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58.35堂皇背后

今日僖嫔刺绣,江潆被叫去尚服局取丝线。她取回来便兴冲冲朝僖嫔的寝殿去,却在台阶前被湖漪给拦下。

江潆不解:“你拦着我做什么?是娘娘叫去取丝线,往常尚服局里的推三阻四,今儿却极痛快,开了匣子任凭我挑。我正想将此事禀给娘娘,叫娘娘也舒心一回呢,你怎地不叫我进去?”

湖漪疏离道:“娘娘午睡了,你别打扰。”

江潆便忍不住冷笑:“别跟我说这个。我倒是比你先到娘娘跟前来服侍的,娘娘几时午睡,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原本湖漪排名在江潆后头,她来万安宫前是江潆近身伺候在僖嫔身畔。后来湖漪来了,僖嫔渐渐更喜湖漪,反倒将江潆疏远了。对此江潆本想不计较,可是眼瞧着湖漪一日一日地拿自己当半个主子来,便有些看不过去燔。

湖漪见江潆今儿既挑开,便也回以冷笑:“我明白你一直仗恃比我进来得早,便时时处处总要显得高过我一头去。可是我今日却要提醒你: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咱们万安宫要与从前不同了,你对我的态度最好也从此便好好地改一改!如今我才是娘娘最近身的宫女,容不得你再对我这般说话!”

江潆又羞又恼,抓着丝线便出了宫门去,郁卒地窝在长街墙角里生闷气窠。

小包子拖着扫帚正在左近,本是跟踪着凉芳来的,恰见江潆出来,便凑过来闲聊。

“姐姐这是怎么了?这万安宫里,谁敢给姐姐气受?告诉小弟,小弟定替姐姐出气!”

江潆便气乐了:“你个小鬼头,就凭你还能替我出什么气?”

小包子眼珠子一转:“我好歹管着这长街啊。谁要是欺负姐姐,我就朝谁脚底下扔钉子!”

江潆笑开,拍了拍小包子:“好啦。”

小包子问:“姐姐不如说说,到底怎么了?”

江潆想了想,便忍不住道:“……湖漪拦着不叫我进娘娘寝殿。莫非,是昭德宫的那位又来了?”

小包子一听便吓得一身冷汗:“他一来就进娘娘寝殿,还不叫人进?”

江潆伸手给了小包子一个脑崩儿:“你还小,懂什么?”

小包子则失神地盯着墙根儿:“别看我年纪小,可是刚进宫的时候却是伺候师父们洗澡,给师父们搓背的时候是他们最放松的时候,他们便给我说过说过不少的深宫秘闻。我可知道,这宫里还有‘上.床太监’……”

“哎哟!”江潆知道自己可惹祸了,连忙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我的小祖宗,算我求你了,可千万别乱说了!”

小包子便问:“他们,没有?”

江潆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唉,我得走了,不能跟你在这儿胡说了。”.

小包子便去找薛行远拿主意。

薛行远听完愣了半晌,对着指头道:“凉芳这个人,在灵济宫时就很邪性,阖宫上下都离他远远的。偏也只有兰公子不避着他,亲自送他进宫之余还时时处处都有回护他之意。我虽然猜不透兰公子这么做的缘由,却也明白公子定然有她的道理。”

“此时公子不在京师,咱们无从向公子拿主意,便也只好觑着公子一向的意思,尽力回护于凉芳才是。倘若凉芳出了事,灵济宫自然也受连累。”

小包子只能点了点头:“好。以后我就义务替万安宫守门了。若有个风吹草动,我便立时通知里头。但愿凉芳别被按住了手才好。”

虽则跟薛行远商定了对策,可是此事未免叫小包子觉着心烦。

他便趁着每月一天的轮班,跑去冷宫见了自己兄长。自家亲哥哥,他便忍不住将此事影影绰绰说了说,没提僖嫔和凉芳的身份,只说有这么个事儿。

大包子听着倒没怎么,只笑笑说:“这有什么新鲜的,历来宫闱里从不乏这样的故事。更何况咱们皇上对贵妃专房独宠,六宫里多少怨旷之人?就算跟太监假凤虚凰一番,只要不被人知晓,皇上自己也未必在意。”

送了小包子走,吉祥笑眯眯走进来问:“看那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包子脸——方才那个就是你兄弟吧?难得见你兄弟来瞧你一回。不过你们兄弟两个方才鬼鬼祟祟说什么呢?”

