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51.28以毒攻毒

事不宜迟,兰芽连夜疾奔秋芦馆。

藏花早已带人暗中将秋芦馆围了个水泄不通,里头的住客全都悄然换成了自己的手下。待得兰芽口令一到,便将整个秋芦馆戒严。就连兰芽格外嘱咐的几面院墙,也全都派了人严看死守。

待得兰芽来到,藏花眯眼瞧来,都吓了一跳。

来的不是兰芽,是“周灵安”。

藏花隐住眼角那一抹胭脂色,轻哼道:“你也玩儿上了瘾。”

兰芽便笑:“可不。从前只被大人唬,这回我也学着去唬唬人。我这一双丹青素手,也算派上了用场。窠”

只是不知,爹爹在天之灵若看见她将那一份丹青天赋,变成了这般替宦官做事的手段,爹爹是否会对她失望?

撇开伤感,她顶着周灵安的面容,故意朝藏花嫣然一笑:“我画的,可像么?”

实则她没见过周灵安,这都是从凶宅里翻找出来的画像照着画的。外加御马监隋卞处还留存着这些年来周灵安送呈的书信,兰芽比对着那语气去揣摩这个人的性子罢了。

藏花只瞧了一眼,便又扭开了头去:“你别这么顶着他的模样冲我乐,我害怕!”

兰芽便抚掌而笑:“如此说来,我画得还成?”

藏花哼了一声:“只是个头小些,眼神贼了些!”

兰芽笑得前仰后合,起身后却敛尽了笑,换上一脸僵尸模样:“走吧,咱们去捉人。”

饶是藏花,竟也被她吓了一跳,灰头土脸地舍她而去,抢先带人进了秋芦馆.

得了号令,秋芦馆上下所有人都被带到了庭院里,上至家主,下至婢女,全都排排站齐。

锦衣卫上前依次盘问,那家主果然八面玲珑,并未惊慌,还在与锦衣卫攀谈:“上差,咱们秋芦馆里都是些女人家,不知如何惊动了上差?”

藏花手下的锦衣卫,个个性子宛如藏花复刻一般,又岂是能理会那家主的?那家主闹个个没趣,面上便也点点紧张了起来。

兰芽则没着急现身,而是躲在竹影里,等待着时机。

待得所有人盘问完毕,兰芽冲藏花使了个眼色。藏花便叫所有人先回去。众女都暗自舒了一口气,转身往回走。就在这个当儿,兰芽忽然从竹影里冲了出去,尖声惨叫:“救命啊,救我——”

众女闻声全都惊讶回望,所有人面上都是不解,继而惊叫着抱到了一起去。当中只有一个婢女打扮的,却苍白着一张脸、大张着嘴,只直盯盯望住兰芽的身影,却喊不出声儿来。

兰芽站定了身形,轻叹一声,对藏花说:“就她。带走。”.

锦衣卫北镇抚司狱。

仿佛深邃的石洞,远方不时传来水滴石板的清脆滴答声,一声一声都仿佛滴在心上。所谓水滴石穿,这世上再坚硬的心防,也有被穿透的时候。

兰芽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才对着手中锦衣卫盘问完的笔录,问面前的绰约柔婉的女子:“你叫菊池?”

那女子冷冷抬眼:“民女何罪,缘何被带到此?”

兰芽也不理她,继续问:“实则这不是名字,只是你的姓氏吧?菊池,乃是倭国姓氏。”

菊池轻蔑一笑:“事已至此,叫你们知道又能怎样?”

兰芽还是不直接迎着菊池的提问,而是按着她自己的步调来说:“你知道么,这间牢房不是普通的牢房。这间牢房,还有故事。”

菊池眯起眼来:“什么故事?与我何关!”

兰芽不急不慌道:“这间牢房里曾经关过一个人:我大明南京户部尚书,曾诚。他虽然不是死在这间牢里,却是在这间牢里被人最终引动了杀机。菊池,你此时在这间牢房里看见的、听见的,便与曾尚书那晚,一模一样。”

眼前的面容是一个死人周灵安的,继而她又提到另一个死人曾诚……菊池便低吼一声:“你提这些做什么?这又与我何关?”

兰芽眯起眼来,盯住菊池那酷似大明女子,可是细细看下去却又与大明女子迥然不同的如花娇颜,道:“……曾尚书,不也是被你杀的么?”

