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57.34情不由己

昭德宫。

太后又派人来宣凉芳,着他给僖嫔教戏。

这事最近未免太频繁了些,梅影便有些不放心,将消息压着没直接禀告给贵妃,她自己先去见凉芳。

凉芳正在屋子里对着方静言和薛行远,咿咿呀呀唱着今儿将教僖嫔的戏。那两人自然都万般称好的,都说凉芳这唱,这姿态,当真风华绝代。

梅影在门口咳嗽了一声窠。

方静言和薛行远便赶紧上来给梅影见礼。

凉芳抬眼瞧一眼梅影,便将方静言二人支出去。他自己整理衣袖,眉眼之间只余凉意燔。

梅影开门见山:“凉芳,我知你素日对我并无好感。其实我也一样。这倒不必遮着藏着。倘若不是看在你是从灵济宫走出来的,我倒也懒得管你。”

凉芳冷笑一声:“梅姑娘此时又贵为灵济宫主母,姿态果然又是不同。姑娘有什么示下,便直说吧。”

梅影眯眼:“太后时常宣你教僖嫔唱戏……此事倒是怪异。”

凉芳扬眉而笑:“怪异与否,又如何轮到我这样当奴才的来分辨?太后宣我,我便得去,抗旨便是重罪,我可不想丢了自己的脑袋。”

梅影含住怒意:“你不必摆出太后来!我在意的不是太后,倒是你自己的态度。太后强宣是一回事,可是你分明乐在其中,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凉芳,你从前是灵济宫的人,如今是昭德宫的人,我要提醒你一句:无论灵济宫,还是昭德宫,都绝不容出心怀二心之人。”

“否则便如长贵一般下场么?”凉芳反唇相讥。

梅影深吸一口气:“背主求荣,那是他自找的。”

凉芳咯咯一笑:“姑娘是代表谁来教训我?司大人,还是娘娘?姑娘此时身兼灵济宫与昭德宫两处,我倒不知姑娘此时更向着谁。”

梅影一咬牙:“我此时身在昭德宫里与你说话,便自然是代表娘娘。”

“那倒不必了。”凉芳淡淡望梅影一眼:“娘娘若有话问,我自然当面与娘娘奏对,倒不劳梅姑娘你了。”

凉芳说罢抬步朝外去。梅影冷喝:“你去哪里?”

凉芳眸光清冷里含满讥诮:“我自然要到娘娘面前去,将我的立场解说明白。怎地,姑娘想拦着我,非要由姑娘来传话么?”

梅影一咬牙,侧开身子:“你去便去。我倒也想听听,你如何与娘娘解释!”

凉芳求见贵妃,进了殿,却瞧了一眼贵妃身边的梅影和柳姿,柔声道:“娘娘可否……容奴婢单独奏对?”

梅影便一咬牙。

贵妃瞧了她一眼,便叫她和柳姿先出去。

两人出了门,梅影便恼得一跺脚:“我方才说要听听他在娘娘面前如何讲说,他这是故意不叫我听!”

柳姿见状便是皱眉:“宫里凡事自然有娘娘拿主意,他既肯对娘娘说,你又何必担心他说什么?你这般心急,娘娘一眼便知你是顾及灵济宫,娘娘心下岂不又要与你疏远了?那你反倒中了他的心意。”

梅影一怔,又急又悔。

此时司夜染不在京中,凉芳又在她昭德宫内,她若连这个人都不能替司夜染看住,那将来在六哥心里,她的位置还能剩下几多?.

殿内。

凉芳柔顺道:“奴婢明白,近日太后屡屡见召,娘娘心下必定也对奴婢颇有疑虑。奴婢伏祈娘娘体谅奴婢的一片忠心。”

贵妃这才正过眼珠来瞧了他一眼:“哦?”

凉芳忙磕头:“奴婢死罪,但是奴婢也要大着胆子说一句:娘娘纵宠冠六宫,但是娘娘终究战不过岁月去。皇上春秋正盛,迟早也要另宠他人。与其是旁的人到了皇上眼前去,倒不如是僖嫔。僖嫔从前也替娘娘办过事,六宫上下都清楚,她自己就更清楚,于是她纵然得宠了也还是娘娘手心里的人,不怕她折腾出旁的什么去。”

贵妃扬手便将手中茶盅砸过来:“奴才,你当真不想活了!”

茶杯正中凉芳面颊。凉芳亦不敢躲,直挺挺受了。

“娘娘容禀,奴婢一番心思都是替娘娘打算。忠言总逆耳,奴婢却相信以娘娘大智,必能明白奴婢心意!”