寻常都是大包子得了空去看小包子。小包子年纪小,胆子也小,又听多了老太监讲过冷宫闹鬼的事,他一般都不敢来。

大包子便笑:“他也是有了解不开的心事,才敢来冷宫瞧我。”

吉祥搅着小手绢儿问:“他有了什么解不开的心事呀?”

大包子想着便乐了:“他长大了。”

吉祥啐他:“这算什么?”

大包子便解释道:“咱们在宫里当内侍的,总难免瞧见宫闱里的事儿。他起初年纪小,也不晓得问;如今,这是长大了……”说着便面上一红。

吉祥觉得有趣,便追问:“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大包子却抿嘴不言,被追急了便道:“吉祥你与

我们这些没根的人不同,我们也就是一说,却不适合叫你知道的。你这般纯净无邪,还是不要知道了。”

吉祥哪里肯依,跟大包子发了脾气。大包子无奈,只得将事情约略说了。

吉祥瞪大了眼睛:“上.床太监?是做什么的?”

大包子红着脸支吾道:“纵然太监是没根的,不过外形上好歹还是个男子。所以有的娘娘实在打熬不住了,就,就叫太监上榻……假凤虚凰一番。”

吉祥听着虽有羞涩,却未躲闪,反倒眸光一闪:“是谁跟谁?”

大包子摇头:“我也不知。”

吉祥便央告:“……你帮我去打听打听。我好奇死了。”

大包子只得说:“我兄弟也没说清楚。也罢,待日后见了他,我再问问就是。”

大包子以为,这么敷衍一下,拖延过去,吉祥便自然就会忘了。这些宫闱腌臜事,当真不该染脏了她的耳朵。

他却不知,吉祥却是听入了心.

青州。

秋闱将近,秦直碧准备赴京赶考。

这些日子来,秦直碧时常失神的情状,都落在陈桐倚眼睛里。寻常念书恨不能头悬梁、锥刺股的人,这几日看着看着书都能笑出来;收拾着收拾着行装都能呆愣半晌……陈桐倚便也忍不住打趣:“秦郎,我还在你眼前呢嘿!”

秦直碧脸热,急忙轻斥:“你又胡说什么呢?”

陈桐倚依旧摇着那把掉渣儿了的破蒲扇,眼睛一闪一闪地道:“难道秦郎没有看不见眼前人,却想着那远在天边、摘不到够不着的人么?”

秦直碧宛如冠玉般的面上掠过一片红云,“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陈桐倚只能叹息:“秦郎你瞧不见我,我早已认命了,也不怨。可是秦郎你瞧不见小窈师妹,可就麻烦了。如今小窈师妹一颗芳心都悬在了你身上,山长和师娘也早明里暗里放了话,你是他们心中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这些日子山长不断修书向京,都是在替你赶考铺路。这些你若都瞧不见——那可太伤人家的心了。”

秦直碧蹙眉:“我并未请托山长如此,更不喜欢这样做。科举乃是为国取仕,全凭才学,又何苦做这些事?”

秦直碧抬眼望来,瞳光明亮:“我秦直碧多年来的苦读,便是为了这样一天。我有自信可凭自己才学金榜题名,不劳山长提携,更不会倚仗裙带。”

陈桐倚除了叹气还是叹气:“话虽如此啊,可是山长也是一片好心。况且官场习气如此,光有才学却未必能点得中状元。”陈桐倚说着捅了捅秦直碧:“秦郎的心我知道,是非要点中状元才可。除了状元,就是榜眼探花都是不屑的吧?”

秦直碧面上一红。

实则他本人倒未必如此较真儿,能为国效力就是,倒不非要状元不可……只是,却曾有个人清丽含笑对他说:“公子乃是状元之才,天降大任”,他便横下一条心,拼尽自己这一身所学,也一定要状元红袍玉带,重新回到她面前。

秦直碧又出神了……陈桐倚只能再叹口气,用破蒲扇拍了他肩头一记:“容我说句实在的话:若想点状元,你便不能拒绝山长的提携。状元不仅仅靠自身才学,更靠门系,更看主考恩师的举荐。”

陈桐倚还有接下来的话没说——若接受山长提携,便必得接受山长的女儿小窈。

明天见~

谢谢如下亲们:

12张:13985403474

9张:czhpyzh

6张:irenelauyy

3张:Lily039

2张:wabls2011625

1张:于木木鱼、唐晓小002

lqj950307的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