菊池一震,低吼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兰芽咯咯一笑:“菊池,你们倭国人是否曾听说过这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大狱?你们可曾知道,但凡进了这件大牢的,不管是官居一品,还是富可敌国,就没有能囫囵个儿地走出去的。就算不死,也至少褪了一层皮、丢了半条命的。今儿你进来了,不说是不成的。”

菊池却是冷笑:“死?你以为我怕?我既然来了大明的京师,我便早已将生死抛却!”

兰芽咯咯一笑:“我也知道你既敢做,便敢当。虽则不怕生死,可是怎么个死法却不是你能决定的。”

兰芽一招手,藏花亲自端了个大大的托盘进来。里头用一式一样的青瓷小盅,装了各式各样的液体。

菊池眯眼打量:“

这是什么?”

“毒。”

兰芽冷艳而笑:“紫府手段,光这毒便有三百七十二种。我不必给你都端出来,只选里头最毒最痛楚的十二种。其中任何一种都足以叫人或七窍流血而死,或肚烂肠穿而亡。不过我今晚既然亲自招待你,便不会只给你一种,而是将这十二碗都送了给你!”

“……以偿,你毒杀七十二口之数!”

若论暗杀手段,自以藏花最高。于是这些毒药,藏花信手拈来。不过就连藏花都没想到兰芽竟然这样狠,惊得连忙盯了兰芽一眼。

兰芽只是冷笑,看都不看藏花,只盯着菊池的眼睛:“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我绝不容你死得痛快。这十二种毒都灌下去,非但不会毒性加剧,帮你速死;反而会毒性彼此相冲相克,在你腹中缠斗许久,叫你尝遍了种种苦痛之后,才被最终占了上风的那种毒药毒死。”

兰芽说着缓缓眯眼,一瞬不瞬,紧紧盯住菊池的眼睛。

“……这种毒法,便效法自我大明西南部族制蛊的手段。何为蛊?顾名思义便是‘皿中之虫’,西南一带山林中多有毒虫,边民便将各种毒虫采集而来,放在一个器皿中,令其混战。各种毒虫都拼死一搏,便使出所有毒素来,互相厮杀。最后只有最毒的一只才能幸存下来,厮杀的过程中更吸收了其它各种毒虫的毒素,身子里的毒便加倍、变种,这种虫便成为了蛊种。”

西南蛊毒历来神秘,寻常人难明其奥。但是幸在邢亮本出自神医家族,祖上有流传下来的《药经》,内里记载邢家先人曾有收治过许多从西南行商归来离奇患病的经历。邢家先人先时束手无措,眼睁睁看着许多病患死在眼前,便立誓攻克此种诡症,便亲赴西南探寻、采药。便在那书里记录了亲眼见到的西南人制蛊的场面……

虽然因民风不同,邢家先人最终也没能攻克蛊毒,最后抑郁而亡,不过却给后人留下了有关制蛊的相关记载。邢亮便都捧与兰芽,帮兰芽推开了半扇窗。

兰芽怜悯地指一指菊池的肚腹:“你那柔软的肚肠便将成为毒斗之器皿,我迫不及待地想看,毒素彼此冲杀之时,会将你变成什么凄惨情状。可怜一个如花的人儿,却将会死相凄惨,不忍目睹。”

这一番话,兰芽讲得绘声绘色,且在语调里格外加入了轻蔑与怜悯,菊池便终于打熬不住,遽然哭吼:“……妖孽,你,你好毒辣的手腕!”

“毒辣?”

兰芽响亮一笑:“当是你毒杀七十二口,连襁褓中的幼童都不放过时,你想没想过你自己有多毒辣?”

菊池泪珠迸出:“不!那七十二口,不全都是我杀的!我想要杀的,不过周灵安一人!其余性命,全与我无关!”.

冷宫。

映着昏黄的烛光,吉祥替废后梳头,悄然从废后鬓边拔去两茎白发。

废后瞧见了,便笑:“我已年过三十,鬓生华发,已是自然。吉祥啊,你不必偷偷的。”

吉祥便含了泪:“……娘娘受了这些年的苦,奴婢一心想叫娘娘搬离冷宫,过些舒心的日子。娘娘却一直这般心如静水,不肯主动去复宠,屡屡违了太后的心意,叫太后开始转向了僖嫔……今后,娘娘和奴婢,可该怎么办呢?”

【明天见~】

谢谢irenelauyy的10花、

15张:jenny

3张:vanish00000、cristal_2014、

2张:13611362655

1张:玺欢、lanrx

上一章
下一章