贵妃气恼得抓过菱花镜来看……镜中容颜,虽则依旧华贵富态,却终是——再重的妆粉,也终究掩盖不住了眼角的细纹。时光老去,早已成了她不治之症。

贵妃将镜子倒拍在桌面上,冷冷道:“你还有什么说的?”

凉芳又叩头:“奴婢借着教习僖嫔唱戏的机会,一来能谋得僖嫔的信任,能知道她与太后之间的细密;二来奴婢也正可以替娘娘看住僖嫔,叫她没机会背叛了娘娘去。所以奴婢才从未违抗太后宣召,每次都开开心心地去。”

贵妃轻轻眯眼:“依你来看,眼下适合送到皇上跟前去的,只有僖嫔了?”

凉芳不卑不亢,丝毫不顾及面颊上的灼痛,依旧

一动不动道:“后宫情势,一看娘娘,二看太后。既然太后那边也已属意僖嫔,娘娘不如顺水推舟。娘娘与太后双方都想送的人,就一定能送成。反之倘若娘娘想选别人,若太后从中作梗,反倒不好办。于是目下情势可见,僖嫔是唯一人选。”

贵妃闭目深思片刻,终是幽幽一叹:“也罢。凉芳,你去吧。”.

凉芳去后,梅影便忍不住奔进来。

贵妃倒也不避,便将凉芳的话都说了。

梅影急道:“娘娘当真要将僖嫔送到皇上面前去?娘娘,如此分宠,娘娘心下又岂能不心如刀割!”

贵妃怆然一笑,轻叹一声:“自然心如刀割。可是,却没得选择。皇上刚过三十,正是身子鼎盛的时候,而本宫——已然侍寝无力。皇上心有不足,便总难免从药上寻求排遣……如今他的身子被那些药折腾到了这个地步,本宫又如何忍心眼睁睁看着他如此?”

梅影也是难过,却还是忍不住道:“那一旦僖嫔得了宠,当真生下龙裔……”

贵妃眸子一冷:“那又怕什么!本宫缺的正是一个孩子,本宫抬举僖嫔,她若得了龙裔,自然要抱来给本宫抚养。到时候留子去母就是了。”

梅影忍不住激灵灵一个冷战.

万安宫。

僖嫔坐在窗下刺绣,歪头娇俏含笑,瞧着凉芳走进来。

却见凉芳一身绝望,一脸的血痕。

僖嫔惊得一把丢了手中绣品,奔上前去扶住凉芳手臂:“师兄,这是怎么了?”

方才贵妃那茶盅砸中面颊,一块瓷片打横划过凉芳右面颧骨处,一道长长的血痕。起初他不在乎,却在一步一步走向万安宫的时候,始觉那疼痛一寸一寸地入了骨。

他抬眼凝望僖嫔,哀哀含笑道:“你拜托我的事,我已替你办了。贵妃已然应允,允你出现在皇上眼前。”

僖嫔手忙脚乱替凉芳止血包扎,听了凉芳的话却还是忍不住一喜:“真的?”

凉芳石雕一般不动,也无半点温度,只淡淡应着:“是。”

僖嫔方停了手,错眼来瞧凉芳的眼睛,讷讷问:“师兄,你不高兴了?”

湖漪忙收拾了,躬身告退出去。

凉芳抬眼静静凝望僖嫔:“僖嫔娘娘,你当真就那么想得皇宠么?我在昭德宫里,亲眼瞧着贵妃种种,即便是宠冠天下的贵妃,却也未尽安乐。”

僖嫔垂下眼帘去:“师兄是怪我了吧?可是师兄哪里明白我这样身在深宫中的苦楚?不是我想争,可是情势却由不得我不争。倘若我不得皇宠,我便只能是旁人手里拿捏的棋子,要我往东我不敢说西,若有一日叫我去死,我都没有半点力量自保!”

僖嫔说着落下泪来。

“我这一辈子,万事都由不得自己。小时候被我爹送去学戏,他便是想着将来将我卖了给人当妾,能卖个好价钱……后来他果然为了酒钱就将我卖了——不过买了我的人却是杭州镇守太监,他将我送入宫来。这多年一步一步走来,没人问过我愿不愿意,更没人在乎我的死活。我在他们眼里微末如蝼蚁,可是蝼蚁也要设法求生啊!”

“我便明白,我的命不能再由着旁人,我得自己经管自己。而在这寂寞深宫里,想要活下来,想要有出头之路——就必须得有皇上的恩宠。师兄,你最明白的,不是么?”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