:“周公子?”

兰芽含笑而坐:“周灵安的周。”

司夜染浅瞳一闪:“……我不干。”

兰芽轻嗤:“大人若今日不干,从前又何必扮作‘周生’?总归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大人便勿要推脱了。”

司夜染也不理,径自起身走向自己的船舱去:“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兰芽急忙起身拦住,横着折扇挡住他去路。

“大人最爱说书,这一回我倒要听听大人又是如何安排这一回书。”

这话便越说越明白,司夜染回避也是无用。他只得叹了口气,垂眸望她:“周灵安之子已然死了。”

-----------------

【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